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保护费/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问他:“何人装逼?这么辣眼。”

陆恒川告诉我,说这个人是东派的,以前是胖先生的手下。

胖先生为人低调,他们东派也一直低调,不过身手都很厉害,南派跟东派“接壤”的地方,时常会有点地盘之争的小摩擦什么的,但东派风气特别彪悍,南派偏软弱,一般都是被东派实力吊打。

而这个人叫周飞,本来是胖先生的一员虎将,是个武先生,脾气很暴躁,传说有一次他去个农村,给人驱邪,那家人是祖孙两个相依为命,被邪物磨的大人哭小孩儿叫,快过不下去了,按理说我们正道上的先生,看见这种事不管给不给钱,都利用身上本事应该帮一把,算积一个善因善果。

可当时周飞给人驱邪完了之后,发现没钱可拿,就非得让那家孙女,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陪他不可。

这事儿那当爷爷的咋可能答应,周飞就恼了,说他知恩不图报,一张手倒是把那个爷爷推在了碾子上。

老人撞破了脑壳,当场就死了,小孙女有没有遭毒手就没人知道了,因为不长时间以后,小孙女也死了跳了井。

行善积德是我们行内的第一个规矩,他触犯了不说,还害了两条人命,这事儿成了业界丑闻,搞得人尽皆知,东派的名声再响亮,也容不下这种人做先生的干这种事儿,你不是跟土匪没啥区别了。

所以他本事再大,胖先生也没法留他,把他给驱逐出去了。

当时他走的不甘心,说自己索求报酬,有什么错?谁学一身本事是白干的,跟胖先生叫板,说胖先生愚蠢,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胖先生平时不爱说话,但一有什么事儿,直接就动手,当场把他一推,就给推穿了一堵墙。

他知道自己不是胖先生的对手,处于不甘心,还甩手把东派门口的一对石狮子给扔上了东派上头的房顶上那货两千多斤,他跟扔橘子似得。

这事儿之后,他名声大振,按说他的本事,上哪儿都得有个一席之地,可南派被他欺负怕了,哪儿敢容他这个大佛,北派仁义厚德,不收恶人,西派吧,本来还给了他个机会,谁知道他去了看见当时还没老的杜海棠,自己作死,上去就调戏,被西派给拾掇了一顿,也轰出来了,

这几个门派的闭门羹吃了一个遍,他也没地方去了,只好打了单帮。

而他打单帮也净干点恶事,时常讹人,做得都是一锤子买卖,有人劝他加入阴面先生,一起伤天害理算了,谁知道他倒是看不起阴面先生,一直高不成低不就,就混迹在一些臭鱼烂虾里面,倒是也怡然自得。

所以谈起他周飞来,就是声名狼藉,力气大,好色,认钱不认人。

难怪看见女柜员露出这么个急色相呢。

而秃头主管也跟我说,他坏事多得多,功德早就透支了,是个上了黑名单的,这里之前名声在外,他以前惧怕大老板,没敢怎么在这里闹过,可现在一听大老板不在了,立马就上这里来索要免费功德,美其名曰,说叫保护费。

意思就是你们大老板不在,我来保护你们啊!就跟以往有大老板的名头,没人敢惹你们银庄一样,现如今靠着我周飞的名头,也不会有人敢阻碍你做买卖。

这对秃头主管来说,倒不是心疼那点功德,只是这事儿绝对不能开先河,一旦你第恶人服了软,那以后会有更多的恶人前来讹诈,就好像一只狮子,会被一百条食人鱼咬死一样。

而银庄不给功德,他就领着自己的狐朋狗友来大闹,把银庄祸害的不像样子,因为都是一些要钱不要命的,所以银庄这边倾巢出动,也没能拦住他们在这耍赖。

银庄成了烂摊子,不知道多少心存嫉妒的人要幸灾乐祸,还有人想着沾点便宜,跟吃大户斗地主差不多。

主管垂头丧气的说,这个人力气实在太大了,扎手,请我一定想想法子,拿他杀鸡儆猴,给银庄重新立立威。

他力气大?他是没遇见马三斗。

“哎,”这会儿那大汉看见了雷婷婷,两眼一亮,就把女柜员撒开了:“这个姑娘不错,胸大腰细葫芦身材,皮肤还好,真是极品啊!”

说着一双贼眼就看我:“还是这个新来的卖屁……不,新来的大老板识时务,带着这么标志的女人,是来给我交保护费,招待招待我的?好说,只要让她陪着我,我包管拿着你们银庄,当自己家的对待!”

郭洋一直暗恋雷婷婷,一听这话脑门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挺身而出就瞪向了那个周飞:“我说你撒野也不看看地方,魁首李千树的地盘也敢装逼,你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一听“魁首李千树”这几个字,周飞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一下,他身后的那些虾兵蟹将也显然都被吓住了,有人低声说道:“是北派以前那个二先生,解过九龙缠珠局的那个?”

“是听说后来跟北派闹翻,给黑先生当魁首了,能领黑先生的,肯定是个硬手,哥,咱……咱怎么办?”

“对,哥,你看,他的三眼疤烟袋锅子,是金镶玉的,这个东西,多少年没在江湖上出现过了。”

周飞眯起眼睛,半信半疑的打量了打量我:“他就是那个李千树?不像啊!”

接着,他厚重的手掌在柜台上一拍:“你们该不会是怂包了,找了个小白脸子来冒充大头吧?”

这一拍之下,那坚硬的水曲柳柜台面“咯”的一声闷响,跟哥窑瓷器一样,瞬间就满是裂纹,却并没有应声而碎这个劲儿控制的很漂亮,比直接拍碎的威力更大,他周围的人一片叫好。

显然,他是要给自己立个声势。

听着那些拍马屁说什么巨灵神下凡的,他也禁不住洋洋得意,撩起厚眼皮:“就他那麻杆样儿,能有多大力气,还魁首?找也不下本找个像的!今天我还告诉你们,你们敢死,我就敢埋,真是魁首,放马过来,让我见识见识,要是不敢……”

他淫笑一声盯着雷婷婷:“就让那个美女,立马招待我!”

陆恒川倒是微微一笑:“看来今天,他倒霉可就倒霉在不会相面上了。”

雷婷婷一听这话倒是给笑了:“既然你点名了,那我就只好献丑了。”

说着,对着那个周飞就走过去了。

郭洋这会儿很想在美女面前显身手,立刻大义凛然的拉住了雷婷婷:“怎么能脏了你的手,让我来!”

接着,暗暗就想用阴面先生的法子使小花招,可能想让周飞出丑。

可惜这里都是镇灵石,他根本喊不出小鬼,表情十分尴尬。

周飞他们笑的前俯后仰:“就那小子还想着弄鬼呢?哈哈哈哈……打算英雄救美,无奈玩儿了个狗熊救美!”

“没错,你说这帮人,不是排骨精就是豆芽菜,上上夜总会当鸭子还行,演咱们这行,不像!”

郭洋的脸红的跟火柿子差不离。

雷婷婷善解人意,假装没看出来郭洋这掉底子的事儿,接着就走过去了。

雷婷婷长得妖娆妩媚,可姿态却是凛冽正气,这种诱惑与禁欲的交织让她看上去格外诱人,周飞的眼睛都给看直了,一双毛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放,悬在半空,看意思想直接搂腰摸屁股。

我心善,忍不住给他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自古装逼怕打脸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