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悬犀理/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五关斩六将,流芳百世,被人尊称为武圣的关二爷是七杀星的命格,”胖先生接着说道:““长平之战”中,坑杀降卒四十五万,被称为千古第一杀神的白起,也是七杀星的命格,你要做个什么样的人,都在一念之间。”

狗屁的一念之间,老子就想好好活着。

可“好好活着”这么个看似平凡的心愿,于我来说,却是可望不可即的。

总有人,不乐意我好好活着。

“咱们摊开了说。”杜海棠说道:“现如今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我们可以帮忙,你要算位置,我来,你要打架动手的帮手,胖先生可以。”

别的不懂,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种事,我还是明白的:“所以,你们让我怎么对付大先生?”

肯定会有特别的要求。

杜海棠微微一笑:“跟聪明人说话不费劲儿,我们是想着……把他身上不好的东西赶出去,但是不要杀他。”

跟我猜的一样,大先生被“不好的东西”给影响了,但他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

杜海棠,希望原来的大先生能回来。

可这未免也太不容易了,他能耐那么大,拼也不好拼,我怎么把“不好的东西”给弄出来?

“你现在势单力孤,就算带着三脚鸟,也未必是他的对手,而且你还得防备着自己身上的三脚鸟。”胖先生接着说道:“别自己被卷进去。说起了那种“灾”,你没有亲眼见过,以前三脚鸟闹出来的乱子,也没人往下传过,我倒是可以跟你说一件唯一记载在史册上的事情,你知道天启血雨的事情吗?”

天启血雨,我倒是听说过。

说是明朝天启年间,发生了一件怪事,莫名其妙的死了两万多个人。

据说当时人头横飞,血雨纷纷,天上根下冰雹一样,掉了许多的人头,须发还能看的很清楚,上街的轿子落在原地,里面有女客的身体,却没有了脑袋。

就连皇城之内,都有不少人意外殒命,据说当时是刮了一阵子邪风,邪风过去,满地都是尸体。

这件事情,历史上说是因为火药库爆炸引起来的,可有很多地方解释不清,那就是有的地方离着火药库是很远的,按理说波及不到,但人照样被邪风卷走了。

这是古代的一个未解之谜,到现在也没有定论。

我后心一凉:“难不成,是三脚鸟……”

“没错,那一年,就是三脚鸟吞噬了一个被他附身的人引起来的,”胖先生说道:“唯独那一件,正发生在京城里,在史书上压不下去,才含糊这么写下来的,所以,你到底会变成一个什么“灾”,大概也有了心理准备吧?”

是啊,被三脚鸟吞噬之后,只能杀……杀……杀……

不管什么血,只想着见血。

“现在大先生身体变成了那个样子,暂时是不能来找你了,”杜海棠说道:“你可以趁着他元气大伤的时候考虑一下,到底怎么做我们还在茶楼等着你。”

我明白他们的意思,茶楼是神秘大老板的产业,他们是想上那里去找神秘大老板的蛛丝马迹。

首当其冲,当然是要找到他的,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但可想而知,他既然熟悉《魁道》,现如今肯定是躲在了“匿”里,我们测算也找不到。

“还有,”临走的时候,杜海棠一双秋水似得眼睛盯着我:“你那个分身,好像也到了该处理的时候了。”

这个不用你教。

他的命,是老子给的,老子想什么时候收回来,就什么时候收回来。

我眼瞅着杜海棠和胖先生要从三鬼门里离开,心说当年的那个魁首,对他们还真不错,连自己的老家都能指给他们。

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惜,不管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如今,都成了一个“灾”。

望着空荡荡的三鬼门,想起我的人都被“我兄弟”给骗走了,心里就蹭的冒了火,这个死王八蛋,确实欠拾掇。

而且,大先生既然元气大伤,那现在身边一定需要帮手。

“我兄弟”不就是他的帮凶吗?

找到了“我兄弟”,总能牵扯出一些线索来。

老子不想再被动的等人来找麻烦了。

现在开始,我要找他们的麻烦。

不过找回我的人,是我自己的事,按道理不好自己给自己测算,我刚想要不然就回三鬼门把死鱼眼他们给喊出来,眼前那个小门口一动,陆恒川和郭洋就跟和我有心电感应似得,直接出来了。

他们本来也是一脸的紧张,但是看见我好端端的站在原地,一瞬间就像是放了心,郭洋一边骂我一边冲着我走:“我就知道你命硬,你小子是从哪里先回来的,也不吱一声,我们还以为……”

他话说了一半,又给咽下去了,转而露出了一个庆幸的表情。

我知道,他是怕我被阴河里的塑料袋给吞了。

但是死鱼眼的眼神又凌厉了起来,拉住了郭洋,盯着我:“你是哪一个李千树?”

我上去就奔着死鱼眼踹了一脚:“你不是相面的吗?你看不出来?你饭碗还是老子给讨回来的,这么快又给收回去了?”

陆恒川一听我这话,脸色才稍微松动了一点,也跟郭洋说了一样的话:“就知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阴河里的噬阴体都咬不动你。”

“我死了你就没爸爸了,为了你也得回来啊……”

“滚蛋。”

“不过,”我看着陆恒川的眼神松懈下来,心里却紧了起来:“现在,连你也分不清楚我和我兄弟的区别了?”

陆恒川一怔,这才点了点头:“以前你命宫高洁,印堂宽广,是以德服人的面相,主仁义宽厚,可现在……”

陆恒川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可是现在,你眉毛斜飞,主不屈,也就是说你会睚眦必报,不轻易饶人,从天中直下竖有一理至印堂,这叫悬犀理,进,封王侯入将相,是大贵之兆,退,则主满手血腥,凝煞气,这个面相摆明是带着复仇的心思,而且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坚决,跟你兄弟,越来越接近了。”

我想起来了刚才杜海棠说的星相命格,七杀星运筹帷幄,刚烈偏激,逞强好胜,冒险犯难。

大好大坏,成败难论。

那好吧,那就看谁硬的过谁。

郭洋懒得听这个,先问我大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掉下阴河之后发生了什么,又到底怎么上这里来了。

还说我干爹当时就下令让手下去阴河里面捞我,可捞了半天都没捞出什么结果,脸色吓人被白塑料袋吃了的,因为魂飞魄散,所以生死簿上都不录。

他们俩脑子倒是快,知道我命硬,猜测阴河里没有,会不会是已经回来了,这才从三鬼门出来找我的。

我把事情说了一遍,郭洋瞪眼:“那按着你的意思,大先生已经受伤了,你要结果他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杜海棠他们这一来,分明是帮倒忙,把他给放了。”

接着他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开始阴谋论:“会不会,胖先生和杜海棠其实是一伙的?他们”

“屁。”我漫不经心的答道:“我不知道大先生在此之前想要对我做什么,但胖先生和杜海棠说的全对的上,不像是骗人的,而且胖先生来的很及时,也许……”

也许他会用某种我不知道的法子,取出三脚鸟。

既然三脚鸟跟我现如今已经同命相连,只要三脚鸟出去,我也就玩儿完了。

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大先生摸索了半天才摸出来的小盒子,觉得有种奇异的熟悉感。

我是在哪里见过那个小盒子,或者是听说过那个小盒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