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突发案件/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425

“插播一条最新新闻,就在刚才,在本市北郊发生一起凶杀案,一人被杀身亡,根据现场调查情况,受害者为男性,六十多岁…”

保卫室的电视上忽然播出了这样一条新闻。

许太平正跟一众保安在那聊天吹牛逼,听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然后看着电视。

电视上出现的是案发现场,现场有一辆出租车,而出租车旁边的菜地里,有一个人躺在那,身上盖着白色的步。

“这大白天的,怎么也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劫财么?不像啊,劫财也没有开出租车劫财的,还把车停在那,这应该是仇杀!”陈文坐在许太平的身边分析道。

“看着不像是仇杀,一般仇杀都会使用凶器,而用的最多的就是刀子,铁锤之类的,不管用什么,现场都会有血迹,但是你看这菜地,还有这白布,上面一点血迹都没有,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并非是被什么凶器所杀,再看这菜地,这菜地的地面,以及这些菜,都被破坏的十分严重,这证明受害者在被杀之前应该是与凶手进行过搏斗的,而且搏斗所形成的破坏力十分强,从这可以看的出来,这两人之中至少有一个是练家子,而如果只是单方一个是练家子的话,对另一方所形成的压制,也无法造成如此大的破坏效果,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受害者跟行凶者,都是练家子,而且实力都不俗!”许太平说道。

“我去,还是许主任厉害,就这么点画面就能够做出这么多的判断,佩服,佩服!”陈文由衷的赞叹道。

“光知道这些也没用不是。”许太平笑道。

就在这时,保卫室的门被人敲开,一群穿着篮球服的人走了进来。

这些人就是今天早上被占了篮球场的人,为首的一人手上拿着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学校保护神五个金色的大字。

“许主任,我们思来想去,还是给您做了一面锦旗!”为首一人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

“你们还真是的,搞这种虚的东西干什么?给我点钱不就好了?”许太平站起身说道。

“我们都是学生,哪里来的钱,我们也知道许主任您不是爱钱的人,所以就没想着给您送钱送礼。”为首的那人倒也很不客气的说道。

“谢谢你们了。”许太平接过了锦旗,对于荣誉这种东西,许太平还是比较能接受的,特别是学生送给他的荣誉,这就证明他这个保安做的够格,做的到位,也是对他能力的一种认可。

“是我们应该谢谢您才是,没有您的话,我们只能被那些老人欺负,是您给我们出了这一口恶气!”众人纷纷说道。

“咱们许主任可是嫉恶如仇,有他在,你们可以放心的在学校里做任何事情,当然,前提是不能违法乱纪!”陈文说道。

“许主任,我们下午还有课,就先走了!”一众人说着,正要往外走呢,忽然几个警察从门外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是许太平的老熟人,苏念慈。

“你怎么来了?”许太平诧异的问道。

“许太平,我们有一起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请跟我们走一趟吧。”苏念慈面色严肃的说道。

“什么案子?”许太平诧异的问道。

“案情比较复杂,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一趟局里吧。”苏念慈说道。

看都苏念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许太平就知道事情应该不简单了,许太平的脑子里快速的过了一遍自己最近做的事情,貌似也没有做过什么大事,难不成今天那个被送进派出所的老头被自己给气死了?

可就算是被自己气死,那也由不到苏念慈本人来找自己。

“许主任怎么了?”刚打算走的那些江源大学的学生问道。

“你们不用担心,不会伤着你们许主任的,只是需要他配合调查一下。”苏念慈说道。

一听到只是配合调查,众人的心总算是安稳了下来。

“你们回去上课吧,我去一趟警局!”许太平说道。

“好,许主任,你自己保重。我们先走了。”众人跟许太平道了个别,随后转身离去,而许太平则是跟陈文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就跟着苏念慈一起走了。

校外,一辆警车早已经停在了门口,许太平跟着苏念慈一起上了警车。

“你去坐前面。”苏念慈对随行的警察说道。

“嗯!”那警察点了点头,识趣的坐到了前头,将后排留给了许太平跟苏念慈。

“这又是出什么事了?”许太平皱眉问道。

“许远水死了。”苏念慈皱着眉头,不再如之前一般严肃,她看着许太平说道,“刚才你应该也看新闻了吧?那个被杀的,就是许远水。”

“许远水怎么会被杀了?”许太平惊讶的问道,这人几个小时之前可才从自己这边走。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是被人活活打死的。”苏念慈说道。

“活活打死?这可有点猛!”许太平沉声道。

“这许远水,不简单啊,是许式八极拳的传人,同时也是华夏武术协会的委员,他的许式八极拳,可是在国宴上进行过表演的,深得首长们的喜欢,而作为许家现在的家主,许远水在华夏武术协会里的分量也不轻,因为生性豪迈,而且善恶分明的关系,他在华夏武术协会里交友甚多,眼下被人打死在我们江源市,这必然会在华夏武术界,掀起一股巨浪啊!”苏念慈说道。

“那你找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杀的。”许太平说道。

“我们调查了一下许远水最近的事情,发现他的儿子之前在全市保安系统比武大赛里,被你打断了手脚,而他就是为了他儿子的事情来的,今天一大早还来江源大学找你报仇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然后过了几个小时,他就死了,所以,按照动机来说,最有可能杀死他的人,是你,而有能力杀死他的人,也只有你,因为你的实力很强,特别是你拳头上的功夫,我们给许远水初步初步做了尸检,结果是被人以拳头打碎了骨头,震碎了内脏而死,而你之前在保安系统比武大赛里,不是经常用这种手段么?”苏念慈说道。

“我除非是弱智,不然我是不可能去杀他的,你应该知道的。”许太平说道。

“我不知道。”苏念慈有些傲娇的撇了撇嘴。

“你怎么就不知道了?我的行程轨迹都在江源大学里,这大家都可以作证,而且,说句实话,如果我想杀死许远水,我绝对不可能用我最擅长的招式,这不是给人以口实么?”许太平说道。

“这些你自己说了不算,我们市局说了也不算,华夏武术协会里头都是一些什么人你知道么?都是一些学了大半辈子武术的所谓武者,他们可不会理性的分析,他们只会知道,许远水的儿子被人打残了,许远水来报仇,结果自己也死了,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逻辑。”苏念慈说道。

“那我欢迎他们来找我报仇。”许太平冷笑道,“到时候别怪老子特么把什么狗屁武术协会给灭了。”

“好大的口气,你啥时候也学会吹牛了?就你还灭了人家武术协会呢,你知道华夏武术协会有多少会员么?超过一百个,而他们协会的委员会,有五个常任理事,分别是武当,少林,崆峒,娥眉以及陈氏太极,这五个,那可都是咱们华夏流传数百年的名门大派,武侠小说里那都是BOSS级别的,虽然不像电视上播的那么玄乎,但是也不是一般人能挑战的了的,你说你能灭的了谁?”苏念慈戏谑的问道。

“这么牛逼?”许太平尴尬的摸了摸脑袋说道。

“这还只是五个常任理事,再之上有协会的会长,你知道会长是谁么?他们的会长是曾经代表我国击败过脚盆国国家级剑道宗师,以及西洋击剑冠军的剑道大宗师赵青衫,据说那可是可以用一把剑单挑别人一个宗派的人物,迄今为此从未一败,你就算灭的了人家五个常任理事,你能打的过人家赵青衫么?”苏念慈问道。

“你这些事情怎么知道的这么多?”许太平问道。

“刚市里头给我的资料里就有这些人的资料。”苏念慈说道。

“原来如此!”许太平恍然大悟,说道,“我还以为你是武侠小说爱好者呢。”

“别转移话题,你先告诉我,这许远水的死,到底与你有没有关系?”苏念慈问道。

“那我很好奇,如果真是我杀的,那你想怎么样,把我抓起来么?”许太平问道。

“当然。”苏念慈点头道,“杀人犯法,你虽然是我的朋友,但是犯法了也得抓。”

“那我特么傻啊,我会跟你说人是我杀的?当然,事实上人也确实不是我杀的,我今天都在学校里头呆着呢,对了,你们凤林区派出所的人可以为我作证,我今天去凤林派出所做过一次笔录!”许太平说道。

“你说你这一天天的,还真的都没闲着,下午被我带去警察局,早上竟然还去了凤林区派出所做笔录!”苏念慈哭笑不得的说道。

“谁知道呢,我这人天生招警察喜欢吧,估计!”许太平无奈的耸了耸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