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权力变动/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399

又一个夜晚来临。

许太平给宋佳伶带了一些吃的回去,宋佳伶只吃了一点就回房间了。

许太平实在不是一个会劝人的人,所以他只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当你不懂得如何劝慰一个人的时候,陪伴,或许就是最好的劝慰了。

另外一边,夏江的别墅里。

夏瑾萱,周小雨,关荷,还有几个太亚集团之前的中层人员,都汇聚在了这里。

“夏小姐,现在夏老大走了,你可得打起精神,我们所有人可都还指着您带领我们重振旗鼓啊!”宣文区混混头张北山关切的看着夏瑾萱说道,要放在以前,他们这些人里头除了周小雨跟关荷之外,是没有人有资格进入到这座别墅里头的,但是现在,各大区的经理都被抓进去了,那这些混混头里头一些比较有名望的人,自然而然的,就有了进入这座别墅的资格。

“今天晚上,我让你们过来,也是这么个意思。”夏瑾萱依旧穿着那一身黑裙,她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面前的几个人,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这几个人,取代之前所有进去的经理,成为各大区新的经理。”

“什么?!”众人惊讶的纷纷面面相觑,这时候大家才发现,今天晚上来到别墅里的,竟然都是各个区的混混头里面混的最好的!

“我爸走了,留下了这么大一个摊子,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摊子烂掉。”夏瑾萱说道。

“是,夏姐!”张北山第一个反应过来,激动的面对着夏瑾萱鞠躬道,而且,他对夏瑾萱的称呼也从之前的夏小姐,变成了现在的夏姐,一个字之差,所代表的含义却是差出了十万八千里。

“我希望你们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接手原经理的所有工作,同时,你们所有人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我,另外,关荷,你帮我安排一下,与公司的那些股东尽早的见个面。”许太平对关荷说道。

“瑾萱…你现在,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关荷说道。

“有些话,我不希望讲两遍。”夏瑾萱看着关荷说道,“我爸走了,现在我继承了他的位置,所以,你现在要喊我夏姐,或者喊我,大姐大。”

“夏姐?”关荷愣了一下,随即惨然一笑,说道,“瑾萱,你真的要这样么?这一条路,是不归路。”

“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爸所留下来的这一切都变成别人的?难道你要我们夏家给别人看笑话?我爸虽然有很多事情做的不对,但是他终究是我爸,他所有的人生理想并不会因为他的离去而消失,我,夏瑾萱,作为他唯一的一个亲人,唯一的一个女儿,还活在这个世界上,那我就必须继承我爸所有的意志活下去,我要让太亚集团成为华夏江湖上的庞然大物,我要让我夏家的姓氏为江湖上所有人所知,我要带着我爸的所有希望,站在这个江湖的最顶峰,如果你想劝我,那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再在我们夏家呆着了,如果你想辅佐我,那我愿意用我最大的诚意欢迎你,或许我们以前有过矛盾,但是现在,那些矛盾都将成为过去。”夏瑾萱盯着关荷说道。

关荷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最害怕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从今天开始,以前公主夏瑾萱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将会是所谓的夏姐。

“看来,你已经接受了我。”夏瑾萱微微笑了笑,随后,看向了周小雨。

“小雨,从今天开始,交出太亚集团给你的一切,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吧。”夏瑾萱说道。

周小雨笑了笑,站起身,说道,“其实我今天晚上来,就是想要跟夏姐您说这件事情的,我已经决定,要退出太亚集团了,我从太亚集团所获得的一切,我都会交出来,我发现,我已经不再适合这一个江湖了,所以,如果有缘的话,咱们再见。”

说完,周小雨转身离去,潇洒无比。

夏瑾萱抬起手,伸出手指头,摇了几下。

躲在暗处的枪手,把手中的枪收了起来。

周小雨有惊无险的走出了夏家的别墅,他不知道的是,只要他刚才有任何的迟疑,或者说有任何的反对,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夏姐,夏老大的仇,咱们是报,还是不报?”张北山小声的问道。

“我爸的仇?什么仇?”夏瑾萱冷冷的说道,“我爸因为意外而死,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所有人彼此对视一眼,随后,众人纷纷点头,说道,“我们 明白了。”

整个江源市的江湖势力,在今天晚上被彻底的大洗牌。

从夏家出去的几个混混头,迅速的上位,成为了新的经理,而之前经理所留下的产业,都开始平稳有序的往这些人的手中过度。

这些迅速成为经理的混混头,每一个都对夏瑾萱宣誓了忠心,承认夏瑾萱是江源市江湖的新的大姐大,而他们,也会追随一直追随着夏瑾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胡闹。”许太平在接到周小雨的电话汇报之后,冷笑一声说道,“就算要急于建立自己的势力,也不应该这么快的就收缴你的权力,只要你还在,你就能够成为平衡集团内部新势力的一个重要筹码,现在你走了,集团内部,除去那些不管事的股东,全部都是新面孔,这些新面孔在稳定住自己的势力之后,只要彼此联合,轻易的就可以将夏瑾萱架空,这个女人,没那个脑子,还非要跟人玩什么权术,真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关姐不也还在么?”周小雨说道。

“关荷只是太亚集团内部的一个影子,她是高层没错,但是她只掌握着情报,没有任何实际的势力,要是那些新人真的联合起来,关荷能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要她一个个去把那些人给杀了?先不说他杀不杀的了那些人,警察那边能任由她去杀人么?只要被抓住,就得枪毙。”许太平说道。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看着夏小姐就这样陷入危险的境地吧?”周小雨着急的问道。

“她现在被夏江的死给蒙蔽了双眼,你跟她说什么,都没用,只有绝境,才能够让她看清楚自己,等着吧,那些新人也不一定会联合起来架空她,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就算是架空,那些新人也不会对她怎么样,给她一些时间,让她清醒一下也好。”许太平说道。

“那…我就把我的人马分散到这些人的手下去,然后时刻盯着他们的动态?”周小雨问道。

“嗯,另外,让极乐宫的那些姑娘们也留意一下这些人,或者是这些人的心腹手下。”许太平说道。

“明白了。”周小雨说道。

许太平挂掉了电话,随后给关荷打了个电话。

“夏江死有余辜,但是夏瑾萱不能出事。”许太平拿着电话说道。

“我知道。”电话那头的关荷说道,“我现在住在她家里,不过,她现在完全变了个人。”

“变了就变了吧。”许太平说道。

“唉。”关荷叹了口气。

“不好意思。”许太平说道。

“你跟我道歉没用,有机会的话,跟瑾萱道个歉吧,她还是爱你的,我现在住在瑾萱的隔壁,你听听看,能听到哭声吗?”关荷问道。

“那你听听看,能听到宋佳伶的哭声么?”许太平问道。

“但是瑾萱是你的女朋友。”关荷说道,“女朋友跟朋友,谁轻谁重,你分不清楚么?”

“我只看事,不看人,夏江死有余辜,就算宋佳伶没杀死他,我也会杀了他的。”许太平说道。

“哪怕因此而跟瑾萱成为陌路,你也一定要杀老夏么?”关荷问道。

“我不管他是谁,是不是我女朋友的父亲,他抓了我的朋友,并以我的朋友作为威胁,杀了我朋友的父亲,最后更是要对我朋友下死手,这里的每一件事,只要有人做了,就得死,更别说他夏江一个人全做了,而且,我曾经答应过老包,总有一天,我会送夏江下去见他的,所以,不管夏瑾萱会怎样,我一定会杀了夏江。”许太平冷着脸说道。

“你的血液,可比我想的要冰冷 。”关荷说道。

“一码事归一码事,我不能因为夏瑾萱,就坐视夏江去杀我朋友。”许太平说道。

“或许连你自己也不一定清楚,你对宋佳伶的感情,到底是只是单纯的朋友,还是已经参杂了男女之情,太平,好好想想吧。”关荷说着,挂掉了电话。

男女之情?

许太平拿着手机,沉默了许久。

或许,有一些东西,早在那个晚上,那个沙发上,她为他温暖身体的时候,就已经萌芽了,只不过,因为有一颗大树挡在眼前,所以就连许太平自己,也没有看清楚那一棵大树下的小嫩芽,而如今,这棵大树已经不在。

许太平是否可以看到那一刻倔强的小嫩芽?

谁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夜晚,很多人都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