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斗智斗勇/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03

“XY神经毒剂可是某国军方的非卖品,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或者个人可以弄到XY神经毒剂,你要我相信你手上这东西是XY神经毒剂,那有些不太现实。”夜痕笑着说道。

“你信不信的,与我无关,我只是在告诉你这么一件事情。”许太平说着,将手上的玻璃瓶放到了地上,而后一只手抓住炸药上红蓝两根线,说道,“我现在准备剪了,你愿意跟我一起死的话,那我没有意见。”

“你剪吧。”夜痕笑着说道,“我不怕威胁,我也不相信你的神经毒剂是真的,所以你这一手对我没用。”

“那我是剪蓝色的,还是红色的呢。”许太平看着夜痕说道。

“我哪管你选哪个颜色的,反正有一个颜色会让炸药马上爆炸。你想通过言语刺激我的表情变化也没有用,我戴了面具,就是为了防止你看到我的表情。”夜痕说道。

“你还真是做的滴水不漏呢。”许太平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就剪红色吧。”

说完,许太平将匕首压在了红色的线上,然后看着夜痕说道,“准备好一起死了么?”

“准备好了。”夜痕点头道。

“算了,还是蓝线比较好。”许太平忽然说道。

“你随意就行。”夜痕说道。

“看来还是红线。”许太平笑了笑,随后看向夏瑾萱,说道,“我选红色,你觉得呢?”

“我相信你,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活下去。”夏瑾萱脸色坚定的说道。

“这是好姑娘。”许太平摸了摸夏瑾萱的脑袋,说道,“你这么乖巧懂事好看,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

话音落下,许太平把匕首轻轻的往旁边一划。

啪的一声,蓝色的线被切断。

滴!!

炸药上的计时器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果然是蓝色。”许太平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是蓝色?”夜痕皱眉问道。

“虽然看不到你的表情,但是我可以看到你的肢体动作。”许太平说道,“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合格的杀手,你的肢体动作微乎其微,如果没有用这个XY神经毒剂来当作一个压力,或许你的身体不会出现任何的破绽。”

“怎么说?”夜痕问道。

“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XY神经毒剂,你说对了。”许太平抬起脚,将地上的玻璃瓶给踩碎。

玻璃瓶里的水散落到了地上,然后升腾起一阵白烟,随后白烟很快就消散在了空中。

“这是学校门口卖的烟雾弹,跟穿越火线的玩具一起卖的。我知道你不相信他是什么XY神经毒剂,但是,在没有绝对的证据的情况下,这一瓶烟雾弹还是给你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虽然这样的心理压力很容易会被你调整到微乎其微,可是,他却始终存在着,而在这样的心理压力之下,我所做的决定,对你来说多少会产生一些影响,刚才我选红线的时候,可以感觉的出来,你说话的语气有些许的变化,似乎有些迟疑,而你的身体不自然的往后缩,这个缩的幅度很小,但是依旧被我捕捉到了,这样的肢体语言可以简单的理解为躲避,而这种躲避就是基于之前XY神经毒剂所带来的压力,那种压力让你不自觉的就对这样一个可能对你造成伤害的东西有躲避的行为,就如同我们那拳头对着眼睛打过去,尽管我们知道拳头不会打中眼睛,但是我们还是会习惯性的闭眼,然后我又选了蓝线,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来你的身体有些许的放松,这种放松很轻微,可以理解为松了一口气,然后我又选了红线,你的身体再一次的有了微弱的躲避行为,所以很明显,红线就是引线。”许太平说道。

“哈哈哈哈,没想到啊,真没想到,我以为你拿XY神经毒剂是为了威胁我,没想到你只是用这个东西给我一个心理暗示而已,不愧是血狼,这种心理暗示,就算我看出来了,也没有办法躲开,因为我确实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手上拿着的不是XY神经毒素,就如同大家都知道是你杀死了乌鸦,但是没有证据证明是你杀死的乌鸦,那你就不是凶手,这一手玩的漂亮,真是漂亮,不过你以为游戏到此就结束了么?”夜痕说着,从篮球筐上跳了下来,从背后拿出了两把长刀。

“今天没有能够揭开你虚伪的一面,没有能够炸死你,对于我来说,只是有些许的遗憾而已,不过没有关系,因为不管怎么样你还是会死,因为我会在这里,用我的武器,杀死你。”夜痕说道。

“你这么有自信么?”许太平问道。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你,那我不敢有这样的自信,可是现在,你病入膏肓,你的呼吸比平时更加的急促,持续的发热让你的力量远不如前,我在你身边藏了这么久,等的就是你最虚弱的时刻,现在总算是让我等到了,今天你,必死无疑。”夜痕说道。

“你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杀手,不过还是太嫩了。”许太平戏谑的笑道。

夜痕微微皱眉,刚想说话,忽然一阵晕眩感猛然传来。

夜痕的身体踉跄了一下,然后连忙用刀撑住地面,让自己的身体不至于会摔倒。

“怎么回事?!”夜痕惊讶的说道。

“你真以为刚才我踩碎的那个瓶子是什么烟雾弹么?”许太平戏谑的说道。

“什么?!”夜痕不敢置信的说道,“那个瓶子里,难道装了药?不可能啊,我的身体已经做过毒物抗性的特训,一般毒物是没有办法伤到我的。”

“这不是什么毒物,只是一些麻痹人神经的东西罢了。”许太平说道。

“那为什么你跟夏瑾萱不会受到影响?这东西明明就在你身边扩散的,按道理来说你们应该会比我早被影响的。”夜痕问道。

“因为我们每天都在吃解药。”许太平笑着说道,“吃的久了以后,身体就产生了抗性。”

“怎么可能,我从没有看到夏瑾萱吃过什么药?”夜痕说道。

“这玩意儿的解药,不是药,是菠菜。”许太平说道,“只要经常吃菠菜,对这东西自然而然会有抗性,很明显,你不是一个喜欢吃菠菜的人。”

“混蛋!”夜痕怒吼一声,拿起刀想要冲向许太平,却没想到脚下一软,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好悬没有摔倒在地上。

“认命吧。”许太平冷冷的看着对方,说道,“你玩不过我的。”

“幸好,幸好我留了一手。”夜痕喘着粗气,说道,“你以为你真的胜券在握了么?”

“哦?”许太平挑了挑眉毛,说道,“你还有底牌么?”

“你问问夏瑾萱,我刚才给她吃了什么东西。”夜痕冷笑道。

“他刚才给你吃了什么?”许太平问道

“我也不知道,一个药丸。”夏瑾萱说道。

许太平身形一闪,陡然来到了夜痕的身前,单手掐住了夜痕的脖子。

“你给她下毒了?”许太平黑着脸问道。

“我总得给自己留一手。”夜痕盯着许太平,说道,“血狼,这个女人已经成为了你的羁绊,就算你有再多的阴谋诡计又能怎么样?只要我控制了这个女人,你就如同是被掐住了七寸的眼镜蛇,对我没有任何的威胁。”

“我有无数的方法可以让你生不如死。”许太平说道。

“我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让她死。”夜痕说道。

许太平死死的盯着夜痕,手上陡然用力。

喀喀喀!

夜痕的气管几乎要被许太平给掐断,他的脖子涨得通红,但是他却没有说出任何一句求饶的话,因为他心里已经笃定,许太平,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夏瑾萱死的。

“把解药给我,我让你走。”许太平松开手说道。

“啧啧啧,曾经的杀手之王血狼,从来不懂得什么叫妥协,任何得罪了他的人,下场都十分的凄惨,现在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学会了妥协,要是让我那徒儿知道你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一定会很伤心的。”夜痕戏谑的笑道。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许太平冷冷的看着夜痕,说道,“交出解药,我让你走。”

“先让我走,解药我自然会交给你。”夜痕说道。

“先给解药。”许太平说道。

“先让我走。”夜痕说道,“我不想跟你谈判,没有意义,你的七寸被我抓住了,你只能妥协。”

许太平盯着夜痕,沉默片刻后,说道,“你走吧。”

“差一点,我差一点就被你杀了,真是太刺激了。”夜痕一边踉跄着往后走,一边说道,“血狼,你也曾经是我崇拜的人物,说真的,我不想你变成现在这样子,尽管你的妥协让我活了下去,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狠下心来杀了我,因为这样才是血狼,现在的你,变得优柔寡断,变得多情,你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血狼了。你对得起那些崇拜你的人么?”

“我只要对得起爱我的人,就足够了。”许太平面无表情的说道。

“爱?哈哈哈,多么美妙的东西,迟早有一天你得死在女人的身上,解药就在外面的垃圾桶,你自己去拿吧,我走了,这场游戏没有结束,才刚开始而已!”夜痕说着,猛的抬起手往地上一挥。

轰的一声,一阵白烟升腾而起,夜痕的身影,消失在了白烟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