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多重身份/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586

许太平拿着这封信,手在微微的颤抖着。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是赵家的人,而且还是跟老Z同辈,而那个自己在京城认识的老鞋匠,竟然就是自己的太太爷爷。

这说起来就跟故事一样,太神奇了。

“这信的背面还有字。”宋佳伶说道。

许太平愣了一下,随后赶紧把信封换了一个边。

信的背后真的有一行字。

“有空的话,穿上箱子里的那双老布鞋,跟那一套衣服,去赵家祭拜一下你的太太奶奶曹氏吧。”

太太奶奶曹氏?

这么算的话,这个曹氏应该就是自己太太爷爷赵钢镚的老婆了。

许太平拿起全家福找了一下,结果发现,在这全家福上,竟然没有一个姓曹的。

“竟然没上全家福!”许太平诧异的看着照片说道。

“大世家里头的事情,很复杂的!”宋佳伶说道。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他对世家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大世家里的女人并不是每一个都能够成为太太姨太太的,还有一些是没名没分的,而很明显,自己的太太奶奶,应该就是没啥名分的。

许太平拿着照片,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几分钟前,他还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而现在,一切都变得清晰无比了,他是赵家的后代,那个京城的老鞋匠,就是他的太太爷爷,叫赵钢镚。

赵太勋赵太极赵太恒三人,如果许太平没算错的话,应该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了,至于赵雍良,那见着他就得喊他一声叔了。

许太平无言的坐着许久,才慢慢的消化了这忽然曝光的身世。

“那你是要回赵家,还是?”宋佳伶小声的问道。

“不回去了。”许太平摇了摇头,说道,“这人生的三十年都活在了外头,跟赵家没有多大关系,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没必要强行牵扯在一起。”

“所以,你还是叫许太平,而不是赵太平,是么?”宋佳伶问道。

“当然。”许太平笑了笑,把信跟照片放进了箱子里,说道,“我一辈子都是许太平。”

“我听说过京城的赵家,那可是一个大家族,我还以为就你的性格,肯定会屁颠屁颠的跑回去认亲,没想到你竟然抵挡住了赵家的诱惑,不错!”宋佳伶笑道。

“什么叫做以我的性格?我什么性格了?我不是一直淡泊名利的么?”许太平问道。

“行吧,你淡泊名利,我清纯可人,来,咱们喝一个。”宋佳伶拿着酒瓶子对许太平说道。

许太平拿着酒瓶跟宋佳伶碰了一下,大口的喝了一口酒。

“不对!”许太平忽然把酒瓶子放了下来。

“怎么不对了?”宋佳伶问道。

“没事。”许太平摇了摇头,随后起身走出了宋佳伶的房间。

宋佳伶诧异的看着许太平,但是并没有跟在许太平的身后。

许太平走出房间,拿起手机,给老Z打去了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儿就被接了起来。

“看来你应该是知道了点什么。”老Z还没等许太平开口,就先说话了。

“你知道我的身世?”许太平问道。

“知道。”老Z说道。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许太平问道。

“告诉你干什么?你爸不想让你成为温床上的花朵,我就带你走进杀手这一条路,你看你现在,不是过的比谁都好,比谁都精彩么?”老Z问道。

“也就是说,你当年所做的一切,都是早已经计划好的?包括你跟我的偶遇?”许太平问道。

“是的。”老Z回答道。

“嘛个把子的。”许太平忍不住咒骂道。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纠结了。”老Z笑着说道,“你作为我们赵家的后代,第一,没有给我们赵家丢人,第二,你过的很好,这就足够了,你爸泉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

“那如果我在之前的训练中死了,是不是我们家就断后了?”许太平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赵家儿郎,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而且,你是在龙盘之地长大的,身体素质本就异于常人,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更别说你还喝了某人给你的药水,不是么?”老Z问道。

“你连这都知道?!”许太平震惊的问道,他跟那个变态生物学家的事情,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而他喝了那个变态生物学家的药水的事情,更是只有他自己跟那个生物学家知道,眼下老Z竟然都知道了,那就意味着,那个变态生物学家,很有可能是老Z的人。

许太平的后背陡然冒出了一些冷汗,这老Z,可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啊。

“我是负责情报的,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我呢?”老Z在电话那头似乎有些得意的笑了笑,随后说道,“不过,太平,很快就会有麻烦事出现咯。”

“什么麻烦事?”许太平问道。

“还记得第一医院发生的事情么?那个医生之死?”老Z问道。

“记得!”许太平点头道。

“那个医生的导师,是国家一个秘密研究所的科学家,专门研究生物科学,他们正在研究可以大幅度增强人体素质的药物,为此,中央军委还特地组建了猎龙特种部队来为这个研究所寻找研究所需要的素材,那天那个医生在你的血液里发现了未知元素,并且将此事上报给了他的导师,他的导师委托猎龙的人去江源市取走你的血液,但是到了那之后却发现那个医生已经死了,这充分说明已经有人盯上了这项研究,而且这些人的能量非常巨大,连秘密研究所都能够渗透,如果让他们知道那一份血液就来自于你,你觉得,你还能轻松的了么?”老Z问道。

“猎龙…你是猎龙里面的人?那为什么你还是血杀殿堂的人?”许太平问道。

“我可不止一个身份,我来去无踪,身份多了去了,不进入猎龙,我怎么搞清楚国家在做什么呢?”老Z问道。

“牛逼。”许太平忍不住赞叹道,这老Z明面上的赵太勋的名头就够大了,暗地里竟然还有那么多的身份,而且这些身份很多还都是对立的,这实在是太恐怖了,许太平自问,他都无法做到老Z这样。

“现在我在调查那伙人的来历,如果他们找到你的话,务必帮我留一个活口!”老Z说道。

“有好处么?”许太平问道。

“好处?可以有,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当然,前提得是我知道的。”老Z说道。

“三个问题。”许太平说道。

“太多了!”老Z说道。

“那我就不留活口了。”许太平说道。

“你这样可不好,这样吧,两个问题!”老Z说道。

“三个。”许太平坚定的说道。

“三个就三个吧,你这不吃亏的性格,跟你爸真像!”老Z笑道。

“你跟我爸,熟么?”许太平低声问道。

“这算是三个问题里的其中一个么?”老Z问道。

“你说算就算吧,我只是想躲了解一下他。”许太平说道。

“怎么说呢,你爸,比我们大没多少,算是我们几个里的老大哥,但是按照辈分算的话,我得喊他一声叔,但是打小我们就把他当哥哥看待,你爸的思想,思维,跟我们有很大的不同,在家族里,你爸算是一个异类,不过,咱们赵家比别的家族强的地方就在于,任何思想在赵家都是能够生存的,没有人会要求你的思想一定要跟我们一样,一定要跟家族一样,不过后来,你爸还是离开了赵家,因为一些观念的不同,当时我们兄弟三个难过了许久,因为大小就是跟你爸一起玩着长大的,总结一点的话,你爸是一个很有趣的人。”老Z说道。

“那我爸,真的死了么?”许太平问道。

“死了。”老Z说道。

“好吧,那就这样吧。”许太平叹了口气,将电话给挂了,然后站在阳台,看着天上的月亮。

寒风阵阵,许太平的记忆力虽然很好,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他真的觉得,自己有点忘记他父亲在长什么模样了,如果不是进晚上看到了照片,让许太平凭着仅有的记忆去回忆,他或许真的回忆不起来。

许太平给自己点了根烟,知道了身世的兴奋感很快就过去了,转眼间就剩下了一丝丝的落寞。

许太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落寞,按道理来说,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亲人,但是他就是觉得落寞,孤单。

或许这跟他这几十年来的人生遭遇有关吧,他一直是一个孤儿,也已经习惯了孤儿的这个身份。

宋佳伶走到了许太平的边上,从许太平的嘴里拿走了烟,叼在了自己的嘴上,然后将手里的一个酒瓶递给了许太平。

“你这人真的与众不同,别人知道自己身世那得高兴成什么样,但是我从你身上却找不到一点的开心。”宋佳伶说道。

“我要是与众人同,那你还能看上我么?”许太平搂着宋佳伶的肩膀,问道。

“今晚不是好时候。”宋佳伶将身子靠在许太平的身上,说道。

“我可没想着睡你,你别想太多。”许太平笑道。

宋佳伶伸手在许太平的腰上掐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去睡觉了,你去陪瑾萱吧。”

“做个好梦。”许太平摸了摸宋佳伶的脑袋说道。

“嗯!”宋佳伶点了点头,叼着许太平的烟转身走回了房间。

许太平站在阳台上,看了很久天上的月亮。

月有阴晴圆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