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潜伏者/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结果手一碰到门口,顿时一愣,好他娘的鸡贼,你咋还上锁呢?

这种锁确实很牢固,但是比紫金八卦锁简单多了,我也能开,可时间太短暂,服务员一回头,必定就看见我了。

正这会儿,我一侧脸,还真看见服务员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正转脸要过来。

你娘,一惊动了其他的那些先生,可就不好办了……

没成想这个时候,死鱼眼的声音冷不丁的响了起来:“小哥,我问你个事。”

那服务员的注意力自然就被死鱼眼给吸引过去了:“贵宾您请说。”

趁着这个机会,我手一转,没敲打几下,那锁“咔”的一声就给开了。

眼瞅着那个服务员动了一下,像是对这个声音有点反应,刚想回头,陆恒川接着就说道:“我想问问,你们老板娘叫什么名字,有男人了没有?”

阿西吧,这个死鱼眼还真问起了这种事儿来了,我虽然很想听听到底是个什么答案,但现在机会大好,也只有先钻进去再说了。

这么想着,我就进了门,与此同时,楼上也响起来了一阵吵闹:“魃呢?不是说魃在上面吗?”

“对啊,怎么没看见,又跑了?”

刚刚好。

这一进去,把声音掩盖到了门外,我发觉里面一片漆黑,看来为了防盗,这里掌柜房的窗户全是封死的,只有柜台那才是唯一的入口。

凝气上目在暗处努力观察清楚了,我倒是暗暗吃了一惊,难怪这个地方算是个人人眼馋的肥肉,感情那刘歪嘴带几个前任管事儿人的油水还真没少刮,里面的东西琳琅满目,几乎比我的拍卖行还牛逼。

因为跟着古玩店老板学过“掌眼”,所以对这里的东西扫一扫,也能多少看出点价值来,雍正青花,南宋粉彩,再到战国青铜镜,你娘,拿着这种东西还上个屁的供,卖了也够吃了。

再一想,也没准不是人家心甘情愿拿来上供的,而是被哄骗强夺来的跟卖炭翁似得。

平王鞭不也是这么来的嘛,都是不义之财。

这里都是透明晶亮的大柜子,博物馆似得陈列着各种东西,愣要找其中一个,还真有点不好找。

我只得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往里探,还他娘的这么黑,真是憋屈。

经过仔细观察,我倒是看出来了,这个地方的东西其实摆放的很有规律,就是都按着年份来的,那红山玉雕放的最远,我那个翡翠镯子放的比较近。

伍子胥是春秋末期的人,应该跟青铜器具的年代接近,于是我就跑到青铜器具附近去找。

青铜器具一般都比较大,我顺着找了一个遍,也没找到。

能给弄哪儿去了?这会儿外面熙熙攘攘的的声音微微泛了起来能让这个密封的屋子都透进声音来,不定外面闹成什么样了,侧耳一听,像是那些先生们没人能找到魃,开始疑心魃就藏在自己身边,互相怀疑,争着要验对方脖子下有没有黑斑。

真是闲的蛋疼。

我正寻思着呢,忽然听到一阵“啪”的声音。

那个声音短促又微弱,要不是我的耳朵灵,根本就听不到。

卧槽,这个屋子里面难道还有什么声音?

我起了疑心,顺着这个方向就找了过去,可却再也没找到能发出声音的什么东西哪怕是个阿猫阿狗。

这种地方都是珍贵秘藏,也不应该有阿猫阿狗。

难道……也有人跟我一样,趁乱潜藏进来,把门给锁上了?

我心里戒备了起来,让自己的脚步声也轻下来,能上这个地方来的,会是谁?

他妈的,我是很好奇,但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找平王鞭,不管是谁,你只要不碍事,咱们还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这么想着,我就继续找平王鞭,可还是没找到。

当初刘歪嘴的冤魂说的很清楚,明明就是在这里,咋就给没了呢?难不成……还让貂裘给带走了?可她这么多宝贝不带,为啥偏偏就带那一个?

我正寻思着呢,忽然一道破风声对着我的后脖颈子就给砍过来了。

那个力道来的又锋锐又凌厉,眼瞅着是要命的!

我脖子一偏就给躲过去了,那个破风声砸到了我身边一个玻璃柜子上,只听“哗啦”一声炸响,那个玻璃柜子应声而碎,里面的宝物哗啦啦掉了一地。

你娘,我后脑勺顿时就给凉了,不管是在哪儿见面,相逢总是个缘分,老子想跟你无冤无仇的,没必要一见面就下死手吧?

而第一道破风声刚过去,第二道破风声紧跟着又撵了上来,这次同样,又是很精准的对着我的后脖颈!

这个力道,把普通人的脑袋削下来都足够了。

我就地打了一个滚,那个破风声擦着我头皮过去了,撞在了一个粉彩大肚瓶上,“当啷”又是一声,大肚瓶炸了一个粉碎。

“咱们有话好好说!”我躲在了一个红木架子后面:“不知道是哪位朋友,跟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上这里来,不也是为了发财吗?你放心,我不耽误你,你也别耽误我,一拍两瞪眼,谁都摸不到好处。”

我这话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如果他是为了财来的,那也应该心里有点底子,我多硬生生躲过他两次攻击了,想也知道我的身手不会弱,对他理应是个硬骨头,能互不干涉,那是双赢,没必要穷追不舍。

可对方好像根本没T听见,又一道破风声,对着我就卷过来了。

这会儿我也反应过来了,这个破风声来的确实很急,但是非常纤细,还带着一点微微的响声鞭子……他用的是鞭子?

我的心一下就给提起来了,我说怎么找不到平王鞭,感情是你他妈的先下手为强了。

“朋友。”我压住一口气说道:“先来后到的道理我明白,但是……”

我这话还没说完,那一道鞭子扬起来的破风声,又精准的对着我打了过来!

能这么轻松的控制鞭子,打出这种效果,一方面对方肯定很有造诣,另一方面这平王鞭也真是个利器!

我又躲了一下,那一道鞭子打在了我身边的大柱子上,石灰粉“嘭”的一下就炸起来了,溅了我一身。

眼瞅着那鞭子一次落空,又来一次,我也不耐烦了。

嘿,特么说你胖你就喘,我的狠劲儿上来:“朋友,你既然不跟我客气,那我也不拿你当外人了。”

对方没理会我声音里面的威胁,只是认准我的位置,一下一下由着破风声往我身边抽。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凝气上来,鲁班尺一扬,斜着对着那个人就劈下去了鲁班尺削铁如泥,我不想伤了平王鞭。

而对方没有我这么多顾忌,似乎一心就是想弄死我,反倒是不在乎那么多财宝他打碎了不少呢还!

这让我更疑心了,难不成,是专程上这里跟我寻仇的?可他比我来得早,怎么就算出来我会在这个时候进来,还能提前蹲守?

我越想越纳闷,就想看看那个人是谁,可那个人的动作也快的要命,腾挪闪跃的来回在柜子之中穿梭打游击战,几道鞭子下来,玻璃碴子和瓷器碎片横飞,把这里的宝物给打了一个稀碎,搞得我都跟着心疼的吸凉气真是活糟践,要遭天谴的!

而正在这个时候,门“咔哒”就响了起来,就从门口的一丝光勾勒出的剪影,有人进来了!

卧槽,我心里一沉,这下好了,要被抓现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