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变态陈一桶/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20

关荷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她抱着许太平抱的很用力,手上的指甲更是用力的抓在了许太平的后背上。

许太平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抱着关荷。

就在这时,关荷忽然张嘴一口咬在了许太平的肩膀上。

许太平可以想象的到此时关荷得有多痛苦,这一口咬下来,许太平并没有发力,而是任由关荷咬着。

关荷的牙齿刺破了许太平肩膀的皮肤跟肌肉,鲜血从关荷的嘴里流了出来。

“你会没事的,会没事的!”许太平轻轻的拍打着关荷的后背,就如同在安慰一个小婴儿一样。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太平后背的血液已经凝固,而关荷的身体,也终于开始不颤抖了,她一点点的松开了自己的嘴,随后喘着粗气,看着许太平。

“怎么样,眼睛能看到了么?”许太平紧张的问道。

关荷没有说话,而是抬起双手,捧住了许太平的脸。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你长得如此的好看。”关荷看着许太平,虚弱的说道。

“好了?”许太平惊喜的问道。

关荷没有回答,而是将嘴唇凑到了许太平的面前,然后吻住了许太平。

血腥味透过关荷的嘴传进了许太平的嘴里。

这一吻,许太平感觉到了很多很复杂的味道。

许久之后,关荷轻轻的推开了许太平,然后笑了笑,说道,“谢谢你。”

“太好了!”许太平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关荷,说道,“你真的好了,感谢老天爷,感谢,感谢!”

关荷抬起手轻轻的抱住许太平,说道,“我的眼睛从未像现在这么清楚过,我可以看到你脸上的一切。谢谢你。”

“说这话不就太见外了么?”许太平笑着说道,“咱们俩谁跟谁啊。”

“你肩膀上的伤,赶紧去处理一下吧。”关荷说道。

“不碍事的,我恢复能力强,你现在眼睛刚好,身子骨还虚,赶紧休息一下,我去把崇明花的渣收集一下,一会儿泡水给你喝,对你身体的恢复是又好处的!”许太平说道。

关荷点了点头,躺回到了床上,许太平将榨汁机里的崇明花的渣给倒了出来,这些渣都被打的很碎,许太平用一个大的水瓶装着,而后许太平又从房间外拿了一壶开水进来,将开水倒入水瓶之中,然后把水瓶给放在了床头。

关荷躺在床上,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已经睡着了。

许太平不忍心吵醒关荷,所以他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间。

“怎么样?”房间外的夏瑾萱等人着急的问道。

“眼睛治好了。”许太平笑着说道。

“哦也!”众人齐声欢呼,许太平赶紧说道,“别这么大声,让她休息一会儿。”

“嗯嗯,你到底是怎么弄的啊太平,怎么忽然间就把她的眼睛治好了?”宋佳伶问道。

“有人给了我一种草药,这种草药有明目的效果,不过治好关姐的概率只有百分三十,我也没想到,这百分三十的成功率,竟然真的就成了!”许太平激动的说道。

其实许太平不知道的是,百分三十的成功率要想治好关荷的眼睛,那还是有点艰难的,而他所住的这个地方,磁场对身体是非常好的,再加上关荷的体内有许太平的血液,所以才最终导致治好关荷眼睛的成功率远远的超过了百分三十,所以这崇明花才最终让关荷失明的左眼重新恢复视力。

“所以说,关姐吉人自有天相!”宋佳伶说道。

“对!”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对周围的几个女人说道,“刚才我带回来的女孩你们应该也看到了,她被人下了药,三天之内如果没有醒过来的话,她就有可能永远陷入沉睡,所以,我打算带她去贵省,找我一个朋友。”

“那你去吧,我们可以照顾自己的。”夏瑾萱说道。

“嗯,你们就待在赤焰镇上。”许太平对夏瑾萱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我三天内会回来。”

“好!”

跟夏瑾萱他们告了个别,许太平又立马进屋将繁花给背了出来,对于许太平来说,现在就是要跟时间赛跑,因为之前华白鹭说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繁花的昏迷程度就会越深,虽然三天的时间才可能让繁花永远陷入昏迷,但是能早一点让繁花醒来,对繁花的身体伤害就会小很多,所以许太平根本没有时间在这里多呆,也没有时间去陪关荷,他必须马上前往贵省。

说实话,对于繁花,许太平的愧疚感更甚于责任感,因为对繁花许太平没觉得有什么责任感,繁花也不是他的谁,只不过,夜痕在临终之前让繁花来找自己,而繁花又那么的崇拜自己,许太平还是无法就这样看着她陷入永远的昏睡。

以前的许太平可不是这样的人,只不过,几个月的学校生涯,让许太平的心变得柔软了许多。

许太平在不断的改变着,这种改变或许会让他拥有更多的破绽,但是,这种改变之下,许太平这个人,也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有感情的人。

许太平开着车载着繁花离开了赤焰镇,几个小时候就抵达了江源市机场,然后买了最早的去贵省的机票。

因为此时已经是深夜,而最近的一班飞机是在早晨的八点,所以许太平带着繁花在机场附近开了个房间,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飞往了贵省。

贵省,位于华夏的西南边,海拔比较高,少数民族也很多,而阳市则是贵省的省会城市。

许太平下了飞机之后,立马给陈一桶打去了电话。

“我已经到贵省了。”许太平说道。

“好的,我开车过去接你,你在机场是吧,许乖乖?”陈一桶问道。

“嗯!”

“那等我半个小时!”陈一桶说完,将电话给挂了。

许太平就这么背着繁花,站在路边等着陈一桶。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一辆十分泼酒的桑塔纳冒着灰色的烟停在了许太平的面前。

“啊咯哈,许乖乖!”车上走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看着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左右,体重至少得有两百斤,一张脸油光锃亮的,看着伙食就非常好。

“陈一桶,这么多年,你这车怎么还没换?”许太平皱眉问道。

“干嘛换车?能开就可以了不是么?而且我也没什么钱你是知道的。”陈一桶笑嘻嘻的说道。

“你没钱?你的研究成果随便拿一样出去都能够让你成为富豪,你还没钱。”许太平忍不住吐槽了一声,随后背着繁花来到车后排,将车门打开,把繁花给放了进去。

“你坐副驾驶。”陈一桶看许太平也要坐进后排,赶紧说道。

许太平微微皱眉,随后还是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陈一桶坐进驾驶座,随后把手伸到许太平的大腿上摸了两下,说道,“你这肌肉真是越来越硬了,我喜欢。”

“你真是越来越变态了。”许太平将陈一桶的手拍开,说道。

“变态?我可不觉得,我只是对你这样的人比较有兴趣,这怎么能叫变态呢?”陈一桶摇了摇头,随后发动了汽车,载着许太平往远处而去。

“有尾巴。”许太平看了一眼后视镜,低声说道。

“这些人,总是不让人安生。”陈一桶笑了笑,说道,“他们已经追了我好多个城市了。”

“什么人?”许太平问道。

“一个什么研究所的,想要拉拢我,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人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而且,他们那什么破研究所的水准,比我五年前的水准还不如,让我跟他们一起,做梦!你坐好了,我要加速了!”陈一桶说着,抬手在车上按了几个按钮,随后猛地一脚踩下了油门。

轰的一声,这辆看起来绝对超过报废年限的桑塔纳,就这样化作一道黑影急速的往前开区,转眼间就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后面跟着的车是一辆奥迪,虽然这辆奥迪也在第一时间加速,但是速度上却跟桑塔纳差了太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辆桑塔纳消失在眼前。

“老大,跟丢了。”奥迪车里的一个人说道。

“废物,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竟然又跟丢了,给我继续找,一定要抓住陈一桶,有了这个人,我们的研究一定能够有大的突破!就算没有崇明花,也一定可以研究出我们想要的东西!”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如果许太平在这的话,他一定能够认出这个声音,这声音可不就是魔哥老板的声音么?

陈一桶载着许太平,并没有进入市中心,而是往市郊的方向开去。

因为地处高原的关系,所以整个贵省有很多的崇山峻岭。

“我们要去哪?”许太平问道。

“去隔壁的一个城市,这座城市我已经待不下去了,藏身的地方不安全了。”陈一桶说道。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许太平说道,“现在只剩两天了,如果两天之内我的朋友没有醒来,那他就会陷入永久的沉睡。”

“放心,两天时间足够了。”陈一桶说着,转头看了一下身后的繁花,随后猥琐的笑道,“这妹子长得真不错,是你的女人么?”

“不是。”许太平摇头道。

“那就好!”陈一桶暧昧的笑了笑,又要把手伸向许太平的大腿,结果看到了许太平手里明晃晃的匕首,陈一桶只得悻悻的把手给缩了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