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七杀星/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这种事情,你没有证据,说出去谁会信?何况凤凰会的事情,本来就是一个秘密。

外带只要跟别人说了,那你不可避免的就得提起大先生会变的原因,你横不能把封魁首的事情给说出来。

三脚鸟在李家大宅里面的事情,告诉谁都不行。

再说大先生虽然细微的习惯是变了,但那些该大先生自己处理的事情,可半点都没有含糊的,基本上除了杜海棠,没人觉察的出来。

他要是真的变了到时候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这让杜海棠心里十分不安,加上她自己的这个身份,是西派的大先生,要是从她口中传出去,人家第一个疑心的就是你西派要对北派动什么邪念,难以服众不说,真要是出了乱子,影响的是整个行当的大局,你能把这事儿告诉给谁?

反正不管告诉谁,都是一个天下大乱。

接着,银牙就提出三脚鸟既然已经被封死了,那他就可以取出三脚鸟来了,这个时候杜海棠心里是非常紧张的,她怕大先生做出什么可怕的决定。

而以他的地位,没人能跟他对着干。

没成想,大先生竟然提前来找杜海棠商量这件事情,说三脚鸟现在还不应该现世,你说是不是?

杜海棠一愣,下意识的也点头。

好不容易被封进来的三脚鸟,当然不能现世,万一再从银牙身上变成了“灾”,那这一场辛苦,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么!

大先生就跟杜海棠商量,说求你一件事情。

原来大先生请杜海棠亲自占星,并且讲清楚,三脚鸟在这二十年里,都是不能现世的,通过这种方法,让银牙死心。

杜海棠的占星术就是个活招牌,她一辈子都没有算错过一次,这种精准度在可怕的同时,是非常有信服力的。

老一辈子的先生都拿着信誉比命还看重,要杜海棠自己砸自己招牌,出来撒谎,她是绝对做不到的。

可杜海棠也明白,现在必须要有一个措辞,大先生这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眼看着大先生就算是变了,也无意要酿什么大灾,反倒是一心为现世安稳着想,杜海棠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于是银牙找上门来要起三脚鸟的时候,大先生带着杜海棠就站出来了。

杜海棠将占星的结果告诉了大家,银牙不服气,这正是大先生的目的:“有理有据的说服你,你不听,那咱们也只能撕破脸了。”

先礼后兵。

银牙现在算是孤身一人跟整个凤凰会的人对立,这些人有能力把因为三脚鸟变成“灾”的魁首都封到地下,再多封一个他,绝对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银牙不傻,这个势单力孤的情形下,就算想要三脚鸟,也犯不上飞蛾扑火。

于是银牙也算是打落牙齿肚里咽,放下狠话说二十年后也可以,那就二十年后再见同时他让大先生等人发了誓,到时候你们要是还拦着,他们三鬼门,就要把天下闹个大乱。

大先生第一个发了誓,眼见大先生答应了,其他人也全答应了。

不管怎么样,换二十来年安稳,就算赚二十年前安稳。

凤凰会的使命完成,也就各自散开了,杜海棠怀着重重心事,也离开了。

而这一阵子胖先生没看出别的来,只看出杜海棠有点不对劲儿。

俗话说恋爱之中的人,眼里只有彼此,胖先生看杜海棠郁郁不乐的,就赶过去问杜海棠,杜海棠想说,可又没能说。

因为胖先生倒是一直想对付大先生,真要是告诉他,那肯定也是一场乱子。

胖先生看杜海棠不肯提,也没法子。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可没成想,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了济爷探魁首的事情,魁首第二次被放了出来。

杜海棠那个时候就开始怀疑,这件事情不是银牙告诉济爷的。

因为银牙那个人的独占心特别强,就算跟三脚鸟的约定,是在二十年后,银牙也绝对不可能把这件事情分享给其他人。

杜海棠疑心到了大先生的头上。

但是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大先生也还是赶过去补救,同样冒了很大的风险,这又是自相矛盾的。

杜海棠忍不住真的为三脚鸟占星,却看出来,三脚鸟还真的在这二十年之内,都无法出世。

她当时就怔住了,这大先生是相面出身的,而这种时间跨度比较长的预测只有占星术才能精准算出来,他怎么知道,这二十年内,三脚鸟没法现世?

杜海棠觉得后心有点发凉。

但占星也显示,这二十年如果稳定现状,没有意外发生,都不会发生什么大灾祸,既然如此,杜海棠也只好就耐着性子等了下来。

什么都没有安宁重要,而这二十年过去,死的死,老的老,该来的乱子,也还是来了。

“现如今,贪狼上位,计都逆行,主要有一场大灾,”杜海棠悠悠说道:“这个天象,跟当年魁首被三脚鸟侵蚀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心头一跳,三脚鸟现在在我身上,难不成老子就要变成那个“灾”了?

卧槽,那我岂不是要赶紧把三脚鸟给取下来?

可这一取下来我特么就要去跟干爹报道了……

“你也别紧张,”杜海棠接着说道:“所幸我看见,七杀星若隐若现,但凡七杀星运行,能把这个灾难给抵挡住。”

我虽然不懂星相,可七杀星这么出名的主星,我也是稍微听说过的。

“七杀星”古书称之为“将星”,属火、金,南斗第六星,乃将星,遇帝为权。

在紫微斗数的十四颗主星之中,个性最强,是一颗坚毅勇敢的星曜,象征威勇,化气为将星,主肃杀。

但是这个星相也是非常难说的,对应七杀星的人,按理说应该具有运筹帷幄的能力,拥有刚烈偏激、逞强好胜、冒险犯难的特性。

而这种人的人生大好大坏,成败难论。

成王败寇,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呢?”我对这些星象根本就不懂,但杜海棠的意思我多少听出来了:“你想让我干什么?”

杜海棠说到了这里,抬起眸子望着我:“你应该就是这个七杀星对应的人。”

我当时就给愣了,我?

“所以这个灾祸,你觉得,我能挡得住?”我也听出来刚才杜海棠说的意思了:“可若隐若现是什么意思?”

“简单,”杜海棠目光灼灼的望着我:“要么凶星强过你,要么,你强过凶星。”

就是说,这事儿现在还不能成为定局,只能静观其变,事在人为?

现在一想,这个主星说的还是真对,我这一辈子,确实是大好大坏,成败难论要么,就做一个英雄,要么,就成一个灾。

我的面相应该确实是变了,初次跟老茂见面,老茂当时给我相面,可是说我一辈子平顺,将来大富大贵,可是后来那些际遇,还是把我的人生给改了。

让我成了跟“我兄弟”一样的人。

“你大可以考虑考虑,反正我们不是来找你商量的,”一直一言不发的胖先生忽然插了一句嘴:“我们是来把这个星相通知给你的,因为这件事情,你没得选。”

我当然没得选,三脚鸟现在就在我身上呢!

“李千树,你命中带七杀星,注定是做不了平凡人,”杜海棠沉静的说道:“你爷爷当年,不也是为了镇住三脚鸟,不让这个灾祸继续绵延下去,才把你们全家都给搭上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