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黑东西/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条件反射就躲在了一个青铜编钟后面。

这会儿被人发现了,不被当成贼才算是有了鬼不对,我这个行径,也确实是贼的行径。

这么一想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我安慰自己,是前一任屋主允许我来的,能被称为贼吗?那绝对不能。

与此同时,我反应过来,咋那个甩鞭子的不甩了?也躲起来了?

他妈的,看他那个阵势,不像是会怕人的啊怕人你弄那么大动静干什么,不是跟报警差不多嘛?

可这会儿打眼一看,那人又给消失了,保不齐跟我一样,缩在哪里了。

有胆子干没胆子认,你他娘的看来也是个怂货。

这会儿门口有人说道:“是听见里面有动静的。”

“没错,是听见了,可这里面不可能有人,老板娘走了之后,我一直在这里守着的……”

“你们看!”忽然有人大声说道:“你们看里面的东西!”

“嘶……”有人倒抽了一口凉气:“碎了,里面肯定出事了……”

怎么样,刚才被那个鞭子给打烂了的玻璃柜子,被伙计们给发现了。

“里面到底出什么事了?”因为单帮先生们属于外人,不能跟伙计们一样进来查看,听着伙计们说话,他们也跟着着急:“是不是魃混到这里去了?你们几个快让开,魃可不是好对付的!”

这些伙计虽然不是先生,但在这种店里做事,基本的常识也都还是有的,知道魃是多危险的东西,何况也听到了鼠相先生的现身说法,一个个也有点害怕,暗自商量:“这会儿怎么办?横不能坏规矩吧?”

“是不能坏规矩,可是非常时期,非常办法,你看里面东西都坏了,真要是魃弄的,那咱们不制止,里面损失会更大的。”其他几个伙计也都说道:“到时候老板娘来了,咱们几个脑袋也不够交代的。”

“这倒也是。”

他们是越商量越着急了:“说起来,老板娘上哪儿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啊,看意思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你们商量出什么来没有!”外面的单帮先生跟着叫唤了起来:“告诉你们,魃这种祸害,越快抓住越好,不然的话,乱子越闹越大,老板娘都说好了让我们抓魃,你们拦个屁,让开让开!”

“没错,你们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来个痛快的。”

说真的,在这种地方当伙计,要是薪水不高,我都心疼他们,天天担惊受怕,一不小心脑袋还被人当椰子吸了,真惨。

这单帮先生这么多,一个个气势汹汹的打算抓魃,伙计们本来就没有主心骨难以做决定,这会儿也就只能被那帮先生给冲散了,我觑见周飞一马当先就闯进来了:“好家伙,那个魃挺会找地方啊!”

“哎呦,你们看地上!”

其他的先生也跟着周飞蜂拥而进,一下就看见了满地的东西,眼睛都给直了:“哎呀我操……”

大家也都知道乱动别人的东西恐怕捞不到好果子吃,可一双双眼睛,还是忍不住盯着那些宝物:“这些供品,都真不错……”

“多少个管事儿的大浪淘沙留下来的,能坏吗?”

这要是被找到了,我非得被当成个贼给抓现行不可,那可就不好弄了,不行,一会儿我得趁着乱找找那个拿着鞭子的到底是谁,他要是带着平王鞭走了,可就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

这么想着,我稍微往后靠了一点,结果一手就按在了什么东西上。

是另一只手。

你娘,那个拿鞭子抽我的死玩意儿,也藏在这里了?好一个冤家路窄啊!

我手一紧就要把那只手给扣住,而那只手也反应过来了,飞快的就要从我手里给抽出去。

笑话,我能让你这么轻松就走了?我回身就要去扣他。

他知道我要来,身子死死的就往后一缩,身形太快我没看清楚他的脸,但趁着我分神,他一只手从旁边划过来,奔着我就要拍。

我下意识往后一躲,但手上的劲头没松,死死的就攥着他。

这个人的手指头很细。

正当我想看清楚这个人是谁的时候,周飞他们亮了灯,我的视力本来是很好的,可是冷不丁脑袋顶上一抹强光下来,也是会瞬间眼晕,就那么一瞬,我就看见一道光照在了那个人的脖子上露出了一块黑色的痕迹。

魃?这货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魃?

卧槽,按说不可能啊,平王鞭就是用来鞭尸的,这魃还能拿动平王鞭,使用平王鞭,得多厉害?

我人就楞了一下,而对方反应速度极快,手趁机就从我手底下抽出来了,接着“啪”的一声响,那道鞭子奔着我就卷了过来,我身子一低就躲过去了,但是我身后的大屏风拦腰而断,“卡啦”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正在众人面前,把我给露出来。

你娘,你打坏了东西,想着自己藏起来,把老子给推出去?

要死老子也得拉你垫背!

我一手旋鲁班尺就要砍过去,可是“锵”的一声,一个东西不偏不倚的砸了过来,正挡在了我和那个人中间,鲁班尺一砍,正把那个东西直接劈开了,那东西轰然两半,后面却已经人去楼空了。

谁特么这么会来事儿?

而与此同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魃在这里,我已经扣住了,大家抓住他!”

是周飞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而他抄起来砸在我面前的是个大青铜鼎。

那甩鞭子的脑子不错,还知道找背锅侠了,而且挺清楚,老子就是个资深背锅侠。

“看我生抓了他……”说着,周飞赶过来,低头一看我,一下就愣了:“大,大老板?”

“废话,”我没好气的说道:“你还认得我呢?”

“不是,这怎么回事?”周飞眨巴了半天眼睛:“魃呢?我们正在找魃呢!”

“我也正在找呢!”我说道:“刚才还在那里,我差点就抓到了,你这一家伙下来,别说弄他了,老子都差点让你给砸死!”

周飞一听我这么说,脸色顿时就给吓白了:“大老板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刚才说魃刚才就在这里?它跑哪儿去了?咱们人多力量大,一起抓他!”

我指着那个青铜鼎后面说道:“刚才还在这里呢,这会儿早跑了,上哪儿找去。”

众多单帮先生探头就找过来了,可为时已晚,我指的地方别说魃了,连他娘个魃毛都没有。

这会儿陆恒川冷不丁的从我后头冒出来:“你怎么这么没用呢?折腾了这么半天,愣是没找到?”

“废话,你知道个屁,刚才可难弄着呢!”我指着那些被打坏了的东西:“不知道是谁来的早,比我先一步拿到了平王鞭,都是他给打坏了的。”

“你没看见是谁?”陆恒川问道:“你不是一直自诩鸡贼吗?”

“放屁,老子什么时候自诩鸡贼了,老子是充满了人生的大智慧。”我瞪了他一眼:“不过,那人速度是挺快,我也没拿准那到底是谁。”

“你说人没了,也没看见?”这会儿有脾气暴的,指着我就说道:“该不会贼喊捉贼,你就是那个混进人群里的魃吧?”

“啊?”我一愣:“我是魃?我浑身上下哪儿像个魃了?”

“要不是你,那这里的东西都是谁砸坏的?”也有其他几个先生对我起了疑心:“这不对,你口口声声说有个别人,可除了你谁看见了?你该不会是被我们抓了现行,才临时编了一个什么东西出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