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大不吉/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劲儿顺着我的手流出来,欢畅无比的奔着地面冲了过去,我感觉的出来,在截阴气的作用下,锋锐而冰冷的就冲着周围扫了过去,很多东西被划开了,甚至被震的往四处倒下去。

特别痛快。

我感觉到了一阵奇异的兴奋,能杀了……不管是什么,能杀了……

那些被“万鬼祝寿”控制的游魂在破风声的作用下,一个个像是傀儡断了线,不再受大先生的支配,被冲击的站都站不住,有的游魂胆子小,明白过来这里的杀气,开始害怕,四处冲撞了起来,还有的神志不清楚,只能随波逐流。

就好像闹市上的踩踏事件一样,特别乱。

但这个乱也让我心情舒畅,鲁班尺在我手上一旋,划出了非常漂亮的银光,顺着他们的走势一扫,呼啦啦倒了一片。

像是一股劲儿的拨开了一团迷雾,眼前重新清明了过来,我心头压不住的狂跳,我要把一切阻碍放倒全放倒……

刚才他们把我团团围住,像是造就了一个坚固的堡垒,可这个时候,堡垒轰然垮塌了下来。

隔着那些阴魂,我看着大先生跟我目光炯炯的对视着,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个笑容,竟然特别满意,像是在看一件自己很欣赏的作品。

就好像我的今天,是他造就出来的,他特别自豪一样。

一股子火气腾然上来了。

不错,我有今天,也确实是拜他所赐,可还真用不着你为老子自豪……如果那个喊济爷来探魁首,害的我李家家破人亡的就是你,那你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大先生使出了很多方术,我全认得出来,大部分是魁道上的不传之秘我越来越疑心了,他到底怎么会魁道上的东西的?而且从熟练程度上来看,像是用了一辈子!

堂堂北派的大先生,能从哪里接触?

不过魁道他熟悉,我也熟悉,见招拆招对我来说不难,三脚鸟爆发出的气在身上行走的越来越流畅,残星追月,魍魉破大先生简直像是在对魁道做亲身示范。

不管你是怎么学会的,你是在跟我这个魁首示威吗?

鲁班尺的锋芒越来越耀眼,不管是什么,我都要扫一个清净!

阻碍在我前面的东西都被扫除了。

杀气越来越盛,脑子也交织着冷静和狂喜,眼前越来越清明,往昔的一些记忆却突然在我杀红了的眼前翻滚起来。

大先生跟我初次见面,指引我去救郭屁股,大先生带着我在上头熟悉环境,一招一式的教给我下鬼棋,大先生跟我讲解上头待人接物,做领导的经验。

我那个时候,确实觉得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哪怕为了他,这个北派,我得给撑下去,撑好了。

哪怕对老茂手下留情,我也认定不能让北派坏在我手上。

甚至在发现了那些关于他的蛛丝马迹之后,我都一直跟自己说,也许是我想多了,也许我是被人给存心误导了,我不愿意相信,我的仇人竟然是他。

可是再不愿意相信,我也只能相信。

咬紧了牙,我一鲁班尺下去,将周围被截断了阴气的所有幽魂全甩开了,扬起鲁班尺就冲着他扑了过去,可他随手一抓,把一个人给抓到了自己面前。

济爷。

“你肯定不希望老济一睡不醒。”大先生淡定的说道:“你乖乖跟着我走,能省很多事。”

又是抓人质这一招,你们用不烦,老子都看烦了。

“我这个人,唯恐天下不乱,没事还要找事儿,”我盯着大先生嘴角一斜,露出个冷笑;“更不想省事。”

我身上的杀气更重了。

而话音未落,一股子阴气重新压了下来,我倒是想看看,到底谁的万鬼祝寿来的猛!

“唰”的一下,那些垮塌了的幽魂重新被我引了起来,对着大先生就扑了过去。

这个劲头比大先生之前用的足,大先生见状,微微有点意外,抬手也想重新压制我,但他根本没能再用出“万鬼祝寿”。

他已经压不住我了。

可他脸上那种欣赏的表情,更重了。

不过那个表情转瞬即逝,重新变得面无表情,接着他手一扬,力道一下:“嗤……”

像是被什么锋锐的东西给划破了,特别冷的冷气四散,喷的到处都是,好比一个个装了冷气的气球在我面前给爆开了。

接着,大先生的手又是一扬,一阵破风声扬了起来,那些个阴魂就倏然消失在了我眼前,像是根本没出现过。

就跟当初我弄的那个小吏魂飞魄散一样。

我心头一沉,大先生下手还真特么狠!

但现在顾不上别的了,反正生死桥上的幽魂许多,我又引过来一片,趁着大先生跟踩蚂蚁似得对付那些阴魂,我从阴魂之中破出了个口子就冲了上去,奔着大先生就抓。

大先生速度非常快,立刻就退了几步,但他退的有多快,我冲的就又多快,毫不吃亏的撵上去,一手就要把大先生抓着济爷的手给掰开。

大先生也对我的速度猝不及防,抬手要甩开我,可我抓住就是不松手你娘,大先生的力气还真特么大!

这个时候,我发觉济爷的脸色也已经越来越难看了,因为脖颈被大先生给按在了手下,他瞪着眼睛,拼尽力气才勉强吐出一句话:“别,别靠近,跑,快跑!你去找……”

找谁?

可是这话没说完,大先生压济爷的手压的更重了,济爷张了嘴,也没能发出什么声音,完全是被制住了。

我一股子狠劲儿上来,扬起了鲁班尺冲着大先生就扫了过去,大先生轻巧的就躲闪了过去,像是存心在引我,我心念一动,抬手就悄悄的把万鬼祝寿给散开了给干爹他们让出一条路来。

果然,身后一片乱,我听到了干爹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子,你给我让开,我看看这个生魂哪儿来的胆子,敢上地府里面闹乱子!”

以前都是人家群殴我,我今天终于也有群殴别人的机会了。

郭洋和陆恒川的声音也见缝插针的响了起来:“李千树,你小心点!”

大先生微微一笑,像是根本不把这个劣势给放在心上,脸色一沉,就把济爷给扬起来了,眼瞅着要把济爷给掼出去:“既然你不怕,那留着他,也没什么用了。”

我心头一跳,立刻抬起手来:“有用有用!你松开济爷,咱们有话好好说。”

他妈的,每次都吃这种亏,我表面慌张,脑子却飞快的转动起来想主意,干爹他们说不定可以制住大先生,但是不一定能保住济爷,我不能让济爷的残魂冒任何一点险。

大先生笑:“千树,你从来都是聪明人。”

是啊,跟聪明人说话办事,都省心。

“小子,”干爹的声音再一次暴怒的从我身后给响了起来:“我说过,让你让开!”

“干爹,他抓着济爷呢!”我只好说道:“你容我想想法子。”

“你还能想出什么法子?”大先生带着很愉悦的表情冲我伸出了手:“过来。”

我心里明白,对大先生跟对银牙不一样,我在他面前玩儿不了花招,也就省下这个力气了:“咱们有什么说什么,你带我走可以,但你给告诉我到底带我干什么,要死,我也得当个明白鬼。”

“当个鬼?”大先生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你放心,你不用当鬼你当不成。”

当不成?一股子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我忽然想起来了这一趟临行前测的那个“泉”字了。

大不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