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错过/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89

如果有一天,你暗恋的女人忽然告诉你,她也爱着你,你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哪怕时光荏苒,白云喂了苍狗,我想,你也得如许太平一样,几乎窒息。

这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我偷偷的爱着你,而你也偷偷的爱着我。

许太平从来都没有觉得周芝芸会爱上自己,因为她是那样的光芒万丈,她是校花,周围有无数的男人围绕,她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这样一个不善言谈,还经常被人欺负的吊丝呢?

“我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就喜欢上了你,虽然你不怎么说话,性格也内向,但是我能够感受的到,你孤僻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比谁都热烈的心,你知道我在得知你跟我一样考上富海大学的时候,高兴的好几天睡不着觉么?”周芝芸哭着问道。

“不知道。”许太平摇了摇头,他是真不知道,要是那时候知道的话,也许人生就和现在不一样了。

“我也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我喜欢你,但是我跟你一样,不会说,也不会去点破,那一次礼物互换,我让人帮我做了手脚,让我抽到了和你互换,我们交换了礼物,我给了你一个手表,你给了我一个蝴蝶结,我总以为在那以后,我们的人生会有更多的交集,可是没想到,没多久你就辍学了,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了你的消息。你知道那三年我过的有多苦么?”周芝芸满眼泪水的问道。

“我不知道。”许太平老实的回答道,那几年他都在世界各地进行特训,哪里还能关心到周芝芸这边来,而且从始至终许太平就觉得他跟周芝芸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哪怕是后来训练有成可以独立执行任务了,他也没有再去关注过周芝芸。

“后来我接受了郑白玉的追求,因为我知道,我的青春并不长久,而你已经消失在了我的世界里,再等下去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你压根就连我喜欢你你都不知道,白玉对我很好,无微不至的关心,尽管我对他的爱不如对你那般浓烈,可我觉得,就这样过上一辈子,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谁能想到,你竟然出现在了江源大学,你知道那一天我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去跟你打招呼的么?”周芝芸问道。

“我不知道。”许太平又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周芝芸哭喊着说道,“就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那天郑白玉来找我,我给你打电话,你才对我不闻不问的,是么?”

许太平尴尬的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芝芸的情绪有些崩溃,她抱着膝盖哭了好久,不过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了。

许太平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心脏跳得很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芝芸停止了哭泣,她看向许太平,说道,“刚才说多了,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许太平摇了摇头,说道,“谁没个崩溃的时候呢。”

“谢谢你帮了我。”周芝芸说道。

“没啥好谢的。”许太平摆了摆手,说道,“都是小事儿。”

“虽然不知道接下去会面临着什么,但是至少我现在感觉很轻松,我已经把我压抑在心里这么多年的话都说出来了。”周芝芸说道。

“说出来了好,免得压在心里头难受。”许太平点头道。

周芝芸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沉默,而许太平也开始沉默。

这时候许太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有些小激动是没错,可是那已经跟爱情无关了,他不是那种见一个就喜欢一个的人,哪怕对方是他曾经暗恋过的也是如此,更何况周芝芸现在已经嫁给了别人,虽然许太平当年为了执行任务没少牺牲肉体去勾搭任务目标的老婆,可那跟眼下这种事情是完全的两码事。

许太平已经不爱周芝芸了,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在我们彼此偷偷爱着的时候,却都不知道对方的感受,可当有一天我们知道对方曾经偷偷的爱着自己的时候,我们已经不爱对方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要下山了。

夕阳的余晖照进了房间,让许太平跟周芝芸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包裹上了一层辣椒粉。

周芝芸忽然站了起来,将身上睡衣的扣子给打开。

许太平有些诧异的看着周芝芸,然后就看到周芝芸将睡衣给脱了下来,露出了她的身体。

她身上好几处地方都缠着绷带,但是这依旧无法掩盖住她身体的美妙风光,那没有一点赘肉的小腹,还有挺拔的胸口。

“你要干什么?”许太平问道。

“如果时间可以回到十年前,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周芝芸身体微微颤抖着,看着许太平说道,“现在,十年过去,我希望还不晚。”

说完,周芝芸把手伸到了后背,然后将内衣的扣子给解开。

“你疯了么?”许太平皱着眉头,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感谢我?报恩?还是勾引我?”

“不是。”周芝芸摇了摇头,说道,“我在想,如果迟早有一天我的身体要给别人,那我希望他能够把第一次留给你。”

“神经病。”许太平站起身,走向门口,说道,“我有女朋友了。”

“我不会纠缠你,也不会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情。”周芝芸走到许太平的背后,从后面抱住许太平,说道,“我现在脑子里全部都是当年我们在学校里的情景,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我不想再错过第二次。”

“我跟你说过了,我有女朋友了。”许太平头也不回的说道,“我这人有时候挺花的,不过现在暂时没有劈腿的打算。”

“只是一次。”周芝芸说道。

“我不想。”许太平摇了摇头。

周芝芸松开手,那已经解开了口子的内衣掉落到了地上。

许太平走到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

之前昏倒在门外的郑白玉早已经不知去向,地上的血液也已经被清理干净。

“照顾好自己。”许太平留下这么一句话后,把门给关上,消失在了周芝芸的面前。

周芝芸瘦弱的身子就那样矗立在那,许久没有动。

许太平下了楼,来到了小区的停车场。

停车场里,他的那辆车旁边围着一群人。

那群人手上都拿着家伙,围绕在他的车子旁,正在说话。

许太平冷着一张脸走到了车旁,那几个人看到了许太平,快速的散开,将许太平给包围在了中间,生怕许太平跑了似的。

许太平看了一眼这些人,然后又看了一下手上的表,漠然的说道,“我给你们一次机会,马上消失在我的面前。”

“哈哈哈,你给我们机会?那我也给你一个机会,马上跪下来喊爷爷!”一个人大笑着说道,不过,这人的笑声才刚发出来,就猛的停了下来。

一个拳头,直接塞入了那个人的嘴里。

按道理来说,拳头是塞不进一个人的嘴里的,但是这个拳头却是完全塞进了他的嘴里,而他嘴里的那些牙齿,则是被拳头上巨大的冲击力给直接打断落进了嘴里。

许太平的拳头就这样塞在了那个人的嘴里,那个人张大着嘴,双眼上翻,双手不自然的抽搐着,似乎随时可能昏厥过去。

“干他!”周围的人一声令下,所有的家伙都朝着许太平的身体招呼了过来。

许太平并没有把手从对方的嘴里拔出来,他直接五指张开,卡住对方的嘴巴后,猛的用力往旁边一甩。

那被许太平的拳头塞住嘴的人瞬间就变成了许太平的武器,朝着旁边砸了过去。

啪啪啪好几声,这人直接扫中了好几个靠近上来的人,把对方给轰飞了出去,而后,许太平反手又是一甩,这个人再一次被往反方向甩飞了出去。

又是几声脆响,又有几个人被撞飞了出去!

许太平拳头一握紧,从对方嘴里缩了回来,然后反身对着一根砸向他后脑勺的钢管直接轰出一拳。

砰的一声,直直的刚关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凹陷进去的拳印。

许太平面色毫无变化,抬起一脚,将那手持着钢管的人给踹飞出去好几米远,随后再将另外一只手猛的往下一压。

啪嗒一声,许太平的手直接抓住了一只正拿刀通向他腰间的手,而后用力一握。

咔嚓嚓几声脆响,这人的手骨硬生生的被许太平给抓成了粉碎性骨折。

这还没完,许太平顺势抓住了对方手中掉落的刀,猛的往边上一甩。

噗哧一声,这把刀直接刺中了一个手持板斧正砍向许太平的人的手腕,然后整根从手腕刺入,透体而出,刀身夹在了骨头上,十分的恐怖。

之前还站着的十几个人,眨眼之间全部倒在了地上哼哼,整个过程大概也就十几秒的时间。

许太平看着那因为被自己抓住手而跪倒在地上人,面无表情的问道,“谁让你们来的?”

“是,是王哥!!”那人满脸大汗,脸色苍白的叫道。

“王哥?王东亮?”许太平问道。

“是是是,刚才有人跟王哥汇报在这看到了您的车,王哥就让我们出来教训您一下,没想到您竟然,竟然这么利害!”那人一边出卖着王东亮,一边还拍了许太平的马屁一下。

“带我去见见他。”许太平说道。

“好,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