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琵琶骨/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没等我进门,只听“咣”的一声,像是有个什么特别沉的东西砸在了门板子上,发出了一声闷响,而锅炉房的门关着,门缝里面,已经淌下了血来。

你娘,我手一划,鲁班尺寒光闪闪的削过去,一下就把门给断成了两截子,之前靠在门前的东西稀里哗啦的就跟着门一起倒向了外面,一个无头尸体姿势不雅的扑在了门口,看着那身制服,也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嘶……嘶……”里面传来了一个带着气声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嘬酸奶。

我转头看过去,就望见了一个人坐在里面,捧着个圆东西死命的吸。

跟鼠相先生看到的一样,那个人拿着的,是个人脑袋。

“魃!”

忽然我脑后一阵尖叫,倒是把我吓了一个激灵,回头一看,小二来了,瞪着眼睛,就往里面望,脸因为兴奋恐惧夹杂,红的像是只公鸡。

“你他妈的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嚷什么?”

“哥,我误会你了!”小二紧张的喘息起来,瘦弱的胸膛起伏的是翻江倒海:“原来真正的魃在这里……”

你娘,你还不算太傻。

“他们冤枉了你,现在我去把魃给抓住,给你洗刷冤屈!”小二举起他的家伙就说道:“看我不……”

“你还是别了。”我一把将他给拖回来:“你个生瓜蛋子除了送人头,还能干什么?给老子哪儿凉快哪待着去!”

“那不行,老板娘说了,见者有份,谁抓住了是谁的!”偏偏小二还挺激动:“你不能自己独吞!”

说你傻你是真傻,送人头人家都不稀的砍你。

都说好言劝不了赶死的鬼,我这好言还没说完呢,小二从我挡着他的胳膊底下钻进去,一张手就撒了一大把的糯米粉。

这糯米粉一闻也知道是陈的,根本没有米香,五谷辟邪,就因为这些东西向阳而生,带着阳气,你这糯米粉闷了多长时间了,肯定早他娘的过期了,也舍不得换,还辟个屁的邪!

而他下手倒是并不吝啬,糯米粉一撒出去,满地的鲜血上都跟下了雪似得,白茫茫的铺上了一层,把那个捧着人头的东西一下就给罩上了。

“看你还往哪儿跑……”

我没法子,跟着就冲了过去,只见二子一手从怀里抄起了泡过黑狗血的麻绳,奔着那个捧人头的身影就投过去了。

那个身影抬起手,一下就把狗血麻绳给扯断了。

二子当时就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能吧,它怎么可能不怕麻绳……”

而那个身影一手抓着二子就过来了,凌厉的跟风一样,糯米粉果然不能把它给怎么着了。

“你个傻子,都说这不是一般的行尸了,你他妈的非要作什么死!”我只得伸手把他给拉回来了,鲁班尺“锵”的一下,就把那个白茫茫的身影格住了:“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这玩意儿你对付不了,给我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二子哪儿有我力气大,被我这么一搡,整个人咕噜噜的就滚到了门外,跟个元宵似得,滚了一身糯米粉带鲜血,还是不死心:“那不行,我也看见了,我也得分一份儿!”

说着,拿出了一个黑漆漆硬邦邦的东西,对着我和那个魃就砸了过来。

眼瞅那东西跟个炮弹似得,我一侧头就躲过去了,而那个腥膻的味道黑驴蹄子?

这个魃身形特别灵敏,也给躲过去了,一张嘴满口的都是血腥气,冲着我就扑过来了。

不管什么行尸,一下就是下死劲儿,魃也一样,现在要是能把它给卡在什么地方就好办了。

我这么寻思着,就开始找能卡它的地方,结果二子那个搅屎棍越挫越勇,眼瞅着我能把魃给拦住,他又开始不甘示弱,一挂鞭点起来,对着我就给抛过来了:“哥,我来轰它!你拖着它,咱们合作,悬赏五五分!”

我分你妈!

眼瞅着那挂炮仗跟一条大蟒蛇似得,特别人性化就缠在了我脖子上,这把我给气的,不怕魃一样的对手,就怕二子一样的队友!

“死鱼眼,你他妈的上哪儿去了?”

我只好松开魃,将噼里啪啦作响的炮仗从脖子上往下拽,炮仗的烟气特别熏人,我禁不住双眼泪横流。

“来了,”死鱼眼的声音施施然的响起来:“我找点零食边吃边看……”

“看你妈,”这坑爹货还真是事不关己己不关心,竟然还有心情去找零食?

“给我摁住他!”

陆恒川一听,声音顿时凛冽了下来:“你扛不住了?”

“哥,你要摁它,我来!”二子虎了吧唧的还要往上赶,而与此同时,那个魃伸手也要往我身上抓。

我肚子一缩躲过去了:“我扛得住,我的意思是,死鱼眼,你把二子给我摁住了!”

“啊?”

两个人异口同声,而这会儿我躲过了那个魃又一下子,魃可能也是恼羞成怒了,手一掀,奔着我就来了个黑虎掏心,我身子往后一折,顺手又用鲁班尺把断成两半的木门挑了起来,挡在了我和魃中间。

魃的爪子一冲,直接将木门穿透出了五个窟窿,险些就插到老子身上了。

这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像是很久之前,我做过同样的事情……

但还没等我想好,外面“啪”的就是一声响:“你干什么?把我家二子松开!”

是那个四爷爷的声音……

陆恒川也没成想又来一个程咬金,而二子这会儿也不识时务的喊道:“四爷爷救救我!我要去打魃!”

四爷爷岁数虽然大,但还是猛的个廉颇似得,对着陆恒川就下了手,陆恒川尊老爱幼,没打算真把四爷爷给怎么着,一躲闪,就被四爷爷这个老江湖给抓住了空门,二子跟个泥鳅似得,滑过来又给我添乱,一家伙奔着已经被我给卡住的魃就下来了:“哥,这功劳,必须有我一份!”

后心一凉,我悲伤的想,真的,人不能跟命争,我他娘的这个倒霉劲儿,我是真认了!

眼瞅着二子的家伙一下来,倒是把卡住了魃的门板给当场打碎,魃一下得了外援,重获自由,举起手对着二子就冲了过去。

二子见状,立马拿起家伙挡,结果家伙正把那个魃的脸给擦了一下。

魃的脸从血污和糯米粉之中露了出来,是一张绝美的女人脸。

二子一下看愣了:“怎么可能……”

接着,他转身就看我:“哥,咱们是不是弄错了?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魃?”

我一把就把他拉回来:“你傻逼啊!”

魃管你可能不可能呢!另一手早对着二子下去了。

我就算尽力把他往后扯,可魃的速度也特别快,跟着就扑了上来,二子如果是我,往左边一闪就躲避开了,可他的身手哪儿有我灵敏,简直笨的一比,眼瞅着是躲不过了,忽然有个人直接挡在了二子面前,魃的一只爪子,穿过了那个人的肚子。

一股子血溅出来,撒了二子满脸满身,他一下就给愣了:“四爷爷……”

“二子,我早跟你说,这东西,你对付不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四爷爷那苍老疲倦的声音,无力的响了起来,接着,人就从魃手底下给滑下去了。

“四爷爷……”二子撕心裂肺一声哭喊,就要把四爷爷给抱起来,我趁着这个机会,从后面包抄过去,一鲁班尺穿透了魃的琵琶骨,结结实实的就把她给钉在了墙面上。

“好久不见啊。”我盯着那个绝美的女人脸:“我说怎么你跟我那么大仇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