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一台戏/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芜菁呢,她是知道雷婷婷的,还说雷婷婷照顾我,她很放心,而对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侄女芜菁,大概倒是没见过面我觉得“我兄弟”不见得会引荐。

“我兄弟”一抬头看到了陆茴,像是有了几分希望,我知道他鸡贼,第一个反应就是先把“我兄弟”的嘴给封住了,接着一脚把他踹到了大柜子后头。

一脚之下,我自己的左肋也“突”的疼了一下,但还是强忍着,先动身站在柜子缝隙前面,把他给挡严实了,这要是真让陆茴看见了身后的“我兄弟”,那骗婚的事情可就兜不住了。

他入赘到了陆家,好些事情一说一个准,我可不能被他在陆茴面前反咬一口。

幸亏陆茴的视线全被芜菁和雷婷婷给吸引住了,一张俏脸登时就给涨红了,盯着雷婷婷和芜菁,拿出了一股子正室范儿,横刀立马的就问:“你们俩都谁啊?”

说着就要瞪我:“李千树,这就是小二小三的?好哇,在欢迎我的酒席上,你都按捺不住要来看他们,你这心挺大啊!”

“没有没有,”我一阵脑袋疼:“你先别激动,我跟她们……”

但是我再一想,我跟她们俩啥关系,跟你也解释不着啊!

雷婷婷平时特别识大体,一般不会跟人起什么冲突,可一看陆茴这个劲头,眉头不禁也皱上了,转脸就看我:“千树,我认得一个是之前的妻子,这个又是谁?”

那会儿我刚要动五鬼运财,把“我兄弟”给运到别处去,可心里不踏实……这死王八蛋奸诈惯了,离开视线实在不放心,遇上了其他的黑先生,再冒充我把他给放了就坏了。

我这还寻思着呢,雷婷婷这一句话出口,陆茴显然已经很不开心了,以为“之前”说的是她,瞪着眼就对雷婷婷说道:“什么之前的妻子……我现在也是!你算老几啊,让我当大姐的来教育教育你!”

你娘,满屋子你最小,你凭啥就当上大姐了?

雷婷婷对这个从天而降,嘴不饶人的陆茴显然也有点反感:“你跟千树什么时候认识的?”

“用得着跟你说?”陆茴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们结婚证都领了,比你早!”

啥?结婚证?

雷婷婷显然也怔住了,抬头就看着我:“千树,她说的是真的吗?这才几天不见,你们就……”

“行啊,李千树,你长本事了!”陆茴一开始就怀疑,听了雷婷婷这话,更是火冒三丈,举起手来就要打我一耳光,却被雷婷婷眼疾手快的给拦住了,厉声说道:“你凭什么打他?”

“笑话,”陆茴冷笑一声:“我的男人我不打,难道让你打?”

雷婷婷一咬牙,盯着我:“千树,她说的是真的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陆茴抬手奔着雷婷婷就给招呼过去了:“好你个小三,敢在我面前护着他,还想给我撒狗粮是怎么着?不打他,我该打你!”

雷婷婷身手比陆茴好得多,一侧头就把陆茴那一下子给避过去了:“千树怎么可能喜欢你这种胡搅蛮缠的人?我看你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我一直跟千树在一起,怎么不知道他能跟人领证结婚?”

陆茴一瞪眼:“你是我老公什么人,竟然说什么跟他在一起,你倒是告诉告诉我,你跟他什么时候认识的,认识多长时间了?”

“我跟你说不着!”雷婷婷声音一厉,挡住了陆茴的手:“我告诉你,看在千树的面子上我不拿你怎么着,要是你再这么没轻没重的,我就不客气了!”

“好哇!”陆茴不怒反笑:“我倒是要看看,你跟我能怎么个不客气法!”

说着,抬手弯起了指头,奔着雷婷婷脸上就抓:“你是不是觉得你长得一副狐狸精样,我老公就非得看上你不可?我今天就帮你整治整治。”

被说,雷婷婷长得确实特别妩媚,虽然她性格不算妩媚。

“我说陆茴,你给我停手,别打了!”我简直有心上去拦,可“我兄弟”在我身后,一动就有可能从柜子后面作妖,为了不暴露出他来,我心里再火急火燎,身体也只能风雨不动安如山:“你听见没有!”

“你让我停手?”陆茴一听这话明显是偏帮雷婷婷的,气的火冒三丈,就七窍生烟了:“好你个渣男,你帮着外人,对付你媳妇?我今天偏偏就是不停手,拾掇完了她,再拾掇你!”

而雷婷婷一听这话,显然倒是非常受用,知道我朝她说话,不禁更有底气了:“你听见没有?千树都让你停手了,你怎么还是没完没了的?再不停下,我今天就拾掇拾掇你!”

说着,雷婷婷还忍不住添上了一句:“你说你是千树的媳妇,我在太清堂这么久,白天黑夜都没分开过,怎么连提都没听他提起过你?”

我的天,白天黑夜……没错,我们是一起在那个铺子里住,可你这会儿说“白天黑夜”,叫谁谁不误会啊!

“太清堂?”陆茴一听这个,非但没有停手,反而更发狠了:“太清堂本来就是我买给他的,这会儿成了金屋藏娇的地方了?好哇……我说怎么他老是说忙,一直不回家,还老往外走,”

“你说是你买的,那我怎么一次都没在太清堂看见你?”雷婷婷冷哼了一声:“当心牛皮吹破了,没地方补。”

“你,”陆茴跟小梁吵架,算是屡战屡胜,可那也是因为小梁平时就是乖乖女,很少跟人起冲突,雷婷婷不一样,见过多少世面,跑过多少江湖,说话条理清晰有理有据,陆茴都被堵的没话说,索性骂也不骂了,一门心思就是打,外带吃醋吃的厉害,一脚狠厉的冲着雷婷婷肚子就踹过去了。

这一下要踢上可就坏了,我的心当时就给提起来了,但是雷婷婷连行尸都游刃有余,更别说一个区区的陆茴了,仔细一看,也能看出来,雷婷婷其实看在了我的面子上,一招一式已经都留了几分情面。

“你这个狐狸精……”陆茴也不傻,看出来了自己跟人家的差距,又气又羞又无能为力,知道自己这点拳脚是班门弄斧,也不甘心放弃:“你有本事出真功夫,藏着掖着干什么!”

雷婷婷冷笑一声:“行啊,那我就如你所愿!”

说着,一手绕过了陆茴的胳膊,直接把她给压了个动弹不得。

陆茴大声的就哭了起来虽然是干打雷不下雨,显然是五岁小孩儿似得存心闹:“李千树,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惯着外人打你老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心说这都是你自找的好么!

可陆茴一直对我那么好,她那样,我心里忍不住也是心疼,就跟雷婷婷赔笑:“你看,她就是小姐脾气惯了,不懂事,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雷婷婷冷笑了一声:“是啊,她是小姐脾气惯了,那我没有小姐脾气,就活该让着她,任凭她闹?没有小姐脾气就欠她的了?”

我还真没见过雷婷婷这么咄咄逼人。

“你听见没有!李千树这么说话,就是因为他心疼老婆,你妈没教给过你,男人对你们这些外面的女人,那都是逢场作戏,外面原配才是……哎呦……”雷婷婷实在听不下去,手上稍微多用了点力气,陆茴忍不住的惨叫了一声:“李千树,你二奶要把正室的胳膊弄断了,你管不管!”

“什么二奶!”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你说话放尊重点,她才不是我二奶!”

“我当然不是什么二奶,我就是一直在他身边陪着而已,你问问,千树的哪个客人朋友,不认识我?”雷婷婷也知道占上风,说话越发的硬气了:“可他们都认识你吗?”

“他们马上就认识我了!”陆茴一听这个,立刻说道:“你不知道,大厅的那个酒会,就是欢迎我的,一进门,谁不喊我一声魁首夫人?你……你哪儿来的?”

“你们还是别打了,”连芜菁都忍不住了:“千树也会为难的。”

真要是有个正室,芜菁才是我的正室虽然人家辞职不干了。

“死人?”陆茴虽然二把刀,也明显看出芜菁的来历了,好歹也是业内人士,能不知道活尸和活人的区别吗?这会又反应过来了:“对了,刚才光顾着狐狸精,还没来的及问这个,这个又是什么人?好哇李千树,你荤素不忌,人鬼通吃,我也真是小看你了,你,你是个人还是个泰迪啊!看见什么对什么发情!”

这么一会儿我从萨摩耶变泰迪了。

“这个,才是千树的真正原配,”虽然雷婷婷不大愿意承认,但还是说道:“她叫芜菁,没错吧。”

上次雷婷婷就说过,芜菁真的特别漂亮。

芜菁点了点头:“这一阵子,千树多亏你照顾了。”

雷婷婷一愣:“你知道我?”

芜菁微微一笑,特别好看,简直一笑倾城。

但那个笑容,显然带了几分苦涩:“我正是因为知道你。”

“芜菁。”我忍不住问道:“正是因为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芜菁摇摇头,看着雷婷婷的目光特别真挚:“谢谢你,以后,千树也托付你……”

雷婷婷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偷眼看了我一下:“这个,还得看千树的意思。”

“你们俩在说什么,当我死了?”陆茴一听这个差点炸了毛:“我可告诉你们……”

说到了这里,她一眨眼,显然也想起来了芜菁这个名字。

芜菁做地娘娘的事情,她身为陆家人能不知道吗?

这会儿她一双眼睛盯到了芜菁身上,满脸难以置信:“我的那个……姑姑?”

“姑姑?”芜菁垂下了眼眸,盯着陆茴也有点意外:“你是,陆茴?”

雷婷婷眨眨眼,这才反应过来她们两个竟然是认识的,这才把手给松开:“你们……”

陆茴一下就愣了,站起身来,上来就要拉我:“她,她真的是……”

“真的真的!”我生怕身后的“我兄弟”被发现了:“你看你们长得,多像!”

“可我没有她好看……”陆茴一辈子争强好胜,还真没服过谁,但现在也被芜菁给镇住了。

她跟我说过,她们陆家,亏欠芜菁。

“你都这么大了,”芜菁显然也有点激动,可她似乎立刻就想起来了自己是个死人的身份,神色有些黯然:“真好,真好。”

眼瞅着三个女人面面相觑,接着不约而同,又全把视线投到了我脸上。

我心里很慌。

而陆茴一把抓住我:“李千树,我姑姑重新出来的事情,你怎么……”

她这么一抓,我身体条件反射的就往后退,她也看出来我鬼鬼祟祟的,像是藏着什么事儿,立刻就警惕了起来:“你挡什么呢?”

“我没挡什么,你误会了……”

“胡说八道,李千树,你张嘴我就看得到嗓子眼儿,撒谎能瞒得过我?”陆茴一把就要将我给扯开了:“你可别告诉我,后头还藏着一个女人!”

卧槽,我赶忙把陆茴给推回去了:“那怎么可能,我就是没地方站了,在这里站一下……”

可话还没说完,陆茴抬手就挣扎:“你给我让开,你身边的,我今天全要认识遍了……”

而这个时候,“我兄弟”也是锲而不舍,真从柜子里面给挣扎出来了,一张脸对上了陆茴,显然是要求救的意思。

陆茴一下就愣了,先揉了揉眼睛,有点难以置信:“我是不是,眼花了……”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当”的一声,陆茴整个人就给软下来了,直接躺在了我怀里,我一愣,开始以为她经受不了这个刺激给晕过去了,但是再一寻思,她心那么大,不能吧?

抬头一看,原来是陆恒川前来救场了。

那个死鱼眼直接跟我翻了个白眼:“连几个女人都对付不了,你当什么魁首,你当猴头菇吧。”

猴头菇是什么鬼?你他妈的知道你妹妹有多难对付吗?你行你上!

“先把她给带回去,就跟她说刚才是喝多了,”陆恒川熟练的把陆茴给扛在肩膀上:“你兄弟的事情,你好好想想怎么解决吧。”

我还能怎么解决,我恨不得抽他一顿。

现在陆茴被陆恒川带走了,我在这里,芜菁也没法救他,“我兄弟”脸上一抹失望,恨恨的盯着我。

芜菁看着“我兄弟”,神色也有几分歉疚。

他妈的,要不是不想再当瞎子,我恨不得戳了他的眼。

“你把“你兄弟”给抓来了?”雷婷婷这会儿也过来了:“总算逮到了一个祸害。”

我点了点头,心说他要是不肯说,那就继续熬着,我非得把消息从他口里给熬出来不可。

这会儿蒋绍过来了,喝猴子酒喝的红光满面的,连声说酒会上没了我,其他的黑先生都挺失望的,让我要是没别的事儿就回去吧,这里他来看着。

“这倒是,你才刚当上魁首,现在正应该笼络人心。”雷婷婷立刻说道:“我陪你去。”

我点了点头,接着就问:“对了,你之前上哪儿去了?”

雷婷婷脸一红:“没什么,就是觉得我爸爸的事情对我打击太大了,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所以……”

我明白,喜欢的人成了杀父仇人,谁能受得了?

“但是我听说你出事了,立刻就赶回来了,幸亏你还好好的,”雷婷婷抿了抿嘴:“既然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我出事儿?”我一愣:“我能出什么事儿?”

“我是在外面听说的,说是新任魁首就是神秘大老板,倒卖功德的事情给地府给查出来,要严惩呢,所以我就赶回来了,”雷婷婷笑了笑:“结果竟然是谣传,真是太好了。”

我心头一暖,出了这种事,她还是第一个赶回来,对我确实是真的好。

只是这个“小道消息”,可不见得人人知道,是谁传出来的?

“不过你这一阵子肯定也很累了,还是休息休息吧。”雷婷婷拉着我:“去跟他们热闹热闹。”

我答应了下来,回头看了芜菁一眼,芜菁虽然一直在凝望着我,但一撞上了我的视线,又把眼光给移到了别处去了。

“魁首,你放心,这位……”蒋绍想不出拿什么名号来称呼芜菁,脸色有点尴尬,就略过去了:“我也会好好看守的。”

我跟蒋绍道了谢,雷婷婷拉着我就上酒会上去了。

结果一进了酒会,架不住众人劝酒,猴子酒又实在是没尝过的香甜,喝了几杯,我也晕头涨脑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

只是迷迷糊糊的时候,觉得又热又燥,浑身不舒服,只好来回翻身,伸手解衬衫的扣子,可正在这个时候,觉得有个人上了我的床,一双手帮我轻柔的解开了扣子,接着,一个柔软的身体,就躺在了我怀里。

一股子香气悠然传到了鼻端,特别好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