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3章:大红药水/网游之九转轮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破浪乘风一个人对战十步一杀、荆轲刺秦,虽然处于下风,不过却没有呈现败势,她打起十二分精神,完美走位,双手长剑大开大合,却也能间不容发间格挡住左右刺来的匕首,一时半会倒也完全没什么问题。

另一边,看着破浪乘风的步法,夜灵轻叹了一声,赞许道:“没想到乘风美女在这个年龄段也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步法越发完美了。”

“没错,现在她的操作水平极高,怕是跟龙腾天下、东方弑天我们一个级别了。”无名道,他脸上也满是赞许:“她进步最大的是双剑剑法,这剑法跟小书的双刀刀法有些类似,如此说来应该是跟叶落知秋学习的,我现在对这个人更有兴趣了。”

没错,见识过叶洛双刀秘术,以破浪乘风的性格自是见猎心喜,经常与之切磋,也向他讨教过这种秘术,而且她颇为聪明,将双刀秘术加以修改,使之更加适合长剑,毕竟长剑跟匕首的使用方式不尽一样。

“看来我对上她也会被虐得很惨啊。”夜灵嘀咕一声,而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隐隐有些幸灾乐祸:“荆轲和一杀还真够倒霉的,现在现场就有10多万玩家观看,直播观看地更多,两人联手居然拿不下乘风美女,这人丢大了。”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摒弃这些世俗观念你就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刺客。”无名笑骂,他自言自语:“真正的刺客心中无他物,天地间只有要出手的目标。”

闻言,夜灵心中一动,而一旁的夜正酣等人也都是一副思索的神色,只不过片刻后夜灵摇了摇头:“老大,这种境界太高,我们现在还做不到,只能慢慢感悟了。”

摇头笑了一声,无名也没有再说什么,继续观看比赛。

擂台上的比赛还在继续着,破浪乘风依然在坚持着,十步一杀有点心急,毕竟在众目睽睽下两个名人榜高手居然拿不下一个‘弱女子’,这让他有些羞愧。

至于荆轲刺秦,他一如既往的淡然,攻击也一直很专注。

看到十步一杀因为急躁而步法、刀法有些僵硬,破浪乘风瞬间找出破绽,攻击骤然凌厉了几分,逼得十步一杀有些手忙脚乱,如果不是荆轲刺秦及时帮他拦住攻势,怕是他有可能被格杀在当场。

“静心。”荆轲刺秦淡淡道。

一丝羞愧之色一扫而过,十步一杀神色郑重了起来,攻击也稳定下来,两人联手再一次将破浪乘风压制住。

观众席上、直播之前,看到如此精彩的近身格斗,无数观众为之喝彩,毕竟在游戏中他们看惯了以技能对敌,何曾见过这样的战斗。

当然,内行的人看门道,外行的人只看热闹罢了。

又战斗了3、4分钟,双方依旧僵持不下,十步一杀、荆轲刺秦稍稍气喘,脸色微微涨红,显然这种战斗让他们消耗颇大。

再看破浪乘风,她胸前起伏,俏脸上香汗淋淋,面色红润如玉,显然她的消耗比十步一杀两人还要大一些。

想想也是,十步一杀和荆轲刺秦毕竟是名人榜高手,她以一对二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对的压力那么大,消耗大也很正常。

长剑横扫,在逼退荆轲刺秦后破浪乘风后退,而后她道:“在这样拼下去好像需要很久才能分出胜负,我看还是算了吧,不如我们拼拼技能吧?”

继续拼下去,破浪乘风绝对会先支持不住,看着她如此‘耍赖’的要求拼技能,十步一杀两人苦笑不已,不过他们自知两个大男人打败一个女子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点了点头,都同意了。

身形一动,荆轲刺秦和十步一杀隐入虚空之中,他们随时准备施展暗杀。

破浪乘风却丝毫没有担心之色,甚至此时已经将左手长剑收回,而后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瓶,看着里面红色斑斓的液体,无数观众愕然。

“呃,红药水,一瓶能增加1000点气血,堂堂缥缈阁帮主居然还用这么低级的药水,他们缥缈阁的叶落知秋不是号称天劫第一炼丹师么?”一些观众愕然不已。

“风姐自然是不会使用这么低级的药水了,她用得可是叶落大叔炼制的最好的丹药。”一个缥缈阁的观众为破浪乘风辩解,不过很快她就摇了摇头:“不对,风姐身上的装备有吸血特性,凭借着高攻只靠吸血就能维持气血健康,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吃丹药,哪怕是对付仙级BOSS的时候。”

“事实胜于雄辩,她现在就在用大红药水。”

“风姐又没喝,再说比武大会规定不能使用丹药、药水,使用了也没效果,你感觉风姐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么?”

“那可说不准,谁知道她是不是被逼急了乱投医呢?”

“哼,ID以天地开头,你是天战英雄的人,怪不得诋毁我们风姐,等着吧,你敢出城镇,我们就追杀你!”另一个缥缈阁的玩家道。

“我已经录下了你先前所说的话,就算追杀你也不算欺负你,你们天战英雄的人也没话说。”第一个开口的缥缈阁玩家道。

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那人哼了一声,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现在无数观众都观看着擂台上的战斗,他们也纷纷疑惑破浪乘风为什么拿出红药水。

不过下一瞬他们就明白她要做什么了:破浪乘风将红药水洒向四周,红色的水渍留在擂台上,一时半会不会消失。

很显然,观看了烟花易冷跟夜灵的一战后破浪乘风有了灵感,以红药水代替冰晶化成的水渍,而且红药水有颜色,更显然几分。

“呃,风姐也太聪明了吧,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代替之物。”知月感慨不已,而后语气一转:“不过我很好奇,她身上怎么还有红药水呢,我记得这是40级左右的时候我们才使用的吧。”

“当初打小怪爆了不少这种东西,风姐随手捡了,估计她从来没用过,一直遗忘在背包里,她可是很少整理背包的。”黑白棋分析道:“先前看到烟花对战夜灵,估计他终于想起来了,所以……”

“不得不说风姐的模仿能力很强啊。”六月飞雪道,她俏笑了一声:“不过这样是不是有点小赖皮呢,明明说比拼近身格斗的,快败了就改为拼技能,现在又这般。”

“按照风姐的话说,耍赖是女人的特权。”三昧诗接过话茬,她笑了一声:“原本这场战斗就没什么悬念,没看到叶落还没有出手么,就算风姐被打被了我感觉他一个人也能击杀十步一杀两人。”

“没错,而如果可以使用技能的话也更简单了。”坐上琴心道。

“叶哥哥好可怜啊,战斗只能看着,风姐也太霸道了。”知月小声嘀咕着:“不过叶哥哥也太由着风姐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啧啧,有些人开始吃醋了啊。”六月飞雪调侃道。

“哼,才没有呢。”知月撅了撅嘴,抵死不认。

擂台上,看到破浪乘风如此耍赖,十步一杀和荆轲刺秦苦笑不已,他们可是知道破浪乘风有不少群攻技能的,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就不能靠近她10米之内,毕竟他们这两个薄血的刺客可抵挡不住几个技能。

无奈地取消了隐身,十步一杀嘀咕一声:“这没法打了,我看我们还是头像吧,乘风美女也太耍赖了。”

一旁,荆轲刺秦也显露出了身形,他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比武大会规定不能直接认输。”

“那我们就直接冲向乘风美女,让她几个技能送我们离开就是了,再让叶落兄出手,这样更快。”十步一杀道,说着就向破浪乘风冲去,一边冲一边嘀咕着‘小女人’、‘骗子’等字眼。

“嘿嘿,本来这场比赛你们就会输的嘛。”破浪乘风讪讪笑着:“其实我只是想看看红药水好用不好用,这样一看挺不错的,比烟花的还好用。”

说着这些的时候,破浪乘风也没有手下留情,几个技能将十步一杀覆盖,将之送出了擂台,而一旁的荆轲刺秦也选择了自杀式攻击。

很快战斗结束,缥缈阁工作室取得了胜利,双方大比分已经是4比1了。

擂台外面,夜灵和夜正酣等人笑得前仰后合,十步一杀嘀咕了一声:“乘风美女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耍赖了,以前的性子多少,简单、直接、霸道。”

“再霸道的女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也会有温柔、耍赖的一面。”无名嘀咕了一声,而后瞪了一眼夜灵:“当然她喜欢的人不是一杀、荆轲,而是……”

“叶落兄啊!”夜灵脱口而出,而后他点了点头,小声嘀咕着:“他们出入成双,勾肩搭背,狼狈为奸,啊呸,举案齐眉,没准还真是一对。”

“怕是有些人自己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无名看了一眼对面的叶洛和破浪乘风,流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老大,接下来就是决胜局了,接下来这一场我们怎么打?”荆轲刺秦看向无名。

“打什么打,你认为还有必要打吗?”无名没好气地道:“破浪乘风那个耍赖女人,她一定会继续用这一招对付我们的,堂堂缥缈阁帮主居然还有红药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