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在骗她/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也不知道啊,就是大家都这么传,我们也就相信了,”那个伶俐点的立刻说道:“不过大老板你容我想想,我们去问问周围这些人,一定把谣言的源头给查出来。”

这也好,这事儿既然不是空穴来风,就肯定有个源头,保不齐,源头就是逃走的大先生,要给我找点事儿干干。

我寻思了寻思,就答应下来,把剩下的事情都交给秃头主管,自己大摇大摆的就要往里走。

秃头主管可算得上是鸟枪换炮,这叫一个扬眉吐气,指着他们就呵斥了起来,让他们赶紧上岗,把大厅给收拾起来。

他们本来都是东窜西跳惯了,哪儿被人给管束过,这下子也终于野马上缰绳,老实下来了。

郭洋一看,也忘了刚才丢的人,立马也跟着吆三喝四的,同时拉住我一个劲儿的捅我,示意他也想着当当领导,我说那行,这里的事情你跟着秃头管吧。

这把郭洋给激动的,更来劲了,不撒手的非要让我观摩观摩他的领导艺术。

我没搭理他,直接往大老板先前的那个办公室去了。

办公室还是跟上次来的时候一样,虽然是华丽,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线索,我瞅着门口的木料,想起被干爹折断的那一根,不由也是一阵心疼。

有了鲁班尺之后雷击木也不怎么用了,但雷击木陪了我那么久,也是很有纪念意义的,想想就觉得可惜。

“大老板,这里是咱们的账!”秃头主管可能处理完了前厅的事情,捧了一大把册子过来了:“您看看,这是您不在的时候没处理的那些。”

我接过来一看,倒是真发现了不少眼熟的名字,而这些名字,单纯拿着这个账目,用得着他们的时候,也能要挟要挟,真是个无形的财富。

而账面上的数额,也确实让人吓一跳,难怪这里能用得起这么多的好东西。

不过,大先生搞这个,真是为了钱?要这么多钱干啥使啊?

我就问秃头主管:“以前,都是怎么跟大老板接触?”

“这……”秃头主管的眼神虽然流露了一点“您不是心知肚明吗”,却没敢说出来,恭恭敬敬的答道:“都是把账目送到办公室,然后等着您进来看的。”

所以,大先生当时明面上是消失在了这个银庄里,搞得我们还以为他被人给抓了,其实呢,这本来就是他自己的地盘。

我又问:“这个银庄创立了多长时间了?”

短时间,不可能有这种规模。

果然,秃头主管说道:“这都是家族传承下来的,我祖上,都给银庄效劳,茶馆和拍卖行也是。”

这么说,这几个地方怎么也得好几百年了?

可大先生才多大岁数,看来不是他创立的,而是他从谁那里继承下来的。

“你们祖上,以前也没人见过大老板?”

“大老板不露面,是咱们几个买卖的规矩,毕竟有一部分是见不得光的,大老板不想出头,也是情理之中,”秃头主管恭敬的说道:“没必要担多余的风险嘛,有事我们来处理就行了,这次要不是真遇上了麻烦,我们也不乐意大老板真的出来。”

这可就奇怪了,那这些庞大的财产到底哪里来的,难不成,还是每一个历届大老板都跟我一样,莫名其妙得到的?

而之前那个仓库里面,也装着好些平时看不到的东西,以前因为跟阴间的关系,这里甚至还能给人换心,换手,简直本事通天。

好比有人愚蠢,一颗心不通窍,而这本来是命数,可是到了银庄这里,就可以花大价钱,换一个玲珑心。

而有的人手笨,也可以在这里更换一个灵巧的手,继承这个手带着的技能。

这里,能改变命运。

不过因为功德的事情被阴间追查,贩卖完了硕果仅存的这些,这一类生意就做不了了。

确实,这些东西,必须得依托在阴间的关系上才能达成。

我想起来上次开锁,被里面的手给抓住的事情了。

难怪啊。

这一趟可真算是开了眼,银庄的能耐比我想的还大,简直让人背后发凉。

不过,随着跟阴间的关系这么一断,应该也很难再恢复成以前的规模了。

雷婷婷也跟着我四处看了看,问:“这里要是没别的事情了,要不要去茶楼和拍卖行看看?”

“不用了,”我摆了摆手:“那些来闹事的,本来就是因为消息灵通,知道的比别人快一步,现在银庄出了这事儿,估摸他们很快就知道,这里的大老板是魁首,不敢再继续闹了。”

果然,不长时间,管茶楼的断掌纹和管拍卖行的二世祖都赶过来了,说我亲自出面拾掇闹事儿人的事情,已经不胫而走,搞得茶楼的老赖纷纷主动交钱,而拍卖行里被骗走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还回来了。

“这些人都是欺负软的怕硬的,”二世祖特别解气的说道:“有了大老板,就好比我们头上有了羽翼,看谁还敢惹事。”

“那你找他们问问,”我接着说道:“咋呼咋呼他们,看他们到底是从哪里知道大老板不在的这个消息的。”

二世祖和断掌纹赶忙就答应了下来,各自去查了。

不长时间,那些在银庄闹事儿的也都想明白了,赶过来告诉我:“大老板,这事儿我是在江城附近跑马路听到的。”

“我是听我朋友提起来了的,对了,他也去过江城。”

“对对,我也是听风就是雨,哎,上次周飞大哥也上江城做了买卖不是?”有人嘀咕:“回来就说,银庄成了空壳子了,赶紧动手占便宜,去晚了,咱们啥便宜也占不到,得先下手为强。”

“没错!谣言肯定就是从江城散布出来的!”他们达成了共识:“还是我们蠢,所幸大老板真的出来了,谣言止于智者,止于智者……”

而二世祖和断掌纹问出来的消息一样,那些闹事的,他们都是从江城知道的。

江城离着这里不远。

大先生,难道是躲到了江城?

“江城……”陆恒川想了想,说道:“江城在东派和南派中间,本来是南派的地盘,可是后来南派孱弱,加上东派时常在那里闹事,南派没力气管,江城就成了一个三不管地带,好些跑单帮的和外八门的都爱上那去,三教九流,乱。”

藏当然是要藏在一个热闹的地方,大先生应该就是用“匿”躲在了那里,散布谣言的吧?

看来得上江城看看去,上次大先生伤的很严重,能动就不错了,肯定没法长途跋涉,要是运气好,他应该还留在原地没走。

毕竟认识他的人很多,抛头露面很容易被发现了。

我总是怀疑,大先生那次在阴间莫名其妙的出现,是破釜沉舟想干某件事情,可惜事情没干成,闹了个鸡飞蛋打两头落空身份也藏不住了,事情也没办成,还受了重伤。

那就查查,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临走之前,还得去看看“我兄弟”,而我不想承认的是,我还想再去看看芜菁。

回到了三鬼门里,倒是听见里面特别热闹,我一听这声音心里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一个当值的黑先生跑了过来,擦了擦脑门的汗,慌慌张张的说道:“魁首,不好了,魁首夫人闹起来了。”

卧槽,我心里一沉:“她闹什么?”

“她说她看见了另一个你,”那个黑先生说道:“说你一直在骗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