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苦肉计/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多不吉,该了断的事情,都已经到了了断的时候。

“我用自己换济爷。”我敛了杀气,平静的说道:“你松开他。”

大先生望着我,真的松了手:“可以,你过来。”

“小子,你别犯傻!”干爹一手揪住了我后脖颈子往后拽:“他这次带了你,不知道要拿你干什么!”

我挣开了干爹,把济爷拉了回来,大先生的手一把从身后绕过来,我听到自己的脖子“卡啦”响了一声,但手上存了力气,把济爷给推远了。

济爷蹲在地上,面色青黑跟狐狸眼一样。

陆恒川过来扶住了济爷,郭洋直眉瞪眼的望着我,像是想说什么,可到底是没说出来。

我明白,就算到现在,他也还是没法接受,大先生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一看济爷已经安全了,我的心里也就踏实了,与此同时,大先生手劲儿一上来,奔着生死桥的艮位上就冲。

艮位就是鬼门关。

《魁道》之中有一个方术,那就是能从阴间随便开一扇门,进到三鬼门里去,这叫穿阴阳,就跟上次济爷把我踹回去的地方差不离。

从这里出去,直接到了阳间,那干爹他们也就抓不到他了。

我听到耳边风声一起,就知道穿阴阳的门已经给开了,眼瞅着大先生凝神盯着门,刚一抬腿,我手底下来了力气,就反扭住了大先生的胳膊,硬生生的把大先生从门口给扯了过去,大先生猝不及防,盯着我:“你不是一直说话算数讲仁义?”

“拜你所赐,现在我也会出尔反尔了。”

话音未落,我一把扯住了他的腿,行气震上来,就把大先生从门边扯开了,大先生也不躲,微微一笑:“很好。”

我杀气冲上了头,眼前一片猩红,手上的劲头儿也是前所未有的大,眼瞅着就要把他给拽出来,可大先生一手扣在了我的脉门上,就把我的手给翻开了,同时一把戳到了我膻中穴上来了。

我后脑一凉,下意识就往后闪避了过去王德光说过,三脚鸟在身,膻中是一个忌讳,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护住了膻中穴。

而大先生要的就是我这么一躲,他一步凌厉的上来,反手冲着我就抓。

我一脚先把他的手腕子给踢开了,身子一矮,心一横,也奔着他章门要穴过去了咱们今天既然都是完完整整从三鬼门穿进来的,那我不走,你陪着!

大先生没成想我这一步来的这么猛,先往后退了一下,我趁着他肋下有空门就冲过去了,可这一过去,他手不经意的一反,我就明白了,他是想引着我过去,好抓膻中。

我沉住气,假装上了当,就把肩膀给递过去了。

大先生满心以为这下可算是逮住我了,手上下了十成的力气就要抓我,我却借着这个力气,趁机顶在了他的胳膊肘上我看出来了,他胳膊肘底下一直没怎么用力,这才是他的一个弱点,肯定没设防。

果然,他胳膊肘被我这么一顶,手奔着上头就来了,而我刚好以毫厘之差错过身子,抬起膝盖反撞到了他身上,他那个力道正好让他打在了自己身上。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真特么好用。

大先生猝不及防,嘴角流了血,身子也是一个踉跄。

其实没人愿意对一个老头儿下手,可逼到了现在,我管不了你是不是老头儿了。

趁着这个功夫,我就要把他的胳膊绕过肩膀按在地上:“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可没成想,大先生另一只手一拖,又反向搭在了我锁骨上,微微一笑:“没什么别的事儿,我就想让你跟我走一趟……”

说着,一脚往地上一踩,一道穿阴阳跟个黑洞似得就出现在了地上,好像生死桥上凭空出现了一口井,我身子一歪差点就掉进去,而大先生力道起来就把我往那个黑洞里拽。

“千树!”干爹的声音从身后给响了起来,我听到一阵破风声冲着我就过来了,可这会儿干爹过来也来不及了,我心念一动,一肩膀就把大先生从洞边给撞开,到了生死桥的栏杆上。

眼瞅着脚底下的黑洞越逼越近,我趁着大先生在我这一撞之下还没站稳脚跟,行气上来,力道更大的又一撞,猛地连自己带大先生,一起撞下了生死桥。

生死桥下面是一道河,连着护城河,所以底下应该也有许多的“塑料袋”。

“李千树,你不要命了!”

有人喊了这么一句,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话到底是谁喊出来的,“咚……”一道入水的声音先闷闷的撞进了耳朵里,接着身上一凉,眼前就给黑了。

掉进护城河里了……

我定了心神,忽然就看到了眼前一个苍白的人脸是塑料袋?

卧槽,我顿时就往后游了一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塑料袋聚集来的速度,比上次快得多,就好像我是从天而降的一个鱼饵似得。

在水里一伸胳膊一蹬腿,就看见了数不清的塑料袋,飞一样的冲着我穿梭了过来,争先恐后的要扑在我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前几次下阴河,塑料袋都缓慢缓慢,后知后觉的,特么几天不见,还都给变异了?

但是我一下就想起来了这次跟前几次的不同因为我身上有胎衣的腥臭气息?

他妈的,“泉”字算的还真不错,这是真到了九泉之下了!

我心头一阵狂跳,抬起手来就要把那些白塑料袋给赶开,可无奈何来的越来越多,在水里也没法碰触地面来引万鬼祝寿,心一横,先行气上手,凝气成实,几道破风声就从手里穿梭出去了这叫魍魉破,专门穿死人的。

那些白塑料袋被我打开了不少,可被我这么一打中,水下顿时就给浑浊了,一股子特别腥臭的气息从白塑料袋的伤口处给倾泻了出来,染的我眼睛一阵发辣,顿时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你娘,这浊物难不成还有什么毒性?

我也顾不得考虑这么多,一门心思就想从白塑料袋里杀出重围,同时心想,我自己把白塑料袋引来了,可便宜大先生了,都他妈的顾着过来围我,没搭理他的。

可正这么想着,一只手猛地就从哪些堆叠的白塑料袋里穿了进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就把我从里面往外拉。

我一下反应过来,自己也凝了气,在白塑料袋堆里一蹬踹,跟着这个拉我的力气就闯出来了,心说谁来救我了?

可抬头一看,禁不住愣了,大先生一把抓住我,面色平静如水,自己倒是把自己胳膊一把抓破了,打出了血来,血腥气在水里一散,估计味道比胎衣的更好,那些白塑料袋,竟然反而对着大先生过去了。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佛祖舍身喂鹰,大先生干什么要舍身救我?

他不是想害我吗?

可没容我想这么多,眼瞅着白塑料袋纷纷面露贪婪之色,抛弃了我去咬大先生,他身上的血散的越来越多,伤口也越来越大了。

你娘,大先生身上还有好些秘密我没弄明白,绝对不能看着他就这么死了,我凝气上手继续用了魍魉破,就从那些白塑料袋之中打出了缺口,带着大先生往外走。

一边游我一边寻思,难道还是他想着用苦肉计来博取我的同情?可我们之间的仇结的这么大,一个苦肉计也不能管用啊?

不管怎么样,带着大先生冲出了阴河去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