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许太平的警告/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40

云鼎私人会所。

这是整个江源市最私密最高端的会所之一,会所建在了江源市市郊,整片山头都被会所的老板给包了下来,这里头不仅有温泉,更有高尔夫球场,还有一个小型的马场。

很多江源市有头有脸的人都是这里的会员,而夏江更是这里的超级VIP。

夏江喜欢马,所以在这里养了一旁土库曼斯坦特产的汗血宝马,汗血宝马这东西完全就是靠炒作起来的,这种马因为基因的关系,只要一运动,流出来的汗就有点红,在阳光下显得特别好看,可要说到跑,这种马可远远比不了蒙古马,无非就是好看而已。

夏江这匹马花了他一千多万,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这个会所里骑出去绕两圈,然后回来,吃顿可口的晚饭,跟朋友聊聊天打打牌。

今天夏江刚打完牌,跟朋友一同去做了个推拿,而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在云鼎私人会所里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房间,就在靠人工湖的地方,风景优美,一觉醒来经常可以看到水鸟在水上掠过。

房间里点着名贵的熏香,灯光昏暗。

那张巨大的床上有一个来自于俄国的曼妙女子躺着,这女人的身高至少得有一米八左右,身材极好,脸蛋也十分可人。

夏江走到床边,背对着女人坐下,随后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这时候正常那个女人会上来将他身上的衣服给脱去,不过今天夏江等了许久却是没有等来任何的反应。

夏江微微皱了皱眉头,回头看向身后。

那个俄国女人身体似乎有些江扬,躺在那,眼睛瞪得很大,隐约可以感觉到一丝丝的惊恐。

夏江直接一个跨步来到床头柜的位置,一把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把精美的手枪。

啪的一声。

这支手枪被一只大手给抓住,然后往下一按,直接连同着夏江的手被一起按在了床头柜上。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夏江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并没有抬头去看那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身为江湖上的老手,他知道,很多被绑架的人都是因为看不该看的东西才被撕了票,所以碰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别多看,而且第一句话永远别去问你是谁,因为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第一句话最好就直接表露出你所愿意付出的代价,这样就会让对方有一个底,至少不会一个冲动之下直接把你给毙了。

“我没什么想要的。”许太平冷冷的看着夏江,说道,“我不是来杀你的,不然你早就死了。”

夏江身体微微一颤,这声音他有点耳熟,但是已经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在哪听过了,他的头还是低着的,依旧没有抬起来。

“那你想干什么?”夏江问道。

“我还真没什么想要的!”许太平笑道。

这第二句话,让夏江彻底的想起了这声音的主人,他猛地抬头看向身前,看到了许太平在昏暗灯光下那一张有些恐怖的脸。

“怎么会是你?!”夏江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让人去对付我,我要是不来找你,未免会让人看不起。”许太平说道。

“折纸扇和红花棍呢?”夏江问道。

“他们在停车场的一辆面包车上。”许太平说道,“人没什么事,就是昏过去了。”

“那你来找我想要干什么?想要我女儿?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不会把我女儿交给你的。”夏江黑着脸说道。

“也就你把夏瑾萱当宝贝。”许太平笑了笑,说道,“我来这里其实没什么大事,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如果想要你命的话,我随时可以拿走,什么折纸扇,什么红花棍,都是笑话,我要杀你,谁也挡不住,但是现在我不想杀人,我不想每天都被苍蝇骚扰,所以,这次我来是给你一个警告,别再让那些喽啰出现在我面前,如果哪天我心情不好,那就不是他们遭殃那么简单了,你明白么?”

当说到你明白么这四个字的时候,许太平身上那恐怖的杀意笼罩在了夏江的身上,这股杀意之磅礴,之骇人,就算是江湖上混迹多年的夏江都为之色变。

“你到底是什么人?!”夏江脸色严谨的看着许太平,普通人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杀意的,就算是自己曾经雇佣的一些所谓的王牌杀手,也很难见到这样恐怖的杀意。

“我是什么人与你无关,你只要记住,我对你女儿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她不过就是少女心性而已,过段时间自然就不会纠缠我了,我不希望我现在的生活被打扰,明白我的意思么?”许太平问道。

“明白。”夏江点了点头,他之所以会对付许太平,一方面是因为怕女儿被骗了,一方面是因为包锐锋,眼下许太平说他对他女儿并没有什么心思,那单单因为一个包锐锋就跟许太平往死里干,那是绝对赔本的生意。

“明白就好。”许太平把压着夏江的手抬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夏江身后的那个俄国女人,说道,“不过,你找女人倒也算是厉害,前些天你身后那个女的,还有今天这个,都很不错。”

“你是说关荷?”夏江皱眉问道。

“那人叫关荷么?”许太平问道。

“她不是我的女人。”夏江摇了摇头。

许太平挑了挑眉毛,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去。

看着许太平消失,夏江沉默了许久,拿起一旁的手机说道,“去停车场找找看,有没有一辆面包车?”

“是!!”

没多久,折纸扇和红花棍两人就被带到了夏江的身前。

两人一看到夏江就跪了下来。

“老大,都是我的错,我没想到那许太平竟然会用阴招,他在他的房间里放了毒烟,我们没注意,一时间才着了道,老大,请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会拿着许太平的手脚回来的!”红花棍紧握着拳头说道。

“这件事情就算了。”夏江摆了摆手,说道,“那个许太平不简单,他对我们没有什么敌意,我们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为好。”

“可是,老大,如果真刀真枪的打的话,我一定是能够好好的教训他的!”红花棍着急的说道。

“什么真刀真枪?用毒烟也是真刀真枪,我不止一次的告诉你们,打败对手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最愚蠢的就是硬碰硬,他用毒烟是他的能耐,也是真本事,你就不要再给自己找什么借口了,这件事情你回去反思一下,为什么你会中了别人的毒烟。”夏江摆手说道。

“是,老大。”红花棍咬了咬牙,点了点头。

“都下去吧。”夏江说道。

“是!!”一众人纷纷退下。

“这许太平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接近瑾萱…难道他真的对瑾萱一点想法都没么?”夏江眉头紧锁着想道。

今天对于全部军训的学生来说是美好的一天,因为今天下雨了,而且听天气预报说,这场雨会持续三天的时间。

也就是说,这几天如果军训的话,都会在室内的体育馆,体育馆内有空调,而且没有太阳,那实在是太美好了。

中午军训结束之后,许太平等人坐在了体育馆的看台上,在体育馆的正中央,一群人正在打篮球。

“还是年轻人有活力啊,早上虽然没有太阳,但是训练强度变得更强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体力打篮球!”陈文感慨的说道。

“说的好像你多老似的。”许太平笑着说道。

“嘘嘘嘘。”陈文忽然对着旁边噜了噜嘴。

许太平顺着陈文噜嘴的方向看去,只见穿着短裙白衬衫的宋佳伶正拿着一个水壶从旁边走过来。

“我们不打扰你了!”一群保安暧昧的笑了笑,随后走向了旁边。

“太,太平叔叔,昨天真说对不起,我忽然间有急事离开了学校,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保卫室了。”宋佳伶歉意的对许太平说道。

“多大点事儿啊,至于来道歉么,谁没有点急事呢,不要紧的。”许太平笑道。

“我很过意不去的。”宋佳伶说着,走到许太平身边坐了下来。

那裙子本来就短,这一坐,裙摆几乎都撩到了大腿根上。

许太平斜眼瞄了一眼,这大腿确实好看,虽然细了一点,但是直挺挺的,架在肩膀上一定很爽。

“不用记在心上,没事的。”许太平说道。

“为了表示我的歉意,今天我特意给你泡了壶水,这是冰镇的冰糖枸杞水,这水壶是我最爱的水壶,送给你了,太平叔叔。”宋佳伶红着脸,把水杯递给了许太平。

“这多不好意思啊。”许太平挠了挠头说道,“这毕竟是你最心爱之物。”

“送给太平叔叔,这样才能够表达我的歉意,而且我也希望,太平叔叔你以后看到这杯子,就能够想到我。好了,太平叔叔,我先走了。”宋佳伶说完,红着脸起身离去。

等宋佳伶一走,一群保安就围了过来。

“艳福不浅啊!”陈文感叹道,“我总算是明白,那天你为啥让我走了。这可是个好姑娘啊!”

“水挺好喝的。”许太平喝了口水,笑着说道。

“就是人不知道是不是好人了。”许太平又在心里暗暗的说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