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老同学们/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59

许太平跟夏瑾萱在顶楼的天宇总统套房里住了下来。

他们对这个总统套房并不是很了解,所以也不知道,这套房一般只有非常牛逼的人才能住的了,而且还不是有钱就一定有的那种。

黄大强是SCC超跑俱乐部的会长,搞这样一个俱乐部为的就是给富二代们构建起一个交流的平台,从这就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很善于交际的人,而许太平能够搞到全华夏都没有人能搞到的GTX,自然说明了许太平的价值所在,所以他才不惜拿出这个天宇总统套房来让许太平住。

许太平对此看的很透彻,所以他心存感激,但是却没有跟对方深交的打算。

当然,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许太平住下的时候不过是早上的十一点多,距离晚宴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按着许太平的意思就是带夏瑾萱出去玩玩,下海市有一个迪斯尼,花一个下午的时间去逛一逛也就差不多了,不过夏瑾萱却是拒绝了,因为许太平生病了,虽然看起来只是偶尔咳嗽,但是脸色比之平常苍白了许多,而且许太平自始自终都在发着烧,这一点夏瑾萱在跟许太平拥抱的时候可以感觉的到,所以她哪儿也不想去,就跟许太平在套房里腻歪着。

房间里的电视机开着,播放着有关于欧阳丹妮的巨大丑闻。

欧阳丹妮被公司单方面的解约了,同时,江源市警察局也因为她涉嫌污蔑他人而对她进行了传唤,如果这个罪名坐实的话,欧阳丹妮有可能面临着拘留的行政处罚。

不管是拘留还是怎么的,欧阳丹妮的星路算是彻底的完蛋了,因为没有一个公司会再去要这样的一个人,哪怕他的粉丝很多。

当然了,出了这么一件事,他的粉丝也有很大一部分从粉丝转成了路人,毕竟,欧阳丹妮做的事情太不地道了,她的微博粉丝从八百多万直降到了三百多万,人气损失巨大。

当然,还是依旧有很多的粉丝坚定的站在欧阳丹妮这边,靠着这些粉丝,她做个直播卖个面膜啥的,估计也饿不死,不过要想回到之前的辉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而对于一个明星来说,单纯的好生活并不是他们的追求,他们追求的就是无限的辉煌。

对于欧阳丹妮而言,她的人生因为这件事情算是毁了。

许太平并不觉得欧阳丹妮可怜,虽然她最开始是一个受害者,但是她最终背弃了他们之间的约定,所以才落得眼下这样一个下场,对于许太平而言,欧阳丹妮是一个小角色,他真正在意的,是谁让欧阳丹妮改变了注意。

许太平已经着人开始进行调查,他希望能够找出那个让欧阳丹妮改变主意的人,再看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把那个在周诺手机里放窃听器的人给抓出来。

许太平本能的直觉,这两个人应该是有关联的。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晚上。

许太平接到了周芝芸的电话,得知已经有很多人来到了婚礼的晚宴现场,他也就跟夏瑾萱一起下了楼。

周芝芸的婚礼是在八楼举办的,穿着一身洁白婚纱的周芝芸就如同是一个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她身边的那些伴娘也长的都很不错,有周芝芸的同学,也有周芝芸的同事。

在周芝芸的旁边站着一个玉树临风的男人,他戴着一副金丝框的眼睛,身材挺拔,身高大概有一米八左右,是完美的男人的身高,面容十分的俊朗,就如同是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样,身上的西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帅气的一笔,他的手上戴着一块江诗丹顿的腕表,领带跟皮带看起来也是十分奢侈的品牌,真可谓是帅气又多金。

这人就是郑白玉,周芝芸的丈夫。

“恭喜恭喜!!”

“真是郎才女貌啊!!”

前来的宾客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因为这两个人确实看起来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多谢多谢。”周芝芸跟郑白玉两人一边道谢,一边迎接着一个个的客人。

“那许太平真的来了?”郑白玉趁着空闲的时候低声问周芝芸。

“嗯,之前在江源大学的文艺周上见到了他,就邀请他来了,毕竟,我跟他是很多年的同学了。”周芝芸笑着说道。

“可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大一辍学到现在,得有十年了!当年那个老是被人欺负的学霸,现在竟然跑去当一个大学的保安,也算是神奇了。我还以为他辍学之后能混出个什么人模狗样的呢。”郑白玉笑着说道。

“不要这么说人家,他现在也算是江源大学的保卫部副主任,虽然过的是普通人的生活,但是也算安稳,而且现在跟以前不同了,以前他很沉闷,现在看起来外向多了。”周芝芸说道。

“当年我可也没少欺负他,你说他不会记恨我吧?要不等一下我多找他喝几杯?”郑白玉笑着问道。

“你啊,就是喜欢欺负许太平,当年除去那些混混,就你欺负他最多,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就算了,现在大家都是大人了,你可不能再欺负人家!”周芝芸说道。

“喂喂喂,芝云,你可是我的媳妇儿啊,怎么向着外人说话了?大学那会儿你就经常护着他,怎么,难道是当年的情愫还在?”郑白玉板着脸问道。

“当年的情愫?那都多少年的事情了,我现在是你的妻子,我爱的人是你,当年年轻时候,哪里懂什么情情爱爱的?”周芝芸摇了摇头。

“那就好,你是我郑白玉的老婆,一辈子都是我的人!”郑白玉傲然道。

周芝芸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许太平已经出现了。

“恭喜你们了!”许太平带着夏瑾萱走到了郑白玉和周芝芸两人的面前,笑着拿出红包说道。

“太平,可有很多年没有见你了啊!”郑白玉笑着拍了拍许太平的肩膀,说道,“得有十年了吧?”

“差不多十年了!”许太平点了点头,说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那么帅气,哈哈。”

“你也跟以前一样,老是营养不良的样子,脸色怎么这么白呢?”郑白玉问道。

“感冒了。这身子骨这么多年都没见怎么好过。”许太平笑着摇了摇头。

“少干点活,我听说你现在在当保安,保安很累的,你得多注意休息,对了,这位美女是?”郑白玉看着夏瑾萱,好奇的问道。

“我女朋友。”许太平说道。

“竟然是你女朋友?长的这么漂亮,哈哈哈,癞蛤蟆也吃到天鹅肉了啊,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真是般配,哈哈!”郑白玉大笑着说道。

“太平,咱们的同学坐在靠北边的位置,你去找他们吧。”周芝芸说道。

“嗯,好!”许太平点了点头,拉着夏瑾萱的手走进了酒店。

“白玉,你那么说人家不好。”周芝芸轻声说道,“我可以感觉的到你对他还是有敌意的,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至于么?”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要太在意啦!”郑白玉摇了摇头,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连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随后脸色微微一变,说道,“我去接个电话。”

“嗯!”周芝芸点了点头,郑白玉走到了旁边没人的地方,接起了电话。

“钱我一定会尽快给你们的,这你们不用担心,我这人说话从来都算话的,嗯嗯,放心吧您!”郑白玉一边说着,一边擦着脸上的汗。

婚宴大厅内,夏瑾萱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发飙啊!”

“人家大喜的日子,没必要,我们只是来做个客,回头就走了。”许太平说道。

“气死我了,要是在江源市,我非得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夏瑾萱气愤的说道。

“年纪轻轻的,火气那么大呢?放宽心,我都不介意,你介意啥?”许太平笑着说着,然后往北边看了看,看到了几张熟识的面孔,带着夏瑾萱走了过去。

“大家好啊。”许太平跟众人打了一声招呼。

在场的人都疑惑的看着许太平,似乎忍不住许太平了。

“是我,许太平,大一就辍学了的!”许太平自我介绍道。

“哦,是太平啊!”有人反应了过来,连忙笑着道,“你不说我倒是忘了,真是太平,这都十年过去了吧,你怎么,还跟周芝芸有联系呢?”

“前段时间我们学校文艺周,周芝芸也去了,就碰到了,要不然我还不知道她竟然要结婚了!”许太平一边说着,一边跟夏瑾萱一同找两长空座坐了下去。

“你们学校文艺周?难道是江源大学?你在江源大学上班呢?”有人惊讶的问道。

“是啊,在江源大学保卫部。”许太平笑道。

“保卫部?哈哈,保安吗?”有人笑着问道。

“是,就是个保安。”许太平点了点头。

“真没想到,当年被人欺负的许太平,现在竟然当了保安,哈哈哈!!”周围的人纷纷笑作一团,这些人并不在江源市生活,所以他们都不知道,许太平在江源大学,在江源市,可不是一个小保安那么简单。

许太平飞身就学生的事情在江源市被广为传诵,但是到了外地,大多数人也只是知道华夏大地上有发生了这么一起事情,但是具体在哪,是谁做的,很少有人去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