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不甘心/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极服碎片落地,果然,大先生的后背上,也有三脚鸟。

可他身上的三脚鸟跟我身上,左右一对不一样,只有一只,孤零零的出现在了后背中间。

我的心猛地一下就沉了。

“哎呀,你猜出来了?”大先生倒是毫不在意:“还是,你后背上那两个家伙告诉你的?没想到,你们的关系处的不错。”

那两个……是我身后的老头儿声音,和青年人声音。

“哼。”

似乎听到了这句话,背后传来了异口同声的两个冷笑,似乎非常不屑。

我好久没听到他们两个的声音了。

“还是到了这一了。”老头儿冷冷的道。

“是啊,该来的,总会来。”年轻人也懒洋洋的回应了一句。

“你,李千树这次能成能败?”

“我赌他输。”年轻人兴趣缺缺的道:“他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这倒是,最近,我特么的一路都在跳坑。

“不一定。”老头儿的声音却像是来了兴趣:“李千树毕竟是李千树,你不能看。”

“赌一把?”年轻人的声音听上去很好胜:“那家伙想回来。”

“赌,”老年人笑了:“我就赌他,回不来。”

回来……

“不对,原来是你自己猜出来的。”大先生不知道听见了那两个声音没有,缓缓的摇摇头:“你真是聪明哪。”

杜海棠倒抽了一口冷气,也看见了大先生身上的那只三脚鸟:“那是……那怎么可能……”

三脚鸟,有三只脚,我以前并没有多想过这是为什么,但是现在我才明白了,三脚鸟的三脚,原来是代表这货有三个魂。

我自己是经历过被三脚鸟上身的,就是一个东西猛然跑到了自己身上,接着会觉出一阵灼热剧痛,然后,就听得到那两个家伙,整在我后背上相声。

没成想,是漏下了一个——闹半本来应该是群口相声。

“难道……”这会儿杜海棠也反应过来了,立刻大声道:“我怎么没想到……原来那个不好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魁首……”

而是三脚鸟的一缕残魂。

难怪他有那么大的本事——因为他跟我一样有三脚鸟的能力傍身,以前的传里,是得三脚鸟,得下。

可想而知,在魁首被镇压的时候,三脚鸟应该是情急之下,想从魁首身上,转移到了大先生身上去,但出了某种岔子,第一只成功进去了之后,剩下的两个,没来及出来,仍旧留在了前任魁首的身上,被镇压在顾瘸子的机关下,才让前任魁首在铃铛棺材里面依然能活蹦乱跳的。

从此以后,那个残魂就占了大先生的神志,取代了大先生——他之所以那么想得到魁首身上是三脚鸟,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三脚鸟!

之后,跟杜海棠他们合力抗拒银牙想取出三脚鸟的野心,又怂恿济爷来探魁首棺,就是想着把三脚鸟剩余的残魂全收回来——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三脚鸟也是,一个残魂,当然比不上完整的三脚鸟的能耐了。

而它为什么会懂得《魁道》就更好解释了,每一个魁首,都是三脚鸟的傀儡,这个传统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呢?除非,第一个魁首,就是三脚鸟的傀儡。

三脚鸟为了避免劫,只能寄宿在人身上,而人寿命有限,于是它就一代一代的传这个规矩,让自己能永远把持住三鬼门。

所谓《魁道》,看来也是三脚鸟自己的手笔了。

还是它一贯的作风,先让被“宿主”得到了所有人望之不及的能力,再通过“宿主”动用能力,一步一步侵蚀宿主,等宿主完全被自己控制。

也就是,三鬼门,根本就是三脚鸟建立起来,传承下去的。

难怪在宋家祠堂,老年人的声音就在我背后“你,他能当上魁首吗?”

一切事情的元凶,原来是这个玩意儿。

指使“我兄弟”把我推下李家大宅,让三脚鸟附在我身上,再让我进入北派,博得名望,接着让形势逼我做魁首,又把银庄等财产转给我,就是想在大先生的身体衰败之前,在我身上重生。

他想和剩下的两个残魂,重新合为一体。

这叫什么?凤凰涅槃?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听上去,我后背那两个相声的,对他并不欢迎。

起来,我身上的三脚鸟虽然时不时也会吭哧瘪肚的吐槽,却除了偶尔让我占占女人便宜之外的,没真把我给怎么样了。

难道三个不在一起,能力会有所削弱,所以吞噬人的程度,也及不上以前那么厉害,我还能苟延残喘,保持着自己的神志。

不过这有点矛盾,我身上的两个都不能吞噬我,怎么大先生那一个,就成功操控了大先生?

是大先生身上那一个,跟我身上的两个不一样,还是我有什么特别之处,跟普通的宿主不一样?

总而言之,这个东西,下了好大一盘棋。

我终于都弄明白了。

“这么来,你还真是辛苦了。”我盯着他手上的返魂香——难怪他要用这种东西,怕无法吞噬我,倒让自己跟我后背上那一对似得,被我给奴役驱使了,于是打算用返魂香,先把我的魂魄给勾出去。

这样,我的身体没了灵魂,他就能随便用了。

而且我的身体还很年轻,这下子,又能享受好几十年,再去找下一个目标——反正以三脚鸟为诱饵,有的是人对它趋之若鹜。

现在他算是把一切都料理清楚了,倒卖功德的罪过,也算在大先生身上,保不齐,到时候真正大先生的魂魄倒是要被阴间拉去做替罪羊,他成了我——黑无常的干儿子,乐的逍遥自在。

“魂飞魄散之前,当个明白鬼,也是你运气好。”眼前的大先生笑吟吟的道:“现在,把你的身体,还给我。”

我还你娘,这个身体是老子爹生娘养的,吃了你一口饭了?怎么就特么成了你的?

一股子火蹭的从心头冒起来,我二话没,挥起了鲁班尺,对着他就砍了下去。

毕竟是有三脚鸟的能力傍身,哪怕只有一个,也让他有惊人的恢复能力和速度,竟然能跟我不分上下。

俗话胳膊拧不过大腿,难道大先生身上那个三脚鸟残魂是大腿,老子身上是胳膊,咋二比一还比他弱鸡?

这个念头似乎被我后背上那两个玩意儿给感知到了,一种特别不甘心的感觉就冒出来了,显然我后背上这两个玩意儿被我这年头一激,好胜心给燃烧起来了。

“让他看看厉害。”年轻的声音里,带着戾气。

“让他看看厉害。”老年人的声音里,带着好整以暇。

他们俩——要帮我一起对付那一个?

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股子力道似乎冲破了一道阻碍,轰然从后背到四肢百骸充盈了起来,跟第一次借用三脚鸟力量的时候很相似。

却比那一次强烈的多。

跟这个力量一起来的,还有一股子强烈的杀气。

“哟,认真起来了。”大先生微微一笑,精光四射的眼神却也一下凌厉了起来:“好,认真的好,这样,才有意思。”

“千树……”连杜海棠也感受到了我的变化,盯着我满脸惊异:“你这是……”

我的速度更快了,力道也更大了,鲁班尺在手上轻盈的旋转了起来,奔着大先生就扑了过去。

今,咱们就把旧账,好好清算清算。

“看看是他来当咱们的主人,还是咱们来当他的主人!”我后背上的两个声音也带着锋锐寒意,异口同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