第612章 报军情/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回头一看,看见一个洗紫河车的妇女忽然出现在了我身后。

“怎么,你认识啊?”狐狸眼眨巴了眨巴眼睛:“我说你这交游甚广泛啊!”

这不是交游,这是我亲戚……

卧槽,李国庆媳妇?我这才反应过来,那长舌妇上这干活来了?

当初李国庆媳妇偷了芜菁的项链,还被芜菁给折腾过,后来芜菁又把七舅爷给连累了,葬礼上李国庆媳妇跟七舅奶奶都遇上了“喜丧”,双双殒命,我还以为早投胎去了,看来是生前的长舌不孝带暴戾算了罪,被罚到这里来了。

我心里顿时有了点警惕,你娘,什么叫冤家路窄,我算是发现了,每次上阴间,我都特么能碰上点以前得罪过的人!

没成想李国庆媳妇不但没跟我计较前仇,反倒是很亲热的就蹲下来跟我打招呼:“千树啊,你这一阵子离开了村子,过的可好啊?”

“还成,”我横不能说自己现在是倒了血霉了,只好打肿脸充胖子:“嫂子可好啊?”

“就是味道大,其他的倒是也没什么,”李国庆媳妇摇摇头,接着就絮叨因为生前干的坏事,被罚到这里来了,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差事,倒是刚巧能摸到点关于池水的秘辛,也算凑合。

我想起来了,她之前教给李国庆上阴河里面捞东西,估计就跟这个差事有关,难怪呢,我说她哪儿来这么大本事。

“其实你那事儿,我多少也听见了点什么,”李国庆媳妇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自己可得多加小心,这是个大罪过,实在不行,你在嫂子这里躲躲,嫂子没别的本事,就只能帮这么点小忙了。”

我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咋,这李国庆媳妇天天洗紫河车,顺带着把自己的罪孽也都洗干净了?这猛然一转性,搞得我有点无所适从。

“你可别相信她说的话!”忽然又有一个洗紫河车的妇女不知道从哪儿给走过来了,插着腰,横刀立马的就说道:“外甥孙子,你当她真有什么好心?她是想把你给留在这里,再跟上头反应了你这个情况,带着人来抓住你,好给自己添上点功德,少洗十年紫河车的!”

一听这话,李国庆媳妇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你别胡说八道,千树是我小叔子,我能害他?”

我一愣,这又是谁?

转脸一看,好么,是我七舅奶奶!

这俩冤家竟然给混在一起洗紫河车,真他娘的的造化弄人啊!

“你不想害他。你刚才偷着跟百爪蜈蚣说啥了?”七舅奶奶一直秉持着那个正室范儿,指着李国庆媳妇的鼻子就说道:“你这个贼心烂肠子的,混到这个份儿上还不老老实实洗紫河车,还打算损人利己?”

卧槽,百爪蜈蚣?难道李国庆媳妇跟百爪蜈蚣通风报信,说我在这里了?

“外甥孙子,你可快走吧!”七舅奶奶拉着我就说道:“你命不好,这个嫂子心术不正,我怎么也不能看着你被他害!”

“生前的事情都过了那么久,你怎么还是跟我没完没了的?”李国庆媳妇也按捺不住了,上来就扯七舅奶奶:“你就是不想看我好过!”

“你个臭不要脸的,你算是说对了,我就是不想看你好过,怎么地?”七舅奶奶豪爽的仰天长笑:“告诉你,生前死后,我都跟你和骚狐狸精没完,让你明白明白,人家的男人不好抢!”

俩女人这么一拉扯到了一起,狐狸眼赶紧拉着我就跑:“这啥情况,又得罪谁了?”

“不是,也不能算是得罪吧……”

“我也不问了,”狐狸眼带着我一边跑一边摇头:“你得罪的这些人,那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咱也闹不清楚了,你活着是不是就为了得罪人而生啊?”

所以村里从小就传我是一个天煞孤星,真特么一点错也没有,孤起来,连特么自己都克。

可百爪蜈蚣本来跟我就有旧仇,上次顺带着跟干爹也结了梁子,这次难得找到了机会,办事效率贼快,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前街后路,都滚滚的来了不少人,眼瞅着要把我给当瓮中之鳖给捉住了。

“看见没有!”李国庆媳妇这会儿也豁出去了,大声说道:“你活着的时候跟我抢不过,死了之后,你也别想抢得过!”

“你个烂货,你想立功,我偏偏就是不想让你称心如意!”说着,七舅奶奶忽然对着我就扔了一个什么东西:“外甥孙子,给我躲起来!真要是让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得逞,我跟你没完!”

那玩意儿臭气淋漓,差点没把我给熏挺过去。

接在手里仔细一看,有点像是一块透明塑料布,可这东西黏糊糊的,上面还挂着血丝。

“唷,这不是胎衣吗?”狐狸眼一看,立马就激动了:“你也知道,他们找你,是靠着你是生魂,多少带着生人气,按理说你不吃阴间的东西,生人气就消不掉,可这个胎衣是个好玩意儿,你把这东西披在身上,别出声,谁也找不到你的生人气!”

我一听就明白了,跟阴间的“隐身衣”差不离,好法宝啊!

我立马喊了一声多谢七舅奶奶,在狐狸眼的帮助下,藏在了一个地方,就把那玩意儿给包在身上了。

这东西本来就恶臭无比,包在身上之后更是让人难以忍受的透不过气,啥酷刑也就这样了。

这会儿外头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应该是那些被百爪蜈蚣领来的阴差追过来了,听着这数目就让人头皮发麻,显然是真跟我给杠上了,非抓住我不可。

他们汇合起来之后,在这里四处乱找,可我这生人气被胎衣给阻隔着,也没人能找得到,我就听见有个很暴戾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不是说李千树就躲在这里吗?人呢?”

“我,这也是别人告诉我的啊!”百爪蜈蚣的声音响了起来,显然也是被这打空的一炮给镇住了,立马来了个破桌子先伸腿:“是这个女人给我通风报信的,她说她亲眼看见李千树在这里出现了,还让我上报给上头,说要戴罪立功,少洗十年紫河车呢!”

“我,我确实是亲眼看见了!我还想稳住他呢!”李国庆媳妇这下算是百口莫辩,立马说道:“是她把李千树放走的!”

这下子,指的应该是七舅奶奶。

七舅奶奶“二踢脚”的外号可不是白来的,当场就给炸了:“你他妈的放什么驴屁,有点什么屁事也要推到了老娘身上?长官,你们可得明鉴啊!我跟她一直有矛盾,这里洗紫河车的人人都知道,她这边谎报军情,又把事情推在我身上想害我,人都死了还这么恶毒,其心可诛!求长官再重新整理整理她的功德簿,让她多洗十年八年的紫河车!”

“你……你血口喷人,颠倒是非,明明是你把李千树放走的……你还用了胎衣!”李国庆媳妇也急眼了,听上去又跟七舅奶奶抓挠上了。

七舅奶奶可不怕这个,大声说道:“你说胎衣?那你拿出证据来啊?没证据就乱咬人,你发了狂犬瘟了!”

眼瞅着这几个人互相推卸责任,也分不出什么头肚,这里的头儿也恼了,有人插嘴:“长官,你说,现在这么乱,会不会是李千树用的障眼法,来分散咱们注意力的?咱们可不能上了那小子的当!”

“还用你说,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个长官也是个爱面子的,只当自己被耍了,迁怒给了李国庆媳妇他们几个:“这几个人谎报军情,都带回去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