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回来了/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头一震,事儿成了?

我可还记得,这平王鞭抽到了龙凤魃上,连龙凤魃也是立等扑街的,魁首的灵魂,不能比龙凤魃还凶吧?

大先生挨上了这一下,皮肉翻卷,一个挺就打过去,躺在了地上不动了。

我望着大先生,心里一股子不可思议,就这么完了?

胖先生显然也给愣住了,眨巴着绿豆眼睛,瞅着我:“你再给他一鞭子。”

“不行,”杜海棠立刻道:“人可扛不住两下平王鞭,咱们过去看看。”

着,一马当先过来了,蹲在了大先生旁边。

杜海棠一手摸在了大先生几处行气的地方,表情闪烁不定,倒是把胖先生给看急了,可胖先生就算着急,也舍不得催杜海棠。

倒是顾瘸子没这么多忌讳,连声问道:“老杜,这大先生,怎么样了?那魁首还在不在?”

杜海棠还是犹豫了一下,才道:“他的伤很严重,我不好,总之,现在得救他。”

是得救,可魁首走没走?我什么也没感觉出来。

胖先生跟我一样,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我们一直期盼着的,不就是这一吗?

他还是走过来,拿出了一个鼻烟壶,在大先生鼻子底下熏了熏。

这可能不是什么普通的鼻烟,大先生一闻到了这个味道,眉头瞬时就给皱起来了,紧接着,就打了个喷嚏。

而杜海棠一把贡香点着了,拿了一个旗子就在火苗上晃荡了起来,一边晃荡,一边低吟道:“薛家仁,回家!薛家仁,回家!”

我攥紧了平王鞭,心但凡他还是被魁首附身,我也只好打下第二鞭了。

胖先生虽然表面上没动声色,可他的一对铁拳,也还是紧紧握着的,显然早做好了反扑的准备。

杜海棠的心思全在大先生身上,而顾瘸子也紧张的俩手一边攥紧一边松开。

半晌,大先生才睁开眼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我们几个人的心一下就给提起来了。

尤其是杜海棠。

只见大先生两眼虽然平时精光四射,可这个时候,却有点目光涣散——我头一回看见这样的大先生。

他皱着眉头,望着杜海棠他们几个人,像是在辨认什么。

这都是老相识,也没什么好辨认的吧?

“你还认识我们吗?”胖先生还在戒备,倒是顾瘸子先凑了上来:“我是顾。”

“顾?”大先生开了口,声音有点嘶哑,像是好久没话了一样:“你是顾?你倒是像顾的爸爸。”

我的心里轰然一下,难道,大先生被魁首压了太久,记忆还停留在二十年前?

真正的大先生,是真的醒了?

“家仁……家仁……”杜海棠喃喃的叫着,流下了一脸的眼泪。

“海棠?”大先生看着杜海棠,忽然笑了:“你哭什么。”

“你还认得我?”杜海棠这才反应过来,忙不叠开始扶自己的鬓发,跟当初上银庄跟我们找大先生的姜师傅一模一样:“我,我也老了。”

“是老了,”这个大先生倒是也挺坦诚:“不过,我认得出。”

杜海棠像是忍不住了,大声的哭了起来。

我没想到,优雅威严惯了的杜海棠,也能有这么不计形象的时候。

但是——特别让人心酸。

“别哭了,”大先生盯着周围几个人,似乎一下就想明白了:“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是挺久的,”杜海棠抿了抿嘴,努力露出了一个笑容来:“我们等着你,都等的不耐烦了。”

大先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看来事情做的不顺利,我究竟还是给你们添了麻烦——”

道这里,大先生的神色一下紧张了起来:“魁首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杜海棠似乎考虑了一下,才认真的道:“那个魁首,再也没有了。”

大先生这才松了一口气,转眼看着我们,又问道:“李克生和老雷他们呢?还有宋太太……”

“都不在这里了,”杜海棠想起了那个回忆,显然脸上也是禁不住的感伤:“那些以前的事情,咱们可以慢慢。”

“对,慢慢,”大先生的视线终于缓缓的落在了我的脸上。

这个眼神,连我也看得出来,跟之前的大先生,截然不同。

之前的大先生那个眼神,是冷静,理智,还有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从不穿的深沉。

可这个眼神,温和,仁义,让你一看,就觉得他是个好人。

真正的,大先生?

“他……”杜海棠似乎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他就是那个孩子——李克生家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

我又想起来了,顾瘸子口中的“棺材”。

“看来我真的是睡了太久。”大先生对我点了点头:“怎么,也得有二十来年了。”

接着他又补上了一句:“这个孩子,跟李克生,有点像,看得出来,是《窥神测》家的传人。”

“对,”杜海棠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个孩子,比咱们预想的,要好得多。”

你们对我,还有什么预想?

我刚要问清楚,就被顾瘸子给打断了。

“这次,是真的吧?”顾瘸子瞅着大先生,又瞅着杜海棠,显然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是那个不好的东西了?”

“咳咳咳……”这会儿大先生猛地咳嗽了起来,杜海棠盯着大先生遮住嘴的那个姿势,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回来了,他的所有动作,我都认不错。”

看来,真的大先生,终于回来了。

“你,那个不好的东西,真的已经被打没了?”胖先生却悄悄把我给拉过去,犹疑不定的看着我。

“我也不好,”我道:“我只能保证,那一鞭子,确实结结实实的打在大先生身上了。”

“这我倒是也看见了。”胖先生抿了抿嘴:“就是有点不敢相信,也许盼望太久的东西,本来都没什么希望,冷不丁一得到,才会有点这样吧。”

倒是有道理。

平王鞭是绝对不会失误的。

不过,现在魁首被打下去了,那他上哪儿了?

还会回来吗?

照理,被平王鞭打过的魂魄,肯定是要魂飞魄散的,可那个魂魄,不是普通的魂魄,机关算尽,算成这样一个结果,我怎么想,也还是觉得不踏实。

但眼看着杜海棠能做证,这真正的大先生回来了,那我也就没什么可的了,毕竟一开始发现大先生不对劲儿的,不也是杜海棠吗?

女人敏锐的观察力,什么时候都不能看。

“快来,”杜海棠这会儿已经在喊我们了:“带着大先生出去,咱们给他治伤,人老了,恢复的没有年轻人那么快,我记得,这一片有个老中医,是专门治外伤的,咱们去找他。”

胖先生一听,过去背起了大先生,亲亲热热的还在着:“既然你回来了,那咱们好好叙叙旧,你这二十来年,确实也受苦了,咱们上茶楼,去吃那里的竹荪,现在茶楼的老板已经变成你的好徒弟了,我看可以随便吃……”

“好好好,”大先生答道:“里面的竹荪确实不错。”

胖先生就是胖先生,什么时候都忘不了个吃。

不过,竹荪真的有那么好吃吗?听是挺贵的。

管他呢,反正拜那个不好的东西所赐,老子已经是茶楼的老板了,贵不贵的,先吃七八个再。

“千树,你等一下!”没成想,杜海棠听了这一句,冷不丁厉声道:“咱们被骗了,他还是那个不好的东西,根本就没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