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抓老魃/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愣,抬起头一看,扑哧扑哧过去个什么东西,好像是个鸟乌鸦?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我伸手往头顶一摸,那触感明明白白的告诉我那乌鸦把屎拉我头上了,正中头顶的旋儿,不偏不倚。

头皮一阵温热。

卧槽?什么意思这是?

我们村里有说法,鸟拉屎上头,坏事来不休,这是倒霉的第一步?

说起来,我靠着三脚鸟,什么乱七八糟的暗器都能躲过去,刚才那一下身体怎么没反应过来呢?难道天下恶鸟是一家,你们把我豁出去了?

陆恒川瞅着我头顶的鸟屎,笑了。

真的,他很少笑,要笑也是冷笑,从来没笑的这么开心过,跟雨过初晴,阳光洒满大地一样,眼里都是光。

你麻痹。

我嘴角直抽,手上头上都是鸟屎,正想糊在陆恒川脸上的时候,一个很香的手帕出现到了我面前。

我一抬头,是貂裘。

她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让贵宾受惊了,这个给你用。”

我没法子,只好拿过来了。

触手是上好的丝缎,拿来擦鸟屎有点暴殄天物,可我也只能不好意思了:“你们店里还有乌鸦?”

“嘘!”貂裘一只纤细修长如春葱的嫩白手指竖在红唇上,仰头看向了房梁,露出一段天鹅似得,又雪白又美丽脖颈:“这是乌头太子。”

还真是,好看。

但我马上反应过来了,哦,我还想起来了,在江城这个地方有忌讳,就是不能喊乌鸦为乌鸦。

传说以前江城闹大旱,民不聊生,眼瞅着都快干死了,这个时候,一只乌鸦在一个人头顶拉了一泡屎,那人本来心情就不好,咬着牙拿着棍子就要追那个乌鸦,好不容易追到了,把乌鸦给打死,那人才算是出了一口气,结果抬头一看,才发现,乌鸦是把他领到了一口井前面,而大旱之下,那口井竟然满满蓄着清凉的水,那人赶忙把乡民喊来,从井里打水。

那水甘甜凛冽不说,而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救了江城一城百姓,百姓们为了纪念那只为了引水而牺牲的乌鸦,就给它盖了一个祠堂,叫“乌头太子祠”,到现在香火还很旺盛,算是江城旅游的一个异景。

所以江城这边,至今没人赶乌鸦,还视乌鸦拉屎上头为好运意思是,你可是乌头太子选中的人呐!

“贵宾运气很好。”看我想起来了,貂裘微微一笑:“今天估计是要交好运呢!”

地方不一样,说法也不一样,我就当入乡随俗吧,反正这里的乌鸦不是乌鸦,是乌头太子。

“谢谢。”我接着就问道:“老板娘,魃是怎么回事?”

看我问的开门见山,貂裘眼波流转,说道:“我正想着把这件事情跟大家说一说,贵宾也一起来吧。”

我一回头,原来店里的客人都被伙计给喊过来了,陆陆续续都坐在大堂里面,像是要开会。

安排好了位置,四爷爷和小二正好坐在了我旁边,小二羡慕的看着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们都是伙计叫来的,就我是貂裘亲自通知的。

这会儿那些人屁股坐实了,嘴都不闲着,七嘴八舌就开始明知故问,问这里有个魃混进来,貂裘打算怎么处理。

有的人是存心想着看热闹,还有的人急于想看看貂裘能出个什么样的解决办法,看看自己该怎么帮忙搭把手真要是攀上貂裘,小则好买卖,大了,那就能当这里的老板了。

貂裘还是落落大方,淡定的说道:“咱们既然都住在一个屋檐下,我也应该把事情都说清楚了,不然对你们也不公平,也免得出现什么谣言事端。”

说着,她一招手,就把一个先生给叫上来了:“这位就是昨天看见魃的那位。”

哟,来现身说法了。

那个先生细长身材,留着两撇细胡须,很有点鼠相鼠相的人分两种,一种大富贵,一种跑断腿。

看着这个鼠相先生的打扮,毫无疑问是后者了,过的一定很辛苦,鞋底子都磨的薄了,也没换。

他先了咽了一下口水,才说道:“昨天,可吓了我老大一跳!”

跟周飞讲给我的大体相同,他是出去起夜碰上的一般标间都有内室卫生间,他要去用公用的,肯定是住的那种条件最差,最便宜的通铺。

而无意中厨房里面亮着灯,他打算蹭宵夜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人影捧着个人头在咋咋有声的吸脑浆子,那个味道他熟悉的很新鲜的血腥气,绝对错不了。

那个身影逆着光,他只看见了灯下面那个尸体穿着伙计的制服,身子下面一摊子血。

他听到了“喀吧喀吧”的声音。

人的头盖骨跟牙齿骨盆一样,都是非常坚硬的东西,光听着那个声音,简直跟敲核桃似得。

他一下就愣了,出于职业的本能,他嗅到了这里除了那具新鲜的尸体,并没有陈旧的尸气,就知道了,吃人脑子的,只有行尸而不带尸气的行尸,只有魃一种。

一个先生遇上魃,基本是要送死的,而这个时候,那个魃忽然把脸从人肉里抬了起来,沾满了一脸血,正瞪着他,在阴影里,只一双眼睛灼灼发亮跟豹子老虎要吃人的眼神一样。拿他当成一个猎物了。

他脑子都没反应过来,手就先行动了做武先生的,随身都会带着辟邪的东西,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他一摸就摸到了鞭炮,打火机一点,噼里啪啦的,那炮仗就炸起来了。

而炮仗炸完了,那个东西却不见了这个先生心里更慌了,连普通的魃都没能这么快,只能是积年的老魃。

而魃一般都是要团体作战才能捕获的,他知道自己本事有限,赶紧就跌跌撞撞,把附近几个门里的先生给喊起来了,顺带喊了貂裘女过来一会儿,貂裘女也亲自来了,可看着那满地狼藉,没说什么。

一般人嘛,看着满地狼藉,可能是被吓得说不出什么毛来,可貂裘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

只能是说,她当时心里已经在打什么主意了。

周围有几个当场目睹血案的,立刻议论了起来:“没错,别提多惨了,就剩下点骨头渣子了。”

“幸亏他带着炮仗呢,不然,也难说。”

“你就没看见什么特征?”我忍不住问道:“再见到,还能认出来吗?”

“我当时也是慌了,光顾着放炮,别的没注意。”鼠相先生瑟缩着说道:“我逃了一个命都是我反应快,老魃,动不动就要人命的……”

这鼠相先生有点口音,老魃说着活像“老爸”,引得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先生一阵哄笑。

不过要人命这一点,这倒是真跟“老爸”差不多。

被大家这么一笑,鼠相先生的面子显然是有点挂不住了,他忙说道:“对了,我还想起来了,他脖子下面,黑了一块,好像是个胎记,或者是个纹身什么的……”

脖子下面?

“那就是有线索了啊!”有好事的先生就问:“老板娘,你们就不记得,这里来过脖子下面带着黑东西的客人?咱们看看,到底是被哪个缺德的给带来了,又不看好了,放出来祸害人,缺德带冒烟儿啊!”

“客人这么多,我们也没什么印象了,”貂裘答道:“没谁会没事盯着客人的脖子看啊!”

“这倒也是……”那些先生们还是兀自呶呶不休:“也不知道哪个缩头乌龟,这会儿魃跑了,倒是躲的严实,真他妈的不配带把!”

“就是,找到了他,非得把他皮给扒下来!”

“魃这种东西,不用我多解释,大家也知道多难对付。”貂裘示意大家安静,继续说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心里也很遗憾,如果有觉得留下危险的,现在就可以搬出去了,你们的房费我全部退给你们,外带补偿你们找新房子的费用。”

这会儿要是离开,面子上可见过不去了,没听说过先生躲行尸的。

虽然有几个显然是本事不到家,有点胆小,但一瞅这个形势,但凡出去,以后就别想混这口饭吃了这地方人多嘴杂,马上就能传遍大江南北。

所以他们为了前途,也只好咬着牙不动劲儿。

“没有要走的?各位果然都是勇猛过人的单帮先生。”貂裘似乎对这个形势很满意,接着就说道:“而大家如果留下的话,那咱们可得先说好了,危险我已经事先通知,现在留在这里,可是大家自愿的,我们店家,死生不问。”

“不用问!”有的先生存心想着博名气露脸,立刻大声说道:“倒是那个魃,现如今羊入狼羣,才是真正的危险!对不对!”

“对!”一帮人豪气干云。

“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貂裘接着就说道:“当然了,这事儿也是我的责任,反正大家都是做这一行的,我今天就仰赖大家了,当然,不让大家白帮忙,但凡能抓住魃的,我可以给三个条件,大家任选其一。”

唷,开悬赏了。

我把耳朵给竖起来了,而其他的先生则把眼睛都给瞪红了,还有的人喉结一滚,咽了口水。

“一,可以在我这里要个最好的买卖,”貂裘缓缓的开了口:“二,可以在我这个掌柜屋里,随意挑一件贡品。三……”

在万众仰望之下,貂裘竖起了四个手指:“现钱四百万。”

这话一出口,这些单帮先生都露出了喜色。

还有人问:“那魃抓到了之后……”

貂裘唇角一勾:“这魃虽然混进来,可也不是我的,谁抓住了,就是谁的。”

大家像是终于放了心,欢呼雷动。

四爷爷有点担心的看了二子一眼,二子则完全没留心,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就直接盯着貂裘,踌躇满志。

这几个条件,倒是跟那个四爷爷推算的差不离,真不愧是个老江湖。

三个条件,不管哪一个,都足够吃几十年了,能让人提前退休。

虽然不否认,单帮先生里有那种天生爱冒险的,可大部分,还是为了生计奔波劳碌,压力这么大,早就累了够了,这确实是个好机会。

而有了这个理由,找平王鞭也算是有了便利四处乱走,也不用跟谁交代,直说自己是在找魃就行了。

“魃是个祸害,咱们不能由着那个魃在这里作乱!”

“对,保护老板娘!”

这些也跟四爷爷说的一样,是打算办好事儿,跟貂裘谈交情,甚至想当上貂裘的男人,做这里的老板。

就连周飞,也暗地里摩拳擦掌,嘴里不住的咕哝着:“好买卖,确实是个好买卖……”

说着,忍不住就偷眼看着我:“大老板,这个买卖……”

我摆了摆手:“你做。”

周飞这叫一个高兴,差点没蹦起来,在他看来,满屋子人虽然多,可干这一行比他好的,约略也真没有几个,真是打算大展身手了:“大老板当然是看不上眼这点筋头巴脑,便宜我老周了……”

陆恒川斜眼看着我:“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随大流呗。”我说道:“越热闹越好。”

这边的先生们找魃找的越热闹,那我们越可以趁乱干点什么事儿。

想到这里,我不禁得意的笑了,还说运气不好,我倒是觉得,还挺顺风顺水的,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平王鞭了。

于是我端起了茶,揭开盖子,打算提前来一口得胜茶,结果“通”的一声,半空之中又落下了一坨东西,精准的掉进了茶碗里,我探头一看,除了澄澈的茶水面上映出了我英俊无比的脸庞,水底还落了一摊鸟屎。

又他娘的是乌头太子?你跟我干上了是不是?

眼瞅着这茶肯定是没得喝了,我没法子,只好把茶碗给蹲在了桌子上,眼瞅着其他的先生全站起来满酒店的寻找,我也就跟着随大流了看看什么时候有机会,钻到了掌柜房里去。

“别那么急着走啊,”陆恒川幸灾乐祸的声音还在我后背响了起来:“乌头太子特别给你送来的茶料,你不吃会不会不好意思?”

“你吃屎吧。”

我没搭理他,顺着楼梯就开始四处乱走,眼睛却一直牢牢的盯住了掌柜房。

今天柜台前面站着的服务员换了人了,我走过去假装不经意的问:“昨天那个小哥呢?歇班了?”

“没有。”那个服务员一听我问那个小哥,像是受到了惊吓,脸先是变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似乎意识到了这话不是他该说的,忙转了口:“是,是歇班了,贵宾有什么需要,吩咐我也是一样的。”

“没什么。”我摆了摆手,心说昨天被吃的,果然是那个看了刘歪嘴的歪嘴那个“供”的服务员。

有点巧。

我在周遭优哉游哉的走了几步,说不上为什么,乌鸦老是跟着我,一会儿在我肩膀上来一滩,一会儿在我脚面上来一滩,是拿着我当公共厕所了还是咋,江城的乌鸦就是与众不同,竟然这么有素质,不肯随地大小便,认准一个地方就一条道走到黑。

我是不胜其烦,心说赶紧把平王鞭给找到了赶紧走吧,再晚一点,要被乌头太子给淹死了。

这会儿我也发觉了,盯着这个地方的不仅我一个人,不少年轻气盛的先生,也都瞅着这里,俩眼放光是想着出了什么事儿,第一个来保护貂裘?

乌头太子把屎拉你们眼睛里去了,什么女人的心思也敢打。

这会儿,貂裘纤细的身材一转,对着门口就走出去了,远处,那个逼着我们让路的大车也开过来了,看意思,貂裘要出门,而动用了大车,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这个时候,她上哪儿?难不成是自己搞不定,要去找什么帮手?

我寻思了一下,心说这算得上是个好机会,速战速决吧,于是我跟陆恒川使了个眼色,对他露出了一个口型:“捣乱。”

陆恒川扫了我一眼,就知道我打的什么主意,施施然的上了楼,到了一个角落里,就听见那个角落里发出了一个轰然巨响,大家的视线条件反射就被吸引过去了,接着,陆恒川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有点痛苦,又带着点惊惶:“快来人啊!”

那些先生们盼的就是这点子动静,立马全对着那个角落扑过去了,谁都没心情再往这里多看一眼。

这其中周飞一马当先,冲的最猛:“都给我让开,你们搞不定!”

说着,左一肩膀,右一肩膀,跟坦克大战似得,就把身板孱弱一点的先生给撞飞了,简直气势如虹。

陆恒川这个戏精还真他娘的会演比汤姆克鲁斯都强。他这会儿正伸出了脑袋,在若无其事的看我。

我暗暗跟他点了点头,还嘉奖了他一个大拇指。

他则一如既往,翻了个白眼。

绕到了一个方便的角落,闪避过了服务员的眼睛,就悄然潜入到了掌柜的那个上供房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