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重相见/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妈个蛋了。

我扬起了鲁班尺来,就把离着我比较近的拿来两个给打飞了,而后边有一个特别灵巧,奔着我肩膀上来,张嘴就要咬下去。

我能让你咬?鲁班尺竖起来就插在了那货跟我的肩膀中间,这一下来的快,那个小凤魃一嘴牙“铿”的一声就咬在了鲁班尺上。

鲁班尺无坚不摧,这会儿也没坏,而凤魃这一嘴牙也不善乎,两下竟然还给僵持上了。

我正要对付那个凤魃呢,“嘶”的一声响,另一只小龙魃也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我另一边肩膀上,奔着我脖子要咬下去。

龙凤魃心意相通,龙魃是想着围魏救赵,把凤魃给救了。

趁着这个龙魃还没站稳。我身子猛地一矮,落得太快,龙魃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被我甩在了半空,我一脚挑起来。跟踢球似得,就把那个龙魃给踢出去了。

“通”的一声响,龙魃穿破了一道窗户,把窗棱子砸断了。

那个龙魃受伤估摸不轻,与此同时,雷娇娇和凤魃都倒抽了一口冷气,也就趁着凤魃抽冷气,她咬着我鲁班尺的力道就给松开了,我没留情,一鲁班尺扫下去,只听“丁零当啷”几声,那个凤魃一嘴的牙掉了一地。

这一下子,雷娇娇身子也忍不住退了一下,但她强忍着这个疼,一手扬起了平王鞭对着我重新抽了下来。

难怪那天在库房里面能用这平王鞭呢。感情她是带了魃,自己还不是魃。

我一边想着,一边偏头避让过去,一边伸手去抠铃铛里面的肥肉。

这会儿陆恒川他们早就听见里面的动静了,陆恒川的声音立刻从外面响了起来:“野猪,你怎么样了?”

“没事儿,”我大声说道:“你们别进来,我好着呢!”

其实我之所以带着陆恒川他们,也是怕小白会闯进来,小白在进门之前,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是因为他已经知道貂裘就是雷娇娇了,他打算来倒戈相向的帮雷娇娇——帮完了雷娇娇,什么时候跟我还人情,那就得看他的心情了。

让死鱼眼他们守在了门口,倒是可以把小白给牵绊住,免得一起给我添乱。

我一边躲鞭子一边摇铃铛,忙的简直要炸,可铃铛一旦沾染上了肥肉,怎么也摇不出之前的脆响。

真是日了狗了,眼瞅着之前被我打飞了的那两个龙凤魃对着我又冲过来了,眼珠子一转,假装就没躲闪过去,让自己的动作慢下去,那两只龙凤魃对着我就“嘶嘶”的冲了过来,眼瞅着就要咬住我了,果然,雷娇娇一双眼睛也盯了上来,似乎等着我被龙凤魃给制服了。

可我一把就将鲁班尺甩出来,将这一对龙凤魃拍在了地上。

两个龙凤魃一起发出了闷响。

雷娇娇显然也被这一下带的吃痛,外带被我耍了的怒意。一把扬起了平王鞭冲着我就扫了过来,我一脚就把两个龙凤魃踢起来,正在我前面挡住了那一鞭子。

雷娇娇这才知道我是怎么个打算,脸色简直要绿,但是鞭子一出去。她根本就收不回来,眼瞅着龙凤魃被那一鞭子死死的抽上了,顿时就没声响了。

接着,跟两块破布一样,直接落在了地上。

不动了?

我好奇心起,还拿起了桌子腿戳了戳,确实不动了。

卧槽,平王鞭打行尸,还真是一打一个准,连魃都搞得定!

“啊!”雷娇娇跟我一样,确认了这一对龙凤魃用不了了,顿时就没法控制的尖叫了一声,她死死的盯着我,美目一下就泛了红,什么也顾不上了,抄起了鞭子“啪”的一下又冲着我打了过来。

“野猪,真没事?”陆恒川的声音在门外越来越紧张了:“你该不会已经死了吧?”

“去你妈的。”我躲过了这一鞭子,大声说道:“你个不孝子别特么没事儿咒你爹。”

而雷娇娇一鞭子一鞭子,不停的往我身上抽,这么腾挪闪躲也是很费精神的,我有点不耐烦了,打算速战速决,一转身躲在了柱子后面,鞭子打破了柱子,我则打眼一瞅,瞅见后面一把椅子,一把就抄起来了,接着自己身子闪过了,假装要露头,雷娇娇自然一鞭子卷过来了。我趁机把椅子挡了上去。

鞭子缠在了椅子上面,一时拉不回去,我趁着这个机会,一头冲着雷娇娇就撞过去了。

她力气根本没有我大,一下被我撞了个老远。但是手就死死的攥住了平王鞭,青筋毕露都不肯松开。

“我说你这是何必呢?”我叹口气:“你打不过我。”

“就算打不过你,我也要试试,”雷娇娇把一口牙咬的格格响:“哪怕死在你手上,也认命!”

而这会儿后背风声一起。之前那个凤魃起来,应该是对着我后脖颈子给冲过来了。

我一手握住了雷娇娇的手,扬起了鞭子抽在了那个凤魃身上。

雷娇娇虽然在挣扎,可哪儿挣扎的过我,眼睁睁的看着凤魃被平王鞭抽了。也跟个死苍蝇似得落在了地上。

四个龙凤魃被抽了三个,还剩下一个,被我打掉了一嘴牙,也没什么攻击力了。

“那好吧。”我只好说道:“你想认命,就来认命。”

说着。就要把雷娇娇的手给抠开。

可正在这个时候,门口一阵巨响,一个矮小的身影就冲进来了,跟个炮弹似得,对着我身上就撞。

我轻轻松松就闪避过去了。而且对这个阵势早就熟悉了:“小白,你不能总是翻脸不认人,你愿意当孟获,我还不愿意当诸葛亮呢!”

“你动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动娇娇!”小白沉下脸,身子微微往下俯,是个随时准备进攻的身形:“你放过她!”

“我乐意放过她啊,”我说道:“我答应了银牙,给雷婷婷留下最后一个亲人,可是,是她不乐意放过我。”

一听我提起了这码事儿,雷娇娇的眼睛顿时就给红了:“你别给我提那个吃里扒外的女人,她根本不配姓雷!”

这事儿你说了不算啊!她身上流着的,好歹也是银牙的血。

不过这话我没来得及说出来,雷娇娇挣脱不开我的手。自杀式的就往我脑袋上撞。

卧槽,这一撞,我是没什么,你这头骨不想要了?

我一偏头闪开了,声音一厉:“告诉你。你这仇本来也跟我报不着,从头到尾,是不是都是你们在缠磨我?我还告诉你,你要是没完没了,我也只奉陪到底了!”

反正。老子不是第一次说话不算数了,见怪不怪。

撞了一个空,我一手挡在了她头上,结果力气用的大了一点,只听“刺啦”一声。一个轻如蝉翼的东西忽然跟个面膜似得,从雷娇娇的脸上给脱下来了。

重新露出了那个有几分狰狞的脸来,状似夜叉。

这会儿周飞和陆恒川也闯进来了,陆恒川见过这个脸,没怎么意外,周飞见多识广,最多是愣了一下,偏偏有胆子大的伙计前来探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正看见了雷娇娇的那张脸。

只听“妈耶”一声,那个服务员没忍住给叫唤起来了:“鬼……鬼耶……”

小白脸色一下就变了,他和我都清楚,雷娇娇最在意的就是容貌,这下子,算是刺激足了。

我心里也给提了起来,没有狗急了跳不过去的墙这雷娇娇别真给逼成什么样吧?

没成想。雷娇娇忽然笑了。

那个笑凄怆又诡谲,跟传说之中的姑获鸟一样,带着一种特别不吉利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