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0章:全员聚齐/网游之九转轮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三昧诗的话,叶洛、坐上琴心等人愕然。没错,日后坐上琴心终究要回家、要成亲的,到那个时候谎言也终究会被揭穿。

“怕什么,以后每年春节的时候都带着叶落回来就是了。”破浪乘风很随意地道,她看向叶洛,俏脸上满是笑意:“叶落,你很乐意帮这个忙吧。”

叶洛并没有说话,只不过从他满脸的苦涩就知道了答案。

“算了,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坐上琴心慌忙道,她不想让叶洛为难。

“没错,以琴姐的条件,到时候一定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叶洛道,只不过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话让坐上琴心心中隐隐有些失落。

在坐上琴心家痛并快乐着,特别是对叶洛来说,好在这一切就要结束了——他们要离开了。

在风家玩了3天左右,又在坐上琴心家里待了4、5天,如此10天的假期也已经所剩无几,他们开始返程了。

驱车折返,倒也没用太久就到了洛阳,让叶洛稍稍惊讶的是破浪乘风和烟花易冷都没有回家的意思,她们提议直接回缥缈阁工作室。

“终于回来了啊。”看着工作室在眼前,破浪乘风感慨不已:“只是7、8天没有玩游戏,好似过了大半年似的,总感觉心中空落落的。”

“你是有点轻微的游戏综合征。”坐上琴心道,她俏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意:“不过我也是,这么多天没玩游戏,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现在游戏就仿佛是我们的第二世界,离开久了感觉少点什么也很正常。”三昧诗道,而后她看向前方:“不过这几天我们玩得也够疯狂的,我决定了,回去后要好好睡一觉,谁也不要来打扰我。”

“没错,我要好好睡1天,这几天太累了。”知月伸展着娇躯道。

“谁让你玩得那么疯狂,多大的人了,在游乐场居然跟小孩子抢蹦床玩。”破浪乘风调侃道。

“风姐,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你不也跟那些少男少女争抢过山车,而且还玩三遍。”三昧诗没好气地道:“你玩就玩呗,偏偏还要拉着我们,颠得我们骨头都快散架了。”

“嘿嘿。”破浪乘风讪讪一笑:“你们玩得不也很愉快么,大家开心就好了嘛。”

说着这些的时候,烟花易冷突然下意识地向旁边的弓箭摸去。看到她这般,破浪乘风神色也毅然了几分,她看着工作室的方向:“工作室的灯光亮着,有人在,莫非是小偷?”

“小偷可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地亮着灯。”三昧诗道,她笑了一声:“应该是飞雪他们吧,没想到他们也提前回来了。”

在三昧诗说着这些的时候,烟花易冷松开了手中的弓箭,很显然也作出了相同的判断。

在车刚进工作室,几个人影冲了出来,正是六月飞雪、黑白棋等人,甚至连长河落日也在,如此缥缈阁工作室的十人组也就只有半夜书没有到了。

“呜呜,风姐,你们终于回来了,我们都回工作室1天了呢。”六月飞雪一边飞扑一边道:“在家里太无聊了,家里老爷子和娘亲还催着我去相亲,我才多大点啊,害得我差点将呆子给召唤过去救驾。”

说着这些的时候,六月飞雪扑到了坐上琴心的怀中:“琴姐,我们吃了1天的外卖了,那味道真不咋地,我们怀念你做的饭菜了。”

“嘿,还以为想我了呢。”坐上琴心道,她笑了一声:“这一次从家里过来带了不少土特产,可以给你们改善改善伙食了。”

“嘻嘻,当然更想琴姐了。”六月飞雪很没节操得改口。

笑骂了一声,坐上琴心看向黑白棋:“小棋,落日,这个春节过得如何?”

“我在家比飞雪还夸张,我不出去,老爷子居然发动七大姑八大姨给我相亲,天啊,每天都有5、6个年轻小伙去我家。”黑白棋道,她一副后怕的模样:“我真怕我撑不住沦陷,如此被小帅哥拐走就不好了,缥缈阁又少了一员大将。”

“嘿,你可以施展美人计,拐带几个帅哥回来。”破浪乘风调侃道,说着看向长河落日。

“我还不错,跟大哥玩了几天。”长河落日淡淡道。

“好什么啊,你大哥也真是的,跟天地、战天下等人混在一起,也不怕你尴尬。”六月飞雪没好气地道:“早知道这样我就带你去我家了,如此还省得家里人给我张罗了。”

英俊的脸色稍稍一红,长河落日道:“还好,我眼中没他们那些人。”

倒也了解长河落日的性格,也知道他能做到无视天地、战天下等人,想想被无视后天地等人的郁闷的心情,六月飞雪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嘿,现在就差小书了。”破浪乘风看向四周道:“我估计他还要再等等,好不容易回家,又是过春节,老爷子可不会这么容易就将他放回来。”

正说着这些,一声汽车的鸣笛声响起,而后一辆车进入了缥缈阁工作室,看驾驶座上的人不是半夜书又是何人?

“咦,这还有2日游戏才开服,小书怎么这么早就归来了?”三昧诗疑惑不已:“平常风叔叔可是不舍得他这么早归来的。”

“我估计家里又来了其他客人。”破浪乘风沉吟道:“不然小书也不会这么早回来。”

在他说着这些的时候,半夜书来到了众人身前,他哭丧着脸,一副终于遇到亲人的感觉:“老姐,终于见到你们了,早知道当初我也跟着你们离开了。冷叔叔住在家里不走了,酒神大叔将红姐他们送走也留下了,几个老爷子喝酒就喝酒呗,还拉着我。对了,平常没事还找我练手,我哪是老爷子和冷叔叔的对手,被揍得老凄惨了。”

“嘿,你还真够可怜的。”破浪乘风道,只不过说着这些的时候满脸幸灾乐祸的笑容。

“还还不是最凄惨的,后来老爷子的那些战友和下属也来了,甚至连我在军营的教导员也来了,我就成了他们训导的目标。”半夜书道,他愤愤不已:“那些老家伙真是的,大过年的,就不知道手下留情。”

“哈哈……”破浪乘风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黑白棋也毫无顾忌,就连坐上琴心也掩面浅笑。

也看到了破浪乘风等人幸灾乐祸的意思,半夜书看向叶洛:“叶大哥,早知道就让你留下了,听老爷子的意思那些人中有你的领导……”

“还是算了,那几个人我目前也不想见。”叶洛摇了摇头,也看到了半夜书几人的疑惑,他苦笑一声:“那几位对我可是抱了很大的希望的,如今看到我如此堕落地去玩游戏了,估计要训死我。”

“嘿,原来你怕这些啊。”破浪乘风笑了起来,而后语气一转:“虽然职业不同,不过都是为国家出力,日后多杀几个人,特别是国战中争夺敌方一两座城池,那可是能给我们国家带来很大的利益的。”

“没错。”三昧诗点了点头:“而且日后代表我国外出比赛,获得很不错的名次也是为国争光了。”

“我也知道这些,只不过那几人怕是很难理解。”叶洛摇了摇头:“再说我现在也没取得什么成绩,自是没脸去见他们。”

“你已经很不错了,名人榜高手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六月飞雪道,而后她语气一转,俏脸上满是期待:“不过下一届名人榜试炼我也能成为名人榜高手了,最不济也是准名人。”

“你也就这点追求了,叶落的追求可是很高的。”黑白棋道,而后她笑了一声:“不过如果叶落能进入名人榜前二十,也算是不辜负他那些领导的期望了吧。”

“我感觉最起码也要进前十。”半夜书嘀咕道:“你不知道,那几位老爷子提到叶大哥的时候满脸惋惜,很显然他们对之期望很高。”

闻言,叶洛更加苦笑不已,不过也暗暗下决心继续努力。

“好了,既然我们全员到齐,而且游戏还没开服,那我们就好好聚餐吧。”破浪乘风道,她满脸的期待:“干娘这一次可是给我们带来了不少好东西的。”

“这哪里是给你的,分明是个叶落这个未来姑爷的。”三昧诗调侃。

闻言,六月飞雪八卦之心大作,她看向叶洛,俏脸上满是笑意:“嘻嘻,叶落大叔,该不会你又给琴姐冒充男友去了吧,我发现你以后很适合这个职业嘛。”

闻言,叶洛哭笑不得,而坐上琴心也俏脸绯红。

“别闹了,别闹了,这么好笑的事情自然要留到饭桌上。”破浪乘风笑道。

“没错,没错。”黑白棋慌忙道,很显然她对此也颇为好奇。

“老姐,我先给你说一件好玩的事情吧。”半夜书道,他脸上挂着笑意:“昨日欧阳叔叔和阿姨带着欧阳飞天去我们家了,你猜猜他们是干什么去的?”

“这还用猜嘛,上门提亲了呗。”黑白棋脱口而出,而后玩味地看向破浪乘风。

“嘿,欧阳飞天那日丢了那么大的人居然还不死心,热闹了老娘,我让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