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送上门/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兄弟”脸色巨变,脑门往下开始淌汗。

我扫了他一眼就出去了,郭洋,干儿子,陆恒川都是看热闹不怕火大的主,一瞅眼前有免费的戏,溜溜的全跟上来了。

“哥,咱们跟着会不会不太好啊?”干儿子低声问郭洋道:“有种做电灯泡的感觉。”

“不会。”郭洋胸有成竹的说道:“咱们最多能看看李千树无坚不摧的外表下,一颗脆弱的心是怎么受伤的。等一下,”他反应过来了,严词警告干儿子:“你别跟我叫哥,我可不想跟你一起矮一辈,叫叔,不,叫伯。”

这王八蛋当初伙同郭屁股一起把芜菁从地里给起出来了预备威胁我,对我和芜菁的事情心知肚明,你说要不是他们,我媳妇能跟“我兄弟”走在一起吗?

“那怎么办?”干儿子无视了郭洋让他叫叔的要求,非常担心:“咱们怎么帮助爸爸?”

“别在他伤口上狂妄的撒盐就行了。”郭洋认真的说道。

你娘,你们已经狂妄的撒了半天了好么!

蒋绍察言观色,应该也听出了点什么头肚,但因为黑先生的谨慎,他没说什么,领着我就到了一个门口。

开了门,芜菁正站在外面。

她还是那么好看,不像是人间的人。

我觉得喉结滚了滚,是,我不乐意承认,可我心里就是放不下。

陆恒川的死鱼眼翻了翻,似乎嫌我丢人,从后边踹了我屁股一脚,意思是让我打起精神来。

我心说是你姑姑不守妇道,你特么咋不去踹你姑姑,你们陆家没一个好人,就知道欺负我。

“真好看……”干儿子倒是第一次看见芜菁,立马说道:“这,比我想的还好看!”

“去,没见过世面。”郭洋一肩膀撞在了干儿子的肩膀上:“我告诉你,女尸一旦到了魃的程度,更好看。”

芜菁连她大侄子陆恒川都没看,当然更没看郭洋他们,望着我,眼含秋水,她完全不像是一个死人。

是啊,地娘娘的特征之一,就是怨不散,身不坏,她扛着不属于她的灾,怨念让她咽不下最后的气。

外带郭屁股瞎鼓捣,把她给弄成了活尸,连大太阳都不怕了。

但是一个念头匕首似得从我心里划过去,她这么看着我,是为了谁?

我想了半天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她比较酷炫,也没想好只有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怪没出息的。

我不像是平时那俾睨天下的魁首,我像个初中年纪,情窦初开的少年。

大丈夫何患无妻,可我还是喜欢她。

她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动心的女人,而且我们明媒正娶,她是我媳妇。

不过我心里一酸,她上次跟我说的那话,也算是单方面提出离婚了。

最后,我还是摆出了一个故作沉静的表情:“你怎么来了?”

芜菁望着我:“你知道。”

我嘴角一扯:“不好意思,不知道。”

芜菁被带到了生死桥上,不就是为了引着我过去被干爹捉吗?大先生的算计,跟顾瘸子的机关似得,一环扣一环,半点偏差也没有,给我挖的是连环坑。

芜菁盯着我,忽然说道:“千树,你变了。”

是啊,我是变了,可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没错,”我干脆的说道:“他是在我这里,你想怎么样?”

可能我的表情太咄咄逼人了,我看得出来,芜菁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受伤的神色。

像是明知道有误会,却为了某种原因,不能跟我解开一样,这要是在电视剧里,男女主角的误会少说能纠缠个十集八集的。

我眨了眨眼睛,心说我可能还是太自恋,想多了,受伤,误会,为了我?我的伤又找特么谁要说法去?

“你伤了他,你也会难受的,不是吗?”芜菁像是强打起了精神:“千树,他做的是不对,但他也有他的原因。”

“好啊,咱们也别有什么误会,”我知道,我心里隐隐的还是有点希望:“有什么原因,你说。”

不管你有什么苦衷,只要你肯跟我说,我来解决,好不好?

可芜菁勉强摇摇头:“我不能说。”

一阵失望跟溃堤的洪水似得,从心里蔓延了下来,先润物无声,接着汹涌澎湃,再后来泛滥成灾。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呢?”郭洋都听不下去了:“李千树喜欢你,所以瞻前顾后,磨磨唧唧,一点都不像他,我看着都替他着急,但我是李千树的朋友,这话我替他问,到现在,你是要跟李千树重新履行阴婚,还是非跟着那个狗屁分身?”

芜菁咬了咬下唇,抬头看着我:“千树,我想求你,你别伤害他。”

我听到自己的后槽牙咬的咯咯作响。

我也没犹豫,斜着嘴角就笑了:“不好意思,我拒绝。”

“我求你!”芜菁忽然一把拉住我:“千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你就当以前那个傻逼李千树死了吧,”我听着自己的声音又冷又硬,尖锐的像是腊月挂在房檐下的冰锥:“把手拿开。”

芜菁的手陡然就松开了。

以前的那个李千树,是被你们逼死的。

“陆恒川,”我抬眼看了他一下:“你姑姑来了,留下招待招待。”

陆恒川盯着我,眼神很复杂,但还是点了点头。

说是留下招待,其实是让她留在这里,威胁“我兄弟”。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利用芜菁,来威胁别人。

我真的变了。

说完了,我没看芜菁的表情,转身就走。

“我说你是不是傻?假的李千树,就是一块骨头啊!”郭洋可能在劝芜菁,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再说了,怎么看也是正牌的李千树比较有前途吧,你们女的,不管是死是活,不就都喜欢安全感吗?”

“要不,咱们打麻将吧!”干儿子知道她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对她倒是挺热情的:“带上我爸爸那个兄弟,能凑两桌。”

“去去去,”郭洋可能推了干儿子一把:“露怯,就七个人,最多一桌麻将,一桌斗地主。”

芜菁不开口。

陆恒川按着我说的,把芜菁带过来,到了“我兄弟”门外。

陆恒川低声问我:“她都送上门来,你其实可以把她留下了。”

送上门,有这么说自己姑姑的吗?你个逆子。

“心都留不住,我特么还要什么人?”我梗着脖子说道:“也挺好,我从此以后,都不戴绿帽子了。”

芜菁是个什么表情,我没看见,但是我特别想喝酒。

虽然我没咋喝过酒,更没有醉过,可现在我需要一个什么东西来麻醉自己。

今天难过,不想过。

“让她也进来,我去问我兄弟几个问题。”我说道:“问完了,咱们去喝酒。”

“你还有这个习惯?”陆恒川挑起了眉头:“我记得……”

“你脑子不好,记错了。”

开了门,“我兄弟”一看见我身后的芜菁,立刻瞪大了眼:“你为什么还要来?咱们不是说好了……”

“我来求求他,说不定,能有点用处,”芜菁望着“我兄弟”,表情有点歉疚:“是我对不住你,把你拉下浑水。”

“可你不该来的……”

好一对郎情妾意,可你们有人跟我道过一句歉吗?请问?

我没说别的,走到了“我兄弟”面前,甩开手给那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来了一巴掌。

我自己刚消肿的脸也一阵火辣,耳朵里像是瞬间住进去了一只蝉。

我兄弟嘴角淌了血,他抬头看芜菁,似乎不希望自己这个状态出现在她面前。

我没忍住,也回头看了一眼芜菁。

芜菁一脸心疼,看的却是我。

我不禁愣了一下,但芜菁赶忙把视线错开了,像是不希望我看到她的眼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