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干苦力/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婷婷这一过去,伸手撩了一下过肩膀的长卷发,肯定是香气弥漫,把一帮人的眼都给逗直了,但她只是把头发用个缎带给系上了,接着一手绕到了周飞身后,纤细的胳膊先缠住了周飞的脖子,接着一脚就踹向了周飞的腿弯,周飞的体重估摸也得有一百公斤上下,可轻轻松松的,就被雷婷婷给弄了一个马趴。

雷婷婷一举一动,我是看的很清楚的,可周围那些人应该都看不清,只瞧见这个美女一绕,周飞就趴下了,震天动地一声响,听得我骨头疼。

可周飞皮糙肉厚,硬是连“哎呦”也没哎呦出来,硬挺着还是爬起来了,但是脸上青筋暴露,比郭洋的脸色好看不了多少。

“你还说我呢?”郭洋一方面解了气,一方面瞅见雷婷婷的身手漂亮,就跟自己脸上也有了光似得:“你才是鼻子眼儿喝水很够呛啊!”

“好!好哇!”秃头这叫一个兴奋,差点没给跳起来,显然是没少受这个周飞的气,其他的工作人员也是一脸大快人心,尤其是刚才那个女柜员,激动地满脸通红,从座位上就站起来了,那表情跟追星族看偶像似得,就差没当场给雷婷婷鼓掌了。

虾兵蟹将们则直接给看傻了,眼瞅着周飞吃亏,却没一个敢上来搭把手的。

周飞虽然狂妄,但毕竟也走了这么长时间的江湖了,“人不可貌相”这点基本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看出雷婷婷其实很不好惹,就不动声色的起来了,对着雷婷婷还笑:“我说,你能有这个本事,也是葵花门的吧?”

雷婷婷微笑:“是葵花门的,但不跟你“也是”。”

这话可以说相当不给周飞面子了,意思是连他武先生的身份都不承认,鄙夷之情可见一斑。

周飞本想立威,结果立了个狗吃屎,估计这口气也咽不下,厚盖子眼皮下露出了一丝阴狠:“年轻,漂亮,武先生,手硬,符合这种条件的,应该没几个,你是不是叫雷婷婷?”

“女武神!”

“就手擒行尸那个?”

“真的假的!我只听说过,没见过!”

“绰号也是同行们抬爱,”雷婷婷嫣然一笑:“不敢当。”

“太谦虚了。”周飞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他应该也已经猜出来了,既然女武神是真的,“魁首”就未必是假的。

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这会儿他要是认了怂,别的不说,这点面子就没了,以后还不被人戳着脊梁骨笑话死,也别想给人当大哥了。

于他来说,事情已经骑虎难下,倒是不如拼了命搏一把真要是把现在声名大噪的魁首李千树给打败了,那就是**丝逆袭,保不齐能给自己的人生再创一下辉煌。

风险大,但是收益也大,值得冒。

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他神色跟刚才的老不正经完全不一样了,阴狠凌厉,显然是认真起来了:“这也算是个机会,来,让我老周领教领教,女武神都是怎么对付行尸的。”

就好像撞邪的人有邪力气,一般人压不住一样,行尸的劲头也是非常大的,所以业界对武先生的要求,第一个就是劲儿得大,不然是你摁行尸,还是行尸摁你?每个武先生,都得是能吊打地痞流氓的身手。

雷婷婷一向是四两拨千斤,打架动手从来没怕过,听了这话点了点头,眼神也沉下来:“我倒是没对付过东派的行尸,开开眼也好。”

在银庄这个地方,谁都没法用方术,全得靠武力值,所以周飞才觉得自己的力气特别占便宜,这么一会儿二话没说,一把抽出了刚才坐着的椅子,手一扯,跟扯烧鸡似得,就把那个椅子给扯开了,自己留下了坚硬的椅子腿,碰的一下在地上撞出了尖锐的茬口,而剩下的椅子靠背椅子面,对着雷婷婷,带着万钧之势就飞过来了。

雷婷婷身子柔软的往后一弯就给躲过去了,倒是秃头主管惨叫了一声:“我的黄花梨啊!”

黄花梨的碎片坠地破碎,木头茬子飞溅,而在木头茬子里,周飞手一转,操着椅子腿,对着雷婷婷就刺过来了。

雷婷婷避让了那个锋芒,一脚垫在了周飞的腿弯上,想把周飞给扳过去,可周飞似乎早有准备,下盘特别稳,站住了就不动如山,雷婷婷知道这条道走不通,就用了个巧劲儿,推在了周飞的腰眼上。

周飞的注意力都在下盘,本来还挺得意的,结果没成想雷婷婷另辟蹊径,还真给撞了一个踉跄。

“好!”银庄这边又是一片叫好声。

虾兵蟹将们脸都绿了。

周飞两只眼睛发红,是真的急了眼,也真是下了狠心,一定觉着一个女人都打不过,眼瞅着不能混了,也顾不上怜香惜玉,大吼了一声,对着雷婷婷就过去了,雷婷婷一脚倒是把地上的一个椅子面给挑起来了,像是想用椅子面攻周飞的软肋一般这种大力士,身体素质是非常好的,抗击打能力那么强,你打他他都不疼,所以这个时候,你非得找个他防备不了的地方。

比如耳朵,脚踝,膝盖这些地方。

可一瞅雷婷婷站的地方,我就皱了眉头,这会儿她正背对着那些虾兵蟹将。

一般俩人过招,其他人是不兴跟着当搅屎棍的,可我看的很清楚,有个很瘦小的人躲在了一个高大健壮的人后头,抬起了袖子。

这个人一定会针。

其实针也是一种古代留下的文化遗产,针灸疏通血脉,帮助行气,功效显著,但就是有的人心术不正,偏偏要把行针的法子逆着用,专扎人死穴。

轻了,断人家行气,重了,要命。

这是明面上打不过,要下阴招了。

我眼瞅着他要动袖子的时候,一脚跳起来地上块木头,从雷婷婷的肩膀穿过去,接着穿破人群,又准又狠的把那个木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面门上。

他整个人被木头给打了一个倒仰,人不由自主的就往后趟,袖子里黑漆漆的一个圆筒口就露出来了,寒光一溅,就要出来,而这会儿我两步过去,把他手腕往上一抬,不早不晚,那一簇寒光“蓬”的一下,对着他下巴就射过去了。

“啊……”一声惨叫震耳膜,我松开了手有点想捂耳朵。

而这会儿雷婷婷的木板子正砸到了周飞的耳朵上,一下就见了红。

周飞倒是先我一步捂上了耳朵,虽然他吃了亏,可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我这里来,这让他有了一种能借题发挥的感觉:“小白脸,你乘人之危,柿子捡着软的捏!”

我瞅着那射入下颌,连个尾巴也不露的针,无辜的问道:“我怎么乘人之危了?”

针上可能淬了毒,眼瞅着那伤口迅速的发了黑。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那人立刻惨叫了起来:“周飞大哥,大哥你救救我,这小子,这小子把针射我喉咙里了……”

他一边说话,嘴边一边还流淌着血沫子,看着别提多惨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动手,碍着我兄弟什么事儿?”周飞没看见我刚才身形有多快,立刻转移了阵地:“有本事,你别让女人给你冲锋陷阵,自己下来跟我过两手!为了乱人心,还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要不要脸!”

他意思是说我怕雷婷婷吃亏,故意干这事儿扰乱他的。

卧槽,这反咬一口咬的这叫一个利索,成了我下三滥了。

“那行吧,”我笑眯眯的说道:“我就光明磊落给你看看。”

话没说完,我一下提起了那个人,衣服一扒开,倒着抖了抖,他身上丁零当啷掉出来了很多小玩意儿,都是那种杀人于无形,为人不齿的,估计这人走江湖,身份是个土郎中。

“你还说我们大老板下三滥,”秃头主管是个明白人:“分明是你们人看我们这边的姑娘要赢,打算暗箭伤人的!好意思装的这么光明磊落吗!我们大老板连针都拦得住,那是我们大老板厉害!”

周飞一见人证物证具在,没得抵赖,眼珠子牛铃铛似得转了半天,忽然说道:“谁看见东西是他的了,分明是你为了栽赃,塞他身上的!”

这脑回路也是挺清奇的,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也蹲下玩儿那些东西:“原来这些东西是我的啊?那我你拿来用了……”

有一个圆筒里面装的是针,还有一个牙签罐子似得东西里,装的的黑沙子。

我把牙签罐在手上转了一圈,对着那个要用针打雷婷婷的就喷过去了。

那沙子其实特别阴狠,里面的机关劲头很足,每一粒黑沙子都会带着毒嵌入到人皮肤里,你用针挑出来,能把自己挑成莲蓬,不用针,那毒性就慢慢的在皮肤里面渗透,让你肉烂皮破滋黄水。

那人又是一声尖叫,同时冲着周飞就伸手:“大哥,救……”

这话没说完,他的脸就迅速蒙了一层黑气。

虾兵蟹将们看我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又惊又怕。

“你……”周飞眼睛快瞪裂了:“你竟然敢……”

说着,手一松,手里凳子腿的尖茬口,带起了一股子破风声,对着我就过来了。

我也没躲,伸手轻而易举的就跟接甘蔗似得,把那凳子腿稳稳当当的握住了。

大家都知道,这个周飞的力气有多大,按理说没人能接得住,就算接住了,人估计也得被那个力道给带出去。

可我手指头,都没颤一下。

虾兵蟹将们看直了眼,周飞没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的力气,比他大。

“哎呀,你发这么大脾气干什么,”我好整以暇的说道:“反正你说这些都是我的,自己玩儿自己的东西,也犯法了?”

周飞微微的往后退了一步,显然是带了惧意。

但眼瞅着他带来的那些人都用一种期待的眼光看着他,他没法子,只好梗着脖子说道:“你,你敢跟我比划比划吗?”

这声音都颤了。

大家不能怂,一怂就要命。

我冲着他就走过去了:“行啊。”

周飞眼睛里滚过了一丝决绝,看来是想着破釜沉舟了,接着一拳头冲着我脸就招呼过来了。

从破风声的速度就能听出来,这个力道打破一堵墙都没问题,我一侧头,风声在我耳边擦了过去,接着手一抬,趁着他的手还没缩回去,直接抓住了手腕,往后一抻,过肩膀就甩出去了。

又高又壮的一个人,跟个麻袋似得。

但这对他来说简直是隔靴搔痒,根本打不出什么伤害值,眼瞅着又锲而不舍的爬了起来像是猜测我也就这么点本事,而他耐打,累也累死我,于是采取了肉盾战术,整个人奔着我就扑过来了。

我要是打他,确实费力气,能借力打力的话就是最好不过的了,于是我这次没让,跟刚才的雷婷婷一样,一脚踹向了他的下盘。

他对下盘是十分自信的,眼瞅着我踹过来也不躲,嘴角甚至还露出点嘲弄来,似乎说我不过如此嘛。

可我又不是雷婷婷。

我是魁首啊。

“卡啦”一声响,骨头像是粉碎性骨折了,他一脸的难以置信,眼瞅着自己庞大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倒了下来,“乓”,又是一声巨响。

他躺在地上,像是一条上了案板的大鳜鱼。

“大哥!”虾兵蟹将们有想着上前扶他的,也有想着跟刚才那个玩儿针的一样,对着我下黑手的,可是刚才玩针的才吃了黑沙子,杀鸡儆猴,他们不敢了。

我蹲下身子对着他笑:“再来。”

“不来了……”刚才那一下摔的可不轻,因为本来打算对着我的力道加到了自己身上,再皮糙肉厚,也得摔出内伤,嘴角也淌出了血沫子:“你……你真的是那个魁首,那个李千树……”

“我早就跟你说了,是你不信。”我摇摇头:“现在,你跟我这个当老板的讲讲,你这保护费,要收多少?”

“您……”他再不甘心,也只能费力的扯出了一个笑容来:“您开玩笑,我,我就是随口一说,您可别,别当真……”

“那就好。”我刚要站起来,可他趁着我蹲在地上,一手冲着我的裆就下来了。

看意思,要往爆里捏我,这一招叫猴子偷桃,跟石灰粉撒眼,撩阴腿似得,爱面子的绝对不用,他还真是给逼急了。

而我手一翻,刚才那个牙签罐也没扔,黑沙子“蓬”的一下,就撒到了他的手上。

他的手顿时跟被烫了一样,猛地就给缩了回去,伴着一声惨叫:“打架用暗器,你要不要脸!”

“我早就想看看,是你皮厚,还是这沙子锐利了,”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是沙子好。而打架嘛,”

我和善的笑了笑:“要什么脸啊。”

“你不是真本事……你不是真本事……”周飞不服,还在叫嚷,但是黑气笼罩下来,声音顿时就给微弱了。

“你看,你们大哥也给扑街了,”我回头对那些虾兵蟹将露出了个人畜无害的纯良笑容:“你们还有谁想要商量保护费的价格,来跟我商量吧。”

没有一个是敢吱声的。

有一个脑筋可能比较活络,上来就踹了周飞一脚:“都怪这个没脑子的,非他娘的要带着我们来敲诈,这下好了吧,我们也是怕他,根本不敢反抗,被他抓壮丁似得给抓来了,还是您大老板英明神武,这周飞人贱自有天收,那是活该!”

“对对对,”那些虾兵蟹将们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纷纷附和道:“我们是被迫的啊!大老板您确实厉害,这是为民除害,我们服,我们都服您!”

接着,一个个都对着周飞吐唾沫。

在这狡赖,老子跟人狡赖的时候,你还垫着纸尿裤呢。

可我看穿也没说穿,和蔼的说道:“这也没什么,你们不跟我谈价格,那我就跟你们谈谈吧,你们看着银庄里跟过了台风似得,损失也不小,谁打的谁砸的,你们心里也都有数,这些东西的赔偿,谁跟我谈?”

他们全都露出缺氧的绝望表情:“这……”

这里的东西动辄价值千金,看他们这条件,卖肾卖血赔不起。

“大老板,您大人有大量,我们,我们就是跟着起哄架秧子的,哪儿成想给您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啊!”他们跪下来可磕头如捣蒜:“大老板您就绕了我们吧,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赔不起啊!”

“也行。”我说道:“人情债,你们就肉偿吧。”

他们一听这个,面面相觑:“咋,咋个肉偿法?”

“给我留在银庄做工,”我答道:“卖力抵债,赔不清楚这些东西,一辈子也别想走想走可以,你们身上的零件,可以留下一点,我没别的爱好,就爱看点红的。”

“我们愿意我们愿意!”他们赶紧说道:“谢大老板再造之恩!给我们个吃饭的地方!”

“真是一举两得,”秃头总管高兴坏了:“一方面镇住他们,一方面,咱们银庄有这帮狠的坐镇,更安全了!”

我接着就问那些闹事儿的:“你们倒是跟我说说,我们这的大老板消失的事情,是从哪里听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