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万鬼动/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找大姆妈通风报信的,也只可能是你。”我接着说道:“不然我爹娘早死透了,事情也过去了那么多年,千里之外,大姆妈怎么知道我的存在?”

“也有可能是老雷啊!”大先生望着我,表情还是沉静如水,毫不慌乱。

“不可能是银牙,”我答道:“银牙虽然也是很有嫌疑的,但是后来银牙死了,但圈套还是一直在继续,时间上,还有人通过献图门的来追杀顾瘸子,这就说明,银牙也只不过是被利用了,当成了一个烟雾弹来给人混淆视听的,说白了,他也没这种脑子。”

“如果是我,”大先生摇摇头:“我又为什么这么做?”

“很简单,因为三脚鸟啊!”我答道:“二十年前在把魁首封在底下之后,你为什么不让银牙取得三脚鸟,就是因为,你想要三脚鸟。”

陆恒川和郭洋的表情一下都给凝住了:“三脚鸟……”

“我想要三脚鸟?哈哈哈……”大先生大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我从来没看他笑的这么开心过:“我要三脚鸟……”

其实大先生有句话说的很对,那就是人的**,是很可怕的,而且人心隔肚皮,你永远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想法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就通过这个?”郭洋瞪圆了眼睛,像是想了半天,才从这些头绪之中想到了一点:“那坑害我们郭家的,是大先生?这不可能啊……我爷爷跟大先生,那是过命的交情,里面肯定是有什么差错,害我爷爷的,明明是老茂啊!大先生不是为了我爷爷,才去银庄的吗?他要是银庄的大老板,怎么可能被人给扣在那里?”

“你哪儿知道,连银庄的人,也没见过那个神秘大老板的真面目?”陆恒川接口说道:“大老板是谁,没人知道,都只是听令而行,真正的大老板只要不亮身份,没人认得出他是谁。”

“可是……”郭洋显然是觉得这事儿太过离奇,超过了自己的接受范围,立刻接着说道:“大先生对李千树一直不错,对北派和我爷爷也一直不错,李千树,你是不是哪儿弄错了,会不会,其实元凶是老茂,他只不过是从大先生这里得到了什么消息,让你给误会成大先生行凶了?”

“一开始,老茂就是被大先生给利用了,表面上,大先生看着老茂和郭屁股内斗,忧心忡忡的,其实,老茂和郭屁股的事情,就是大先生自己暗中挑拨的,表面上是让双方互相制约,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接着说道:“老茂被赶出去,根本就是你的圈套,北派的位置,也是你事先许给老茂的,就是为了有天,让老茂心甘情愿帮上了你的忙。”

老茂确实也没少帮忙,而且他被利用的时候,显然也很多。

就为了换一个北派大先生的地位,老茂也实在是辛苦了。

上次我到了茶楼,跟陆恒川一起被迷香给迷晕的时候,老茂就到了场,可老茂怎么会跟茶楼里的大老板扯上关系呢?合作?

不太可能,郭屁股的事情发生在前,作为知情人士,老茂再傻也知道这个银庄的大老板不是什么善茬,怎么合作也绝不可能交心。

可那个时候老茂的态度,不仅没有提防,反而还沾沾自喜,倍感荣幸,只能说明,老茂根本就是帮凶。

当然,这确实只是我的猜测,说明性不是很强,最重要的,还是那天我和死鱼眼被引到了茶楼,去跟踪当时最有嫌疑的胖先生和杜海棠。

就冲着你把我们给引到了钱庄去,还不足够说明这个事儿?不管是银庄,茶楼,还是拍卖行,都是你的地盘。

既然元凶和“我兄弟”那天要嫁祸给我,我自然是不能出现在现场的,茶楼的事情,就是调虎离山。

而之前老茂和胖先生合谋,也是在茶楼,事情总不能这么巧,这胖先生,恐怕跟我一样,当时也是被大先生给当成了背锅侠,来吸引视线的。

事实上我们的视线也确实是被胖先生给吸引了,以为胖先生才是真正扣押失踪大先生的元凶,自然被引过去了。

而胖先生和杜海棠呢?也是被大先生给引过去的。

我和死鱼眼钻进他们房间之后,看得出来他们房间应该是有三个人,可实际上,却只有他们两个人。

要么就是第三个人能隐形,要么就是,第三个人来没来,他们正在等。

所以那个时候,胖先生说点心正好够三个人来吃。可不料想第三个人一直没来,胖先生既然好吃,那就是胖先生吃了第三份的点心,我们过去的时候,才发现点心已经空了。

能把胖先生和杜海棠约到这里来的,除了大先生,还能有谁呢?

这本来就是大先生设下的一个局,让我和胖先生杜海棠互相牵制,保证他“遇刺”的时候,我肯定是不在现场的。

实际上,他的这个计策,也确实是成功了,我成了北派人人喊打的凶手。

有这个欺师灭祖的名头,何愁我不被赶出北派?

“所以,你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确实没有什么证据指明了是你干的,”我说道:“可这些事情,除了你,就没人做得到,外带你确实是诈死,这就已经足够了。实在不行,咱们把关二爷请来,给评评理。”

我竟然把“关二爷”的名号给报出来了,在场的没有不震惊的,连干爹遗嘱抓着我不松的手,都在不经意之下,微微有了一丝波动。

“去给我查一下,”终于,一直一言不发的干爹也终于开了口:“这个生魂身上,到底有没有少一块骨头。”

“是。”

早有阴差应了声,奔着大先生就过去了,可是大先生摇摇头,说道:“千树,你早晚会后悔,今天把这些猜测给说出来的。”

但是他的表情,竟然特别轻松愉快,像是了却了什么心事一样。

奇怪,被人当场揭穿,不是应该慌张或者恼羞成怒吗?这毕竟是在阴间。

眼瞅着不少长手人和阴差冲着大先生围了过去,可大先生的表情竟然还是轻轻松松的,根本临危不乱。

那个气势,让我觉得有点疑惑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还没等我想出来,只见大先生一转身,身形很快,竟然冲着我就抓过来了。

我当时就吃了一惊,我的身手在认识的人里,已经算是最好的,可大先生第一次露身手,竟然就这么快,连我都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动身的,身形一动,就到了我面前。

我后脖颈子还被干爹给抓着,他敢上干爹手里来抓人?

干爹显然也被大先生的这个做法给激怒了,抓着我后脖颈子的手立刻就送开了,手一扬,我感觉的到耳朵旁边像是过了一阵风,冲着大先生就抓过去了。

我干爹毕竟是黑无常,他不是凡人,他的力道和速度,不应该是凡人能顶得住的可我瞪大眼睛,大先生出手的速度,竟然比我干爹还快,抓着我就往生死桥上冲了过去。

我干爹的声音很快就被甩在了后头,那个速度,快的让人咋舌,大先生一个老头儿,哪儿来这么大的本事?

我甚至没看见他是怎么出手的,不少阴差被他一手撩开,密密麻麻的人群,硬是被他锋锐的“撕”开了一道出路。

“李千树!”身后一闪而逝是陆恒川和郭洋喊我的声音,像是很担心我,也像是喊我要我小心。

我很明白这次大先生抓我不见得是有什么好事儿,但同时,我心里还是有点好奇的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自己逃命吗?带上我干什么?

为了我揭穿他,报仇?

这个时候,明明是明哲保身来的最实际吧?

我心念一动,就算大先生的身手了得,仗着我的身手,挣脱开也不是难事儿,但我没挣脱开。

我想知道,他目的在哪里,而且,从刚才开始,我越发觉得,这件事情,我还是有没弄清楚的地方。

比如现在,大先生的出现,就是一个悬念,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现?

之前已经成功的把所有的坏事都转移到了我的头上,干爹也被他派去的“我兄弟”给挑拨成功,一心要抓我,他只要坐山观虎斗,我就会被当成众矢之的,在阴间的刑罚下,我就算身上有三脚鸟恐怕都难逃一劫。

他这个时候出现,表面上是要加深我跟干爹的矛盾,挑动我跟干爹一决生死,大闹地府,当然,我是抗不过地府的,一定会被地府给拾掇了,同时背上全部的黑锅。

可这只能是表面,蠢材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这他娘的也太突兀了,俗话说言多必失,这根本不是他出现的时机,这个挑拨离间的目的性,反而会让他增添暴露的危险。

他既然有那么深的城府,不会不明白,这个时候,他根本不应该主动露面。

“大先生,”我忍不住说道:“你带着我上哪儿去?”

大先生没回头,只顾拉着我冲:“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让我心里的疑惑更深了,我忽然觉得,他是故意在这个时候出现,好让我来揭穿他所作所为的刚才我已经被我干爹给认定了,就是罪魁祸首,为了避免跟我干爹有进一步的矛盾,这个情况足够逼得我为了自保,非得把他的真实身份给说出来不可。

还有,一,我在北派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对我的头脑是很清楚的,而且我跟“帮凶我兄弟”说了,我已经知道元凶是谁了,“我兄弟”作为他的同盟,一心不想我好过,应该不会不告诉他的。

二,只要在这里被我给揭穿,那我这个他好不容易才创造出来的背锅侠身上的黑锅,就完全甩回到他身上去了,当着阴间的这么多人,他绝对不会落到好果子吃。

这就说明,他今天在这里的蹩脚演出,本来就是故意的,是想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去。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之前那些力气,都白下了,现在反而变相自首?根本没道理!

他有这种头脑和行动力,隐忍了这么多年,就说明他心思缜密,干任何事情,都是有自己目的性的,绝不会干没用的事情更别说这种引火烧身的事情了。

虽然他身份被我看出来了,可是我不明白的地方反而更多了。

这好像是下鬼棋一样,你明明知道他的套路,却偏偏不知道他的目的,扑朔迷离。

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猫腻,但是我还没想出是什么只让我心里一沉,有可能,会是个更大的黑幕。

而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人一头就冲过来了,撞在了我和大先生中间,打算把我和大先生给撞开。

我一愣,抬头就看到了,来的人一对螺旋眉,一双踢死牛鞋……

“济爷?”

济爷这会儿因为魂魄分散,神志应该是不清楚的,可他还是记得要护着我我记得很清楚,上次我上生死桥被人追赶,也是他一脚踹在了我屁股上,把我直接给从三鬼门踹回阳间的。

只见济爷横刀立马的站在我面前,一言不发,但盯着大先生的眼神,虎视眈眈的活像护犊子的老牛。

我心头猛地一阵发酸。

他一天我的光都没沾到,倒是连这个时候,也忘不了要护着我。

大先生显然也没想到,但眼神一厉,抬手冲着济爷就给劈了下来,济爷毫不示弱,一手就把大先生的手给挡住了。

济爷好歹也是黑先生出身,能力没的说,可现在他魂魄不全,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济爷忽然大嗓门冲着我就吼了起来:“傻小子,愣什么,跑!”

跟当时我跟芜菁结冥婚,芜菁诈尸的时候,济爷的表现一模一样。

“我不跑!”我一手就把鲁班尺给扬起来了:“今天,我护着你!”

济爷一下就愣住了,而大先生趁着这个功夫,一下就把济爷给震开了,我一股子气劲儿涌了上来,浑身都给热了,鲁班尺以前所未有的锋锐旋了起来,冲着大先生就劈下去了。

大先生轻巧的一闪,就把我的锋芒给错开了,这个速度再一次让我有点发愣他,比我还快?

而眼瞅着大先生眸子一沉,又要来抓我,我也没有半点犹豫,先用鲁班尺把他给格住了,接着趁机一转身子,弯下腰一把拍在了生死桥上:“给我把他围起来!”

就跟之前打退了长手人的招式一样,我用万鬼祝寿,把生死桥上的幽魂,都给喊过来了。

阴气“蹭”的一下就给猛烈了起来,幽魂们一起转了身,可没成想大先生微微一笑,竟然也把手拍在了地上。

“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

他的声音一出来,我的耳朵里嗡的一声就响了,大先生,也会用“万鬼祝寿”?

这不可能!

按着《魁道》里面的规矩,“分身”这一类的,虽然是禁术,但也是可以传授给自己信任的黑先生的,可“万鬼祝寿”这一招,只有“魁首”自己才能用,任何一个黑先生,都不许学。

见“万鬼祝寿”,如见“魁首”,这跟皇上的玉玺,将军的护符一样,是身份的证明,不许第二个黑先生用,大先生怎么可能会这个?

而与此同时,周围的那些幽魂,忽然猛地转了头,全对上了我。

“给我把这个小子围住,”大先生沉声说道:“别让他跑了!”

我后心顿时就给凉了,你娘,他用“万鬼祝寿”,竟然比我用的还熟把我的方术都给压下去了!

干爹他们显然也正在往生死桥上冲,但是被大先生调动起来的幽魂数目实在是太多了,因为完全失去了意识,成了“万鬼祝寿”里面的傀儡,所以根本就不怕我干爹和阴差,团团的就在我身边围着,密不透风。

“你年轻,是好事儿,也不是好事儿,”大先生在层层叠叠的幽魂后面盯着我,对我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来:“活的越久,经历的越多,使用起来,才越得心应手。”

这话我承认,跟他比,我确实嫩的多而他跟胖先生,老茂他们,完完全全是不一样的他是真的深不可测。

而济爷见状,也拼了命的往上赶,打算将“万鬼祝寿”给散开,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大先生用这一招,用的老辣无比,连我都冲不破,更不要说济爷了。

眼瞅着我要被“万鬼祝寿”给吞了,我心念一动,忽然想起来了,以前银牙在对付我的时候,用过一招“截阴气”,是把对方用来施展方术的气给断掉用的。

那一招怎么用来着?

我吸了一口气,让浑身行气,从后背往四肢百骸一起游移,三脚鸟应该也感觉出来,这次可以大开杀戒了,竟然异常的兴奋,我知道,自己现在一身都是杀气。

我心说三脚鸟,老子这次,可就全靠你了,你特么可千万不能掉链子了。

“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