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穿貂裘/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几个面生横肉的汉子,正冲着我们嚷呢:“把车给挪开,给我们让路!”

挺横啊,这边路况确实不好,可我们开的不算慢,不构成挡路吧?

陆恒川一扫,说道:“这些人都是官禄宫带横纹,眉毛生断尾的,一个个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亡命之徒,准头接近上唇,不大会讲话,命宫窄,煞气外露,可见是靠身体力气吃饭的,应该是谁们家的打手但恐怕最近他们要倒霉啊,你看,福禄宫是不是有青气。”

确实有。

打手啊?难道这地方还能来什么大人物?

回头往后一看,看见了一个很宽的车。

我不认识这是什么车,但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这个车一看就贵。

因为遍体是黑色,车窗还有贴膜,看不清楚主位上坐着的是谁,不过能开的起这种车的,非富即贵。

开车的周飞探出头,跟我的处事经验倒是差不离,知道对狠人就要更狠,就露出一脸凶相要震慑对方:“好狗不挡道,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认识大爷吗?就敢挡我的车!”

“你算什么狗东西?”打手之中领头的一瞅见周飞,不屑的说道:“这也是我们头儿心善,要叫我们说,非先砸了你这个破车,什么玩意儿也往外面开,癞蛤蟆上公路,你是找碾!”

“你……”周飞除了对几个大先生带我吃过亏,其他没人敢给他气受,哪儿能按捺的住,开了车门就想下去理论理论,我寻思了一下,还是别太招摇了,面的曝光身份,就把他喊回来了:“挪车,让他们。”

周飞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大老板,您说什么?就这种人我一个能把他们全撂倒了,根本不劳您动手。”

“挪车。”

周飞不敢忤逆我,所以勉强把一口气压了下去,将车挪到了一边,把那个大车给让过去了。

大车在我们身边疾驰而过,估计里面的人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我倒是勉强看到,车里的主位上,坐着的可能是个女人。

“大老板,我给您不值!”周飞愤然说道:“哪里来的野鸡,也在您这充大头,不知道是攀上哪个干爹,上这充公主来,也就大老板脾气好,要是我,我他妈的……”

周飞从后视镜里察言观色,没敢往下说。

“没事,她们可能有什么着急的事儿,”我答道:“让一让没关系,耽误不了咱们多少。”

周飞憋着气不吭声了,因为他服我,所以倒是受不了别人不服我。

那车风驰电掣往前开,排场确实挺大,但说也巧,眼瞅着,那个大车停在了一个大酒店的门口,里面出来人了。

“唷,够巧的,”周飞立马说道:“他们跟咱们要去的地方,一样!”

就是江城管事人那?

“不过也奇怪,”周飞纳闷的说道:“我常年在这里收买卖,对这里的老客户全熟,可不管是卖买卖的,还是买买卖的,都没见过这么尊神仙,不知道是个什么来头。”

那上这里来,不是跑买卖的单帮,就是遇上邪事的苦主了。

周飞娴熟的把车开进了停车场,进了那个大酒店。

这个大酒店也很气派,但是看上去很普通,就每个县城都有的那种,比起银庄酒楼什么的,差一天一地。

不过,要是在我没入行以前,这种地方我基本不敢进,据说有最低消费啥的,贵的能洗钱,一般人掏不起。

周飞带着我们往门口里走,正看见那个黑车也开了门,众星捧月似得,真出来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一身貂裘,头发低低的盘起来,只露着一点白皙的后脖颈,偏偏就显得那点后脖颈说不出的勾人。

“说是咱们挡路,还是跟咱们到一个前后脚,他妈的,女人就是矫情。”周飞以好色闻名,却毫不怜香惜玉,嘴下一点不留情:“就看这点脖子,那也是出来卖的,半露不露,欲擒故纵,再说,这刚入秋,大家伙还穿着短的呢,她穿貂裘,怕别人不知道她有点臭钱啊?”

这倒确实是有点奇怪,这个季节早晚都有点凉意了,但是中午还是热气蒸腾,带点秋老虎,这个女人裹着一身貂裘是怎么回事。

我有点好奇。

“这女人有这个排场,要么是靠爹,要么是靠屁股,反正都得靠男人,”周飞看我和陆恒川都没吱声,自顾自咕嘟道:“什么本事,就腆着脸摆这种谱,不怕烧死自己。”

“你当年调戏杜海棠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周飞瞪了瞪眼,想起这一茬,又不吱声了。

“走吧。”

走那个女人走过的路,我闻到了一股子很奇特的香气。

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想不太起来了,可能是无意中闻到的。

也许是丧芝散影响的深远,我脑子平时是很好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那个女人的姿势也很曼妙,简直是仪态万千,跟雷婷婷的英气,陆茴的活泼,杜海棠的威严都不一样,我从没见过这种女人,估摸一定是天生的尤物。

眼瞅着貂裘女的一群打手围绕着她,把她送进了大酒店的旋转门里,我把墨镜扶的更严实一点,也跟进去了。

酒店里面坐满了人一看那样子,就知道是三教九流,不走正道的,一个比一个邪性,不过我们前面的那个貂裘女人一进去,立马就把那些跑单帮的眼神都给吸引过去了。

跑单帮的男人多,女人少,光棍多,有家室的少,试想整天过这种四处流浪,居无定所的生活,有几个女人乐意跟?

所以跑单帮的要么爱自由喜欢零嫖,要么是没家的鳏夫,平常连点女人味儿都闻不到,难得见到这种尤物,不会不直眼。

趁着他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貂裘女人的身上,倒是没什么人看我们三个,我们就低调的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那个貂裘女人则在“万众瞩目”之下,坐在了一个很显眼的位置上。

酒店里面当然有柜台,那个女人的打手上了柜台,送上了一个小盒子:“要最好的。”

“大老板,您看。”周飞立马给我科普道:“这个女人就是在给这里的管事儿的上供呢!”

我扫了一眼那个小盒子,是金沙紫檀的,边角镶嵌着佛家八宝,看得出来木料上乘,雕工精致,那包浆上看,年头也足,光这个盒子,估计就值不少钱了。

跟买椟还珠的成语一样,盒子再值钱,有资格装在这种盒子里的东西,就一定更值钱。

果然,光看着那个盒子,这里那些个跑单帮的,眼睛就更之了,不少人低声议论起来,离着我们比较近的桌子上有两个跑单帮的,正说着呢:“恐怕是大萝卜。”

“味道也应该不错,只是不知道好拔不好拔。”

“哪个劲儿大哪个得。”

这都是跑单帮的行话,萝卜是个“大头”,意思是这女人肯出这么多钱,恐怕是个冤大头,“味道”,则是这个买卖的酬金。

“好拔不好拔”,则是这事儿能不能顺利做出来,哪个劲儿大,自然就是谁的本领大了。

柜台后头站着个伙计,能在这里站台子的,眼力见儿估计也差不了,早看出来这个貂裘来头不小,两手手心朝上,就给接过去了,道了一声告罪,捧着就上柜台后门了,说给相相水头。

也就是看看成色,验验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也有点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可没成想,那个伙计刚进了柜台后面,忽然就发出了一声惨叫:“妈呀!”

接着,就是有东西摔碎了的脆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