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爆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344

许太平回到了江源市。

带着老头给的几双布鞋,从江源市的机场走了出来,然后打了辆的士返回了家中。

刚到家门口,许太平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夏江打来的。

“太平啊,你这一手釜底抽薪,玩的可真是好啊。”电话那头的夏江感叹的说道。

“恭喜您老人家出狱了。”许太平笑道。

“这多亏了你,不然,我也不能这么快出狱,今天晚上,带上瑾萱一起,来家里吃个饭吧。”夏江说道。

“好的!”许太平答应了下来,随后推门而入。

家里人都在,夏瑾萱,宋佳伶,还有艾玛,她们三个人正在看电视,看到许太平回来,夏瑾萱激动的从沙发上蹦起来,说道,“太平,我爸没事了。”

“没事就好。”许太平笑着说道。

“这一切多亏了你,我爸现在可能还不知道是你帮他脱困的,回头我就跟她说,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夏瑾萱说道。

许太平笑了笑,现在夏江估计把他扒皮的心都有了,毕竟,夏江做了这么好的打算,结果因为许太平提早的把他的底牌给用了,导致所有的计划都付诸流水,高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今天晚上没有直接跟许太平开干,那就应该是万幸的了。

这一切许太平自然不会跟夏瑾萱说,夏江应该也不至于会在夏瑾萱的面前表现出来,这是属于两个男人之间的斗智斗勇,女人知道的话,就会变得麻烦。

有关于夏江被释放的消息,在江源市很快的就流传开了。

这个消息有些让人猝不及防,之前夏江才刚把位置传给自己的女儿,结果过没一两天就被释放了,这是在闹着玩么?

所有人都以为夏江要完蛋,却没想到夏江竟然再一次的安然无恙的从看守所里出来了。

夏江出来的消息,让那些试图在夏江不在期间做一些动作的人的心全部安稳了下来,只要夏江出来,那这江源市的江湖,照样是属于他夏江的,其他人想要染指,那都得掂量一下自己脑袋的分量。

随着夏江的脱身,警局那边也有了最新的消息。

大军和二军两个人,成为了夏江的替罪羔羊,两个人保守估计一个无期徒刑没跑了,再往上的话不排除死缓的可能。

这两个夏江手下的得力干将,帮夏江扛下了所有的罪,当然,夏江早在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把背锅的人找好了,他手底下的产业,只有那些正当的产业才是挂在他名下的,不然其他的产业全部都是挂靠在心腹手下的名下,至于那些违法犯罪的勾当,自然也都是这些手下干的。

入夜。

夏江的家里。

夏江的住宅已经被解封,早有清洁人员将整个家给彻底的打理了一遍,此事夏江的家里头灯火辉煌。

夏江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身旁放着一把拐杖。

他的腿受伤了,所以只能依靠拐杖走路。

整个客厅里只有很少的几个人,一个许太平,一个夏瑾萱,还有一个艾玛。

宋佳伶并没有来,因为夏江可是老狐狸,虽然许太平已经叮嘱过宋佳伶不能把宋虎贲的事情告诉给任何人,但是宋佳伶毕竟是小孩,情绪上还是很容易会出破绽的,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不让宋佳伶来。

夏瑾萱紧紧的抱着夏江,激动的留下了眼泪,虽然眼前这个男人曾经做过很多的坏事,但是毕竟这是她的父亲,而她所做的一切,有很多都是为了她。

现在夏江平安无事的出来,让夏瑾萱感动无比。

“好了,都多大岁数了,也不怕人校花,你爸爸我是那么容易就倒下的么?”夏江笑着说道。

“爸,在知道你被抓的消息后,我连睡觉都没有办法睡踏实,现在总算好了,你安全脱身,我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夏瑾萱说道。

“傻孩子,爸总有一天也是会离开你的,你会有你的家庭,你的孩子,你终究是会一点点的忘记爸爸的。”夏江说道。

“不会的,不管什么时候,爸爸你都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夏瑾萱说道。

“那我呢,算是什么?”许太平打趣道。

“你?你也算是我最重要的人。”夏瑾萱说道。

许太平笑了笑,说道,“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你就别哭了,我去厨房看看,关姐的饭做的怎么样了。”

说完,许太平走进了厨房。

许太平本来还带着微笑的脸,在走进厨房之后,完全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冷漠的,带着嘲讽的表情。

关荷在厨房里做菜,许太平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道,“难得能吃你一顿饭。”

关荷低着头,专心的处理着手上的食材,没有回话。

“生我的气?”许太平问道。

关荷将食材倒入锅里,翻炒着,还是没有说话。

“关姐姐,你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吧?”许太平拉着关荷的手,撒娇道,“多大点事儿啊。”

“你骗了我。”关荷一边翻炒着锅里的东西,一边说道,“我把你当成朋友,但是,你却骗了我,我出来闯荡社会这么多年,能够让我彻底相信的人,很少很少,老夏算是一个,而你,也是一个,但是我没想到,你骗了我。”

“我那是为了瑾萱好!”许太平手上微微用力,掐住关荷的手,压着怒火说道,“夏江把他亲生女儿摆在了台面上,成为了所有人的枪靶子,如果我不把夏江救出来,那夏瑾萱要面对的,就是那些疯狂的江湖人的血腥进攻,我是有信心保护的了她,但是我不想她看到更多的鲜血,她是我的爱人,你明白么?”

“所以你骗了我,也毁了老夏的计划。”关荷面无表情的说道。

“在夏江和夏瑾萱之间,我只能选择一个。”许太平说道。

“我明白。”关荷点了点头,说道,“就事论事的话,我觉得你没做错,但是,我从一开始就是老夏的人,我听命于老夏,你从我这里骗走了老夏的底牌,然后提前把老夏的底牌用出来,这就是置我于不仁不义的位置,你一心想的是你的女人,你有没有想过我?”

“你?”许太平错愕的看着关荷,问道,“关姐,你爱上我了?”

“想的美。”关荷瞪了许太平一眼,说道,“我只是说,你有没有想过作为朋友的我,你让我如何面对老夏?”

“你这不是面对的很好么?都来他家做晚饭了。”许太平说道。

“虽然老夏嘴上不说,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老夏很愤怒,而他的这种愤怒,很大一部分来源于我。”关荷说道。

“那你就走呗,以你的本事,你走到哪里都是一条好汉,为什么非得跟着夏江?其实在我看来,夏江根本不配成为你的老板。”许太平说道。

“我这一辈子,都是老夏的人。”关荷说道。

“你不是说,你没跟他睡过么?”许太平问道。

“难道只有睡过,才能成为他的人么?”关荷问道。

“那是我龌蹉了。”许太平歉意的说道,随后松开了手,说道,“回头我给你赔不是,你别生气了。”

“回头再说吧。”关荷把锅里的菜倒到盆里,递给许太平说道,“拿出去。”

“好嘞。”

一桌子饭菜很快就做好了,关荷似乎也认识艾玛,所以每一道菜的分量都做的足够,这让艾玛高兴的不行。

夏瑾萱因为夏江安全释放,心情好的很,所以也多吃了一点,倒是夏江吃的很少,只夹了几筷子,就基本上不吃东西了。

忽然,房子外猛的传来一声怒吼声。

“夏江,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怒吼声是那样的声嘶力竭,而且那样的绝望,在怒吼声出现之后,房子外迅速的传来了一阵阵的喝骂声,那些喝骂声自然是夏江安排在房子外的手下。

许太平起身走向门口。

“太平,别去了。”夏江说道。

许太平稍微停顿了一下脚步,随后说道,“那是我朋友。”

说完,许太平坚定不移的往前走去。

“我让你站住。”夏江黑着脸说道。

许太平充耳未闻,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门外的院子里,一个熟悉的身影,被一大群人给控制住,那个人疯狂的咆哮着,嘶吼着,就如同是一头困兽一样。

那个人,是包锐锋。

凤林区的经理,亲手将河池街交给许太平的人,是许太平嘴里的老包,而此时,他更像是一个疯子。

夏江的手下将一块布塞入了包锐锋的嘴里,让包锐锋喊不出话来,只能在那不断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许太平走到了包锐锋的身前,看着已经几乎疯癫了的包锐锋,说道,“你斗不过他的。”

“呜呜呜呜!!”包锐锋拼命的挣扎着,脖子上青筋暴起,眼睛瞪得巨大。

“看在我的面子上,把老包送出去,别伤了他。”许太平说道。

一群人架着包锐锋往外走去。

包锐锋不断的挣扎着,扭动着身子,但是却架不住周围人多。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巨响,从包锐锋的身上传来。

轰!!

包锐锋整个人,爆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