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8章:与知家冲突/网游之九转轮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驱车向坐上琴心的家出发,中途路过知月家——开封,从洛阳到开封倒也不算远,以现在的车速也不过3、4就能到。

“叶哥哥,风姐,到时候你们将我丢下就离开么?”知月道,她小嘴高高撅起。

“什么叫丢下啊,那可是你的家。”破浪乘风道,她笑了一声:“放下啦,我们在干娘家住2天就折返了,到时候会将你带走的。”

“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在家里待。”知月依然撅着嘴:“可不可以你们陪我在家待小半天,跟娘亲说几句话,而后我跟你们一起走呢?”

“大过年的,你多陪陪知叔叔他们吧。”三昧诗道,她神色中满是羡慕:“你不知道我多想有父母……”

看到了三昧诗伤心,知月慌忙道:“诗姐,你不要伤心,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好啦,好啦,我听你们的就是了。”

几个小时后,破浪乘风他们到了知月家,破浪乘风等人陪着她回家,而叶洛则单独去了墓地——他去看知秋。

看着墓碑上的那带着甜甜笑意、容貌与破浪乘风一般无二的容颜,叶洛心中有一种梦幻的感觉,忍不住轻轻抚摸着面庞,想起了她的一颦一笑,而他嘴角也渐渐勾起了笑意。

可是梦终究要醒的,看着孤单单躺在那里的知秋,想起造成她这般的人,叶洛不可抑制得杀气充溢,恨意滔天,恨不得立时去东方世家将东方弑天给击杀。

良久,他脑海中浮现出一道倩影,正是知秋,只不过倩影爽朗的笑声却是破浪乘风的,继而他脑海中浮现出烟花易冷的身影,接下来是知月、坐上琴心、三昧诗等等,大家在一起谈笑,在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吃饭嬉闹……

渐渐的,他心中的恨意消散,变得温暖起来,而他的神色也恢复了正常。

深深吸了一口气,叶洛看向眼前的照片:“秋姐,你等着,终有一天我会给你报仇的。”

冬风吹过,吹起几片落叶,好在是在回应叶洛一般。

良久,叶洛离开了墓园,向知家而去。

来到知家,叶洛听到了争吵的声音,听了几句后,他脸色沉凝了很多,眼眸中也闪过一抹精光,隐隐杀意。

争吵的内容自是关于知月的事情,知家的几位长辈想要将知月留知家,知威、知月以及破浪乘风等人自是不愿意。

“月儿,你是我知家的人,缥缈阁的人是蛊惑你签署的合约,根本做不得数的。”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二爷爷,那是我自愿的。”知月的声音响起:“叶哥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是不会回知家的。”

“你们也听到了,月儿已经表态,此事休要再提。”三昧诗道,她声音冷了很多:“不然就别怪我们走法律程序。”

“哼,正好,我们可以告你们诱骗少女,那个时候月儿还未成年。”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再说月儿是我们知家的人,这是不争的事实,难不成你们还想将她强行带走?!真当我们知家好欺负。”

“既然你们不讲理,那就别怪我在游戏中将你们知家灭了!”一道肃然的声音响起,破浪乘风话语中隐隐铿锵之意:“你们知家在游戏中投资也不小吧,不知道你们能否承受得住如此损失呢?不知道你们能否抵挡住我们缥缈阁的攻击呢?”

默然,知家的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话,知家只是中等偏上的帮会,自是抵挡不住缥缈阁的怒火,连东方世家的人都惨败,更不用说他们了。

良久,知月的二爷爷道:“你们这是威胁我们了?月儿,你也看到了,知家可是生你养你的地方,难道你想看着我们被覆灭了?难道你就不顾家族的荣耀了?”

“家族这么腐朽,灭了就灭了。”知月冰冷地道:“当初你们逼姐姐的时候也是用家族荣耀这个借口吧,我可不会再上当。风姐,烟花姐,走,带我走!”

“好。”烟花易冷淡淡道。

“你们走可以,将月儿留下。”又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威儿,月儿是你女儿,你说句话,要她走还是留?别忘了,她是我们知家崛起的希望!”

“五叔,月儿已经是大孩子了,有自己的想法。”一道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我后悔当初没有支持秋儿,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如今我是知家的家主,我看你们谁敢乱来!乘风丫头,带着月儿离开吧,以后能不回来就不要让她回来了,这个家不能再对不起她。”

“是,知叔叔。”破浪乘风道。

“哼,你这个家主不为家族着想,那就没有必要再当下去了。”一道冷哼声响起:“我们几人能推选你当家主,自然也能罢免你。来人,将知月给我留下,其他人轰走!”

听着这些的时候,叶洛已经进入了知家,那些出手拦阻他的人也都被他打趴下,而后他出现在了众人身前,将知月等人护在了身后。

因为是去拜访知家,所以破浪乘风等人都没有随身带着兵器,虽然无惧对方数十彪形大汉,不过想护着知月也有些难度,看到叶洛到来,她们都长长舒了一口气。

“风姐,烟花,带着月儿离开。”看到几女无恙,叶洛舒了一口气,而后淡淡道。

“你是谁,敢闯我知家,真当我知家无人了?!”先前被知月叫二爷爷的那道声音响起,他怒喝道。

“强留月儿,当她为知家崛起的希望,你知家还真无人了。”叶洛淡淡道。

“小子,你找死!”一个知家的人怒喝道。

叶洛没有理会他,转身看向知月:“月儿,当初逼秋姐的人都有谁?”

感应到了叶洛眼眸中的冷意,知月心中忍不住有些发冷,不过也没有隐瞒,她伸出玉指,点了几个人,最后愤愤道:“就是他们,如果不是他们,姐姐也不会死。”

被知月点了的那几人面如寒霜,不少人流露出愧疚之色,不过很快他们就满脸怒气:“哼,如果她顺从我们的意思,我们现在已经跟东方世家搭上关系,知家在游戏界……”

说到这里那人顿住,因为他们发现叶洛正径直向他走来,那眼眸中闪烁的寒光让他心中忍不住发颤,如芒在背。

“你,你要干什么。”那人有些惊慌,看到叶洛不应答兀自向他走着,他更是惊慌:“快,将这个小子拿下,擅闯我们知家,送他到警局!”

这人的威慑对叶洛没有任何效用,倒是知家的那些人冲了上来,只不过他们没一人能拦住叶洛,此时的叶洛就如一条游龙一般穿梭在人群中,只不过所到之处带起片片血花,良久又传出道道哀嚎声。

“我去,叶落可比我暴力多了,直接出手了。”看着这一幕,破浪乘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不过只这点人好像用不着我们出手。”

“叶落心情不好,让他一个人发泄发泄吧。”三昧诗淡淡道。

“小叶,手下留情。”知威道,他可是知道叶洛身份和实力的,虽然心中对知家的那几位长辈有怨言,不过他依然不想看到知家的人受损。

“知叔叔放心好了,叶落虽然在盛怒之中,不过下手依然很有分寸。”坐上琴心出言安慰道:“看似匕首刺穿手臂很恐怖,不过他每一刀都避开了骨头和经脉和血管,所以也只是轻伤罢了。”

也见识过当初叶洛给自己手下留的伤势,知威长长舒了一口气。

“嘿,叶落这般出手让我想到以前很久的一个传言。”破浪乘风笑了一声,她看向坐上琴心:“一个医学系的女博士连捅了她那劈腿的男友二十三刀,刀刀避开要害,到最后伤情鉴定居然只是轻伤,只是让那女博士随便赔了点医药费就了事了,那渣男差点崩溃。”

瞬间就明白破浪乘风为什么这样说,坐上琴心道:“我感觉叶落的刀功比那个女博士还要高明很多,更何况只是一刀,应该也算是轻伤吧。”

“是。”烟花易冷淡淡道:“叶落有名人特权,身份又不一般,纵使警察来了也不能扣留他,也不过赔点医药费罢了。”

“嘿,我们缥缈阁现在可不差钱。”破浪乘风道,而后她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如果得罪了我们,回到游戏中我们就灭了知家,反正游戏中也没什么顾忌。”

“我看行。”三昧诗淡淡道。

几女的声音虽然不太大,不过却清晰地传到了每一个知家人耳中,他们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报警非但不能奈何叶洛,反而会遭到缥缈阁的报复,知家在游戏中被覆灭,那损失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想到这些,知家的人都果断得打消了报警的想法。

在破浪乘风等人说着这些的时候,叶洛也已经将拦阻他的那些人尽数放倒,而后他来到了知月指点的那几人面前:“逼迫秋姐,今天就给你们一些惩罚。”

双刀如蝴蝶一般翩跹起舞,每一刀下去都洞穿一人的手臂,点点血花飞溅,落在那些人的脸上,好似在洗刷他们的罪恶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