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不留活口/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79

这几辆轿车在山间的道路上绕了许久,最终通过另外一条路离开了江源大学的后山。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车顶多了一个人,那个人就如同是浮影一般呆在车上,任凭这辆车如何的转弯,加速,他都不动如山。

终于,在离开后山五分钟左右,旁边的车发现了许太平。

三辆车全部停了下来,几个手持着手枪的男人从车上走下来,举着枪准备瞄准车顶上的那个人,可是当他们下车之后却发现,之前还在车上的人竟然消失不见了!

似乎只是在一瞬间,那个人就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忽然,一声闷哼,从旁边传来,随后就看到有人倒在了地上。

那个人的大动脉被人给切开,鲜血不停的往外喷涌。

“怎么回事?人呢?!”有人惊讶的叫了起来。

咻的一声,破空之声传来,一把匕首划破长空,直接刺入了这个人的喉咙,而后穿刀尖穿透了整个脖子。

那人痛苦的瞪大着眼睛,忽然,那把刺入他脖子的匕首猛的往回一缩。

这个人的脑袋直接朝着天空飞了起来,而那把匕首则是消失在了夜色之下。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样诡异的一幕他们是从未见过的,几个相视一下,连忙朝着车子跑去。

噗噗噗!

又是两身闷响,两把匕首插在了两个人的胸口上。

这两个人面朝上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了几下之后就彻底没有了生机。

转眼间,就只剩下了五个人。

这五个人分成两拨,三个人冲入了一辆车,另外两股冲入的另外一辆车。

轰!

一声巨响,其中载着三个人的那辆车忽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火光窜天而起,声音更是传出去非常远。

另外两个坐在车里的人不敢动了,似乎有一把无形的铡刀已经对准了他们的脖子,只要他们有任何异动,他们就会马上跟旁边的那几个人一样上西天一样。

“下车吧。”许太平从黑暗之中走出,站在那熊熊燃烧着的汽车旁边。

那两个人走下了车,惊恐的看着许太平。

此时的许太平,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十分的和善,可是,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这微笑就是死神的召唤,他们已经完全被吓坏了。

“我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要同时回答,回答的慢的那个就会死。”许太平说道。

两个人相视一眼,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谁派你们来的。”许太平问道。

“赵雍良!”两个人齐声说道。

赵雍良?

这个答案多少有些让许太平诧异,因为在他看来赵雍良不过是一个学生,一个学生竟然能够叫动这么些带着家伙的人,这可着实的有些不同寻常。

“你们为什么要追那辆AE86?”许太平问道。

“薛晓航偷了我们的货!”两人齐声回答道。

“什么货?”许太平问道。

“海洛因。”

“海洛因?”许太平眼睛微微一亮,随即说道,“你们在后山上有加工车间?”

“是!”两人又一次齐声回答道。

“车间是赵雍良的?”许太平问道。

“赵哥是其中一个股东,还有另外的股东!”两个人又差不多同时回答道。

“竟然选在了后山当毒品的加工车间,有点意思,后山有很多实验室,制造毒品需要的原材料都可以以各种试验的名义要到,而且后山上没什么人,很少有人会想到学校的后山竟然藏着毒品加工车间,最重要一点就是,毒品制造的时候会产生很多的气味,经过后山这些树木的过滤,基本上很少会飘散出去,就算被人闻到了,也只会以为是某些实验造成的,很不错,这赵雍良有点脑子,那那辆五菱宏光呢?”许太平问道。

“最近风声紧,特别是有警察来学校做卧底,赵哥让那辆车转移我们的制毒设备,每隔一段时间转移一点,现在已经基本上转移完了,不过还剩下一些货,今天薛晓航就是偷了这些货被我们给发现了,所以我们才追他的。我们知道的也就是这些了,求求你放过我们吧。”两人说道。

“我倒是想放过你们,不过谁让你们刚才不晓得闭着眼睛呢。”许太平无奈的说道,“现在你们看到我的样子了,我就算想放过你们,也没有办法了。”

“我跟你拼了!”其中一人拿起手枪对这许太平扣下了扳机。

许太平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那个人的身前,而下一刻,一把匕首直接刺穿了那个人的胸口。

“我不想死啊!”另外一个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叫道。

许太平将匕首抽出,走到那跪在面前的人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我很久没杀人了,所以晚上得杀个够,抱歉了。”

说完,匕首直接刺穿了对方的大动脉。

所有三辆车上的八个人,全部身死,而且死状凄惨。

许太平走到其中一辆车的后头,打开后备箱,在后备箱里翻找了一会儿,找到了一桶汽油,随后,许太平把这些尸体都放在了一起,然后给他们淋上了汽油。

“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许太平叼着根烟,用力的吸了两口后,把烟头扔向了地上的这一对尸体。

唰的一声,这些尸体瞬间安被大火吞噬。

许太平拍了拍手,从其中一辆车里拿了一瓶水,把自己随身携带的几把匕首给洗干净,而后又用水将鞋子上的泥土给冲洗了一下。

做完这些,许太平才施施然离去。

后山上。

薛晓航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了昏迷之中,苏念慈拼尽了全力,但是依旧没有把薛晓航救出来。

就在她即将绝望的时候,警车终于出现了。

警察带来了专业的破拆设备,把薛晓航给救了出来,随后快速的将薛晓航送往医院,而就在薛晓航被救出来之后没一会儿,他开的那辆AE86就爆炸了。

苏念慈找人要了一辆车,开着车快速的往前方驶去,没多久就来到了福特野马坠毁的地方。

苏念慈将车停好,冲到了路边。

山脚下的福特野马依旧在熊熊燃烧着。

看着那熟悉的车身,苏念慈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许太平!!”苏念慈大声叫道。

没有人回应她!

苏念慈赶紧顺着山坡往山下冲去,一路上摔了好几次,身上的衣服也被划破,皮肤也被荆棘给割开了一个个的口子,但是她依旧不管不顾的往下冲,总算是来到了燃烧着的福特野马旁边。

“许太平,你说话啊,许太平!!”苏念慈大声的叫道,可是依旧没有任何人回应。

野马已经摔成了破铁,而且被熊熊燃烧的大火给包围着,根本就看不清楚里头的情况,苏念慈试图靠近这辆车,但是那扑面而来的热浪却让她根本无法上前。

“许太平,是我害了你,许太平。”苏念慈噗通一声跪坐在地上,哭喊道,“对不起,许太平,我对不起你!!”

哭喊声在这寂静的夜空下是那样的凄惨,凄厉。

“你特么对不起我倒是把我救出去啊。”远处的荆棘堆里忽然传来了许太平的声音。

苏念慈整个人猛的颤抖了一下,随即赶紧站起来,跑向了那一堆的荆棘。

只见在这一堆荆棘之中,许太平瘫倒在里头,身上被荆棘给包裹着,身上被割出了好几个大的伤口,那些伤口上的血液已经有一点凝固的迹象了,看的出来是十几分钟前的伤口。

“你没死,太好了!”苏念慈激动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吗的,命好,被摔出了车子。”许太平艰难的扯了扯嘴角说道。

“你别说话,我这就救你出来!”苏念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去掰开许太平身上的荆棘。

“小心着点,别把你这小手给伤了。”许太平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别说话了,留着点力气!”苏念慈不断的把许太平身上的荆棘扒开,她那一双手没多久就布满了血痕,然后又很快的被鲜血给染红了。

整双手都是红色的,看起来十分的可怕,但是苏念慈却是一点都没有管,她现在心里头只有庆幸,庆幸许太平活了下来,如果许太平死了,那她这辈子都无法安心的。

终于,许太平身边的荆棘都被掰开了,苏念慈将许太平给拉到了空地上,然后紧紧的抱住许太平说道,“你没死真是太好了,你真的把我吓死了。”

“别抱的这么紧,我,我回头要是有反应了,那就尴尬了。”许太平说道。

苏念慈泪眼婆娑的看着许太平,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力气耍嘴皮子,看来你还伤的不够重。”

“最毒妇人心,我都这样了你还说我伤的不够重。”许太平无奈的说道,“我这算是工伤吧?”

“算,医药费全部我给你报销,你好好养伤!”苏念慈说道。

“那就最好了!”许太平笑了笑,随后闭上了眼睛。

没多久,警察们就都来了。

许太平被警用的直升飞机给直接从这里拉走,带去了医院进行治疗。

经过检查,许太平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并没有真的伤筋动骨。

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苏念慈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