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报仇/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517

合约,顺利的于早上十点半的时候签署了。

除了这个合约,与会的很多公司企业,也都签署了非常多的合同,按照新闻报道,这一次经济峰会,就接下去三年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定下了一个基调,同时,他将为整个亚太地区创造超过三千亿的经济价值。

这是一次胜利的峰会,也是一次圆满的峰会。

当然,很多人并不知道这次峰会背后的波涛汹涌,媒体上也没有给出任何的报道,这并非是报喜不报忧,而是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让民众知道,知道了的话很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当天下午,峰会在祥和美满之中结束。

许太平等人拿到了补贴的一万块钱,对于普通的保安来说,这一万块钱顶的了三个月的工资了,这一趟出来,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满,而且还给自己镀了金,以后到哪里应聘,就可以说是做过香山经济峰会的安保工作,那绝对会有很多人想要。

许太平一行人在将所有的宾客送走之后,一群人就获准离开了。

“许施主,这一次没能与许施主多多交流,颇感失望,正月十五的华山之巅,还请许施主务必莅临,我与我师父,都十分期待。”释空笑着对许太平说道。

“看情况吧。”许太平说道。

“那就此别过,希望能够尽快与许施主见面。”释空说完,带着一行人转身离去。

许太平四处张望了一下,没看到张全蛋,颇感失望,这货估计是担心自己再一次的找他,所以提前跑路了。

“回学校吧!”许太平说着,带领着一众江源大学的保安离开了香山,回到了学校,而后,许太平并没有在学校多呆,直接离开了学校,前往了江源市宣文区的一处隐秘地方。

之前与闹事者勾结的几个记者,被许太平放了之后又偷偷找人把他们绑到了这里,当然,许太平并没有虐待这些人,只不过是把他们关在了这里,然后吃喝什么的,都不缺。

“许哥,那几个老外也太软蛋了,威胁一下就什么都说了!”孙大宝站在许太平的身边,笑着说道。

此时许太平位于一个监控室内,在监控室里头放着好几个显示器,显示器上就是之前的几个记者。

“都说什么了?”许太平问道。

“他们承认,给闹事者们钱,让他们来这里闹事,然后试图挑起一些社会事件,到时候他们会全程录像,然后发到外网。”孙大宝说道。

“啧啧啧,这手段还真是黑。”许太平忍不住说道。

“也还好,咱们黑人的时候不比这个更黑么?”孙大宝笑着说道。

许太平抬手打了一下孙大宝的脑袋,说道,“咱们什么时候黑过人了?傻啊你,咱们是良民知道么?”

“可咱们以前不也…”孙大宝委屈的说道。

“再说?”许太平瞪了孙大宝一眼,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你现在还只是一个混混头,而小雨已经干到经理了么?”

“不知道。”孙大宝摇了摇头。

“就是因为你不如周小雨聪明!”许太平说道。

“那是肯定的啊,小雨哥以前就是我们这群人里头最聪明的,哎,现在铁柱死了,庆春也死了,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有时候会想,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该有多好,我宁愿没有现在这样的地位,我也要我的好兄弟都能跟以前一样。”孙大宝叹气道。

许太平拍了拍孙大宝的肩膀,说道,“既然走上这一条路,就得明白,生死已经不能由着你了,有的人半路倒下了,你还得继续往前走,直到有一天走到一个没有人能够追得上你的地方,明白么?”

“反正我现在挺好的,我也没啥野心,小雨哥再牛逼,那也是我兄弟,我希望他能够越来越牛逼,当然,许哥你肯定是最牛逼的!”孙大宝傻笑道。

“没野心好啊!”许太平笑了笑,说道,“他们坦白的视频留下来没有?”

“留下来了,还有他们给闹事者转钱的记录以及一些聊天记录!都有!”孙大宝说道。

“行啊,大宝,这事儿做的不错,回头让人把材料递给市局,然后把人放了吧。”许太平说道。

“这些人,不教训一下么?”孙大宝问道。

“记住,咱们不是黑社会,咱们都是良民,教训人的事情,交给警察去做吧。”许太平笑道。

“我知道你了。许哥!”孙大宝点了点头。

从孙大宝这离开已经是傍晚了,许太平独自一人前往了江源市看守所。

在杀手界一直有一个真理就是得罪谁也不要得罪血狼,因为血狼记仇,不管是大仇小仇,他都记在心里,除非你有办法给他带来好处,然后这些好处抵消掉他的仇恨,不然的话,他这个仇会一直记着,记到哪天你自己都忘了你还跟血狼有这么个仇,结果这时候他就蹦出来搞了你,把仇给报了。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血狼不是君子,他什么阴谋诡计阴险毒辣的招式他都用的出来,但是他报仇还真的有可能跟你耗上个几年。

许太平去看守所不为干其他的事情,就是为了报仇。

敖军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虾米,这种人物许太平一巴掌能拍死好多,而他现在因为出事了,被暂时的羁押在了看守所里,对于他这样一个曾经在看守所里纵横无双的人,他被羁押的后果,那根本就不用多说了。

就算他已经惨到了这样,许太平还是想要去报仇,仇恨这种东西并不会因为你的惨而消失无踪,他一直在那,不管是客观还是主观,都存在着。

许太平很顺利的进入了看守所内,对于他来说,他解决了看守所的暴动,对于整个看守所来说,他是恩人,所以,监狱长在知道许太平的意图之后,只跟许太平说了一句别打死人。

言下之意就很明显了。

许太平走进看守所内,然后来到了敖军的牢房外头。

敖军不是重刑犯,但是还是被单独关押,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他有可能活不过一个晚上。

此时已经是饭点过后,每个囚犯都会回到自己的牢房里休息一阵子,然后等到了七点再统一去看新闻联播。

敖军坐在牢房的床上,双眼无神。

就在这时,牢房的门打开。

敖军的脸上露出期许的表情,他已经让人去走关系了,如果关系走的好的话,也是时候可以出去了。

他多么希望开门进来的是他的律师,只不过,当他看到开门进来的人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许太平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根警棍。

“十八棍,你没忘了吧?”许太平问道。

“你,你想干什么?救命,救命啊!”敖军大声的叫道。

“自然是报仇了,总不可能来这里找你谈情说爱吧?”许太平戏谑的笑了笑,随后走向了敖军。

没多久,一阵阵的惨叫声,从敖军的牢房里传出。

几分钟后,许太平转身走出了牢房。

“人没打死吧?”监狱长小声问道。

“没有,也没外伤,骨头也没断,都是内部的挫伤,会很疼。”许太平说着,将警棍交给了监狱长,说道,“多谢了,这个恩情,我记下了。”

“瞧你说的,你对于我们整个看守所,那都有着莫大的恩情,这一点小事算不得什么!”监狱长赶紧说道。

许太平笑了笑,转身离去。

监狱长小心翼翼的走到牢房门口,看了一下里面的敖军。

敖军就如同是一滩烂泥是的躺在了地上。

虽然看起来十分凄凉,但是好在呼吸还算是正常。

许太平从看守所离开,开车往山下而去,就在这时,一辆奔驰S600,从山下往山上开,与许太平擦身而过。

许太平并没有过多的去注意那辆车,只是扫了一眼,然后发现,这辆S600,挂的是下海市的车牌。

下海市?

许太平想到了王爷,也不知道周小雨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S600停在了看守所的门口,随后几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这几个人看着都器宇轩昂的,其中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手里拿着文件夹,似乎像是律师,另外一个身披着风衣,头发抹的油光锃亮的,看着像是大老板。

“老板,您的表弟就在这里头。”带着眼镜的男人对那身披风衣的男子说道。

“真是麻烦。”身披着风衣的男人眉头紧皱,说道,“真不知道我们家哪里蹦出来的这么个亲戚!还找到我妈那去了,麻烦!”

带着眼镜的男子笑了笑,说道,“毕竟是您的表弟,虽然血缘关系已经很淡了,但是老人家不是经常挂念着江源市的这一门亲戚么?老板,您稍等一下,我去门口让人通报一下。”

“嗯!”身披风衣的男子点了点头。

看守所内,监狱长正打算收拾东西回家呢,忽然听到门口传来狱警的通报,说是一个叫做沈万财的男人想要见一下敖军,而且手上还有相关单位签发的探视许可证。

“沈万财?那是什么来头?你告诉他,现在太晚了,不方便,让他过几天再来!”监狱长说道。

“监狱长,对方带了律师。”狱警说道。

“什么?带了律师?!”监狱长眉头紧皱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狱警急匆匆的跑进了监狱长的办公室。

“监狱长,不,不好了,敖军他,他自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