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下黑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家伙,其实还是挺够意思的——我以前老是觉得他呆,可现在看来,呆跟忠义,其实只是一线之隔。

银牙有眼光,没看错人。

更出人意料的是,雷娇娇也来了,但这次没跟我喊打喊杀,而是手里拿着陆恒川从不离身的龙皮太岁,正在默默的给胖先生他们那几个扑街的老家伙上药。

察觉到我在看她,她头也不抬:“小白说欠你人情,我跟他一起还——还完了之后,咱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再也别有交集。”

这特么比对我喊打喊杀下阴招已经强多了,难不成她也转性了?

大先生沉着脸,似乎也没想到这件事情能拖了这么久,又招来了这么多人,很明显是有点不耐烦了——他这个身体快撑不住,毕竟是着急了,他哪儿耗得过我。

于是他立刻大声说道:“做黑先生的,其余时候可以自己行动,可眼睛里怎么也不能没有尊长,我是什么身份,早也告诉给你们了,现在两个魁首,可以做成一个魁首,是好事,你们也不用这么为难了。”

怎么样,他果然是靠着以前做魁首时的记忆,把这些黑先生提前洗脑了。

其余的黑先生一皱眉头,互相都看了看。

陆恒川则在这个时候说道:“一山不容二虎,一个三鬼门,当然也不能有两个魁首,可做魁首,名不正则言不顺,李千树是你们自己拜的,这会儿以前的魁首回来,你们说翻脸就翻脸,难道这不忠不义就是你们黑先生的规矩?未免让人心寒啊——一个做魁首的,随时能被踢下来,也不知道给你们当个魁首,到底有个什么意义,你们也别叫黑先生了,叫墙头草吧。”

我就说,陆恒川这个坑爹货身手虽然在这里不赶趟,嘴炮绝对没问题。

那些黑先生的表情,更犹豫了,蒋绍往前一步,说道:“我们是认了新魁首,可做人不能忘本,老魁首毕竟做了多年的魁首,而新魁首才做了多长时间?既然先前的回来了,我们不能……”

“哈哈哈。”陆恒川干巴巴的笑了几声:“他说他是魁首,就是魁首了?照着他的说法,他是换了身体,灵魂回来了,可你们历年来的魁首也有不少,要是一个个全回来,最老的那个随便找个人附身,你们又要转头在那个老魁首门下,那现在这个是不是也就没戏唱了?”

“这……”

“我也不是黑先生,但也明白你们这个先来后到的道理,”陆恒川接着说道:“还有,一个做魁首的,本来应该是守护手下人的,而不是把你们当成棋子,挑动手下人来搞内乱的,一个魁首叫你们卖命厮杀,另一个魁首,就算你们往上扑,也能说我不动自己人,谁才配当魁首,你们自己心里真没点数?”

陆恒川这话一出,那些黑先生更是没话说了。而且他偷换概念偷换的很高明,硬是把“名正言顺”切到“谁魁首当的好”上了。

我忽然感觉,他其实很适合当个资本主义政客,能拉选票。

“李千树是什么人,你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陆恒川一手指向了给我卖命的小白,和帮我救人的雷娇娇:“他们两个跟李千树是不是不共戴天,可现在,他们肯给李千树卖命,就凭这一点,谁做的到?”

活例子现身说法啊!

“眼瞅着,两个魁首要自相残杀,”陆恒川一鼓作气:“现在选魁首的决定权在你们手里,愿意白送命的,请你们继续打,愿意继续认李千树的,给李千树帮忙。”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把利害关系陈述的这么清楚,我忽然真有点服这个死鱼眼。

那些黑先生们望着我的眼神,显然有点惭愧,也有点畏惧。

“你们不用担心,这次你们不忘旧情,正是因为你们本性忠义,”我立刻说道:“我绝对不会责怪你们,更不会找你们秋后算账,要怪,也是这个阴魂不散的东西蛊惑人心,挑拨离间,死都死了,还要打三鬼门的主意,甚至这个身体腐坏了,他还想着占我的身体,你们说,他是不是罪魁祸首?”

在死鱼眼的助攻下,我正好这个时候来个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

这些黑先生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也知道我宽仁大气,对我的敬佩更深了几层:“是!”

大先生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是大势已去的绝望。

“有人要祸害咱们三鬼门,你们容不容?”我拿出了魁首的气势,看向了他们。

很多人说道,我有的时候会让人害怕——虽然我并不凶恶,也没有逼迫什么,可是在我那个势头下,他们抬不起头来。

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黑先生们一面愧疚,一面敬服,更多的,是被我给镇住,立刻异口同声,大声答道:“不容!”

“就算他的身份是……”我故意没把话说完。

“不管是谁,与三鬼门为敌,我们决不轻饶!”蒋绍第一个挺身而出讲了这话,接着就回头看着其余的黑先生:“对不对?”

我说呢,感情他一开始不讲话,是在群众之中给我当卧底,贼靠谱。

“对!”

气势如虹——不少人攥紧了拳头,我从没见他们这么齐心过。

当然了,他们的情绪已经被煽动起来了——就冲着大先生叫他们在我这里送死,他们也觉出来,老魁首,未必是个明主,有了上当受骗的后悔。

以前大先生还是北派大先生的时候,还跟我说过,我太过仁义,也好,也不好。

谁说仁义不好呢?

“跟我一起,把这个老东西给抓住。”我大声说道:“让他明白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大先生目光闪烁的望着我,忽然笑了。

我心头一紧,那个笑,恐怕不是什么好笑。

“哄”正在这个时候,整个地道里面,忽然跟地震似得,震动了起来,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草他大爷,这地方,不光是顾瘸子,大先生也提前设了机关了!

难道……他早就知道顾瘸子潜入这里动手脚,才也跟着将计就计?

脚底下一颤,我听到了“沙沙……”的声音。

棺材蠕……这老不死的,要把棺材蠕给放出来!

你娘,我是不怕这货,可普通人遇上棺材蠕,就跟遇上化尸水一样,骨头渣子都留不下。

就算黑先生们身怀绝技,也不见得能怎么样了棺材蠕……我刚才被那些玩意儿咬的就剩下裤衩了,不就是个例子嘛,他们的身手,哪一个赶得上我!

我立刻就说道:“你们赶紧给我走!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那不行!”蒋绍立刻说道:“你现在有麻烦,我们不能……”

“别废话了,我有麻烦,也绝对不让你们给我陪葬!”我大声说道:“你们听得出来,是是什么吧?”

不少人脸色都白了,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棺材蠕。

“知道就特么赶紧给我走!”

我一声令下,他们这才犹豫了起来,我跟陆恒川使了个眼色,陆恒川拎得清,立刻转身先把雷娇娇和杜海棠他们拉了起来,无奈胖先生体重太大,他背不起来。

几个黑先生立刻前去帮忙,就这么短的时间,地上跟发了霉一样,已经蔓延出了一层白色,并且这一层白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厚重了。

“走!”我厉声说道:“快点!”

在大家的帮助下,陆恒川刚把他们给拖出去,可已经有人声音发颤的来报告:“不好,咱们的来路,都给堵死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看向了大先生。

大先生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忽然恍然大悟似得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露出个和善的笑容来:“哎呀,我怎么忘了,一触动了棺材蠕的机关,所有来路,也都会被堵死了,不过你不要担心,咱们身上有三脚鸟,这些棺材蠕,还真不能把咱们给怎么样。”

是不能把我和他给怎么样……可剩下的这些人呢!

我没法子,现在这个情况,谁都没法把这些东西给打干净了,要根除,也只能放火,可这里已经堵死了,那烟气如果散不出去,大家就只能被活活熏死。

还没等我想出法子,大先生鬼魅一样的声音已经绕到了我背后来:“李千树,我没什么时间了,咱们把事情现在解决了,我就让这些人都继续活下去,如果你一意孤行,还是不肯把身体交出来,那你就看着这些人,给你陪葬吧!”

“好得很。”我斜着嘴角看着大先生:“你就那么想继续当魁首?”

他一听我这个问题,眼神一空,喃喃的说道:“我问你,分开的三脚鸟……还叫三脚鸟吗?”

我后背,微微一震——那一老一少的声音听到了这话。

“他想回来。”年轻的说道。

“是啊,他是想回来。”年老的叹了口气:“可是,不好回来——来不及了。”

“也许,叫一脚鸟,或者两脚鸟?不过,关老子屁事。”

我话没说完,一手就把大先生给翻过去了:“敲诈勒索,老子挨了多少次,比起听你的话,反过来制服了你逼你就范,我看还容易点!”

大先生一笑:“那咱们就看看,到底谁耗的住谁!”

他话音未落,已经有惨叫声给响起来了,不用看就知道,棺材蠕已经吃光了他们的鞋底子,开始吃人肉了!

“芜菁,你上来!”“我兄弟”大声说道:“到我肩膀上来!”

对了,我心头一抽,芜菁……也会被棺材蠕吃掉!

“棺材蠕怕高,你们尽量让自己挂在墙上!”

说是这么说,可这个根本没什么能挂人的地方,墙壁都是光溜溜的,他们又不是壁虎,没那么好上去。

“李千树,你为了自己,真的要牺牲这么多人给你殉葬!”“我兄弟”趁着这个机会就来带节奏:“你自诩仁义,可这个时候,你的仁义在哪里?你是不会被棺材蠕吃掉,对你忠心耿耿的这些人,就是活该吗?”

这会儿小白也已经把雷娇娇给抗在了肩膀上,正两脚来回踩踏的试图把靠近的棺材蠕都踩死,可小白毕竟是个普通人,他的脚已经被啃的流血,但他咬着牙,绝对不让自己步履不稳——他怕惊吓了雷娇娇。

雷娇娇很担心:“小白,你能不能撑住?”

“你放心,”小白立刻说道:“我能!”

“不能也没关系。”雷娇娇忽然说道:“死在一起,黄泉路,咱们两个一起走。”

我心里抽然一痛。

更不用说带着胖先生的陆恒川他们了,本来腾挪闪避还来不及,这会儿带着好几个人,眼瞅着棺材蠕已经开始往他们裤腿上爬了。

“你要是不把身体给我,这些人,今天全都在劫难逃。”

“李千树,你别听他的!”忽然陆恒川咬着牙说道:“就算你给了他身体,最多也只是暂时救了我们这一小群人,如果他到了你身上,三脚鸟重新合为一体,你就会变成新的灾,到时候,受害的,那就数不清了!你一向鸡贼,觉得划得来吗?”

“没错。”芜菁坚持着,并没有要“我兄弟”背着她,这会儿裙摆上也爬了一层棺材蠕:“千树,别让他得逞。”

“你怎么这么傻!”“我兄弟”咬了咬牙,大声说道:“我哪儿一点比不上他,你要为了他死?”

芜菁摇摇头,低声说道:“我不会死了……我已经死了一次了……”

“我兄弟”眼看着芜菁遇上危险,像是下了决心,一下就把自己的脚,生生从陷阱里面给拔出来了!

这一个剧痛立刻传到了我脑子里面来,我眼前一片白,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了,而“我兄弟”忍着这个剧痛,硬是从地上撑起了,一下把芜菁抗在了肩膀上,转头望着我:“李千树,你说你喜欢她,可你为她,做过什么?”

这话像是一记重锤,砸的我耳朵里嗡嗡作响。

“我不管他为我做过什么!”芜菁大声说道:“他是我男人,我什么都乐意!”

接着,她盯着我:“千树,你别管我们!你知道什么是大局为重!”

她果然是陆家的女人,为三脚鸟生,为三脚鸟死。

我特么当然知道,可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全被棺材蠕给咬死,我做不到!

现在,虽然他们用方术驱赶了一些,可棺材蠕的数量太多,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再不采取措施,这些人,马上就要在我眼前消失了。

我的气劲儿猛地窜上来,对着大先生就扑过去了。

大先生微微一笑,手里的刺奔着我面门就过来了。

我看得出来,这是个虚招,他是想逼着我闪避过去,再攻我下盘,好把我给抵在墙上,我看得出来,他已经暗暗的点上了返魂香,预备一旦制服我,立刻把我魂魄驱赶出来——现在确实是个好机会,我的人有危险,我必然心乱。

心乱则出错。

可我不是这么想的——我对着他手里的刺就迎上去了,把刺死死的卡在了自己身上。

大先生没成想我会自己往刺上扑,一时也有点意外,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我拼了全身的力气,奔着他就压过去了。

照着他平时的本事,一脚就能把我踹开,但是他的伤太严重,身体也已经透支的差不多了——毕竟他老了,再也没能架住我的气势,一下就被我给压在了地上,惊了一片棺材蠕。

大先生被我压的透不过气,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我盯着他,揪住了他太极服的衣领,沉下声音:“我最后问你一次,你他妈说不说?”

“你说呢?”大先生忽然笑了,笑的很满意:“咱们就看看,谁耗的过谁。”

你娘,这会儿就算制服了大先生,他只要多耗几秒钟不说机关在哪里,那这些人也会全军覆没,

我狠劲儿下来,一鲁班尺横扫过去,就把大先生一条胳膊给砍下去了。

“你他妈的自己找的!”

大先生一脸难以置信,鲁班尺的锋锐谁都知道,他应该只感觉到了一阵凉意,胳膊就再也没了。

寒光一闪,热腾腾的血溅了我一脸。

而这血一出,棺材蠕像是被烫了,纷纷就往旁边蹿——跟死人蛟遇上我的血一样。

我早一把就将大先生的胳膊甩给了陆恒川:“擦身上!”

陆恒川他们如同获得灵丹妙药,立刻把血擦在了身上,棺材蠕闻到了这血的味道,都有些嫌恶的退开了。

但是一条胳膊的血怎么够用,胖先生一个人就得用不少。

我需要更多的血来争取时间。

我低头看着他,一把将鲁班尺给扬了起来:“死吧。”

自己犯的错,你自己买单。

可正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道破风声,对着我的后脑勺就来了,我下意识的偏过去,一道匕首擦着我头皮就钉在了墙上。

这个出手可不善,我不禁心头一凛——谁能在这个时候对我出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