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炸起来/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其他的小孩儿在笑。

被踢的男人弱弱的说了一句:“以前,咱们可没少跟我姐借钱,眼瞅着她有难处,帮一把就帮一把了,何况,我姐给的这些东西养个孩子足够了……”

“哗啦”富太太拿过来的那些东西被那个女人给抢走了:“谁让你姐夫犯了官?该!这点东西,还不够给我压惊的呢!”

全哥哭了很久,觉得妈很难等,哭的睡着了,又醒了,接着哭。

“你饿不饿?”舅舅低声问:“吃一点。”

是一碗鸡蛋羹,火候不好,里面都是蜂巢窟窿,还给撒了一把火腿末。

在家里可不吃这个,但是这会儿闻着很香,上面还有香油哩!眼瞅着这点蛋羹要被送到了全哥嘴里,忽然那只碗被一只大手劈手夺过去了:“我就说他是个败家星,怎么样,蛋羹蒸了,还吃火腿?待客我都舍不得切,你给他,你是怕他克不到咱们家里?”

“你别这样,他才三岁,知道什么克不克的……”

“放屁!”唾沫星子飞溅,喷了舅舅一头:“我可告诉你,再让我看见你给这个扫把星吃好东西,你们俩就都给老娘滚出去!”

开始舅舅可怜他,但是后来自顾不暇,可怜不上了。

全哥看着表哥表弟吃的是带肉的,自己喝的是粥。

那些肉,是典当了他妈那些首饰买来的。

全哥就这样过了一年,他妈一次也没来过,有大人见了他窃窃私语,说这个孩子恐怕天生福薄,受不起好日子,好不容易托生了一个好人家,结果爹进了大狱,娘不知道被卖哪儿去了。

接着话锋一转,说道,他妈是为了给弟弟娶媳妇,才给有钱的老头子当了填房小妾,好不容易过上了几年好日子,眼瞅着又完了,这是命里该着。

他不信,妈说会来接他,一定会来的。

四岁的时候,树上的桑叶出了芽子,绿莹莹的很好看,舅妈让他爬树上去摘叶子养蚕,他爬了几次,摔了几次,被打了几次。

“人人说你受不起好日子,还真是不假,”舅妈说:“你在家里的时候还七病八灾的,说话声大点都怕吓着你,现在我看你过穷日子过的也挺好的,跟你妈一样,天生受罪脑袋瓜子。”

他当然不能得病,不能死,他得等着他妈。

那天,舅妈给表哥买了一个皮球,那个东西可稀罕!他眼巴巴看了半天。

等表哥玩儿了一天,玩儿够了放在了一边,舅舅早看出他眼馋了,就偷偷把球给他,让他玩一会儿但是得小心,不能让表哥表弟,尤其是舅妈知道。

他非常高兴,抱着就上大桑树后面去了,结果玩儿着玩儿着,没接住,皮球滚走了。

他这下可慌了,没有皮球,自己少不了又得挨上一顿打!

于是他赶紧绕着桑树找,可找来找去,也没找到,急的出了一头汗。

正这个时候,他一头撞在了一个老头儿身上,那老头儿是个生面孔,一身褴褛。

老头儿比他高好些,所以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你找球呢?”

全哥一愣:“你知道球?你看见没有?”

“可不咋地。”那老头儿神神秘秘的说道:“你还想你妈,对不对?”

全哥一听这个,皮球也顾不上了,一个劲儿的猛点头:“我想着呢!”

“那你跟我走,”老头儿手一背,就把那个皮球给变出来了:“我带着你找你妈。”

“球给我,球给我……”

“跟我走吗?”老头儿眯着眼睛问他

“跟你走!”全哥根本不知道,这话是不能乱答应的,一旦答应了,是要出事的。

老头儿像是偷到了鱼的猫,就把球给了全哥。

全哥闻到了一个奇妙的香气,捧着球就要去跟着老头儿找妈,从此以后,他就再也没回去过。

他不知道,自己那小小的身体蜷缩在了桑树下面,没了气,慢慢的凉了。

老头儿特别厉害,他只把全哥推了一把,全哥就看见整个世界变大了,他自己则跟会飞了一样,也不知道饿,不知道疼了。

一开始他觉得这日子很好,老头儿会让他干点什么有趣的事情,比如让他四处看看野眼,然后给他报信,有时候让他跑到别人身边去,说点骗人的谎话吓唬人。

这样老头儿就能莫名其妙的赚到一些钱,他也就有香火吃。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长时间,他就换了主人被老头儿撞在盒子里,给了一个老太太。

那个老太太神神叨叨的,一个劲儿问:“真的能成?能不能跑了?”

老头儿担保:“只要你的头发丝往他脖子上一栓,准走不了!找了你找我!”

上哪儿找你呢,你四海为家的。

老太太也就信了,给了老头儿不少响当当的钱。

临走的时候,老头儿拍了拍那个盒子:“听话。”

老太太捧着盒子,就给他上了香火,他吃的饱饱的。

可他头一次被东西给缠上,走不脱了。

他是能在老太太家里四处走,可不能出院墙那头发丝拉着他呢!

他忽然就感觉,也许真的再也见不到他妈了。

而老太太整天祝祷,说想知道,那个小贱货到底是怎么在老爷面前嚼舌头根子的。

原来老太太是个老财主的正房,最近风头都被新来的妾抢走了,而她只有一个女儿,就算如花似玉,也比不上妾生的胖儿子。

樟柳神又叫耳报神,小道消息他全能知道,打听出来,就会在老太太睡着的时候,把事情告诉给老太太。

老太太得了他的帮助,顺利的把妾偷男人的事情给知道了老爷子早就不行了,妾的儿子哪儿来的?跟个年轻的账房先生有的。

老太太斗争胜利,他就成了老太太的宝,一代一代的往下传你得找消息给我听。

他在盒子里被传了二百来年,脖子上的头发丝换了很多回,横着辗转很多地方,看到了很多女人从小孩儿变成大姑娘,再变成老婆子,接着就死了。

他不会死不,应该说是已经死了,没法再死了。

他见到了很多的生离死别。

最后一个主人,是那个老太太的后代,她没有后人,安安静静的死在了这里。

临死的时候,她对着梳妆台说道:“灵哥,你走吧。”

可他走不了,你的头发,还缠在他脖子上呢!

他虽然是个小神,也毕竟是个神,这里是他的一亩三分地,他出不去,别的东西进不来,他再也找不到伴儿了。

后来房子换了主人。

灵哥看到了那个前来扫除的人,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玩儿过游戏了。

他想跟那个人玩儿,可那个人吓的不得了,要走。

灵哥孤单太久,不想他走。

就把他跟扣周飞一样的扣在原地了,可那个人受不住惊吓,加上岁数大了,就死了。

后来又有两个人来,灵哥又想跟他们玩儿,结果那两个人也死了。

灵哥很纳闷,人为什么这么容易就死了呢?

这会儿,又来了一个老头儿。

那个老头儿可厉害的很,也跟全哥第一个主人一样,能掐会算,把全哥的来历数了一个底掉!

全哥肃然起敬,老头儿神神秘秘的说,这些人确实是容易死,但是马上就要有不容易死的人出现了,你可以好好跟他玩儿,他叫李千树。

全哥高兴起来,可算是等到了我。

这次他玩儿的倒是挺高兴的。

李千树确实跟别的人不一样,他希望能把李千树给留在这里,要不……就让李千树带着他走。

这个游戏,赢也好,不赢也好。

“李千树,大眼瞪,不知是醒是做梦!”这会儿灵哥的声音十分清晰的响了起来:“这个游戏你赢了,大门敞开任你行!”

我反应过来,已经从灵哥的记忆之中给出来了,忙一手扣住了那个木头牌子,一下就把头发丝给扯断了。

灵哥刚才还在我耳朵里面蹦蹦跳跳的,可一看我干了这事儿,一下就愣了。

我拿出打火机,把头发丝给烧了,一股子青气飘上来,漫到半空不见了。

“你自由了,”我说道:“从此以后,你想上哪儿,就上哪儿,你要是愿意,我知道一个地方,九子母神庙,那里面有好多小孩儿,给你添上一个灵位也不多。”

“小孩儿?”灵哥似乎有点懵懂:“其他的小孩儿?”

“你放心,以后没人欺负你,”我说道:“那里……”

“我想跟着你,”灵哥的声音有点期待:“行不行?”

“跟着我?”

“你白落一个耳报神还不好!”周飞也听明白了,高兴的直拍手:“这耳报神消息灵通,你想知道什么,他就会告诉给你什么,天上掉馅饼!大老板,这也算是一个缘分,你就收下吧!”

“不是不收你,我先走也是朝不保夕,没准什么时候,就摊上灾祸了。”我摆了摆手:“你跟着我,太危险了,还是九子母神宫好……”

“我就想跟着你!”灵哥一下执拗了起来,在我耳朵里面撒泼打滚的闹:“我就去,我非去,我想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跟着我,也不一定能过上啊!”

“能过上!”忽然灵哥也不闹了,直接坐起来,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你跟以前的那些人,都不一样!”

这个不一样,也好,也不好。

“他能探听消息,对你来说确实很有用处,”陆恒川说道:“现在他脖子上的头发丝也已经给断了,那他哪儿的消息都能打听,你想查大先生的事情,不也是轻而易举吗?”

“你管那个老头儿,叫大先生……”灵哥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在我耳朵边重新高兴的蹦跳了起来:“我知道,他留下了东西,留下了东西!”

我心头一震:“什么东西?”

“他跟我说,如果他这次没成功,我跟上了你,就赶紧离开这里,那让我千万不要碰一个地方,那是他只说给我的秘密。”灵哥飞身从我耳朵里出来了:“这是消息,这就是消息!”

说着,他声音就远了,那一阵风从我耳朵旁边一掠,他就往北边飞过去了。

“你看,他很想给你立个功,”陆恒川说道:“耳报神的本事很大,我看可以留。”

你知道个屁。

我跟着灵哥就过去了。

灵哥重新到了那个地下室里面去,这会儿人去楼空,周飞找了电灯开关,把地下室映照的一片通明。

这里跟蜜姐他们家的地下室就很像了,虽然是在地底下,可也能住的很舒服。

我跟着过去了,看见了一个小盒子。

那个小盒子,正是大先生从三鬼门里找到的那个!

我一直以为是用来装返魂香的,难道他给丢在这里了?

之前我闻到返魂香的味道了,返魂香珍贵,也不知道他用完了没有。

灵哥就在那小盒子旁边蹦跳了起来,得意洋洋:“老头儿凶,老头恶,老头儿吃个大菠萝!人一走,盒子留,打开看看,什么球!”

说着,自己头一钻,就要把那个盒子给打开。

周飞和陆恒川的眼睛,都盯在了那个盒子上。

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不对的地方,大先生老谋深算,挖坑都要挖个连锁的,他每次都是一颗杀心,两手准备,赢了是一条路,输了又是一条路,特别跟灵哥,说如果跟了我之后,这个不能打开,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心!

我立刻大声说道:“灵哥,别动!”

可灵哥没等我说完了,那个盒子已经被灵哥给掀开了,“乓”!的一声响,盒子里面的什么东西给炸开了!

接着,“乒乒乓乓”里面就是一串响声,草他大爷,是个小机关,里面全是炮仗!

灵哥是个灵体,不跟真正的神仙一样镇得住,一被炸,灵体就会给冲散了!

木头,也确实怕火……

陆恒川和周飞一下也给吓愣了,我一步就跑上去,冒着被爆竹炸的危险就要把爆竹给灭了,可是等爆竹被我给收拾了,灵哥已经不见了,就剩下了一股子刺鼻的硫磺味儿。

“灵哥?”我转头就大声的喊:“灵哥!”

没有了声音而整个屋子的感觉也变了,再也没有了那种宁谧的氛围,像是一个一直挡在这里的屏障,消失了一样。

“李千树,好糊涂……”这会儿,一股子气若游丝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灵哥我还没入土……”

“灵哥,你没事吧?”我的心猛地提了起来:“我带你走,我立刻带你走!”

大先生是怕他这件事情失败之后,我会带着灵哥,而灵哥传递消息的能耐那么强,他恐怕灵哥会看破他的“匿”,给我当“警犬”来寻找他,所以,临了存心留这么个机关,就是知道灵哥急着想在我面前显现本事,引灵哥被炸的。

灵哥给炸了,就没法帮我了。

他妈的,我暗暗咬了牙,他这心,比锅底还黑!

“李千树你听我说,千万不能对他示弱,”灵哥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干了好些亏心事,老头儿日子也不多!”

“你先别说了,”我立马说道:“你等着我,我去给你找九子母神宫,九子母神喜欢孩子,一定会给你想法子的!”

“不要慌,不要忙,”灵哥似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把我埋在高岗上,归家归家妈断肠……”

说完了,灵哥没声音了。

我低下头,看向了手里的那个小木人。

“咔”,小木人自己碎了。

“他,他是不是……”周飞也看出来了,瞪直了眼睛:“没了?”

陆恒川捅了他一下,示意他别再说了。

周飞这才不吱声了。

一股子火蹭的窜到了我脑门上,他妈的,我非得追上去,把那个老匹夫给砍成一段一段的不可!

确实,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这样做,是不是也太缺德了!

攥住了鲁班尺,我一脚把门踹开,就要出去。

“你也知道,灵哥害死过人,”陆恒川立刻拉住我,说道:“一旦粘上了人命,就算是个小神,也会被天谴的。这都是命!再说,这对灵哥来说,其实是好事,他终于能自由了。”

我知道陆恒川的意思,怕我现在急火攻心不冷静,追不上还好,追上了要吃亏。

而周飞也跟着说道:“是呀,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可那个身影一看就不好对付,大老板还是小心点为上!”

看着周飞,我忽然给想起来了:“你是个武先生,应该知道怎么把不好的东西,从身上给赶出去是不是?”

周飞没想到我话题转的这么硬,也楞了一下,但马上拍着自己厚实的胸脯子说道:“那还用说,咱也是干了一辈子的武先生,专门就是驱邪辟秽的!怎么,大老板,你想接新买卖?”

“不是新买卖。”我问道:“如果那个不好的东西,也是咱们行内,对咱们行内很多东西都很熟悉,一般方法奈何不得呢?”

“那就不好办了,”周飞搔了搔自己的寸头,忽然一拍手:“我咋还给忘了,恐怕刘歪嘴能有法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