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苦情戏/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这一笑,笑的我心里瘆得慌,白的表情也一下给变了,当然了,他是心疼:“娇娇,你别这样……师父不在,以后我照顾你好吗?”

我又有了一种当上了法海的感觉。

“你?”雷娇娇笑着看着白,嘴角勾勒出个特别可怕的笑容:“你不是还想着保护他吗?”

“你听我,我也是情非得已……我先前找不到你!可是现在找到了,我就会一直陪着你的!”

白还想着争辩,雷娇娇冷笑了一声,别过头,连看都不肯多看白一眼。

我实在受不了他们俩在这上演苦情戏码了,打算着快刀斩乱麻,赶紧把平王鞭给抢回来,可雷娇娇的手像是焊死了,就是不松。

一股子暴戾从我后背升了起来,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特别可怕:“你给我松开。”

“你把我的手砍断了吧。”

雷娇娇冷冷的回答,听上去毫不在乎。

我吸了一口气:“咱们俩的仇没法和解,但你为什么不想想真正的元凶是谁?你别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雷娇娇背后的人,只有大先生。

因为大先生怕我弄到平王鞭,才先下手为强了。

看来他每次做事都有两手准备,坑我坑成功了有一手,不成功了,还留一手。

雷娇娇在这个地方当了管事儿人,就是他安排的后路。

“你告诉我,”我接着问:“那个老东西现在在哪儿?”

屁股他们,恐怕现在也都在他手上,拿来当阴我的筹码。

“我觉得我会告诉你吗?”雷娇娇狞笑:“我输给你,是我没本事,要是我真死了,就指望着他给我报仇,我凭什么告诉你。”

“行,”我眼神声音都冷下来:“那咱们就来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手硬。”

话音未落,雷娇娇一根指头“咔哒”一下就给断开了。

十指连心,她整个人都颤了一下,脑门上顿时就沁出来了一层汗。

但她跟上次在城隍庙里一样,咬着牙,就是一声不吭,就连剩下的九根手指头,都还死死的攥住平王鞭不松手。

倒是白已经忍不住了,强忍着才没有扑上来,嘶声喊道:“你放开她!李千树,你不是人!”

是啊,连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还算不算是个人。

“我能治伤。”我接着道:“你把他的下落给出来,我包准你立刻就能好,干嘛非让自己这么受罪呢?”

雷娇娇不吭声,罗刹似得面孔上还是似笑非笑的,损伤严重的脸一下就变了形:“受罪,比起之前的事情,这也叫受罪?”

我心里明白,她公主似得日子,因为我的出现,全毁了。

可这事儿都是你跟你老爹自己找的,我也想活着,在你们眼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们可以为了三脚鸟弄死我,我就没资格活着?

“好。”我接着摸向了她的无名指:“第二根,咱们慢慢来,我有的是时间,你想耗着,那就耗着。”

“野猪,给我心点!”

冷不丁陆恒川来了这么一句,我立马就觉察到,白实在是忍不住了,一脸阴狠,跟飞蛾扑火一样,冲着我就撞过来了!

我一转身把雷娇娇架在前面了,白一愣,生怕碰到了雷娇娇,手迟疑了一下,趁着他这么一迟疑,我一脚就把他给踹远了,冷冷的道:“你打不过我,别费这个劲儿了。”

白的眼睛赤红赤红的,像是不顾一切,对着我,又是一头冲,周飞想着过来帮忙,我摆了摆手让他们别做无谓的牺牲——白是打不过我,但是打其他人,绰绰有余。

眼瞅着白手里的阴沉木化石一转,奔着我砸,我倒是抓住了雷娇娇的手,对着白就来了一鞭子。

“唰!”

平王鞭一出,锋锐无比,白的膝盖被我精准的抽上了,他身子一个踉跄,整个人就扑在了地上,裤子上的伤口汨汨淌了血,皮肉翻卷,露出了雪白的骨头碴子。

“李千树!”雷娇娇就算心如死水,到底也没忍住白这么受罪——人心都是肉长的,白这么倒霉是为什么,她心里清楚。

“干什么?”我盯着她笑:“想开了?”

“你冲着我来,对白下这么重的手,算什么本事!”雷娇娇咬牙切齿:“你不要脸!”

白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带了几分喜悦,像是根本没觉出那个疼来——而这个喜悦,也是偷偷的在喜悦,像是不敢露出来,被雷娇娇给看见。

“这些事儿,不都是你们教给我的吗?”我嘴角一斜:“是不是有个歌儿,就叫《那些年前,那个姑娘教我的事》?就是这个意思。”

“你……”雷娇娇咬紧了牙,下颌骨的线条更可怕了,跟大灰狼似得。

“再了,以前呢,我是正道上的好先生,不做亏心事,”我施施然的道:“可现在不一样了,我是魁首,不多做点伤害理的事情,我怎么担得起这个名字呢?”

雷娇娇似乎恨不得把我给生吞活剥了,可是她现在因为龙凤魃的缘故,元气大伤,支撑到现在,也就凭着对我的仇恨了:“这个魁首,你做不长。”

“谢你吉言。”我答道:“那咱们可以走着瞧呀!”

这会儿白勉强支撑着,还想奔着我扑,我一鞭子再甩下去,白的一条胳膊也给断了,整个人一个倒仰,就躺在了地上,他想爬起来,可怎么也爬不起来,但还是坚持着,让自己处于一个能看得到雷娇娇的角度——他放心不下。

“你这个傻子,你怎么这么傻!”雷娇娇像是实在坚持不住了,对着白就喊:“你为什么要来!如果你不来,也许这个仇我就报了,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李千树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是他的帮凶!”

“娇娇,我也不知道,我如果知道的话……”白咬着牙,低声道:“多难的事情,我来做,我不会让你受这么多苦。”

雷娇娇单薄的身体,在我怀里颤了一下。

半晌,她才问道:“为什么?”

白一开始没听清,还抬头怯生生的瞅着她。

雷娇娇大声问道:“为什么你要为我做这么多事。就因为我爸爸当初把你从献图门给抱回来?我告诉你,那是我爸爸做的,跟我没关系!”

我呢,白的这个身段,跟献图门的那些个杀手是一模一样,果然是带着献图门里的基因,不知道里面还有个什么故事。

“不是,”白慌慌张张的就道:“师父把我给带回来,我当然感激不尽,我早发过誓,我这条命,都是师父的!我对你……我对你不是……”

白越越慌张,瘦的身体也因为伤,也因为慌,瑟瑟发抖,显得特别畏怯——一点也不像是平时那个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狂妄的白了,他犹豫了半,才像是下定了决心,吼道:“我喜欢你!”

雷娇娇一下愣了。

他妈的,画风转变太快,我暗自想到,一场复仇戏,咋还给变成言情戏了?这一出,郎情妾意偏偏不能在一起,活脱脱是水漫金山寺啊。

周飞都听呆了,而陆恒川则听的更有滋有味了,还拖了一把椅子坐下了,摸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嚼了起来。

而白这厢,像是豁出去了,继续吼道:“我以前不敢,是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你!到现在,我还是觉得我配不上你,但是我非不可,打进了三鬼门,第一次看见你,你穿着一条白裙子,在三鬼门门口烧纸钱,烟灰扬起来,里面露出了你的脸,我当时就看傻了!而且,你对我笑……第一次有姑娘,对着我笑。”

也是,普通姑娘,一般会被他直接吓哭。

雷娇娇张了张嘴,什么也没出来。

“后来,我跟着师父学艺,什么也不懂,胆子,还怕鬼,其他的黑先生都笑话我,我根本没资格进三鬼门,让我继续出去干献图门该干的事儿,杀人见红去,这里不适合我,他们还用方术,把我吊到了三鬼门里面吓唬,是你把我给救回来的!”白嘶声道:“你还跟我,不用管他们,你觉得我很好,你知道吗,就为了你这一句话,我就发了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成为最厉害的黑先生,我就是不想让你失望!”

难怪呢,我白资不行,按理成不了现在的这个能耐,原来是因为雷娇娇一句话,有了信仰了。

有信仰的人,战无不胜。

雷娇娇这才勉强道:“就为了这个?这都是事……”

“这不是事!而且。”白的脸其实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起来了,但他那个羞赧的样子还是很明显:“你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好看的女人。”

“好看?”雷娇娇不听还好,一听这个,沙哑着嗓子笑起来,自嘲的道:“我这个样子,好看?”

“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睁着眼睛瞎话啊……”没见过雷娇娇原貌的周飞忍不住来了这么一句,被陆恒川当场踹了一脚。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好看!”白跟宣誓什么似得,特别严肃的大声道:“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那个雷娇娇,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雷娇娇!你好看,是因为你整个人都好看,不单单是那张脸。”

一听这一句,就知道他有多不善言辞了。

但我硬是给听懂了。

他是,他喜欢的是雷娇娇这个人,不是那张脸——这叫啥来着,爱屋及乌还是啥?不记得了,我词汇量也不怎么丰富。

显然,雷娇娇也听懂了,她无声无息,却流下了一脸的眼泪。

“行了,你们差不多得了,”反正也当上了法海了,我索性梗着脖子当到底:“够了没有,够了,我要掰她手指头了。”

“李千树!”没想到白忽然扑通一下就跪在了我面前:“我承认,我打不过你,我一辈子可能都打不过你,但我求求你!你放了娇娇,你条件,不管上刀山下油锅,我给你做!”

我都愣了,白——对着我下跪了?那么硬的一个汉子,在城隍庙被鲁班尺给穿了,别人踹他,他都不跪,现在为了雷娇娇,跪的这么痛快。

“你给我起来!”雷娇娇受不了了,在我怀里就挣扎:“三鬼门里,没有你这种软骨头!”

“娇娇,我这命虽然是师父救回来的,可我一直……”白抬起了头,掷地有声的道:“是为你活着的!”

其实,但凡是个人,谁看了这个场面不感动呢?可我现在已经不是个普通人了,我看到的,只能是对我有好处的地方。

现在雷娇娇显然已经被白给感动了,我要是拿着白要挟她,她不可能不把知道的事情给出来。

“既然你们是一对苦命鸳鸯,那我作为法,不,作为魁首,就成全你们吧。”我一把抓住了雷娇娇手里的平王鞭,对白道:“你不死,必然会给雷娇娇报仇,就是我的后患,我就先弄死你,然后再送雷娇娇上路,你们俩,这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儿。”

这种话,时候看香港武侠剧,反派都是这么的,所以我脑子里是滚瓜烂熟——只是没想到,我一心是想当乔峰的,却干上了段延庆干的事儿。

话音未落,我抄起了雷娇娇的手,就要把平王鞭给挥起来,白吸了一口气,盯着雷娇娇,竟然还给笑了:“娇娇,对不起,我是拖累你了,我也没有救你的本事,就先走一步……但是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不管过去多久,我在底下,等着你,阴间的魑魅魍魉那么多,我不求别的,就想着,给你开道……”

不善言辞的人起了情话来,杀伤力才更大。

“废话完了?”我正要用了这个力气,忽然觉出来,雷娇娇的手给松开了。

我侧头看着她,她则直直的看着白。

白难以置信的望着她:“你……”

雷娇娇转了脸,没有看白,而是看向了我:“你放了他,你想问什么,我。”

“娇娇,你这是为什么!”白一下就给急了:“我知道,你跟李千树有不共戴的仇,我师父也……”

“我知道。”雷娇娇冷冷的道:“他是跟我有不共戴的仇,我也确实想报仇——可是我不想让你死。”

白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娇娇,你,你什么?”

“我,我爸爸已经死了,我已经跟雷婷婷反目成仇了,我的脸,也已经毁了,所以我不想失去的更多了。”雷娇娇清晰的道:“李千树,这个买卖,你做不做?”

“做做做,必须做!”我立马道:“只要你出来,你的这个白,我双手奉还。”

雷娇娇嘴角翻起来,大概是个苦笑,可惜展现出来的是个狞笑:“完了,你必须放我们走。”

“没问题。”

其实,我本来也不愿意杀人,我又不是干爹,不吃勾魂这碗饭——只是我做的时候,迫不得已。

你不杀人家,人家就要杀你。

雷娇娇这才讲述了起来,原来一开始,是大先生找到她的。

大先生知道我和他们老雷家之间的恩怨纠缠,就问她愿不愿意报仇。

她当然愿意报仇了,她做梦都想。

大先生就跟她,报仇可以,但是你得吃亏。

她什么都没有了,哪儿还怕吃什么苦。

所以,大先生给她找到了龙凤魃在身上,还给了她一个顾瘸子年轻时做的人皮面具,让她改头换面,上这里找一个平王鞭,再把平王鞭控制在手上,只要李千树再次回到了这里,他就一定会对着掌柜库房下手,你找到机会,用平王鞭把李千树身上的东西给打下来,那你的仇,也就可以报了。

看来大先生知道,但凡在灵哥那里弄不死我,我既然已经弄清楚了他对付我的目的,就一定会来找平王鞭。

这对雷娇娇来,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有了龙凤魃,心念之间,就能操控龙凤魃,外带她那个美艳的外表,神秘的来历,引什么男人上钩都不成问题。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刘歪嘴就这样成了雷娇娇第一个牺牲品。

只是雷娇娇没想到,就算把刘歪嘴的嘴给挖下来了,刘歪嘴照样还是想法子,来跟我通风报信了。

“还有一件事情,如果我告诉你了,你一定会很高兴。”雷娇娇道:“我知道,你的貔虎犬,还有几个伙计的下落。”

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你告诉我,他们在哪儿?”

雷娇娇目光呆滞的望着面前的一片狼藉,道:“他们是大先生给送来的,是当初,你杀了我最重要的人,在你临死的时候,也要在你面前杀了你最重要的人,这样的话,才算是真正的报仇,可惜……”

她声音哽咽,没完剩下的话。

接着,她看向了我:“你跟我来,我带着你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