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龙凤魃/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了,之前我还算是猜测,毕竟我没啥实锤,认人这事儿,也跟捉奸成双捉贼拿赃一样,得讲证据,但真正让我确定她就是雷娇娇的,是白的突然出现。

貂裘下面的东西特别快,连我都没咋看清楚,而白虽然厉害,比我还是差一头的。

而白出现在了这里,在貂裘前挡住我的时候,按着貂裘的那个速度和出手,白挡不住——就算吃不上什么大亏,也得挂点彩什么的才对。

可白在给我卖命的时候,竟然毫发无损,安安稳稳的坐在了大厅里,还能跟周飞喝酒。

这明什么,明貂裘对白手下留情了。

要是白有陆恒川那种长相,让貂裘舍不得下手也就算了,可白一瞅就是娶不上媳妇的屌丝样,谁能对他手下留情?除非是之前就有的老交情。

而白一辈子,眼里就只有一个女人,雷娇娇。

更别,跟我有仇,恨不得弄死我的女人,雷娇娇算是头一份。

毕竟杀父之仇,夺家之恨,我还占过她不少便宜。

她上次从城隍庙给逃出去,我就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只是我也没想到,她能搭上了靠山——也对,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利益相关,大可以联合作战。

外带本来她就挺有钱的,有钱的话,什么困难,都没那么困难。

我瞅着她那张脸:“你这个面具,是不是也是当初顾瘸子的手笔?多少钱买的,我也有点想要。”

这种能给人换脸的东西,简直就是神奇外挂,时候看武侠剧我就特别羡慕,没成想还真能看见。

她盯着我,眼睛里都是火——像是恨不得当场就把我给火化了。

我看她不搭理我,横不能俩人一直“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啊,就继续热场子:“不过你为了找我报仇,牺牲做的也挺大啊,真是辛苦你了。”

着,我就看向了她的貂裘。

“是不是,”她终于勉强开了口:“你连我貂裘下是什么也看到了?”

“真没错。要不我干啥去学这个摇铃铛呢,我又不想当什么演奏家,这玩意儿还挺累手的。”我继续晃荡着铃铛:“对了,我会挺多曲目的,要不你点播一下吧。”

那张陌生的美丽面庞露出了我很熟悉的表情——恨:“李千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知道,”我摆了摆手:“你已经用行动证明过了。”

着,我真的把铃铛的声音换了一个调子,越来越急促——对最难对付的魃。

她的身体跟要塌下来的塔一样,像是快控制不住了,但她还是在忍着。

“现在你衣服下面藏着的东西我都知道了。”我把铃铛的声音晃的越来越快:“我可能还没见过这种魃,出来认识认识。”

话音刚落,雷娇娇的貂裘跟开了锅的水似得,剧烈起伏了起来,雷娇娇虽然拼尽全力来稳,却怎么也稳不住。

“嘶拉”一声响,那个貂裘被底下的东西扯破了,显然底下的东西特别锋锐,貂裘那么结实的东西,硬是被撕的干脆利落。

没几下,貂裘就成了一团子破布,七零八碎的落在了地上,露出了下面的东西来。

除了雷娇娇那光洁美丽的身体,和长长脖颈下那一团子黑色痕迹,跟我想的一样,上面还趴着四个又干又瘪的——人。

不是成人,是幼童。

具体来,是“童男童女”。

古代有一种习俗,就是“殉葬”。原因就是死者打算到了阴曹地府,继续享受前呼后拥的童仆。

这“童男童女”的殉葬,是其中最残忍的一种。

七八岁,正可人疼的俊俏孩子,要被从头顶开出一个窟窿,灌上水银,这叫做定。

这个“定”,也就是防腐的意思。那种“水银秘法”,据能把孩子的血液,眼睛都变成了水银质地,永远活灵活现的闪动,跟活人一样,永生永世的留在墓穴之中给主人陪葬。

这种孩子必定要一男一女的匹配着来,年龄相貌都要相似,龙凤胎最佳。

眼瞅着这几个龙凤胎童男童女,就是被练成“魃”了。

跟供奉灵哥一样,童年的“魃”也是心智不开化,往往会非常信赖喂养自己的人——孩子的性就是依赖大人。

他们还没有什么成熟的心智,很容易被利用,而且只好哄好了,也不太会对“主人”有反抗,外带有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和不甘,再加上对把自己从困境桎梏之中带出来的人,是有感激之情的,做起事情来,会分外卖命。

这种魃非常稀罕,比女魃之类的更加少见,叫“龙凤魃”,双胞胎自然是齐心协力的,配合的特别好。

而龙凤魃依赖大人,所以他们瘦的身材,会壁虎一样的附着在雷娇娇身上。

一对已经可遇不可求,现在这里竟然有两对,还真是下了血本了——保不齐,是从哪个大墓里面弄到的。

现在看意思,雷娇娇已经将自己的血喂给它们了,这跟签订了契约一样,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跟我和“我兄弟”一样,伤害到了雷娇娇,龙凤魃也会痛楚难当,打了龙凤魃,雷娇娇也会跟着难受。

她要是干了这事儿,那一辈子,都得带着这四个东西,甩不开,挣不脱。

这四个东西跟她也是心意相通的,可见之前弄死了刘歪嘴的,也是这玩意儿了。

之前那个女魃,估计也是被拿来吸引注意力,免得我怀疑她的,可惜啊,那个女魃,她没看好,给跑出来了。

现在,这四个龙凤魃已经听到了我的铃声,一个个都特别焦躁,细瘦的身体在雷娇娇苗条的身上爬来爬去的,口中还发出了“嘶嘶”的气声,显然是很想过来,可是雷娇娇死命控制着,就是不让它们过来。

而一张嘴,这几个龙凤魃都露出了四排牙齿——他们死的时候,应该正是在要换牙的岁数,新牙齿没来得及顶出来,旧牙齿还没来得及掉下去。

这个景象我是真的从来没见过,美女光洁的肌肤上,攀爬着几个怪物,诡异的要亲命。

“我就,你这宝贝还真不少。”我瞅着那四个龙凤魃:“在哪儿弄的?”

“你跟管不着!”雷娇娇一咬牙,手上一闪,已经把平王鞭给抄在了手里,对着我就抽过来了。

我一偏头躲过去,身边的桌子瞬间就被打了一个粉碎,这会儿我还想起来了,第一次在三鬼门遇见雷娇娇,她好像就用鞭子抽我来着——对,她本来就会这一手。

之前她是故意装成要出门的样子,躲在了掌柜仓库里面,给我来了个大变活人的伏击。

“你这次弄死刘歪嘴,就是为了这个鞭子吧?”我一边摇铃铛一边躲闪:“未卜先知,知道我一定会来找这个鞭子?”

雷娇娇不回答,阴沉着脸,一股劲儿就往我身上抽。

我打了个滚,滚到了桌子底下,只听头顶上“当”的一声响,那桌子直接被雷娇娇给劈开了,好酒好菜掉了一地,我咂咂舌:“你别让我糟蹋,你怎么自己糟蹋呢?”

到了这里,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铃声的节奏有点变了。

奇怪,我没摇错啊!转头一看,我头皮顿时有点发炸,一大块肥肉不知道从哪儿飞溅过来,正粘在了铃铛里面的“舌头”上,声音一下就哑了,要不倒霉催的呢,这他娘的也太巧了吧?

还没等我骂娘骂出来,耳边一阵风声起,我一抬头,四个龙凤魃张开了带着四排牙的嘴,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