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不速客/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床是专门给魁首睡的,又大又柔软,一个人睡特别空,两个倒是正好,虽然神志不是很清楚,但是个男人就知道,受了这种刺激,这个身体,你怎么也得抱啊!

睁开眼想看清楚来的是谁,可嘴一下被一个软软甜甜的唇舌堵住了,因为醉意太重,我的感觉迟钝了许多,平时对触觉,嗅觉的那种灵敏也都没了,只觉得心头一阵乱跳,忍不住也就回应了起来。

这个感觉像是一场梦,做完不用负责任的那种。

这事儿确实不太有经验,但好歹我也算有常识,那就是男的得主动,于是借着酒劲儿我翻过身就把那人压身下了,触手碰到了那人的皮肤,像是缎子一样,特别光滑,那人被我一碰,微微战栗了起来。

像是很紧张。

我一下就想起了第一次跟芜菁有关的那个春梦。

这个人也丰盈又柔软,身材一定特别好。

想抬起头,看看身下到底是谁,可那个人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死死的贴在我身上,从我的嘴亲到我的喉结,从没经受过的刺激,让我根本看不到她的脸。

特别香,但分不出是个什么香,我越来越热,该有的反应也早就有了,正在最后关头,我听到她压低了声音说:“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这声音是谁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了,眼前是数不清的金星,四处乱窜,像是催我赶紧干点该干的事情。

啥叫神志不清,我想我现在就有点神志不清。

“咣”。

没成想正在这个时候,耳边忽然炸起了一道巨响,接着就是稀里哗啦,一阵玻璃碴子落地的声音,我愣了个神才反应过来,有人把窗户给砸了。

酒瞬间就醒了一半,而身下的人也敏捷,一把就用被子将自己给盖了个严实。

没能排解出去的焦躁转化成了怒意一下冲了上来,是特么谁,坏了老子的美梦?

刚抬起头,一阵破风声冲着我就过来了,我条件反射就以一种非常敏捷的姿势给闪避了过去,同时伸手就把不离身的鲁班尺给抽出来了,鲁班尺“锵”的一声响,我听到自己声音沉稳又威严:“谁?”

对方没回话,隔着床幔子,一个破风声呼的就响了起来像是他抡了一个什么武器奔着我砸。

这个力道几乎让我的酒完全醒了,那个力道来的特别大,粗略估计能打破了木头门,如果我是个普通人,在意乱神迷的时候遇上了这种突然袭击,我这脑袋大概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他妈的,谁给这个大床装了床幔子?

我一弯身子把这个力道给让过去,鲁班尺寒光一闪,就把那个大床幔子拦腰给截断了,一股子初秋特有的冷空气吹进来,我看见床头站着一个人。

因为这里本来就很暗,加上他是逆着光的,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人手头一转,手上的东西趁着我还没起身,对着我就招呼了过来。

我一下就把那个东西给架住了,那个东西跟鲁班尺一撞,先是“铮”的一声响,接着就给我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好像,跟这个武器交过手。

什么时候,在哪里交过手?

还没等我想起来,那个东西对着鲁班尺一挑,想着把鲁班尺给翻开,可他没有我力气大,这一招没能成功,反倒是被我给趁了空门,一鲁班尺对着用武器的那个人就过去了。

那个人见事不好,敏捷的就往后退了一步,这个时候他下盘肯定不稳,我趁机扫了过去,那个人一个踉跄,就要往门上撞。

但他显然训练有素,飞快的用那个武器支撑住了自己的平衡,同时借着那个力道,转身对着我就攻过来了。

这么没完没了的打,可实在是有点烦,一股子不耐烦带着狠劲儿上来,我也没手软,鲁班尺横着一扫,就把那个人手里的东西“铿”的一声斩断了,杀气这么一露,下手也狠,外带鲁班尺锋芒毕露,一股子血腥气猛地就透了出来。

我把他肚子给划破了。

那人受了伤,应该不轻,但还是勉强支撑着退到了后头,还打算继续往前,一举手,却发现手里的东西都给断了,整个人禁不住也愣在了当场。

不用看也知道,他的那个表情,一定是:“天要亡我”。跟慕容复似得。

“小白啊,”我收起了鲁班尺,淡定的说道:“你明明知道自己打不过我,怎么还这么一意孤行呢?我用龙皮太岁救你,可不是指望你恩将仇报的。”

“你……”那人一愣:“你怎么知道是我?”

果然是小白的声音。

这不是很简单吗?

这个地方是哪里?是三鬼门!

外人根本不可能进来,全都是我的人,黑先生们的本事一个比一个深藏不露,我就不信真有外人有本事能混到这里来刺杀我。

所以,肯定是自己人。

而三鬼门内我凭着自己的本事,让所有的黑先生都对我敬畏有加,每一个都不跟当初跟着银牙的时候面服心不服,我是带着三脚鸟的正主,名正言顺,真要是有自己人要造反,肯定是得跟我有仇,不然干啥冒这么大的险?

跟我有旧仇的,也就只有雷婷婷的相好,银牙的乖徒弟,被我救了的那个小白了。

我今天在酒会上就留意了,每个黑先生都来了,只有他不在,问了一嘴,黑先生们也说小白以前就独来独往的,跟谁都没交情,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再说刚才他那个武器,我确实是想起来了,在城隍庙的时候交过手,是阴沉木化石。

以前跟小白也打过几次,小白平时根本不屑把阴沉木化石拿出来,一直乐意赤手空拳来显本事,这会儿能把这个武器给带来,那非得是他认为对方难对付,也动了杀心。

他那么心高气傲的,能看的起的,也就是区区在下了。

“你伤了娇娇的仇我还没报,你又害了我师父……”小白的声音阴狠又狂躁,还带着无能为力的压抑:“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救了我,我但凡有一口气,就要你死!”

“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说道:“你为什么对银牙这么好,银牙都死了,还给他报仇?”

“都说你李千树谋略过人,神机妙算,我看你就是个蠢猪!”小白因为太激动,嗓音都跟旧锣一样发出了刺耳的破声:“师父救了我一条命,把我养大成人,但凡是个人,就得知恩图报,救命恩人死了,我当然要给他报仇!”

“那不就得了,”我淡定的说道:“所以,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给上一个救命恩人报仇,却要杀现在的救命恩人,你什么逻辑?农夫与蛇,恩将仇报?”

一听我这话,小白顿时给愣了,张了张嘴想反驳我,可他脑容量太小,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拿什么话来反驳。

“对待救命恩人,你应该一视同仁才对啊!”我继续循循善诱:“你给上一个救命恩人卖命,也应该给现在的救命恩人卖命,这样才公平,都是救命恩人,难道你还得分个三六九等?说不通嘛。”

“可是,可是……”小白一下给急眼了:“这不一样,师父他,师父他对我,跟你对我,绝对不一样!”

“可我们也有共同点,就是都救了你的命,也都是三鬼门说了算的。”我说道:“你既然送上门来了,那我就给你个机会,从此以后,咱们俩的恩怨一笔勾销,你继续帮我做事,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