锲子/网游之九转轮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叶摇落,秋风渐起,凉意开始侵袭,苍茫了整个大地。

傍晚,黑色的帷幕渐渐笼罩苍穹,想要吞噬这世界的最后一丝光亮。微风吹着绵绵细雨,更添了几分凉意。一排排路灯随着弯曲的小路延伸,倔强的、不屈地贡献着那微弱的光明。

夜,寂静着,那点点昆虫的叫声渐弱渐息,最终被细雨滴答的声音淹没,愈加静寂。

突然,两道脚步声打破了这寂静,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双男女从这夜幕中走来。

仔细看,这两人都一身黑色,那男子约莫二十六、七岁,他身材修长,如一杆长枪般笔直矗立。他面容冷峻,剑眉入鬓,英姿勃发,特别是那一双眼眸,璨若星辰,不经意间眸光流转,几缕精芒,让人不禁生出凛然之意。

可是此时这人英俊的脸色却带着浓浓的悲伤,脸上些许胡茬,头发凌乱,更添几分悲怆。

在这凉秋细雨中,这男子没有披着雨衣,甚至连雨伞都没有打,原本黑色的西服被细雨侵袭后更显得漆黑,如此他胸前的那一朵白花却格外显眼,只是却诉说着一个悲伤的故事。

黑衣白花,只有参加葬礼才会这样打扮,这男子先前去了哪里不想而知,而从他悲伤的神色也可看出那逝去的人与他关系非同一般。

再看那女子,她年约十五、六,身材娇小,比那男子矮了一头。她容颜姣好,尚带着几分少女特有的稚气。秋雨中,她睫毛轻颤,黑瞳如辰,樱唇轻咬,神色中带着几分哀婉。

好似想起了什么,女少女琼鼻微微一动,眼睛一红,泪光莹莹,更显得凄楚。

如那男子一样,这少女也是一身黑衣,黑色衣裙上也插着一朵白色的花,在这夜色细雨中显得是那么娇弱、凄楚。与那男子不同,她披着一件黑色的雨衣,偌大的雨衣包裹着瘦小的身躯,给人几分娇弱之感。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着,走得好茫然,好似漫无目的一般。

“叶哥哥,姐姐她……”提到这个字眼,那少女眼眸中的泪花终于滚滚而落。

“月儿,你……”一道略显沧桑、沙哑的声音响起,不过那男子还没有完就被几道急促的刹车声打断。

那男子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神色警惕了些许,不过仿佛分辨出那些人没有什么危险,警惕之色稍去,只不过神色却阴沉了很多。

五六辆小轿车在这对男女身后百多米停下,十多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从车中冲出,径直向他们而去。

这些人全部一身黑衣,行动整齐,统一有秩序,显然训练有素。他们动作迅捷,如黑色潮流一般冲去,虽只是十多人,不过却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的感觉。

这十多人迅速将那一对男女包围,不过却并没有立时出手,一个为首模样的人向前微微踏了一步,略带恭敬道:“叶洛先生,奉家主之命,我们要接二小姐回家族之中,还望……”

“哼,告诉爹爹,我不回去。”那少女打断了那人的话,虽然声音柔弱而且带着几分哭意,不过却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知月小姐,家主给我们的命令是强制性的,还望你配合,不然……”

听着那人的话,叶洛眉头微微一皱,他脸色寒冷了一些:“不然又如何,难道你们还想强行带走月儿不成?就凭你们这些人?”

“小子,你别太嚣张,如果不是看大小姐的面子,哥几个根本就不跟你废话。”其中一个黑衣人道,从他向前踏出的一只脚就可以知道他不仅是说说而已。

听到‘大小姐’这个字眼,叶洛眼眸中闪过一抹柔色,不过很快就转化成了哀伤,继而是冷冽:“那就别废话了,动手就是。”

“小子,是你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那人勃然大怒,而后跃身而出,寒光一闪,一柄尺许长的利刃在手,径直向叶洛刺去。

看这人出手的速度和角度便知他在短刀上有些造诣,这一刀下去寻常人怕是极难躲闪。

初时,看到那人出手那个为首者眉头微皱,不过想到叶洛先前的话语,他眉头舒展开来,并没有出言阻止。

寒光闪烁,刀刃如蝴蝶一般翩翩起舞,一声噗嗤声响起,刀落刀起,带起一蓬血花,在这细雨、灯光照射下分外鲜艳、妖异。

“啊!”良久,一声惨呼声响彻天地,先前出手那人捂着自己的手臂跌跌撞撞退了出去。

先出手反而被伤,这诡异的一幕让经久训练的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都震惊地看向不远处的叶洛。

叶洛依然平淡得站着,只不过他向前踏了半步,身体隐隐将月护在了身后。此时他右手手中持着一柄一尺半长的白色尖刺,从尖刺上滚落落的点点血珠证明先前出手的就是他。

“好快的速度,好快的刀!”那个为首者微微惊讶,语气中带着些许惊叹:“尖刺瞬间击穿手臂,却能避开各大血管和经略,眼力之准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叶洛先生,多谢你手下留情,不过还是先前那句话,家主的命令我们必须执行。”

淡淡瞥了一眼那个为首者,叶洛只是挑了挑手中短刃,那意思不言而喻。

“哼,大哥,别跟他废话,他只是一人,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我就不信拿不下他!”队伍中的另一人冷哼一声,说话间他已经取出了一柄利刃。

心中叹了一声,那为首者无奈地点了点头,寒光一闪,他手中也多了一柄短刃,而后率先冲了过去。他的速度更快,短刃划过,隐隐带起风吟之声。

其他人看到老大已经出手,他们也纷纷出手,十多条黑影围拢而上,十多柄泛着寒光的短刃在路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颇有一番刀光剑影的景象。

看到十多人齐齐出手,叶洛也不过眉头微皱,左手一动,一柄尺许长的短刃出现。

与右手的尖刺不同,这柄短刃通体漆黑如墨,在这昏暗的夜色中很难发现。

不过那个为首者一直盯着叶洛,他看到了那柄黑色的短刃,脑海中电光火石间闪现一些讯息,他喃喃道:“右手白色尖刺,左右黑色短刃,姓叶,莫非他就是传说中前国安局龙组一组队长、号称死神双刀的中华一叶……”

想到这些,那个为首者的脸色凝重了很多,甚至一直毅然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敬佩和恐惧的光芒。不过此时众人都已经出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也不得不强自压下心中的敬畏,身形更快了几分,而他心中却在苦笑:

“他先前说得没错,只我们这些人根本就带不走二小姐,希望看在两位小姐的面上,他手下留情……”

十多个人对一人却有这样的想法,叶洛的恐怖可见一斑。

想着这些之时,双方已经战在了一起,想象中叶洛被乱刀劈中的场面没有发生。在知月满是震惊的眼光中,叶洛动了,只见那柄白色尖刺连连闪动,如蝴蝶翩翩起舞,轻快如雷;又若蜻蜓点水,灵动如电。

只不过每一次起舞都会带起一蓬血花,每一次点水都会刺穿一个手臂,短短片刻就有三四个人被击伤而退出战圈,而且随着叶洛挥动尖刺,更多的人在受伤。

身形转动,叶洛划出一个弧度,右手的短刃如鬼魅一般,轻巧地挡住了众人的短刃。

一阵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只见那些黑衣人手中的短刃大都出现一个个缺口,而叶洛手中的墨色短刃却完好如初。

那些黑衣人的短刃都是特意锻造的,比之军队军刀都不遑多让,此时却轻轻松松被击出缺口,由此可知那墨色短刀是如何的锋利、坚韧。

战斗还在继续,叶洛身法颇为奇特,双刀齐出,左手墨刀防守,右手尖刺攻击,在十多人的攻击下从容不迫,而随着战斗继续那些黑衣人渐渐都挂了彩,不过却无一人重伤。

至于叶洛,在众人围攻下也不过手臂被擦了一下,一个浅浅的伤口溢出点点血珠,这还是因为护着知月而被刺中的。

眼看那黑衣人还只有五六个还在坚持,一道喝声响起:“住手!”

声音有些嘶哑,不过却自有一种威严。在这喝声下,叶洛和那些黑衣人都住了手,齐齐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随着这道喝声,一个中年人从车中走来,眼眸一瞥阻止打伞的随从,挥手让围攻叶洛的众人离去,他看也没看叶洛,直盯着知月,沉声道:“月儿,你真不跟我回去?!”

中年人身形魁梧,颇为威严肃穆,不过好似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他脸色微显灰败,虎目通红,给人一种沧桑落寞之感。

“爹爹,我……”看着这男子只是壮年却已经斑白的发丝,知月微微犹豫,不过看了一眼身畔的叶洛一眼,她神色变得毅然起来:“爹爹,姐姐让我跟着叶哥哥,他能保护我……”

“秋儿临终给你说了这些……”那中年人喃喃,他身形微微颤抖,不过却强自稳住,看向叶洛,眼眸中精光闪闪:“秋儿将月儿托付给你了?”

“嗯。”叶洛淡淡应道,他神色闪过一抹怨意,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月儿跟着我挺好,最起码不用再受你们所谓的家族利益影响,也不会如秋姐一般被逼着……”

说到这里,叶洛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哀伤。而那中年人神色也黯然了几分,而后愤怒、怨恨、后悔、无奈,不一而足,复杂难陈。

良久,那中年人才平复心情,他看向知月,神色柔和了很多:“如此也好,月儿跟着你最起码会开心不少。”

不待叶洛、知月说什么,他盯着叶洛,继续道:“从你先前的出手我才认出你的身份,月儿跟着你我也放心。不过你真能保证她的安全?以我听到的那些关于你的风闻判断,你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此月儿在你身边……”

眼眸中闪过一抹狠厉,叶洛声音冷了很多:“伤害秋姐的人必须死,哪怕他是号称第二家族东方家的子弟!”

“虽然你很强,我也相信你能杀了那个畜生,不过你也应该清楚东方家族的力量。”那中年人神色凝重了几分:“杀了他你也会赔命,我知道你有了必死之志不在乎,可是月儿呢,秋儿的嘱咐呢,这些你都不顾了么?”

闻言,叶洛犹豫起来,他满脸的痛楚。良久,他看向知月,喃喃道:“秋姐,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将月儿托付给我了,可是你的仇……”

“秋儿的仇一定要报,可是不一定要杀了他。”中年人打断了叶洛的话,他神色毅然了几分,整个人也威严肃穆了一些:“你也知道东方家是我国第二游戏家族,不久后‘天劫’开服,这可是全球最大的游戏,东方家一定投注大部分人力和财力,这是我们的机会。”

闻言,叶洛眸子一亮,他神色毅然了几分:“到时候我会进入游戏,毁了东方家的一切,为秋姐报仇!”

“你过来,我嘱咐你们一些东西……”那中年人道,看到两人靠近,他压低声音,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而叶洛两人仔细听着,时不时点头应着。

半个小时后,那中年人嘱咐完毕,三人又拉开距离。

“好了,你们离开吧,别让东方家找到月儿。”那中年人挥了挥手,而后宠溺地看着知月,他又补充了一句:“照顾好月儿,有什么事需要帮助通知我。”

点了点头,叶洛拉起知月,顺着小路继续走去。

“唉,想毁灭东方家谈何容易,毕竟那是我国排名第二大的游戏家族,更何况这个家族背后还有国际上的力量。”

“不过人活着总要有希望的不是,更何况叶洛也不是寻常人,没准他能做到呢。”

说完,那中年人直起身形,再看了一眼知月后返回了车上,发动机响起,车队扬长而去。

秋风继续吹拂,不过不知何时秋雨已经停下,最后一朵乌云也消散开去,一轮月圆挂在苍穹之上,带给了世间更多的光明和希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