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你欠我/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茴凑过来,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要补偿,拿你自己补偿,我非得嫁给你不可。”

她离着我耳朵特别近,吐气如兰,跟一股电流一样,顺着我脊背就往下爬,微微的有点痒,又微微的有点麻,皮肤有点战栗,心头一阵乱跳,特别渴。

我喉结没忍住就滚了一下,陆茴看见了,眯着狡黠的眼睛,显然很满意。

我赶紧缩了一步:“这个嘛……”

“我知道你身边还有别的女人,但是你以后只许跟我好,不许跟她们好。”她接着说道:“你自己干的事情,自己负责,我有结婚证,名正言顺。”

“不是,骗婚这事儿不是我干的!”

“都一样。”这兄妹俩的口气一模一样:“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你不负责谁负责?”

“可是……”我忽然回过神来了:“那另一个我跟你朝夕相处,你应该分不出来吧?那为什么你……”

你是跟我撒娇,而不是救出他?

“你当我傻啊!”陆茴在我脑门弹了一个脑瓜崩:“我过来看的时候,开始他还说他是真的,你才是假的,让我赶紧救他,可我就知道,他奇奇怪怪的,跟我家千树根本不一样,之前还有点纳闷,但是看着三脚鸟在他背上,也就没顾得上疑心,看见他,我才松了一口气,总算解开我一个心病,而且嘛。”

陆茴说道:“你们俩在一起,哪个是原来的土狍子,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陆恒川一皱眉头:“现在我都分不出来,你能分出来?”

“你傻啊!”陆茴瞪了陆恒川一眼:“真的土狍子比较土都不知道。”

阿西吧,你还是别分出来了。

“既然你把我救下来,那你就得给我负责,不然我还是会上吊的,”陆茴低声跟我说道:“晚上我等着你,你好好洗澡。”

说完,她蹦蹦跳跳的就走了。

一听“洗澡”,我耳根子就烧了起来。

陆恒川和蒋绍的耳朵都不错,你低声说,他们也听得出来。

陆恒川嘴角直抽,跟犯了癫痫似得,跟他俊美的容貌很违和,蒋绍则像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话,赶紧把头转过去了,盯着“我兄弟”,假装刚才什么都没看见。

我忽然就反应过来了,看向了蒋绍:“我媳……那个行尸呢?”

“那个行尸”,我同样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这么称呼芜菁,这让我心里一阵发钝的疼。

“我兄弟”不知道有没有感受到这种“痛”,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我看见他就生气,索性也不去看。

你娘,现在大先生的下落也打听出来了,要不是杀了他我自己会元气大伤,我非特么立刻弄死他不可。

而且剥皮抽筋,老子陪着他。

这会儿要是元气大伤,大先生杀上门来,就傻逼了,等解决了大先生,我第一个就拾掇他。

蒋绍可能看得出我跟芜菁有过冥婚,就说道:“因为她的身份,我不好太拦着,刚刚出去了一下,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我一下就想起来,蒋绍说过,他也会好好看芜菁的,可现在咋还让她自由活动了?

但蒋绍跟我关系不错,人绝对靠谱,这么做,估计也有原因,看我这个眼神,他似乎也有点心虚,这才低声说道:“魁首,我觉得,你是不是对那位芜菁,好一点?”

蒋绍从来不是给人乱掺和事儿的那种人,我立刻问他:“你什么意思?”

“她让我千万不要告诉你,”蒋绍抿了抿嘴,说道:“可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她求了我好久,让我放她一会儿,她保证不出三鬼门,我因为你们的关系,确实不好太拦着,于是就偷偷派了小鬼跟着她,这才知道,她是上你住的地方去,把你的屋子仔仔细细的打扫了一遍,把你的衣服,被褥,全洗干净了,然后却故意特别小心的摆成了原来的形状,像是怕被你看出来让人动过。”

我心里猛地一跳,她为什么这么做?

“我也是好奇,而且处于对魁首的小心,就质问了她为什么这么做,再说了,这种事情,小鬼也能做。可她先求我保密,才说,你有荨麻疹,容易过敏,怕小鬼洗不干净,自己弄干净比较放心,而不告诉你,也是怕你可能会嫌她脏,”蒋绍说道:“我觉得,你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她心里要是没你,这点小事也值得挂在心上?”

我是有荨麻疹,说起来并不严重,就是受凉的时候,皮肤会浮起来一团被蚊子叮一样的包,也叫“风团”。

但是好久没犯过了……只有碰了酒身体热了才会犯。

她怎么知道我有荨麻疹?是因为那天我喝多了,显露了荨麻疹,到我身边的是她,才能看到。

那句“我一直喜欢你”,是她说的?

忽然觉得心里一阵难受,像是被一只手给死死攥住了,紧的有点透不过气。

我不住的跟自己说,也许,她就是想装可怜,骗取我信任,好放了“我兄弟”,她做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她让我再也不要来找她的时候,对我说的话有多冷,我到现在也没忘。

如果有难处,她有数不清的机会可以告诉我。

我已经是魁首了,我能做到很多的事情,为什么她还是不肯告诉我?

我转眼望着“我兄弟”,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厉声说道:“你告诉我,你跟芜菁,到底什么关系,你喜欢她,她喜欢你吗?”

“我兄弟”斜着嘴角笑了,笑的跟我欺负别人时一模一样:“我凭什么告诉你?”

我抬起手就想抽他,可是到了半空,我的手被一只纤细而冰冷的手给拦住了。

她力气没有我大,被我带的踉跄了一下。

这个手是谁的,不用回头我也知道。

“怎么,”我尽量让声音满不在乎一点:“你心疼啊?”

“是啊。”芜菁的声音从我背后响了起来:“我心疼。”

她的声音,一点起伏都没有。

我喉结一滚,攥住了她的手,而蒋绍和陆恒川见状,对了对眼,就走出去了。

“我兄弟”的声音立刻紧张的响了起来:“李千树,你想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把芜菁放开!”

“我放你妈!”

芜菁盯着我,迷茫又惶恐:“千树,你到底干什么?”

我把她推在墙边:“我倒是想问你,你到底干什么?”

“我听不明白。”芜菁咬了咬牙:“我就是想让你放了他。”

一股子火撞到了脑门子上,我不想听,于是我就把她嘴给堵上了。

用我的嘴。

这是不是我第一次去亲别人?

为了她,世上的谁都不要紧,我就想要她。

她显然愣住了,可没有抗拒。

她心里有我,一定有我!

“我兄弟”发出了愤怒极了的吼声,像是跟我有了不共戴天之仇,我没搭理他。

芜菁本来就是我的,你凭什么跟我抢?

这个吻是不熟练,也可能会弄痛她,我努力让自己温柔点。

可是莫名其妙,我忽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我尝到了一股子很熟悉的苦味儿。

等我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芜菁嘴里,含着丧芝散。

眼前一阵金星乱窜,我没有了站着的力气,跟化了的雪人一样坐在地上。

“千树,对不起……”芜菁蹲下来,慌张的捧着我的脸,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没别的办法,现在你不能伤害他,不然你也会受到伤害的,你听我说,他受的苦,你都不知道……”

“那我受的苦,你知道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