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烧出烟/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精神一震,好哇,出来了,我鲁班尺一扬,一点没手软,眼看着鲁班尺闪过了一丝耀眼的银光,对着那个东西就给劈过去了。

“噫……”灵哥见我跟火靠的这么近,实在是害怕,那一阵微风起来,灵哥应该就已经离开我跑到别处去了。

“哄”,那个东西被我利落的劈开了,这一下下去,我才看得出来,出来的并不是大先生,而是一个大沙发。

大沙发质地应该是很不错的,但已经被我横剖成了两半,而趁着这个机会,后面冷不丁闪过了一个人影,我反应过来,奔着那个人影就过去了。

可那个人影也特别快,我转身就追了过去,也没忘记跟陆恒川他们喊一声:“给我灭火!”

生意没做什么样,倒是把人家的房子给烧了,那就不太好了。

而这里烟雾缭绕,我认准了那个身影,一路冲到了院子里,眼瞅着他已经从大门出去了,我奔着大门过去的时候,却听见“咚”的一声,那大门已经给关上了。

我一下就愣了,什么情况这是?

而灵哥的声音生气的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游戏还没玩儿够,说话不算是小狗!说好三局两胜负,你可别想现在走!”

你娘,这会儿再追就追不上了!

我飞身就往门口上攀,可攀过去了之后,大先生已经不见了。

一股子憋屈劲儿涌上来,都到了手头,还是给跑了!

“告诉你,别想走,这里是我的地头,就算你能冲出去,还有俩狐朋狗友!”灵哥得意的在我耳朵里面一窜一窜的,上蹦下跳。

说实话,搞得我挺心烦的。

但真要是得罪了他,让陆恒川和周飞也成了这里爬不起来的两具尸首就坏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只好把这个气劲儿给压下去了,大先生已经跑了,我追也追不上了,还是快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算了大先生嘛,这次就算跑了,下次他还是会再来引我的。

而知道了他的真实目的,下次就好防着他了,非特么把他给抓住了不可。

说起来,我还真是命大,上次是遇上了胖先生和杜海棠,这次是灵哥正好出现,不然老子这百十斤的身板,早他娘交代进去了。

“那行吧。”看在灵哥误打误撞救了我的份儿上,我说道:“最后一个游戏,你想怎么玩儿?”

“咱们就先说个定,这一局就来定胜负,”灵哥一听,立马兴奋的说道:“输了你过独木桥,赢了你走阳关路!”

“独木桥,怎么个走法,阳关路又怎么个走法?”

“独木桥就是你陪着我,一直一直到你老!”灵哥非常认真的说道:“要是赢了可倒好,自由自在阳关道!”

意思就是,我输了,就得留在这里,当第四具尸体了。

“行,”我接口问道:“这一次,是什么游戏?”

“捉迷藏,没有趣,这次咱们找东西!”灵哥神神秘秘的说道:“找到我身在哪里,送你高兴回家去!”

灵哥的“身”,就是那个被头发丝绑在这里的木头牌子了。

想也知道,肯定是被他上一个主人给藏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了樟柳神的灵体可以被人看见,但是那个小木头牌,是绝对不能让人给看见的。

“行。”我挺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嘻嘻……”

听着灵哥很兴奋,像是要躲在我耳朵里,看我到底往哪儿找。

“灵哥,你今年多大了,姓甚名谁家住哪儿?”我对这个灵哥也来了兴趣,他孤零零的守在这里,多久了?上一个主人,又为什么供养他?

这些问题其实是可以问的,因为灵哥喜欢你把他当成一个人来看待。

“我姓张来我姓王,我家住在高岗上,”灵哥跟背课文似得的说道:“四岁变成小木人,事到如今,二百年了!”

四岁,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可惜,他也只能停留在四岁了。

“姓王啊?”我继续问:“高岗离着这里不近吧?你怎么来的?横着竖着?”

所谓横着,就是放在家里拜,所以一直是横着的,而竖着,则是被坏术士带着害人,一直跟着人身上颠沛流离,所以是竖着。

“一走一路一个坑,我打一来就是横。”

这个声音有点落寞啊!一下就没精神了。

供养樟柳神的,如果不是以此为生的坏术士,那就必定有什么心愿请求,而这个灵哥被供养了这么久,难道他一直没给人帮上忙?

那倒是真有点丢人了。

“人家求你什么呢?”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问的不少好咸淡,请神容易送神难!”

说到了这里,灵哥似乎不高兴了。

俗话说六月天孩儿脸,可见孩子的性格多么喜怒无常,这话得罪他了,我也没好意思再问下去。

这会儿陆恒川和周飞已经把火给扑灭了,陆恒川鸡贼,看我自己单身一个回来了,就知道我肯定没追上大先生,周飞倒是没有这个眼力见儿,忙扔下手里的水壶问道:“大老板,那个老头儿怎么样了?我瞅着那个身手,可不像是什么老头儿啊!”

他当然不是老头儿,他是老怪物。

我摆了摆手:“运气不好,追丢了,没事,日后机会大把。”

“那大老板回来……”周飞压低了声音:“是想着继续把买卖做完?”

是为了你们俩别横尸当场。

我没多说:“你们在这里等等我,我找个东西,找到了,咱们就走,一会儿请你们吃胖子烧饼。”

“李千树,不害羞,一个劲儿的就吹牛,”灵哥一听,表示不屑:“说是过来找老头儿,老头儿找到也是丢!”

我没说话,只是满心思的寻思了起来,他姓王,找自己的身体……王在屋檐下,就是个“全”字。

我想起了之前测出来的“梁”字,看来,灵哥的身体在房子比较高的地方,屋檐下面。

漫不经心的继续往里走,听着灵哥在我耳朵里面唱歌,我问道:“你说起老头儿,你为什么怕那个老头儿?你刚才说,把老头儿拉扯进来,要惹祸?”

“黑太阳,白晶晶,老头儿是个好煞星!”提起了老头儿,灵哥似乎还是有点心有余悸:“什么事情瞒不过,什么来历他心里明!这种老头儿我见过,一个个面上慈祥心里凶!”

原来是大先生这一来,就把灵哥的来历给看了一个门清,灵哥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所以本能就会害怕了。

所以大先生鸠占鹊巢,倒是看中了这地方,住在这里引我了。

真没想到,樟柳神还能怕活人。

“这也没什么啊。”我存心想逗一逗灵哥:“你的来历,我心里也明!你在家里,兄弟姐妹众多,不是排行第十吗?”

灵哥一听我这话,显然也给愣了,像是有点不相信:“李千树,你蒙的!”

“那我也蒙对了。”

以前人家,排行第十的小孩儿都不叫“十少爷”,就好像一少爷没人叫一少爷,而是被称为大少爷一样,排行第十的,是被称为“全少爷”,说是这样好听,取“十全”的意思,预防短命“十”在一些地方,跟“死”是谐音的,谁乐意被人叫“死少爷”呢,这不是天天挨咒嘛。

这灵哥寻思起来,也不唱了,显然有点紧张,想再问问我,可又不敢问。

我看出来了,接着说道:“你这一死,恐怕也不是好死吧?”

灵哥没说话,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他像是微微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