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猴子酒/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啥?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陆茴一把就将我的脑袋给抬起来了,恶狠狠的说道:“都跟你说这一阵天干物燥,你是不是又不听我的话,没有多喝水?”

“也没有……”我在阴河里面喝了不少水。

“你还敢顶嘴!”陆茴仔仔细细的检查我的鼻子,每个人这个角度应该都是挺难看的,这让我十分尴尬:“我真没事儿……”

“你就知道没事没事!”陆茴冷不丁的敲了我的脑袋一下:“本来整体就干点出生入死的事情,还不注意身体,你想着让我当寡妇还是怎么着?”

这会儿不少黑先生听到吵闹的声音,都给赶过来了,一瞅来了这么个女人,都有点意外,但他们不敢直接问我,只能把疑惑的目光给投过来了。

老子这么点面子眼瞅就要被陆茴给折腾进去了,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陆茴扔下我,特别大方的就站过去了,微笑着跟那些黑先生们说道:“你们就是李千树的人?我早听说黑先生的大名鼎鼎了,这一阵子我老公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

一听“我老公”,那些黑先生的脸色立刻敬畏了下来:“原来是魁首夫人,您言重了,我们不敢……”

“没什么,我没那么多礼数,你们也别客气,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了,”陆茴特别自来熟的说道:“跟你们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李千树的媳妇,我叫陆茴,大家将来同在一个屋檐下,请多关照!”

“不是……”我刚想解释,可我实在是不知道解释什么,而那些黑先生立刻恭恭敬敬的说道:“魁首夫人好。”

你娘的魁首夫人!

“你们人都很好,”陆茴一副虚荣心得到满足的样子,这才想起了我,又一胳膊把我给勾过去了:“我问你,你乐不思蜀了还是怎么着,不言不语的就出来了,怎么一直也没回去接我?”

姑奶奶,我小命都差点掉了,哪儿顾得上您啊!

我只好努力把脑袋调整正了一个稍微不那么丢人的姿势:“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谁告诉你的?”

“废话,我怎么不知道?”陆茴得意洋洋的说道:“说起来,你当魁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吧?闹得满城风雨的,我能不知道?我就跟王宝钏守寒窑似得,一直等着你来接我,结果呢?要不是遇上了好心人,现在你还在里面装死呢!”

“好心人?”我立马嗅到了不平常的气息:“这么说,这个地方是有人告诉你的?谁?”

能知道三鬼门的,除了我们黑先生,还真没几个。

“好像是个老头儿,给家里送了封信,告诉我的地址,”陆茴说道:“可得好好谢谢那个好心人。”

老头儿……又他娘的是老头儿,大先生才是真正的看热闹不怕火大,把陆茴给骗到了这里来,又有什么目的?

这会郭洋也出来了,一瞅是陆茴,有点不好意思当初我第一次上金乌牒,郭洋为了公报私仇来抓我,陆茴为了保护我还跟他打过一架,俩人动过手。

陆茴一看郭洋也在这,两只袖子都给撸上去:“又是你小子?”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郭洋立马说道:“不打不相识,现在我跟李千树,是朋友!真的!”

陆茴有点半信半疑,但看着黑先生们都能帮着作证,也就没多说,傲娇的仰起头来:“算你弃暗投明。”

“哎呀,这才是真正的干妈?”干儿子的性格最开朗,立马迎了上来,喜笑颜开:“爸爸,我的干妈一个比一个漂亮,你这艳福真不浅!”

卧槽,一听他这话我心里就咯噔一声,你特么真是熊猫掉了黑眼圈没眼色!

“什么?”果然,陆茴的两只眼睛立马就给立起来了:“一个比一个?”

你现在更应该关注的,不是“干妈”二字吗?这么大一个小伙子上来喊干妈你也安之若素,你这接受能力咋这么强呢?

“不是,陆茴,他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郭洋赶忙打圆场:“你别跟他一个小孩儿计较,他就是没眼力见儿,瞎开玩笑……”

可陆茴一下把郭洋给打开了,回头和颜悦色的望着那些黑先生:“我不在的这一阵子,魁首有跟其他的女人在一起过吗?”

黑先生们先是知道了我和雷娇娇那个绯闻,接着跟雷婷婷又出双入对,今天还来了个芜菁,说都说不完,加上这事儿的敏感性,表情都有点尴尬。

陆茴虽然冲的跟独头蒜似得,但也不傻,就从黑先生们这一“尴尬”也看出来了,转头看着我就冷笑:“好哇,李千树,你当上魁首,长本事了,看来不光我一个魁首夫人,还有小二小三小四呢?她们人在哪儿啊?叫出来给我看看。”

“不是,干妈,”干儿子这会儿也意识到了自己可能说错了话,一手就拍在自己脸上:“我这是整天胡说八道惯了,上次我还跟茶馆一个倒泔水的大娘认了干妈呢……”

陆茴的眉头一跳一跳的:“这么说,我跟倒泔水的大娘差不离?”

妈个鸡,干儿子你就别添乱了。

“你真误会了!”我好不容易才把鼻血给擦干净:“其实咱们俩也……”

“怎么,你想说其实咱们俩也没什么夫妻之实是吗?”陆茴一双跟陆恒川十分相似的桃花大眼瞪起来,跟牛铃似得:“你这是混出来了,要抛弃原配?”

卧槽,“夫妻之实”这种话你咋说的这么顺滑呢?

黑先生们的眼神悄然带了点谴责。

但是看我目光扫过去,他们赶忙又都把那个眼神给收回去了,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似得。

这也就是我手下的黑先生,要是吃瓜群众看陆茴这么一折腾,非特么拿瓜皮砸我不可。

“不是,这样吧,”我脑仁越来越疼,伸手就要拉她:“有点事儿,咱们私底下说……”

“为什么私底下说?”陆茴甩开了我的胳膊,目光炯炯的盯着我:“好事儿不背人,背人没好事儿!你有本事,给我当着大家伙说清楚,不说清楚了,我这个魁首夫人还怎么做?”

一般黑先生的表情竟然都有点赞同。

卧槽,这么闹,我这个魁首又怎么做?

“你听我说……”

“行了,别闹了,”陆恒川都忍不住了,拿出兄长的威仪呵斥道:“陆茴,你给我消停会儿。”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是真不假,我满怀希望的看向了陆恒川,心说制服陆茴就靠你了。

被陆恒川这么一吼,陆茴先是真的愣了愣,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对着陆恒川就把炮火转移过去了:“你还跟我吼?你凭什么跟我吼?你有本事上咱妈的坟前去吼!”

兄弟,守住阵地,我会谢你八辈祖宗!

陆恒川露出了一脸的生无可恋全世界的女人,可能也只有陆茴是他对付不了的。

我赶紧趁机会跟郭洋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赶紧回去把芜菁和“我兄弟”都给藏起来我们这么一出来,是蒋绍在那里看守着的,千万别出什么幺蛾子。

郭洋会意,缩到了人群里就赶回去了。

而陆茴一边在跟陆恒川叨叨,一边也用眼角余光看到了郭洋悄无声息的背影,一瞅他鬼鬼祟祟的,就不像是有什么好事儿,转身就要去追他,我一瞅大事不好,赶紧把陆茴给拉住了:“有话好好说,我在这里呢……”

陆茴一看见我,眼神倒是柔软一些了,抬手也给我擦鼻子下面的血,表面恶狠狠的,声音却还是没忍住带了心疼:“你带我进去,我给你擦擦。”

眼瞅着能绊住她,我就答应了下来。

其实我大可以把“我兄弟”展示在她面前,可觉着这样对她来说,未免太残忍了。

她一心都是我,却被“我兄弟”给骗婚了,叫谁谁受得了?

也许长痛不如短痛倒是比较好,可我还是硬不下这个心肠。

外带,陆恒川玩儿命给我使眼色,意思是让我把她给稳住了他毕竟就这么一个妹妹,而且他还亏欠这个妹妹的,真要是被伤害的怎么着了,估摸这死鱼眼非弄死我不可。

我有点疑心,陆恒川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让我跟陆茴真成了一对。

陆茴往里这么一走,就开始指指点点,问这里怎么走,那里怎么走,跟巡视新家似得,别提多威风了,我跟着她身边,宛如陪着贵妇逛街的萨摩耶。

“干妈,”干儿子凑了上来,已经开始讨好了:“你都用什么护肤品啊,你这皮肤真不错!跟我爸爸俩人,简直了,郎才配女貌,豺狼配虎豹……”

虎豹你娘。

不过陆茴倒是还算挺爱听的打以前就是,我跟她上街,要饭的跟我们嚷什么先生太太行行好,她钱都得多给人家不少。

干儿子就这样跟她建立起了良好的革命感情,我趁着这个功夫跟死鱼眼说道:“请神容易送神难,她这一来,可就不好走了,你是他哥哥,快点想想法子。”

陆恒川事不关己的说道:“你自己的老婆,凭什么让我想法子?”

“那行。”我说道:“我就把我兄弟的事情告诉她。”

“你敢!”陆恒川的死鱼眼竖起来也挺吓人的:“要是她为了这件事情寻了短见,我跟你没完!”

不至于吧?寻短见?

“她性格刚烈,”陆恒川严肃的说道:“这件事情真要是直接告诉她,她肯定受不了,我劝你把这事儿给我解决好了,“你兄弟”捅出来的篓子,你不补谁补?”

我真是欠了你们陆家八辈祖宗的了。

“你们魁首说了,”陆恒川忽然扬起了声音:“咱们制备个酒宴,给魁首夫人接风洗尘。”

卧槽,我什么时候说了?

陆茴一听特别高兴,这大张旗鼓的制备酒宴,说明什么?说明是给她这个魁首夫人正身份的,也就是正式介绍给黑先生们,这样不管是不是有什么小二小三的,都没有她一个“正室”腰杆硬。

黑先生们一听,也跟着高兴:“恭喜魁首,贺喜魁首,三鬼门几十年没有办过这么高兴的事情了,一定风风光光的制备!”

“哎呀,其实我跟千树都是老夫老妻了,搞得这么隆重干什么。”陆茴心里愿意,表面还来了个半推半就:“你们也太客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黑先生们纷纷对着陆茴献殷勤,把陆茴高兴的飘飘欲仙的。

你娘,这下我说她不是正室,都没人信了,陆恒川就算辅助打得好,这坑爹的副属性也没消失过。

到了大堂,黑先生们驱动自己养的小鬼用五鬼运财来置办东西,利索的就把大堂装饰好了,接着山珍海味摆满了一桌子,好些菜色我都认不出来。

接着又有人运来了自己私藏的好酒说是峨眉山顶的猴子酒。

这货我倒是在《窥天神测》里的志异篇里面听说过,但是从来没见过。

据说是通灵性的猴子从峨眉山山顶给摘下来的峨眉山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修仙圣地,据说不为人知的地方生长着奇珍异果,只有猴子采得到。

猴子再用奇珍异果,陪着峨眉山的仙水酿成了猴子酒,每一份儿味道都不一样因为猴子采到的果子都是随机的,所以每一口都弥足珍贵,世上仅此一份。

所以这猴子酒的价值高昂不说,有市无价,一般人根本买不到,一辈子都够呛能喝到一口。

而这酒得了天地精华,延年益寿,有助行气,如果碰巧喝到了带什么仙果的,永葆青春,飞升成仙都有可能。

传说上写的特别邪乎,我本来也不太相信,但是龙皮太岁那种东西都能让我遇上,对这个的接受能力也不用说了。

果然,这酒一上桌,见多识广的黑先生们都跟着啧啧称奇,眼瞅着这酒芬芳馥郁,斟在酒杯里是翡翠似得绿色,特别通透。

众人纷纷叫好,赞献酒的那个黑先生大方,而第一杯酒,自然是献给魁首夫人陆茴的。

陆茴也不客气,一饮而尽,大家纷纷夸奖她好酒量。

其实陆茴那点量,几杯扎啤都能把她给放倒了,冲啥梁山好汉呢?

说实话,我当魁首那天都没庆祝的这么热烈过,我是不是应该别喝酒了,去吃醋?

所幸他们还没忘了我,第二杯酒就给我敬上了。

那个香气实在了引人,加上我今天本来就有点想喝酒的意思,拿起了喝了一口别说,这个酒香简直闻上去就能醉人,入口醇厚甘甜,还真他娘的好喝。

咽下去之后,也真觉得行气顺畅,格外舒服。

确实是好玩意儿。

我还在这里回味呢,那些黑先生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给陆茴送上了贺喜的礼物,有南海的砗磲手链,西山的金沙紫檀珠,还有好些我不认识的东西,琳琅满目,一看就值钱,这感觉跟进了博物馆似得拍卖行恐怕都没见过这么多好东西。

陆茴出身富贵,对这些东西按理说一概是看不太上眼的,可无奈何这些东西确实是璀璨动人,连她也看花了眼。

趁着这个机会,我偷偷就离了席“我兄弟”那,就算把郭洋支去了,我也还真不太放心。

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挂着三脚鸟的房间,眼瞅着郭洋跟蒋绍好端端的守着,我才放下了心。

郭洋一看见我,立马问道:“怎么样,你把陆茴给打发了没有?”

“快别提了,”真的,你一跟我提“陆茴”这俩字,我就脑仁疼。

而芜菁听了这个名字,秋水似得大眼睛也扫了过来。

“看她那意思,像是没那么容易走啊,”郭洋一副很懂女人的样子:“哎你说她眼睛也挺好看的,咋就高度近视加散光,爱你爱的那么痴迷啊?”

“滚蛋。”我瞪了他一眼,眼睛虽然忍不住看向了芜菁,可表面装作若无其事:“那个死王八蛋没捣乱吧?”

郭洋连忙说道:“没有没有,你走了之后,一直挺老实的,我办事儿,你放心。”

“那就好……”

我话还没说完,郭洋冲着我一靠近,就闻到了我身上的酒味:“不对,你喝酒了?”

“猴子酒。”

“你说什么?”郭洋一听就跳了脚:“那种奇珍异宝,你自己藏着掖着偷喝?还有吗还有吗?”

“有有有,”我摆摆手:“你跟蒋绍大哥快去喝,晚了就没了。”

“还算你有点良心。”郭洋乐颠颠的拉着蒋绍就走了:“咱们运气真不错,我早就听我爷爷说,这猴子酒啊……”

眼瞅着这里就剩下我们三个了,我扯了扯嘴角:“咱们是不是……”

“李千树!”忽然陆茴的声音怒不可遏的响了起来:“我说你怎么逃席了,还以为你喝多了不舒服,追上来看看,闹半天,这里还金屋藏娇一个美人呢?”

陆茴没见过芜菁。

卧槽,你咋给来了?

我刚想说话,没成想门一动,又来了一个人,定睛一看,是雷婷婷不知道从哪儿回来,也也进来了,表情像是非常疲倦,抬眼一看,看见了芜菁和陆茴,顿时也愣了愣。

她一直知道芜菁的存在,但是她不认识陆茴。

你娘,一股不祥的预感升上心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下算是唱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