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有预谋的闹事/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511

许太平的所谓难处理,自然是说的警察难处理,对于他这样一个自觉地光脚的人来说,这种事没什么难处理的,毕竟再怎么说,穿鞋的都难搞个光脚的。

这年头,越有规矩的人,办起事来就越麻烦,比如警察,他们有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比如不准刑讯逼供之类的,而很多的人就抓准了这些规矩的漏洞,知道你警察不能这么做,那他们就得寸进尺,在加上现在网络发达到了不行,谁手上都有一把手机,只要你警察出点岔子,这边给你拍上,发到网上去,那你的前途就完蛋了。

其实在许太平看来,所谓的自由就是相对的,你人民自由了,可以拿着手机到处拍没人管你,那相对的,警察的自由就没有了,他们处理一个案子,因为你在那拍,一方面可能会让犯罪分子的同伙知道,另一方面也可能对警察造成妨碍,而这种情况下,你打着自由的幌子,警察也对你无可奈何,以至于到了现在警察执法碰到再野蛮的人,哪怕对方已经上嘴咬了,警察也不敢有什么异动,因为他们只要一动手,就会被拍下来,然后被发到网上去,接受全部网民的谴责。

大多数网民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也没有那个时间,他们只愿意相信视频里他们所看到的内容,警察打人,就是打人了,就是你警察黑暗,他们不会去管之前被警察打的那个人其实是个小偷,而那个小偷在之前已经捅伤了一个警察。

正因为这样的情况屡次出现,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一些人肆无忌惮的闹事,提出他们的诉求,他们带着老人小孩跟孕妇,将自己伪装成弱者,而在这样一个我弱我有理的社会里,他们的弱者身份就是最大的免死金牌,圣母婊们不会关心这些人犯了什么事,他们只会关心,这些弱者被人给欺压了,然后变得义愤填膺,嘴里喷粪。

这样的一个局面就造成一个很恶性的循环,地方上的人为了阻止这些闹事者,必须花费巨大的人力精力去对付这些人,而真正有诉求,有冤屈的人,他们申诉的过程就会因为这些人而变得更加的困难,正所谓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说的就是这些人。

要不是怎么说这类工作难做呢,因为有真有假,真真假假参合在一起,要分辨的话,实在是太难了。

眼下经济峰会就在几百米远外的地方召开,那里聚集了不知道多少的国内外的记者,只要这里的事情闹大,那么,那些记者就会第一时间蜂拥而至,然后对这里的事情进行报道,特别是某些国家的记者,到时候,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就又会成为这些国家攻击华夏的证据,然后经由一些自以为是的翻墙人士把国外的报道搬运进入到国内来,成为所谓的黑幕。

许太平其实一直有一个疑惑,外国报道的东西就一定是真的,国内报道的就一定是假的么?

凭什么啊?

谁嘴上都懂得喊西方世界亡我之心不灭,特么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么?

很多人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做舆论战,一个国家想要削弱另一个国家,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舆论战,用舆论将敌国的内部进行分裂,而这些被分裂的人很多还自以为是自由的先锋斗士,真是可笑之极。

“许太平,你们的作用来了。”许太平的耳麦里忽然传来了剃刀的声音。

许太平一愣,随机就明白了过来,感情剃刀他们把自己这些人征召过来的目的就在于此啊,警察不能做的事情,那交给保安来做不就可以了,到时候黑锅给保安背,反正保安都是私人的保安,不是国家的,他们背锅就背锅,也没什么。

一想到这,许太平拿起对讲机说道,“我需要支援,各组各派两人到我处,速度!”

“是!”对讲机里传来众人的应允声,随后,许太平走向了蔡春生,说道,“蔡局长,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行!”蔡春生一看到许太平站出来了,立马点了点头,其实他早就等着许太平主动来背着个锅了,不过这话他不能说不是,不然的话人家就说是你警察指使的保安来对付这些无辜的人民,眼下许太平主动提出,那蔡春生刚好就借着这个台阶下,带着人马一溜烟就跑了。

许太平带着五个手下,看着面前的几个人说道,“我不想跟你们废话,第一,这几个在录视频的,把手机给老子收起来。”

“凭什么啊,我们有拍摄的权力,这是我们的人权!”那几个人纷纷说道。

“你们有拍摄的权力,我们也有不让你们拍摄的权力,更别说你拍的是我们,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在华夏有一种东西叫做肖像权么?”许太平戏谑的问道。

那几个人登时愣神了,说实话,他们是真不知道有肖像权这种东西。

“我可告诉你们,老子不是警察,警察是对公的职业,所以你们可以录他们执法,但是老子不是,你录老子,就是侵犯老子肖像权,回头告你,可以让你赔的内裤都卖掉!”许太平恶狠狠的说道。

那几个人犹豫了一下,把手机给暂时收了起来,一会儿如果出现暴力对抗,那再把手机拿出来拍也来得及,反正视频这种东西就是录个视频,后面的故事全靠编,只要编的好,矛盾点足够突出,网上多的是傻逼会信。

“现在呢,那边正在开会,我不管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来的,我对你们都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离开这里,我已经把话说的很软了,你们离开这里,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许太平说道。

“怎么可能,我们的诉求还没得到满足呢,你政府不满足民众的要求,算什么政府啊!”一个年轻人大声的叫道。

“老子是保安,不是特么政府。”许太平把脸一黑,说道,“你们这是要给脸不要脸么?”

“特么你一个保安嚣张个鸡毛,滚开!”一个年轻人火气似乎很大,直接上前推了许太平一把。

这一推不要紧,许太平还没发飙呢,他手下的人就不干了。

许主任那可是整个江源大学最最金贵的人啊,这人竟然敢推他,那就一个字,干!

冲的最快的是繁花,毕竟许太平在她的心里就如同是神一般的存在,而冲的第二快的是陈文,陈文那可是从许太平一进保卫部就跟许太平一起的,更是许太平提拔他当了副主任,许太平对他有着莫大的恩情。

两人冲向了那个年轻人,繁花一脚就把对方给踹到在地,然后对着身体就是几脚,而陈文 也一样,直接就上前踹。

这下对面的人也炸了,特么我们可是弱者,你特么竟然敢打弱者,老子是弱者,还能怕谁啊?那也就一个字,干!

对面大概四个年轻人直接冲了过来,与此同时,老人跟孕妇也冲了过来,老人跟孕妇可以混淆战局,因为在他们看来,谁也不敢打老人跟孕妇,打出毛病了那可不是赔钱能够解决的。

“老人孕妇别打,把这四个给我打趴下咯!”许太平大声叫道。

繁花那可是杀手,定向击杀的能力可是十分不俗的,对于她来说,一个打四个,轻轻松松,而陈文虽然有些柔弱,但是好歹也是保安,接受过训练的,一个打一个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噼里啪啦一阵打,四个年轻人倒地不起,而那试图混淆战局的老人跟孕妇都傻眼了,他们还没来得及混淆战局呢,自己这边的四个人就倒在了地上,这哪里说理去啊!

“打死人了啊,打死人啦!”一个老头忽然坐到了地上大声的哭喊了起来,随后,那孕妇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跟着一起哭喊,这时候,从其他地方赶来增员的保安也都已经到了,许太平这边的人数从六个瞬间变成了二十多个。

“开一辆车过来,把这些人都给我送走!”许太平大手一挥说道,他是一个混社会的,才不会管这些人是死是活,他不是警察,所以也不担心会被人开除工资啥的,至不济的话,就是赶出这次的保安队伍嘛。

这年头,恶人都需要恶人磨,许太平不介意当这个恶人,因为他是保安,他的职责是保证会议的有序进行。

就在这时候,一辆吉普车忽然急速的从远处开了过来。

这辆吉普车开到了许太平等人的面前,随后车门打开,一群金发碧眼的老外从车上冲了下来。

这些金发碧眼的老外手上还拿着摄像机话筒之类的东西,看起来十分的专业。

一看到这些人,许太平眉头微微挑了挑,随后面目狰狞的说道,“看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闹事啊!”

那几个老外一下车,就将摄像机对准了许太平,同时,一个拿着话筒的主持人,走到了坐在地上哭的老人妇女旁边,问道,“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是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