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乌龟帮打上门/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42

“你这话就没道理了!”许太平不满的说道,“我们帮你把欺负你的人教训了,你怎么反倒让我们滚了?”

“你知道不知道,我未来四年都要在这所学校里上学?你知道不知道乌龟帮势力有多大?你能够保护的了我这一次,能够保护的了我下一次么?你能每天跟在我的身边么?不能,等你走了,我还是要被他们打,被他们收保护费,而因为你打了他们的人,他们对我会更加的变本加厉,你知道什么?你滚吧,求求你!”倒在地上那人说道。

“别人欺负你,你就不会反抗?”许太平黑着脸说道,“你家里人给你生这么一身的肉,就是为了让你被人欺负的?”

“反抗有什么用?他们多少人,我就一个人,有什么用呢?”

“果然啊,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许太平冷哼一声,拍了拍陈文的肩膀,说道,“走吧。”

“嗯!”陈文点了点头,跟许太平一起走出了厕所,随后还听到厕所里传来刚才那人的声音。

“喂喂,你们没事吧?刚才可不是我打你们的,是那个小保安,你们要找麻烦去找那个小保安,保护费我会再想办法给你们的…”

“吗的。”许太平忍不住咒骂了一声,他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恼火了,明明自己是在帮人,结果被帮的人反过来让自己滚,而且最后竟然还去卑躬屈膝的讨好欺负他的人,这世道怎么变成这样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当年…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我能够理解他的想法。”陈文说道。

“唉。”许太平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也能理解,无外乎就是自身没有任何的倚仗,再加上天性软弱,害怕被人秋后算账,可是,对付刚才那些人,你的软弱只能让对方得寸进尺,他们为什么不欺负其他人,为什么就找你?就是因为知道你软弱。校园暴力都是这样,他们算准了你不敢反抗,所以才会往死里欺负你,而如果他们欺负你一次,你反抗一次,再欺负你,再反抗,那他们就不会欺负你了,很多人有可能会第一次反抗,第二次反抗,可到了第三次第四次有可能就不会反抗了,最终只能被人踩在脚底下。”

“以前,我也被人这么欺负过。”陈文叹气道,“我告诉过老师,告诉过学校,为了不让学校的名誉受损,那些欺负我的人也就是被批评一下,完了以后他们就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我。你说的倒是很简单,反抗一次两次,可是这个年纪的人,有谁敢拼着被人连揍好几次而去不断的反抗呢?”

“这就是个人性格问题了。”许太平笑着说道,今天这一幕之所以会让他情绪波动如此大,是因为以前的他也曾经是被校园暴力所支配的人,不过每一次他都用自己的拳头去与校园暴力对抗,虽然经常被打的遍体鳞伤,但是只要有人敢欺负他,他就会奋起反抗。

这也是当年老Z看上他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老Z说,许太平身上有一股不屈服的精神,而这种精神可以让一个人在不管做什么事的时候,都会有坚持到底的信念。

“等回头正式上课了,咱们有必要跟这乌龟帮的人见上一面。”许太平笑着说道。

“太平,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做。”陈文说道,“这些乌龟帮的人很团结,很难对付的。”

“学校,是咱们的地盘。”许太平拿起腰间的警棍,指着周围说道,“这里的一切,都应该听咱们的,而不是什么四少,更不是什么乌龟帮,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可是…”

“要说人,咱们有两百号人,要说背景,咱们有整个学校做后台,怕他们干什么?有时候人就是自己把自己看扁了,所以才会被人看扁。”许太平笑着拍了拍陈文的肩膀,说道,“记住一点,做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就得昂头挺胸!”

“是!”陈文挺了挺胸,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浑身上下都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

本来许太平是打算军训结束去找乌龟帮的,没成想第二天中午他在保卫室值班的时候,乌龟帮的人就找上门来了。

许太平手里拿着宋佳伶送的那个水杯,站在保卫室里,看着窗外。

在保卫室的外头聚集着大概二三十个的人,这些人很聪明,都站在了学校外头,并没有进来学校里面,这些人统一穿着白色的衬衫,身下穿着黑色的裤子,他们有的拿着木棍,有的拿着板凳之类的。

“还算是有点脑子。”许太平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乌龟帮可比他见过的周小雨他们强多了,木棍板凳这类东西,杀伤力有,又不是什么违禁的物品,就算自己报警也没有办法抓他们。从这就可以看的出来,乌龟帮带头的人应该是有点脑子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学生搞不到那么多的家伙事儿。

眼下拿着二三十个人全部站在校门口的位置,也不吵也不闹,似乎在等着什么,有时候还有一两个人走到保卫室的窗户前头,然后拿木棍敲一敲窗户,挑衅的看着许太平。

“太平,这事儿要咋整?”陈文胆战心惊的问道。

“还能咋整,他们也不敢往里冲,怕什么?”许太平笑着说道,“真的往学校里冲的话,咱们学校里头可还有华南虎的人在,到时候直接把华南虎的人拉过来,看看这二三十个人够不够打。”

“王主任也真是的,这时候当起了缩头乌龟,让他多派点人来,他也不来!”陈文愤恨的说道。

“如果他带人来,那就不是咱们跟乌龟帮的恩怨了,而是学校跟乌龟帮的事儿,估摸着王主任也知道乌龟帮的人不敢真的把咱们怎么样,所以才不派人来。”许太平说道。

“太平,这你就不懂了吧?”保卫室里忽然走进来一个人说道。

许太平一看,是赵比干。

“老赵,你怎么来了?一会儿这要是打起来了,那您这身子骨可经不起打!”许太平笑道。

“去你的,我才五十多岁六十不到,打多的没有办法,三两个小兔崽子我还怕他们了?你这是看不起我了么?我本来还打算把我闺女介绍给你认识呢,结果你倒好,哼!”赵比干吹胡子瞪眼道。

“别呀!”许太平连忙说道,“老赵,我这岳父都叫过了,你反悔可不是男人。”

“滚你丫的蛋…小许啊,要我说你还是年轻,你晓得不晓得为啥王主任不来么?”赵比干问道。

“他是知道您老人家在这儿,所以觉得没必要派人来,因为您老人家一个人就能够把门口那二十多个人给干趴下咯。”许太平笑道。

“你这马屁拍的我也不是很舒坦呀,我跟你讲,我刚才来的路上可都看到了,王主任带着三五十个人正侯着呢,这边只要一打,他立马就带人来,到时候就有正当理由来收拾乌龟帮这些人了!”赵比干说道。

“原来王主任还存了这样的心思啊,我还以为他不可能干这么热血的事情呢。”许太平惊讶的说道。

“谁身上没点热血呢,这乌龟帮也在学校里横了很久了,是得收拾收拾了!”赵比干说道。

“那要不我让陈文出去挑衅他们一下?不然看他们一时半会是不会冲进来的。”许太平说道。

“别让我出去,我就怕我挑衅完了回不来!”陈文连忙说道。

“昨天打人你也有打啊!”许太平说道。

“那…我那不是帮你么。”陈文说道。

这边正说着话呢,忽然门口的那些人开始动了起来,大家都走进了学校,然后把整个保卫室给围了起来。

“保安打人,收保护费,学校给个说法!!”有人大叫道。

“保安打人,收保护费,学校给个说法!”所有人一起跟着高呼了起来。

“妈蛋,这些人还真有够聪明的啊,竟然懂得先泼脏水!”许太平着实有些惊讶的说道。

砰砰砰砰!

保卫室外的人拿着木棍板凳什么的敲打着学校的电动门和保卫室的窗户,发出一阵阵声响,学校外路过的人一看到这前几天才发生了集体事件的江源大学今天竟然又闹出了这样的事情,那赶紧停下脚步纷纷拿起了手机。

许太平拿着警棍,带着陈文和赵比干二人来到保卫室门口,面对着那一群群情激奋的学生说道,“大下午的,你们不觉得热么?”

“许太平,你竟然仗着你是学校的保安,公然向新生收取保护费,我作为学校跆拳道社的社长,无法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校园里,今天你不给我们个说法,我们跆拳道社是不会放过你的!”一个干干瘦瘦的年轻人黑着脸对许太平说道。

“这人就是老幺。”陈文低声说道。

“你说我收保护费,有证据么?”许太平问道。

“证据?当然有,小林,上来!”老幺叫道。

一个瘦弱的男人穿过人群来到了许太平等人的面前,一看到这人,许太平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个冷笑。

这人,就是昨天他们救下的那个新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