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只有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干爹这才说道:“事情不能做绝的道理,你应该从小就明白。”

“所以这事儿,根本就不是我做的,”我伸手要去扣干爹的手:“干爹,你松开我,我告诉你,真凶到底是谁。”

干爹冷哼了一声,攥我后脖梗子攥的更紧了:“死到临头了,你还想扯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可告诉你……”

这个疼劲儿的……我想都想得出来,“我兄弟”在干爹面前,得说了我多少坏话,才让干爹对我这么深恶痛决。

“真凶就在咱们面前!”我立刻说道:“大先生,大先生才是银庄的真正大老板!”

干爹的手在我后脖颈子上,瞬间就凝了一下,像是有点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郭洋第一个听不下去了:“李千树,你狼心狗肺!这个时候,你不去举报黑无常,反而对大先生倒打一耙,我是真的看错了你!”

陆恒川一把拽住了郭洋,厉声说道:“你多大了,就不知道消停点!”

“这个时候,你让我怎么消停?”郭洋也没留分寸,倒是跟陆恒川给打起来了:“推责任也不带这么推的,大先生是被李千树兄弟遵从大老板的命令给给杀的,是被害人,那大先生怎么可能是大老板?自己派人杀自己?”

“也许,尸体有问题,”陆恒川跟郭洋见招拆招,只是抵挡,倒是没真跟郭洋下死手:“当时那么乱,根本没有人能看清楚大先生的尸体是不是真的死了!如果说……”

“你说假死?那不可能,你别掩耳盗铃了!”郭洋冲着陆恒川就抓:“咱们都是穿梭阴阳两界做买卖的,尸体摆在了那里是生是死看不出来?那也别吃这碗饭了,把饭碗砸看算了!”

陆恒川张了张嘴,确实没能说出什么来。

当时的尸体绝对没问题,确实是死了,连我也能作证。

“可你自己呢!”陆恒川毕竟脑子快:“你当时不也是死了,那你怎么又活蹦乱跳的回来了?你可以,大先生还不如你?”

“这……”郭洋一时也有点语塞,但马上梗着脖子说道:“我这不一样,我是被顾瘸子修理过的,这是顾瘸子安在我身上的特殊情况,难道大先生也被顾瘸子修理过?”

说着这里,他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立刻转头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我。

“我知道了,本来就是你们一家人火食沟,倒是把突然出现的大先生给拉下水了,”郭洋嘶声说道:“你还要脸不要?”

火食沟是一句行话,字面意思是在一条沟里放火,肯定火会变成沟的形状,是一种外行先生对信徒展现法术神威的骗术,意思就是自己人联合在一起玩儿仙人跳,坑外人。

“放屁!”我也忍不住了,说道:“当时那个大先生的尸体,确实是死了,我也可以作证。”

“那不就行了?”郭洋跳脚道:“那你还执迷不悟干什么?非把自己给搭进去?”

“可那个尸体,不是大先生的尸体,”我说道:“那个尸体跟我和“我兄弟”一样,只不过是一个分身而已。”

“啥?”郭洋瞪大了眼睛,还不是很明白,但陆恒川听出来了:“你的意思是说,大先生他……”

“大先生也会魁道里那一招!”我说道:“你们现在扣住了他给我检查,看他是不是少一根骨头!”

这一切,也都是他自己自导自演的,他做出来的分身,才是真正给自己挡灾的。

只是分身受的苦,正主也一定是感同身受的,分身被鲁班尺直接戳死,大先生的本身,一定也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所以这一阵子,都没有亲自露面。

“你是说,这个大先生,不是魂魄……”郭洋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大先生:“跟我和死鱼眼一样,是生魂?”

“现在都是阴间的专业人士,你们心里都明白,他到底是不是生魂!”我说道:“他身上,可没有胎衣和紫河车的味道,挡不住生人气。”

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射到了大先生身上。

可大先生还是跟平时一样淡定,根本没有乱阵脚,不紧不慢的说道:“千树,咱们师徒一场,你这又是何苦?”

“你以为我愿意?”我咬了咬牙:“你知道,我有多寒心吗?”

“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郭洋也顾不上踢蹬了,直眉瞪眼的瞅着我。

“就从招魂的时候,我就开始疑心了,为什么招不来,”我说道:“这一片的死人,按理说都是我狐兄弟来管的,可上次我在城隍庙烧纸来找狐兄弟的时候,就问狐兄弟有没有见过大先生的魂魄,可狐兄弟根本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这叫说明,要么,他被镇灵了,要么,他根本就没死。”

既然没死,那在上头的那一出,就只能是演戏了,他为什么要演戏,只能说明,他就是那个元凶,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趁机嫁祸给我的。

“可就算我是生魂,最多也只能说明我没死,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什么大老板?”大先生摇了摇头:“千树,你现在空口无凭啊!”

“没错,这都是你的猜测,”干爹也说道:“有证据吗?”

但干爹的口气,跟之前的怒火中烧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现在不再是逼着我就范,而是给我一个机会一个将我身上的冤情昭雪了的机会。

“所有事情的一开始,都是你算计出来的,”我说道:“就从二十年前,魁首被封在我们李家大宅底下开始,之后让济爷过来翻弄魁首尸体的,大家都以为是跟济爷同为黑先生,并且在封魁首时吃了亏的银牙,挑唆济爷来闹的,可是现在看来,那个骗了济爷,同时嫁祸给银牙的,是你才对。”

这件事情,终于能有一个结果了,我的心情很奇怪,又是沉重,又是轻松。

“我?”大先生盯着我:“怎么说?”

“疑点实在太多了,这样吧,咱们就先从“我兄弟”的来历说起,他,其实是被有预谋的制造出来的!”

我知道干爹也重新相信我了,就来了精神,说道:“二十年前的事情发生了之后,济爷带着我躲在了村子里面,其实是跟行当里的人断了联系了,而当时我娘是降洞女的身份,虽然是被瞒下来了,但凤凰会的几个人既然上我们李家大宅来了,肯定就能看出来了我娘的身份。”

“而大姆妈当时根本不知道世上有一个我,所以肯定要有知情人跟大姆妈通风报信,这才会让大姆妈上门来要人。济爷当时已经算是半金盆洗手,也不乐意很蛊门的人起什么大的冲突,当时最经济省力的方式,就是听大姆妈的话,把我还给大姆妈。”

“但是济爷怎么可能把我交出去,济爷是个黑先生出身,又得到了前一个魁首的信任,也会不少魁道里的东西,其中就有制作分身这一招,想当然,大姆妈上门要人,济爷肯定会想法子制作一个分身给混过去。”

“而凤凰会里面,了解济爷,也了解大姆妈的,其实并没有几个,因为济爷是封魁首之后才出现在了李家大宅的,魁首被放出来之后,杜海棠,胖先生,宋老太太都没能赶过来,来的也只有顾瘸子,我爷爷,外带你大先生,顾瘸子和我爷爷是不可能的,顾瘸子不懂方术,我爷爷早就死了,那剩下唯一一个,既知道我娘身份,也知道济爷身份的,就只有大先生一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