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2章:暴力击杀/网游之九转轮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注意到了破浪乘风脚下的小动作,众人知道她已经有了对策,只不过很好奇她接下来会怎么做,会不会像叶洛抓到天地魔一般将之抓住,而后将之击杀。

土屑在第三散落,能印出淡淡的印记,如此倒也并不是很难就能发现独钓寒江雪的踪迹。

此时两者在大战,独钓寒江雪倒也没有注意到她这个时候还有这些心思,所以准备靠近她,而后再一次施展刺杀。

却不想这个时候破浪乘风突然施展了【惊鸿绝影】,而后出现在了独钓寒江雪身后2、3米的地方,而后手中【雷霆之刃】举起,磅礴的雷电之力弥漫,很显然她是要准备施展什么大威力技能。

看到破浪乘风突然消失,独钓寒江雪心中一惊,他也意识到了对方极有可能是绕到了自己的身后,如果是以前,他绝对第一时间就施展【风隐步】这种位移技能逃离,只不过这个时候他的技能在CD,而且他也感觉自己不可能被击杀。

先前破浪乘风与他多次交锋,他也知道自己隐身的状态下根本不会被攻击出来,一整套技能也不能将之击杀,如此倒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般想着,独钓寒江雪也没有扭转身形,就准备硬挨破浪乘风的攻击,接下来他恢复气血再来一次暗杀。

1秒后,一道道狂暴的能量剑影呼啸而去,将独钓寒江雪笼罩在内,而后他头顶出现一个超过15000的伤害数字,而且还晕眩了2秒钟左右。

很显然,需要蓄力1秒而且能将目标晕眩2秒的技能只有【狂雷剑影】。

当然,虽然被攻击而且陷入晕眩状态,不过独钓寒江雪并没有显露行踪,而且他也不以为意,心中想着破浪乘风是如何发现他的行踪的。

想想也是,破浪乘风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而后准确地命中目标,这一些都说明了他的行踪已经被发现了。

“莫非她能像叶落知秋那个变态一样感知到我的位置?”独钓寒江雪冒出在这么一个想法,不过很快他就将这个想法抛诸脑后:“不对,从先前她的反应来看她并不知道,这一次能判断出我的行踪应该是凑巧吧。”

在独钓寒江雪想着这些的时候,破浪乘风突然向前走了2、3米,在收了左手的长剑后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而后向后扳起,背到了他的背后。

接下来,破浪乘风的开始展开了猛烈的攻击,群攻技能施展之后就是普通攻击,每一击都准确攻击到目标,一个个高额的伤害数字飘起。

看到这一幕,无数人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破浪乘风这么‘彪悍’,居然直接抓住了独钓寒江雪,而后展开了最狂暴的攻击。

当然,内行人看门道,而外行人看热闹,在看热闹的同时他们升起一个疑惑——破浪乘风是如何发现独钓寒江雪而后准确抓住目标的。

很多人不明白,就连知月都有些不太清楚:“风姐发现独钓寒江雪的踪迹很容易,可是她怎么做到准确抓到他的手臂的呢?”

“根据脚步形状能判断出独钓寒江雪的站位方式,而且风姐早就观察了他的身高,如此纵使他在隐身状态风姐也能抓到他的手臂。”叶洛解释道。

“没错,这对风姐来说并不难,先前烟花也说了,风姐的战斗天赋是很强的,这对她来说并不难。”三昧诗点了点头。

“啧啧,风姐这一招擒拿手真是好手段,是跟诗姐学的吧。”黑白棋赞许不已:“独钓寒江雪被擒拿住,如此他根本就无力反抗,接下来就等着被风姐一直攻击到死吧。”

“以前跟风姐交过手,他学会一两招擒拿手也并不奇怪。”三昧诗道,而后她忍不住笑道:“只不过这也太暴力了吧,再用点力就能将独钓寒江雪的手臂掰断,虽说游戏中手臂断了很能重新修复,不过这应该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吧。”

“先前风姐被骂了‘老女人’,这可是她最大的忌讳,此时风姐可是狂怒状态,如果不是怕独钓寒江雪再一次逃走,我估计她会扇他几巴掌。”六月飞雪的声音响起,她可是通过知月的共享视角发现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看着破浪乘风如此暴力的一面,剑六喃喃:“女人真可怕,以后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独钓寒江雪被钳制住,只能被动挨打,如此一来他根本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被清空了气血——他今日第二次被击杀,而且都是被缥缈阁的人击杀的。

气血被清空,独钓寒江雪的‘尸首’终于显露出来,而破浪乘风瞟了一眼,语气中满是不屑:“嘿,还说要打败老娘,回去再跟着金木水火土大叔练几年去吧。”

说着,她不再理会独钓寒江雪,返回到了己方阵营中,而后她直接看向烟花易冷:“烟花,先前跟酒神大叔、风行大叔他们商议了什么?你从他们手中又得到了什么好处。”

先前破浪乘风专心跟独钓寒江雪交战,关闭了聊天系统,所以并不知道这里的具体情况,不过以她对烟花易冷的了解也能猜测出他们收获很大。

在得知了具体的收获后,破浪乘风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嘿,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对我们缥缈阁来说收获太大了。”

“风姐,要不要再救活他?”坐上琴心看着那具尸体道:“烟花已经成功五转,也想拿他练练手……”

“咦,烟花,该不会你也记仇吧,嘿嘿,这倒是很难得。”破浪乘风不由分说地道,而后看向坐上琴心:“当然要将他救活了,就让烟花好好打击打击他,让他知道日后要尊重女人,不要再招惹我们缥缈阁。”

“风姐,我们连续击杀他两次,让他颜面扫地,依照他的性格,日后定然与我们为敌,不招惹我们才怪呢。”六月飞雪道,她语气中隐隐有些担忧。

“呃,既然得罪了,那就彻底得罪吧,再杀一次。”破浪乘风稍稍惊愕之后道,而后她看向烟花易冷:“烟花,不用手下留情了,你现在已经五转,又获得了这么多好装备,整体实力比我还要强不少,灭杀他还是很简单的。”

也不多言,烟花易冷就准备越众而出,却发现对面东方世家的人早早地就有了举动——东方啸天和东方明眸已经向独钓寒江雪而去。

眉头微微皱起,继而又舒展开来,坐上琴心道:“被独钓寒江雪杀了3人,又被叶落和风姐抢了风头,东方世家脸上挂不住,所以想让东方啸天找回一些面子,不然怕是东方世家丢人就丢大了。”

看到东方明眸施展复活之后独钓寒江雪依然躺尸,东方啸天冷笑:“独钓寒江雪,你不是厉害么,起来跟我打一场,也让你知道我东方家有很多人能击杀你!”

“怎么,不敢?”东方啸天那话激他。

独钓寒江雪是个年轻人,年轻气盛,他自是受不了刺激,立刻选择了复活,而后他怒视东方啸天:“哼,我能杀你们3人,就能将你杀了,比就比,谁怕谁。”

“你对你的操作很自信,不如我们只比操作,敢不敢?!”东方啸天再一次拿话激他。

虽然东方啸天自诩实力比独钓寒江雪强一些,不过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将可以隐身的他击杀,所以才那样说激他。

“比就比,谁怕谁。”独钓寒江雪不甘示弱。

“风姐,烟花姐,你感觉他们两人大战谁会胜?”六月飞雪好奇地问道。

“东方啸天的操作要稍好一些,经验更老道,虽然没有五转属性差点,不过暗黑龙骑这个职业很强大,再加上有帮会技能加持,他的胜算要稍大一些。”破浪乘风瞬间就判断出来了这个结果。

“被连杀两次,独钓寒江雪的情绪大受影响,实力很难发挥出来,如此对上东方啸天十有八九会输。”三昧诗接过话茬:“东方啸天也太阴险了,居然拿话激独钓寒江雪只拼操作,毕竟他也没太大的把握击杀隐形刺客。”

“没错,他太卑鄙了。”黑白棋说话更加直接:“不过独钓寒江雪也是傻子,居然就这样上当了,比拼操作他可没什么优势。”

“东方啸天的阴谋得逞了……”六月飞雪道:“这一次东方世家要挽回一些脸面了,这可怎么办呢?”

“未必。”烟花易冷淡淡道,说着这些她径直向战场中心走去。

“烟花,你干什么去?”黑白棋疑惑不已:“他们就要大战了,你这样掺和过去不好吧。”

“烟花是不会让东方世家挽回脸面的,她定然想到了阻止的办法。”三昧诗道,而后想到什么,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你们说烟花会不会说一一挑二呢?”

闻言,众人眼眸都亮了起来,破浪乘风直接道:“嘿,以烟花的性格倒也极有可能这样做,如果是以前,她面对东方啸天一个人就会有很大的压力,不过现在么,她有六七成的可能将独钓寒江雪、东方啸天一并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