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输多了!/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598

一辆吉普车,从阿土的饭馆门口开了过去。

吉普车里坐了几个人,开车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你停一下车!”副驾驶上坐着的男人忽然说道。

中年男人猛地停下了车,说道,“干什么?”

“别说话!”副驾驶上那人将身子探出车外,看了一眼许太平那边。

“我操,真是这个人!”副驾驶上那人激动的说道。

“谁啊这人?”驾驶座上行的人说道。

“就是那个抢了我金钱草,干掉我好些个手下的人啊!”副驾驶上那人说道。

许太平此时刚好是背对着这辆车的,而且这辆车距离许太平大概得有五六十米远,所以许太平没有看到这人的模样,如果许太平看到,一定会认出这人。

副驾驶座上这人赫然就是那次许太平跟华白鹭去太圣山上采药碰到的孙正义。

那一次孙正义靠着跳崖活了下来,谁能想到他在即将过年的时候会出现在这里。

“就是那个人?”车里的人纷纷看向许太平。

“对,就是这个王八蛋,这人厉害的很,特吗的,还有一个女的,要不是他们,金钱草我早就拿到了!也不至于被老板砍掉我的小指头!!”孙正义恼火的看向自己的左手。

他左手的小指头已经被砍断了。

“老孙,咱们这次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崇明花的线索,上次金钱草你没找到,被老板剁了一根小指头,这一次崇明花要是再出问题,老板可不会剁你一根手指头这么简单,这个人的事情先不要管,咱们先进山吧!”司机说道。

“我知道了!”孙正义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说道,“等崇明花到手之后,我再找这人报仇!”

“这一次有我们在,这个仇,可以顺便帮你们报了。”坐在后排的一个人笑着说道。

“如果你们愿意帮我,那就太好了!”孙正义感激的说道。

坐在后排的有三个人,三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西装,带着墨镜,看着就跟黑社会一样。

吉普车重新启程,往前开去。

许太平并没有注意到这辆吉普车,自然也不知道,上次从自己手上跑掉的孙正义,竟然会出现在赤焰镇上。

此时的许太平,已经输了二十几万了,而他所用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

这估计可以算的上是赤焰镇有史以来输的最快的了,镇上以前也玩的很大过,输赢上十万,但是那需要很长的时间,像许太平这种一个多小时输 二十几万的是绝无仅有的。

“太平!”阿土紧紧抓着骰子,说道,“我绝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许太平问道。

“你看啊,你每次压小,你就赢,你压大,你就输,就算你运气再不好,也不可能每次都这样啊!”阿土说道。

“土叔,你问问小莫,输跟赢的概率,其实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我就算连输了你一百把,下一把我输你的概率,也是百分五十,这只能怪我自己命不好!”许太平说着,将刚从阿土那里拿来的存着递给阿土,说道,“土叔,这是我输给你的。”

“这我不能要,这是我还你的啊!”阿土说道。

“我不是输了么?”许太平问道。

“但是…”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土叔,您别让我难做!”许太平说道。

“我觉得有问题!”阿土说道。

“难道我能作弊不成?这碗是有弧度的,骰子扔进去怎么跳都是随机的,我怎么可能作弊?”许太平说道。

“那倒也是,难道你真的运气这么背?”阿土疑惑的说道。

“运气这种东西,谁说的准呢,叔,再来吧。”许太平说道。

“不能来了,我觉得再来的话,你得把我欠你的钱都输出来了!”阿土摇头道。

“叔,您不能这样,赢钱了就不让人玩,这不行啊!”许太平委屈的说道。

“你点太背,不能这么一直玩,不然你有多少家产都不够输的!”阿土说道。

“那行吧!”许太平点了点头,说道,“我是真点背啊,叔!”

“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背的!”阿土说着,拿出了自己坐庄赢来的钱,然后又拿出了存折,递给许太平,说道,“这些是我赢你的,二十多万,之前还欠你四十多万,现在还你二十多万,还欠你二十多,具体多少你去算一下,到时候再跟我说。”

“好!”许太平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除了许太平输了二十几万之外,夏瑾萱等人都是各有输赢,因为他们压得都很小,输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趁着阿土收桌子,夏瑾萱偷偷问许太平道,“你是故意输的吧?”

“你说呢?”许太平问道。

“哇,你是怎么做到的?”夏瑾萱惊讶的问道。

“控制好角度,就可以控制好他翻滚的方向,控制好力度,就可以控制好他翻滚的圈数,不过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偶然因素,但是掌控的好的话,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的。”许太平说道。

“厉害!”夏瑾萱忍不住竖起拇指说道,“你还做什么公司,投资什么电影啊,你直接去澳市的赌场,要多少钱你就能拿多少钱走了!”

“你真以为人家是钱庄啊?澳市那边的千术高手多了去了,控制骰子只是基本功而已,或许以我的实力到那里可以赢钱,但是你就算赢了钱,人家也不一定能让你带走,你知道每年有多少千术高手把澳市当提款机,结果在澳市被人砍断手扔到下水沟的么?”许太平问道。

“那么恐怖?那谁还敢去玩啊!”夏瑾萱惊疑不定的问道。

“赢钱可以赢,但是不能把人家当提款机,你去一个赌术高手,赢一些,人家会让你带走,但是你不知足一直赢,人家怎么可能让你带走?被砍断手的都是贪心不足的人。”许太平解释道。

“我明白了!”夏瑾萱点头道,“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不要赌,就算赢了也不见得能把钱带走!”

“你的数学跟我的一样好!”许太平说道。

因为阿土觉得许太平点太背,所以赌局就暂时的结束了,许太平输了二十多万,美滋滋的,而夏瑾萱第一次玩这个,玩的也过瘾,算是皆大欢喜了。

一群人围坐在阿土的店铺里,阿土特地在众人的中间位置烧了火盆。

暖流不断的温暖着每一个人的手脚,秋英从家里头拿了一些手套给夏瑾萱他们,这种棉质的手套非常的厚重保暖,戴在手上十分的可爱。

一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惬意的不行。

“阿土,太平,那边有好戏看,你们不去看看么?”门口一个走过的人对阿土跟许太平说道。

“什么好戏?”阿土问道。

“那些外乡人从刚才到现在赢了好几万了,嚣张的不行,你要有钱的话带点过去,咱们一起血战外乡人!”门口的人说道。

“那可得过去看看,太平,一起去看看去!”阿土说道。

“你们一起么?”许太平问一旁的一群女的。

“一起啊!来这里过年不就为了来看热闹的么!”宋佳伶说道。

“关姐呢?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许太平问关荷道。

“一起去凑凑热闹也好!”关荷笑道。

“那行,一起去!”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带着一众女的,还有阿土一起跟着人潮往外乡人的地方走去。

没过多久,许太平他们就来到了镇上的一处庙的外头。

庙的外头是一大块的空地,空地中央位置摆了一张桌子,周围围了一大群的人。

“外乡人就在那!”阿土指了指那一张桌子,说道。

“在这看就成了,太近人太多!”许太平说道。

“找个高点的地方!”夏瑾萱说着,站上了旁边的一个花坛,艾玛跟宋佳伶也跟着站了上去,隔着老远看那边桌子上的情况。

许太平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张椅子,拉着关荷的手站在了椅子上。

可以清楚的看到,远处的战况很激烈。

围在桌子上边上的人,有七八个在下注,而且下注的赌注都很大,有的人直接一把一万的下。

人群可以清楚的看到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外乡人,一派是本地人,外乡人在坐庄。

叮叮叮的骰子声音不断的响起,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阵阵的呼喊声。

“六六六!”

“顺子!!”

“通杀!!”

“这玩太大了!”站在许太平旁边的阿土说道,“一把几千块一万的,平时可少见。”

“这些外乡人来,都是赢钱的么?”许太平问道。

“差不多吧,去年也赢了不少。”阿土说道。

“还真挺厉害的!”许太平眯着眼说道。

此时,在那张桌子的边上,一个三十多岁少了一根拇指的男人正拿着骰子,他屏气凝神,脸色严肃,将骰子往碗里一扔。

咣当几声,骰子在碗里跳动着,周围有的人喊一,有的人喊一二三,各种各样的叫声都有。

慢慢的,骰子停了下来。

两个四一个六,六点。

“六点,还有谁?!哈哈哈!你们赤焰镇的人,都准备好钱送给我吧,哈哈!”少了一根拇指的男人狂妄的大笑着,下注的人脸色都很难看,而那些外乡人则是开始快速的收钱。

“点还真好!”阿土说道。

“点好么?”许太平戏谑的摇了摇头,看着那伙人说道,“这些人,是把咱们镇当提款机来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