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去报仇/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寻思了一下,自从入行以来,就一直跟死鱼眼在一起,我想不出来,不如问问他,结果抬眼一看,死鱼眼两只眼睛发怔,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给了他一拳,他这才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七杀星?”

我点了点头:“你确实不聋。”

陆恒川皱起了眉头,看见郭洋上衣口袋装着个钢笔,就拿下来在地上画格子,郭洋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是马上就意识到了,脸色一变就要去抢那个钢笔:“那是派克,派克!”

陆恒川打开了他的手,没搭理他,我看到他在地上画的,应该是个星象图,忍不住也蹲了下来:“你还懂这个?”

陆恒川没搭理我,满地画的跟毕加索似得,把郭洋的笔尖儿镀金都给磨下去了,心疼的郭洋直吸冷气。

我心说卧槽,世上还有你不会的东西吗?

但再一想这话说出来,他肯定得骄傲,于是我忍住没有说。

半晌,陆恒川说道:“杜海棠说的没错,凶星出来,七杀星能挡,可这事儿不一定能成功。”

郭洋好奇,也顾不上心疼派克笔了:“怎么说?”

“光是荧惑星泛红可能还有胜算,今年计都星行逆,于七杀星不见得有利,要么,你会被凶星逼退,要么,”陆恒川抬头看着我:“杀敌一万,自伤八千,伤人无数,到老孤独。”

就是说,赢也不见得能赢一个好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跟我自己那种不吉利的预感,一模一样之前的那个“泉”字,不是也说明,一旦我踏足这件事情之中,就一定落不到好处吗?

本来对这些“凶兆”我看的透透的,几次死里逃生,应该足够让我皮糙肉厚了,可现在,却莫名觉得,也许,命里的劫,终究是要到了。

但我马上把这个念头给压下去了,就算是劫又怎么样,现如今,该报的仇,一个都不能少。

“对了,这里怎么这么清净?”郭洋往四周看了一圈:“三鬼门里的人呢?”

我也正想知道呢。

“爸爸……”正这个时候,干儿子忽然不知道从哪儿给钻出来了,似乎身上伤还没好利索,踉踉跄跄的:“爸爸你可算是回来了,带上儿子,儿子给你效犬马之劳!”

他因为背叛了老茂,是在老茂那里受的伤,我记得他被带进来的时候,整个人被打的一点意识也没有,给他抹了龙皮太岁了,怎么到现在才好?

你娘,有可能是他重伤在后脑之类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导致龙皮太岁根本没抹到位。

这小子点跟老子一样背。

不过他倒是来的正好,我立马迎上去:“三鬼门里的人呢?”

“不是都被爸爸给叫走了吗?”干儿子莫名其妙:“我也想跟着,可我住的地方太偏了,大家都跟着爸爸,没人顾得上我……爸爸你可算是回来接我了,在这么个陌生的地方,还没人,我心里也发慌!”

这也巧了,刚好还留下了一个目击证人,我立刻就问当时“我”是怎么说的?

干儿子瞪眼瞅着我:“爸爸你这脑子现在记忆力不行了,该吃点脑白金了,回头儿子给你孝敬几盒……”

“给我说要紧的!”

“说就说,爸爸你也别发这么大脾气,”干儿子这才丈二和尚摸不得头脑的说道:“你之前过来,说要带着黑先生们去报仇,黑先生们一听您下了命令,当然一股劲儿跟着就去了,说起来,爸爸您要上哪儿报仇?”

这还用说吗?我的心咯噔一下就给沉下来了。

“我兄弟”是想着让我彻底没有了翻身的机会,往北派去报仇了!

照着北派现在的实力,和黑先生的能耐,非他娘的血洗北派不可。

之前大先生非要上这里来,肯定是因为有某件事情,非要在这里完成,这才让“我兄弟”清场的。

而“清场”必须得有个像样的理由,我刚被北派驱逐出来,那上北派给我报仇,就是最好的“清场”理由。

黑先生们一方面都挺好事,一方面我新主上位,也都急于表忠心,能不去吗?

现在我和“我兄弟”的模样,连陆恒川都分不出来,更别说唐本初王德光了,肯定也被骗去了,那小子既然跟我这么大仇,肯定就不会放过我身边的人。

我就说那死王八蛋欠拾掇,就是没想到他这么着急。

一股子火气腾的就起来了,我开了能上北派附近的三鬼门就往里走。

陆恒川和郭洋见状,也跟进来了,干儿子虽然成了病鸡,可现在不甘示弱,也撵上来了:“爸爸,等等我,要报仇,不管上哪儿,你算我一份!”

过了那道三鬼门,我喊出了“五鬼运财”,纸扎轿子腾云驾雾似得,带着我们就往北派走,一到了北派附近,就觉得附近特别干净。

连个人也没有。

就算这么安静,也给人一种沉重压人的感觉,特别不吉利。

黑先生要动手,北派的老弱病残哪儿还有什么还手之力,我一脚就把紧闭的大门给踹开了,接着就闻到了一股子刺鼻子的血腥气。

我心里咚的一声,就直接往里走,前面就是小礼堂曾经放着大先生尸体的小礼堂。

小礼堂的门跟大门一样,也是关着的,我一脚就要把门给踹开,可那门似乎是用什么东西给别住了,别的还特别紧,我暴躁劲儿上来,扬起了鲁班尺就冲着大门横扫了过去。

“咣”的一声,大门直接断开了,我看见小礼堂里不少人。

北派的先生,正跟那些黑先生们对峙着,北派的知道黑先生有多厉害,一个个要么紧张的如临大敌,要么像是做好慷慨赴死的准备,一脸从容。

而黑先生刚好相反,完全没把北派的人放在眼里,倒是都跟捉老鼠的猫似得,别提多轻松了。

这一颗心刚落在肚子里好,还好我来的还算是及时,北派还没有被灭了。

“李千树?”北派的对着大门,正好是看见我了,一个个全露出了面面相觑的表情:“他刚才不是……”

“对,刚才还在这里,怎么这么一会儿倒是把门给弄开了?”

这就说明,“我兄弟”现在还在里面。

而黑先生们转头看向了我,也吃了一惊:“魁首?”

“可魁首刚才不是还在……”

放眼望过去,“我兄弟”却并没有出现在人群里。

唐本初王德光他们,也不见踪影。

你娘,难道是知道我来了,自己躲起来了?这个怂货。

“魁首,你到底是要……”

“都给我停下,”我沉着脸走了进去:“有什么好打的,我没什么仇要报,都给我回去。”

“可是……”黑先生们一脸莫名其妙:“您刚才还说……”

“我改主意了。”我挑起眉头:“怎么,我说了不算?”

“不敢!”黑先生全把头给低了下来:“我们全听魁首的。”

“李千树,你他妈的是不是有毛病,刚才喊打喊杀的,这么一会儿又出来装的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个以鲁莽闻名的武先生头一个跳出来冲着我嚷道:“我们北派是把你从二先生的位置上给驱逐下来了,可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上门拿着我们当猴儿耍,我告诉你,士可杀不可辱,要走,踩着我的尸体走!”

真是好言劝不得赶死的鬼,我扫了这个场子一眼,却意外的发现,作为主心骨的老茂,竟然不在现场。

奇怪,这个时候,那个老东西应该在这里坐镇,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