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献给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股子血腥气和草木灰的味道扑过来,熏的人喘不过气来,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我把脚放在陆恒川肚子上的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别说,肚子被人压,还真难受怪沉的。

这要是一般人,就是遇上鬼压床了,别说动,眼皮都支撑不起来,好在我并不是普通人,他也没法把我怎么着。

那个压活人的阴气,我一挣就开,跟扯断头发丝差不多。

而侧过头,陆恒川倒是没什么知觉,端端正正,睡的正香。

“你好你好。”我跟坐在我肚子上的这个人低声寒暄了一下:“深夜来访,不知道有何贵干啊?咱们说话声音小点,不然我儿子起床气大,吵醒了他,咱们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吼……”他想说话,可没有嘴,说不了,只发出了一点漏气似得声音。

也是,让他说话,略有点强人所难,于是我就接着说道:“没事,你别着急,我会手语,你多少比划比划,我能猜出来。”

他一听,抬起手就指了指自己,意思是想着自我介绍一下。

我忙说道:“不要紧,我知道,你是刘歪嘴。”

他一愣,像是有点纳闷我是怎么知道的他作为标志的歪嘴都没了。

我指着他的两条腿说道:“别的不说,我听说你一条腿上长过疥疮,为这个还差点给跳了井就知道了,这么一看,你一条腿略粗,一条腿略细,肯定是那疥疮留下的后遗症。”

刘歪嘴一听,立马露出了十分敬佩的表情来,连连点头,像是在叫好。

这还不算:“外带……”

我寻思这话怎么说比较柔和呢?但再一想他妈的人都死了,还柔和个屁呢?

于是我直接说道:“外带你的嘴,应该是被那个穿貂裘的给割了吧?我也看见她上供的时候拿的盒子了,啧,死无全尸,惨呐!”

没有歪嘴的刘歪嘴一听这个,露出了一副既不甘心又很悲凉的表情,上望苍天脚踏黄泉,捶胸顿足,要不是没嘴,估计得当场嚎啕大哭。

可惜他哭不出来,只能继续发出塑料袋漏气的声音。

人死的时候,尸体什么样,那他的魂魄也就什么样,为什么古代有“斩首”和“五马分尸凌迟处死”这一些刑罚呢,杀人当然是首要目的,还有就是尸体不全,魂魄也就不全,冤死的鬼体支离破碎,也不好复仇,能绝后患。

所以刘歪嘴的嘴给貂裘剜下来,魂魄也是没法说话了。

我赶紧带着劝慰的拍了拍他的手这个刘歪嘴不是行尸,而是魂魄,其实人的魂魄是由气凝结成的,并没有什么实体,能凝结成实体的,就是不甘心的厉鬼。

一摸之下,刘歪嘴的手跟浓烟差不离,跟我一碰,微微有点扭曲,我一瞅立马又把手给缩回去了。

要是把他的气撞散了,他收敛也不好收敛。

看来死的时间并不长,就算怨恨,也还没法有什么大本事。

察言观色之下,看得出来,这个刘歪嘴絮絮不休的“漏气”,估计现在要是能说话,就得讲自己是多么受罪,多么倒霉啥的也没见他跟周飞讲的那么狠,说啥自己的命都是白落的,没什么可怕啥的。

人啊,其实都怕死,都愿意继续活着。

我只好静静的等他,眼瞅着刘歪嘴悲伤的差不多了,终于跟我比划了起来,说他这次来,是有求于我的。

我一下就明白了,但还是假装不懂:“什么事呀?”

刘歪嘴接着就比划,说他死的不甘心,那个穿貂裘的下手太狠,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又把他在江城所有的心血都给窃为己有了,他死也不甘心,让我一定要帮他报仇,当然,也不会让我白干,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我寻思了寻思,就问他,什么重谢?

刘歪嘴到底是个跑江湖的,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流,知道我问的是“谢礼”而不是“怎么报仇”,就知道我有这个本事,立马继续比划,说这件事情,他也知道不好办,所以一定不会亏待我的,同时他也知道我对钱和管事儿人的地位没兴趣,但他有一个宝物,就是平王鞭,愿意献给我。

怎么样,平王鞭的下落,果然在刘歪嘴这里。

那这一趟可来的实在太巧了,我也没想到,我没去找刘歪嘴,刘歪嘴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不过越巧的事情,越要小心,我眨了眨眼睛:“那,你为啥找我呢?你在江城混了这么久,手底下肯定也有不少的忠实部下吧?怎么这么信任一个陌生人?”

刘歪嘴继续比划,说虽然酒店里面满满都是人,可他们太弱了,去了也是送死,根本没有对付貂裘的本事,比起让他们飞蛾扑火,不如请一个真正的强者,而这里,只有我能有这个本事。

说着就不停的跟我行礼,表情特别迫切,眼巴巴的就求我答应。

我也笑:“你太过奖啦!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刘歪嘴有点忸怩,像是不想说,但应该也寻思出来我的头脑在这里,瞒也瞒不过我,就跟我比划,说他死了之后,贿赂了阴差,有个长着狐狸眼的阴差告诉他的,说只要找到一个叫李千树的,他肯定能给你帮忙。

我心头一动,这狐狸眼一定是我知道正在寻找平王鞭,才特别牵了这条线的吧?实在靠谱。

“也就是阴差的一面之词,你就相信了?”

刘歪嘴连连摇头,接着用一种特别佩服的眼神看着我,比划道,他一开始也是半信半疑,毕竟报仇是个大事,所托非人就傻了,所以我这么一来,他就开始在这里观察我,上次我上别墅跑单帮买卖,他看我连珍稀的樟柳神都能给搞定了,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更重要的,刘歪嘴说到了这里,对我抱了抱两拳,崇敬的说也就只有我,能对貂裘那样的美人,坐怀不乱,就从这一点,也看出来,我一定是个干大事的人。

是啊,大事都快被我给干绝了。

我早看出来了,人只会崇拜那些能办自己没法办到的事情的人,他这么佩服我对貂裘坐怀不乱,十分显然,他就是在貂裘的美貌上吃了大亏。

接着我就问他:“说起来你也是个英雄好汉啊,怎么就英雄难过美人关了?”

刘歪嘴听我这么一问,十分愤恨的就摆了摆手,说也是自己瞎了眼,简直是阴沟里翻船,就看着她漂亮,根本没防备,鬼迷心窍了,才死的这么惨。

说着,抬起手来就特别用力的抽自己耳光,抽完了耳光,还打自己的裆,确实是后悔莫及啊。

貂裘的身手我见识了,确实很快,可刘歪嘴不是一般先生,按理说不可能就跟那个醉汉似得束手就擒。

“就算你被迷住了,怎么就能被一个娘们给弄了,还弄得这么惨?”我接着就问:“她总有一点其他人没有的本事吧?”

刘歪嘴一听我问,立马指着自己的衣服比划了起来,还拿着自己的衣襟呼扇了半天,意思是说,那个貂裘女人的貂裘下面,有什么厉害的东西,可他还没看清楚,人就死了。

貂裘……

接着刘歪嘴就比划,说这个女人以前从来没有在江湖是出现过,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善茬,让我一定要加倍小心。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显然,连见惯了世面的刘歪嘴,都不知道那个貂裘是个什么来历。

“那你倒是说说,”我接着问:“让我怎么给你报仇,你能满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