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0章:剑拔弩张/网游之九转轮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六月飞雪等人谈论长河落日等人的时候,后面那几人也看到了他们,长河落日看到六月飞雪后眼睛亮了起来,他拨开大漠孤烟和天地,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而来,远远地他就惊呼起来:“雪姐,大哥真没有骗我,他真能带我找到你。”

说话间,长河落日来到了六月飞雪面前,他满脸的激动之色,忍不住就想抱后者。

“你,给我站住。”看到长河落日的动作,六月飞雪慌忙喝止,她俏脸微红:“好好说话,不准动手动脚,你还以为你是十四五的屁娃娃啊。”

听着六月飞雪的喝止,长河落日却果断的停止了动作,他站在六月飞雪面前傻笑着,难掩激动之色。

这一幕有点怪异,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帅哥‘乖巧’地站在一个一米六左右的娇小女子面前,而且颇为听话,任谁都会对之好笑不已吧,偏偏这一幕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告诉你,你怎么加入天地盟了,不知道天地盟跟我们缥缈阁正打得火热么?”六月飞雪继续,她训斥道,俏脸上隐隐怒气。

“啊,天地盟跟缥缈阁开战了?这我不知道啊,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埋头练级,而且被一些任务给耽搁了,没有注意外面的事。”长河落日慌忙解释,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大漠孤烟:“大哥说了,跟着他就能找到你,所以……”

“你这臭小子,就不能长点心。”六月飞雪骂道,而后语气一转,她询问道:“告诉我,你有没有加入天地盟……”

“加,加入了。”长河落日有点畏惧地看着六月飞雪,看到后者脸色俏寒起来,他慌忙摆了摆手:“不过我只答应在天地盟待三个月,等找到雪姐你我还可以离开。”

“只三个月,怎么回事?”黑白棋微微一愣,询问道。

这时候长河落日才注意到黑白棋等人,慌忙行礼:“棋姐好、琴姐好、风姐好、烟花姐好,诗姐好,小书哥好,你好,你是谁,还有这位哥哥……”

看着长河落日呆萌的模样,叶洛等人面面相觑,知月嘀咕着:“这就是你们所说的高手,怎么感觉有点……”

“有点神经大条,不过他对游戏的天分还是很好的,就是有点单纯。”六月飞雪接过话茬,而且为之辩护,而后想到什么,她慌忙询问道:“快说,三个月怎么回事?”

“大哥给了我一个隐藏职业卷轴,说要我跟他待在一起一段时间,最起码三个月,所以……”长河落日慌忙解释,而后满是担心地看着六月飞雪:“雪姐,对不起,我不知道要与你们对上,我这就告诉哥哥,我退出天地盟,跟你们……”

“那个隐藏职业卷轴是你哥哥给你的?”烟花易冷打断了长河落日的话,看到后者点头,她脸色俏寒了几分:“连自己弟弟都骗,他越来越过分了。”

“不用说,这隐藏职业卷轴是天地盟给的。”三昧诗道,她叹了一声:“唉,也不知道大漠孤烟跟天地盟有了什么样的协议,怕是长河落日三个月内都不能离开天地盟了。”

“真恨不得……”黑白棋愤愤道,不过看了一眼一脸无辜的长河落日,她忍住没有再说什么。

看到自己一方的‘高手’居然跟敌人这么友好,天地劫、天地殇等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倒是大漠孤烟和天地神色如常,好似并不以为意。

随意跟破浪乘风打了声招呼,天地就站到了一边,而大漠孤烟则向烟花易冷而去,他洒然一笑,道:“烟花,好就不见,我们……”

“喂,大漠,我们好像跟你并不太熟,烟花也是你能叫的?”破浪乘风横在了大漠孤烟之前,她俏脸微寒,隐隐怒意。

而烟花易冷神色难得有了一丝慌乱,她下意识地挽住了叶洛的手臂,感受到后者抽离的举动,她下意识地抱紧了。

感应到了什么,叶洛看了一眼烟花易冷,而后看到了她眼眸中的乞求,他心中一软,没有再抽离手臂,任由他抱着。

也看到了烟花易冷对叶洛‘亲昵’的动作,大漠孤烟的脸色立刻变得阴冷起来,不过很快就恢复,他看向风姐,努力挤出一抹笑意:“乘风,好久不见。”

“喂,姓大的,风姐的名字也不是你能叫的。”黑白棋一挺长枪,大有一言不合就捅大漠孤烟一个透明窟窿的意思。

“那个,棋姐,大哥不姓大,我们姓莫。”长河落日慌忙纠正黑白棋的错误。

对于长河落日的‘插科打诨’,黑白棋苦笑不已,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举动。

看到黑白棋‘动手’,天地盟的人可看不下去了,天地劫、天地殇立刻围了上来,就连天地都上前了几步,大有一副一言不合就命令手下攻击的意思。

举手阻止了天地劫等人的举动,大漠孤烟看向破浪乘风:“破浪乘风帮主,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烟花未嫁,我未娶,追求她总可以。”

“窈窕淑女嘛,烟花倒也当得,不过你这个君子,啧啧……”破浪乘风口中啧啧,满脸的鄙夷之色。

仿佛也知道破浪乘风的背景不一般,大漠孤烟并没有对她发作,而是看向烟花易冷,他笑道:“烟花,我……”

“我已经有男友了。”烟花易冷道,她声音冰冷了很多:“所以还希望你不要再纠缠我。”

听着这句话,不但大漠孤烟惊诧,就连破浪乘风等人也都是如此,不过很快他们也知道烟花易冷是拿叶洛当挡箭牌,所以并没有说什么。

而被当成‘挡箭牌’的叶洛则苦笑不已,一时间头大如斗。

惊诧之后,大漠孤烟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强自稳住情绪,道:“虽然你有男友了,不过只要你一日未嫁人我就有追求你的权利,好像没有什么法律规定我不能……”

“虽然法律没有阻止,不过这样可有点不道德。”一道略显几分沧桑、慵懒的声音响起,随着这道声音叶洛向前走了几步:“追求烟花可以,不过请注意分寸,不要影响到我们,这是为人最起码的道德。”

已经当挡箭牌了,看到‘情敌’在自己面前如此张扬,那么叶洛再不说一句话那也太窝囊了。其实他也不想掺和这件事,不过烟花易冷帮助他很多,欠了不少人情,所以这个忙一定是要帮的。

原本,大漠孤烟也猜测烟花易冷是随便找了一个人当挡箭牌,让自己知难而退,不过他却没想到这个‘挡箭牌’却站了出来,而且敢在自己面前说出那番话。

其实叶洛说话也很阴损,那句话的用意是在骂大漠孤烟不道德的不是人了。

“嘿,请问你是?”大漠孤烟冷笑一声,如鹰隼一般等着叶洛,气势外露,霸气非常。

如果是寻常玩家,碰到名人榜排名十八的高手连站出来的勇气都没有,更不用说在他仿佛要杀人般的目光下与之对视了。不过叶洛却不是寻常人,别说只是想杀人的目光,就算对方真要杀自己他也不会为之所动,毕竟死在他手上的人哪一个都比大漠孤烟的杀气重。

继续懒洋洋地看着大漠孤烟,神色没有一丝变化:“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点,烟花是我的人,以后不要来骚扰我们。”

“你的人?!”大漠孤烟色厉内荏,隐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小子,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么?你信不信我……”

“你自己以为你是谁呢?”叶洛懒洋洋地打断了他,他冷笑了一声:“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也不是每个人都在意你的身份。”

说了这句话,叶洛不再理会他,转身看了一眼烟花:“烟花,分析一下任务吧,某些人仗着对副本熟悉,没准会跟我们一较高下,我们可不能助长他们的气焰。”

闻言,烟花易冷很配合地点了点头,而后一副沉思的模样,在旁人眼里她是很‘乖巧’的听从了叶洛的安排,大有一副‘夫唱妇随’的意味。

何曾听到先前那样的话,何曾被这样无视,更重要的是何曾看到烟花易冷对一个人如此‘俯首帖耳’,大漠孤烟脸色犹如猪肝色,他手中长剑一扬,隐隐铮铮剑鸣。

看到大漠孤烟恼羞成怒,看到叶洛背对着他们,破浪乘风唯恐有失,身形一闪,紫色长剑横胸在前,挡在了大漠孤烟身前,而黑白棋也一挺长枪,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在破浪乘风他们有所动作的时候,天地劫等人也有了举动,铮铮剑鸣、长枪举天、法杖低吟,一时间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滞起来,双方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趋势。

“你们好像忘了,敢在洛水镇里面动手会被巡逻的士兵抓进大牢,情节严重的会被关很长一段时间。”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随着这道声音烟花易冷转身看向破浪乘风:“风姐,不用理会他们,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动手。”

“呃,这倒也是。”破浪乘风嘀咕,而后收回长剑,不再理会大漠孤烟等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